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牢狱之中的悸动
    意外总是在意料之外,就连驱光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轻轻一指,居然会引发整个葬兽崖的崩塌。此时此刻,上层的监狱区域已经乱成一团,但被关在特制的房间之中,身上被种下诸多禁制,手脚也被专门用来克制凶兽力量的驯兽铁链死死锁了起来,别说是逃离这里,就算走出牢门一步也是不可能的眼见越来越多的碎石瓦砾从天而降,这些曾经犯下涛天大罪的凶兽们也不禁惊慌失措起来。

    “快!你们快点想想办法!你们曾经不也是威名远扬的一方巨擘吗?怎么这种关键时候反而没用了。”

    随着其中一只凶兽开口,旁边一个长着九条尾巴的尖脸狐面的凶兽随即冷笑道:“我说蛰狼,你就不要说我们了好吗?谁不知道你是因为诡计多端而臭名昭著的,我九尾邪狐固然有点伎俩,但在你面前也未免太过小巫见大巫了。你都想不出来法子,叫我们又能怎样?”

    蛰狼咬了咬牙,稍事一会儿,这才终于道:“我……我有一个办法,不过得看你们愿意不愿意。”

    “什么办法?赶快说说看!”六尾邪狐神情激动道。

    “我想你们很清楚,只单凭我们的个人力量根本不可能离开这个固若金汤的葬兽崖,但如果我们能将力量凝结在一起,使得量变引起质变,或许结果就能大不一样了。”

    六尾邪狐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对面的蛰狼,凌厉的目光快速在其身上扫视了一番之后,这才道:“凝结大家的力量?呵呵,你说得倒是轻巧。怎么做,就算能够成功,你就有把握一定能将我们所有凶兽全部救出这里吗?”

    “这个……我也说不好,但如果不试试的话,那我们就一点期望都没有了。至少,我们还有一试的机会,不然再晚一些可就只能坐着等死了。”

    蛰狼的声音很大,似乎是故意要将自己的意思传达到每只凶兽的耳朵之中似的。然而,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也绝对值得冒险一试,因为不这么做的话,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我支持蛰狼的提议,虽然还不知道如何操作,但我绝不想在这里坐以待毙。”

    一只獐头鼠目的凶兽刚一开口,另一边的凶兽接着应和道:“呃,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小时候我娘曾经告诉过我,如果不知道怎么做了,就看大多人的选择,那样的话即便出了,到最后留下来一起承受错误后果的人也会相当之多。我……我也比较倾向蛰狼的说法。”

    求生的念头存在于葬兽崖内每一只凶兽的身体之中,只是他们之中有的将它表达了出来,有的则选择继续藏在心里。而随着先前那只凶兽的带头鼓舞,其它的凶兽也相继表态,愿意听众蛰狼的指挥。眼见大家纷纷同意,六尾邪狐不由得面色阴沉道:“希望你不要叫大家失望。”

    蛰狼欣喜道:“好,我尽量!”

    六尾邪狐道:“既然大家已经同意了你的提议,你你到是说说,我们该怎么办。你刚才说要集结众凶兽的力量,可我们都被关在了不同的监牢之中,我们就是想给予力量也是爱莫能助啊!”

    “嘿嘿,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早就有对策了。出来吧!我的徒子徒孙!”

    蛰狼身体一晃,忽然间大片的黑色颗粒顺势自他的毛发之中相继脱落,六尾邪狐离得最近,看得也最为真切,那些看似不起眼的黑色颗粒竟是一只只小到不能再小的甲虫。直到这时他才终于意识到,曾经叱咤风云的蛰狼,其中一项看家绝技便是“起蛰”。

    蛰的本意是指动物冬眠,而蛰狼的厉害之处在于,他不仅可以将冬眠之中的动物唤醒,还能将一些不起眼的物体赋予其短暂的生命力。这便是起蛰的真实含义。

    那些从蛰狼向上脱落的甲虫正是经由他的毛发离体之后所化,个头微小,可以自由进入到一些常人进不到的地方,即便是地缝也能不在话在,更不用说些用来将凶兽与外界隔绝起来的栏杆了。数之不尽的甲虫,连续不断地从蛰狼的牢房之中逃出,并且分成数道“黑流”,分别进入到其它凶兽的监牢。

    “你们不用担心,他们不会伤害你们的,事实上他们除了能够运送力量之外几乎什么也做不了。让他们爬到你们的身上,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等等!”

    六尾邪狐忌惮地看了一些面前的众多黑甲虫,然后才声音强硬道:“你确定不会用这些虫紧子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来?万一他们身上有古怪,那我们岂不是要全都死你们的手上?”

    蛰狼面色严肃道:“你依你所见,继续留在这里的话,你就能活下来了?再说,我要你们的性命有何用途,除了给自己招致更多的仇家之外,一点好处都没有。我的话已经说完了,信不信由你们。”

    此时,之前几个对蛰狼颇有信心的凶兽,心中不禁打起了退堂鼓,而那些等候命令的黑甲虫也开始渐渐萎靡下来,一个个地相继趴倒在地,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断气。

    “你们最好快点决定,我的蛰虫虽然数量庞大,但生命极短,如果再得不到你们身上的力量与灵气,他们便会立即死去。蛰虫数量有限,且恢复起来颇费时间,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错过了就再也出不去了。”

    “好!那就让我来试试!”

    随着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从监牢的深处传出,众凶兽包括蛰狼的目光不禁投向昏暗通道的边缘,在那里一个看起来不过才十一二岁的少年正站在牢门跟前,双手把着栏杆,一脸期待地看着外面。

    “你是谁,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刚来的?”

    少年大声道:“别管那么多了,他们信不过你,我信你。让蛰虫把我的力量运到你的身体之中,这样他们就可以通过我的反应来判断是否要相信你。”

    蛰狼的脸上忽然闪过一线为难之色,但紧接着便恢复正常,进而道:“那好吧!不过你不能有丝毫反抗的动作,蛰虫在进食的时候最为虚弱,一旦受到惊吓便极有可能因此丧命,到时你们的力量就再也回不来了。”

    “嗯嗯,我清楚了。快点吧!”

    说着,少年解开自己的衣衫,露出自己嫩白光洁的皮肤。他虽长了一副人类的皮囊,但混身上下竟没有一个毛孔,连一根头发也不存在。他就像一枚拨了壳了熟鸡蛋一样,润滑无瑕,吹弹可破。

    不时,一支蛰虫小队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进而从他的脚边一点点像上爬去。与此同时,空气之中传出一阵阵“蚕鸣“的声音,密而急促,听了让人不禁为之一震,生怕有危险发生。而这时候,那些原本通体漆黑的蛰虫身上,竟然多了几分淡淡的红色。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股红色越发浓郁,最终遍及蛰虫的整个身体,使其成为了一只只扎眼的血蛰虫。

    “那……那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其中一名凶兽看到这一幕之后,惊讶地说道。而这时候,那位少年却忽然回道:“瞧你那副怕死的样子,我都没说什么,你在那里吓叫个屁。”

    话音一落,那些吸收完毕的蛰虫竟是就着少年的身体直接在上面结茧,住了下来。不时他的身体之上,便已生出了不下百个相类似的虫茧。不同于之前血色的模样,这些茧一个个都是洁白亮丽,不落尘埃,不容一丝一毫的驳杂参入其中。看着少年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一些凶兽已经不忍去看,于是转过头去。而像六尾邪狐这种见多识广的凶兽,则继续注视着变化的过程,希望能从对方的身上找出一些异样。可是直到最后,当少年缓缓睁开眼睛,她才终于明白,自己之前的担忧是多余的。他还活着,而且与刚才说话时候的样子一模一样,无论是神采还是健康状况,都没有发生变化,缺少的只有体内的体力与灵气。

    “噗噗噗噗噗~”

    随着一声声轻微的爆鸣接连发出,那些长在少年身上的诸多白茧终于破裂开来,随即一只只指甲盖大小的飞虫自其中相继出现,面他们便是蛰狼的另一项看家本领,起蛰蛾。

    现如今,之前是从少年身上取走的力量已经全部被转移到了这此起蛰蛾的身体之中,体力的澎湃力量使得他们的身体即使是在黑暗之中,也能闪烁着灿烂的蓝光。见此情形的蛰狼用力握了握拳头,随即伸手吹了一个口哨,那些起蛰蛾就像着了魔似的,立时排成一去整齐的队伍,一同飞向蛰狼所在的监牢。

    “小子,多谢你能为我证明。现在,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蛰狼的真正实力吧!来,万蛾归蛰功!”

    一言说罢,蛰狼忽然张开自己的血喷大口,将空中的起蛰蛾统统吸入到自己的肚子之内。一时间,他的脸上忽然闪耀起一红一蓝两道光芒,蓝色的是他本身的力量,而红色的则是从少年身上获得的体力与灵气。就在脸上的笑意攀升至极致之时,一股莫名的惊恐状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孔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