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凶兽们的灾难日
    就在蛰狼全神贯注、吸收少年体力量的时候,不远处的两名凶兽忽然开始了对话:

    “话说回来,我怎么记得那个小家伙所在监牢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啊!”。

    另一只凶兽连连点头道:“我也听说了,那个地方邪得很,好像曾经有一只凶兽死在了里面,从那以后里面就好像着了魔似的,经常会有莫名其妙的鬼叫声传出,所以这么多年来,那里一直都是空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又重新启用了,真是不明白那些大人们在想什么。”

    “不好!”

    就在二者交谈正酣之际,蛰狼忽然大叫一声,原本合上的双眼陡然间怒睁开来,一双血泪立时从中流到脸颊之上,青色的脸庞更是被一股极为不祥的死气完全占据。

    “嗯?那个蛰狼好像有些古怪,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就在众凶兽一同看向蛰狼,以观其异样的时候,幽深的通道之。中随即传来一股肆意笑声,同时道:“哈哈,连我的力量都敢吸收,怪不得你会被关在这里。好了好了,一切都要结束了,我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异象突生,六尾邪狐登时大惊失色,极目远眺,希望看到里面发生的情况。而就在这个时候,蛰狼的身上再次发生了变化,只不过这回他的样子足以令见到此景的凶兽目瞪口呆。

    “我的身体!”

    “砰!”

    随着一声震慑心扉的闷响,蛰狼的胸口之上赫然开裂,一个全新的头颅顺势从中探露出来,当那双猩红的眼眸睁开之际,与之直视的六尾邪狐骤然间觉得窒息起来,后脊之上也生出了大片的冷汗。

    “你……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蛰狼?”

    “哈哈,我怎么会是那个蠢材,怎么,你们这么快就忘了我吗?我就是刚刚自愿成为试验体的那个少年啊!怎么,你已经认不出来我了吗?”

    听到这里,六尾邪狐情不自禁地向后倒退数步,可即便这样,那只突现的头颅脸上,仍然绽放着骇魂的神光。那已不是凶兽,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

    “你!”

    不等六尾邪狐尖叫起来,只见蛰狼所在的监牢大门砰然炸裂开来。爆炸触发了葬兽崖之内的机关阵法,成群结队的暗销机括立即发出,狭窄的牢房之中登时变成了暗器火光的海洋。

    “呵……呵呵,多行不义必自毙,没想到被我一直憎恨的葬兽崖还有点能耐,这下那个家家伙应该……”

    “呵呵,凡事不能言之过早,你以为这点攻击就能伤得到我吗?”

    突然间,一道由火焰组成的巨大鬼脸撞破了坚固无比的围栏,眨眼之间已经落到了六尾邪狐的面前。而就在这个时候,后者的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丝灵光,眼前的景象令他不禁想起了一个人,确切说是一个早已被遗忘的亡灵。

    “你……你难道是幽魂?”

    “什么!幽魂!”

    六尾邪狐的声音虽小,但敲被隔壁的重牙兽听见。紧接着,重牙兽又将这件事告诉了旁边的啸马,啸马又转述给了对面的盗雀。幽魂的名字像瘟疫一样自众凶兽之间传播开来,而一直待在自己监牢之中的少年,忽然抬起头来,此刻他的右侧脸颊竟是已经高度腐烂,眼眶之中似乎还有蛆虫蠕动,看上去异常惊悚。然而,即便身处这种情况之下,他竟还能笑出来,而且笑容之中尽是残酷与轻蔑,仿佛已经看到了这群凶兽的悲惨下场,随即道:“你们胆敢使用幽魂的力量,就已经距离死亡不远了。如今你们还要让这个秘密公开,我就更加不能留你们。幽魂的事情,只能永远地留在这里,不能被外人知道。所以,像们都得死!”

    此刻,被胸前头颅所控制的蛰狼已然丧失了理性,重牙兽刚要向房外呼救,忽觉右侧有飞石射来,住身定睛一看,那飞来之物不是别的,是一只头颅,一个仍然可以转动眼珠的头颅。

    “六尾邪狐!”

    “砰!”

    只剩下一个头的六尾邪狐什么也做不了,她甚至合上眼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撞在了对方的身体之上。这一撞她才终于断气,而另一边的重牙兽也已经吐血倒地。这时候,一个鬼魅一样的身影赫然从那堵厚实的石墙之上缓步走来,蛰狼的头极力地向上举着,两只眼睛只剩下了空洞的眼白,眼瞳不知去了哪里。而胸前的那只头颅已然取而代之,成为了这副躯体的真正主人,使其听从自己的命令而行动。

    “蛰狼!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枉我们如此信任你,你居然做出这种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恶行。我重牙兽就算是死,也绝不会让你好过的。兽性强化,百重牙兽!”

    说话间,重牙兽仰天长啸,原本人类般大小的身体,迅速变大变粗,尤其是头上的那张圆形的嘴巴,竟是被大肆地扩大,成了一个巨大的深渊。在里面,一圈圈锋利,密实的牙齿整齐地排列其中,一眼望去竟然没有穷尽,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呵呵,生气了吗?不过你变成这副模样,先不说战力如何,想要像往常那样行动恐怕都要颇费一番气力吧!就凭这样子的你,如何敢与我叫嚣。我看你还是……”

    话音未落,只见重牙兽口中的众多牙齿竟然围绕着中心位置缓缓旋转起来,与此同时一股超乎一般识知的强大引力赫然显露在空间之中,欲要将面前的“怪物”以及所见的一切可以移动的物体,全部吞入口中。

    “你完了!我重牙兽的真正形态,可以召唤出地狱蚀风,不但可以毁灭一切生灵,还能将其挫骨扬灰,使其化为乌有。你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休想!”

    重牙兽的话还没有说完,声音便已然戛然而止。此刻,他的头上竟是浮现出一片片的汗光,惊愕的神色即便是在凶兽状态之下也能从那长抽象的脸上清晰可辨。

    “看来你还是没有认识到你我之间的差距啊!也好,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巨响一声,如开天霹雳一样,豁然突破坚固的牢房。啸马灵活地躲开了身侧传来的强大力量,但被随之而来的大片鲜血染红了身体。

    “唉,真是抱歉,本来还想控制一下力道的,可没承想那个重牙兽居然如此不堪一击,那么大的一张嘴居然连我一招都承受不住。”

    “轰隆!”

    当只剩下身子的重牙兽摔倒在面前的时候,啸马才知道来者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魔头。事实上,除了大曾长穷奇豺等等几位凶兽界的大人物之外,他已想不到自己会被哪一只凶兽吓得六神无主,心生绝望。但眼下,这个长着两个脑袋的怪物却是轻松人做到了。知道来者不善的他,仍然向前走出一步,然后故作镇定道:“呵呵,我和他们不同,我可以与你合作。只要你我联手,就算大兽长也未必能寻得到我们的踪影。”

    说着,啸马的身子已经缓缓消失,只留下脖颈还有上面的头颅悬在半空之中。他仍然在笑,笑得异常灿烂。他的这门隐身技已经为他立下了汗马功劳,曾经许多次的危难关头,他都是靠着这门神技苟活了下来。他像一个孩子一样,极力地为对方炫耀着自己的宝贝。可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双头怪竟对自己得意的能力如此不懈,只见他漫不经心地将手一挥,一道足以翻江倒海的恐怕力量立时掠过了他的身体,他那具透明的身体。

    “为……为什么!”

    得意的头颅冷笑道:“华而不实,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废物,我如此强大,为何要与一个废物合作。你要找伙伴的话,还是去下面慢慢找吧!”

    盗雀目睹了眼前血腥的一幕,但作为众凶兽之中实力最为薄弱的一位,他只能继续当着旁观者,什么做不了。而这时候,那只面带笑容的头颅已经看向了自己,甚至还对他“友好”地挥了挥手,轻声道:“你似乎与他们都不一样。”

    盗雀定了定神,然后才颤抖道:“对~他们都该死,可我却罪不致死。你只要不杀我,我可以将穷奇大人一直苦苦寻找的宝贝交给你,以来换取我的性命。”

    头颅表情平静地点了点头,随即对着面前的空气说道:“怎么样,要不要相信中他?”

    看着对方那副神经兮兮的模样,盗雀暗自叫好,因为他发现对方已经开始犹豫。只要对方犹豫,那么他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嗯,连穷奇都想得到的东西,一定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宝贝。你说说看,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对我有用的话,我可以破例放过你。”

    盗雀壮着胆子走出黑暗,随之昂然道:“哼哼,我盗雀一生之中偷过宝贝无数,但要论稀有程度,哪怕是把其余的宝贝集合起来,也不及它的万分之一。那就是神权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