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太古
    一人一掌,居然如此轻而易举地解决掉了眼前的麻烦,别说是那些守卫凶兽,就连勾蠃自己也万万没有料到。眼见那两位老者还在那里有说有笑,他先是咬了咬牙,然后才快步上前,对二者作揖行礼道:“晚辈勾蠃,是穷奇大人的部下,在些见过二位太古族长。”

    “太古族长?那是什么东西?”

    听到如此怪异的称呼,在场的众凶兽不禁大惊失色,而这时候那两名老者这次将头转向说话的勾蠃,进而点头微笑道:“原来你就是勾蠃,我们听穷奇那小子讲起过你。他夸你的心思缜密,有大将之风,还让我们有机会好好栽培你呢。”

    另外一名老者接着道:“就是就是,穷奇可是相当器重你,你可不要令他失望啊!”

    一听到几位大人物对自己寄予如此之大的期望,哪怕是向来高冷的勾蠃,不禁脸色微红,随即欣喜道:“既然穷奇大人都这么说了,那就有劳二位以后多多费心了。”

    “二位?呵呵,还是算了吧!”

    先前说话的那名老者先是摆了摆手,然后对着另一名老者道:“老二,这个小家伙还是交给你吧!我知道你平时闲来无事,正好可以拿这小子当作消遣。”

    “不要!你不要的东西,我也自然不会要的。谁爱要谁要!”

    之后说话的那名老者似乎觉得自己说得还不够清楚,于是又朝着勾赢重复了一遍:“诠爱要谁要。”

    好端端的一翻对话竟成了如此尴尬的境地,被夹在中间的勾蠃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勉强挤出几分笑意,草草了知。

    “对了二位太古族长,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处治这个罪大恶极的家伙,他杀了我们这么多的同胞兄弟,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吧?”

    这时,又是率先开口的老者回道:“嘿嘿,这种事情就不要让我们劳神了。反正在我们几个老骨头看来,他本就不应该活在世上,全都是穷奇那家伙一意孤行,非说这个魔头有用,所以才会留他一条性命。否则……”

    老者又看了看歪在楼梓边上的黑影,然后略显憎恶道:“他早就被我挫骨扬灰了。”

    “如果说来,晚辈还要请示穷奇大人了?”勾蠃随即道。

    “你想怎么样,我们都没有意见。事情已经解决完了,没有其它事情的话我们就要回去了。”说着,他又将头转向另一名老者,又道:“时间还来得及,现在回去一定能赶得上。”

    “哎,二位等等,我还没有……”

    说话的虽然是勾蠃但此刻两名太古族长面对的方向却在相反的一面,那道黑影虽然还靠在那里,不过他们二人的目光所见并不在他的身上,而是落到那排已经面目全非的楼梯上端。不知什么时候,那里居然站着一名身着黑装的神秘人,正于黑暗之中,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哎呦,看到没有老大,这里居然还有一个高手,我们居然一直都没有发现他。”

    此刻,那个身着黑白条格衣衫、被唤作“老大”的太古族长忽然目光一寒,而后面色阴沉道:“老二,不要小瞧了这个小家伙,比起食生,他的实力更加可怕。也许……”

    “也许什么?”

    “也许就连你我二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此话一出,那名黑衣人已然从台阶之上走了下来,这时勾蠃才算看清对方的面容,这不正是之前从他的手中逃走的驱光吗?事发前,他虽然已经隐隐有些感应,但迟迟没能见到驱光的踪影。而从如今的局势来看,食生发狂定然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不知怎么了,此时他的脸叟竟是挂着一股异常阴森恐怖的笑容,让人见了不禁心生寒意,就宫勾蠃这个做上司的都不禁开始害怕起自己的这名部下。随着空气之中的气氛变得愈发凝重,迟迟不语的驱光也终于开口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放,你们二位应该就是魑族长以及魅族长吧!没想到几万年过去了,你们居然尚在人间,真是一大奇事。”

    驱光口中所说的魑族长正是刚刚被叫做“老大”的老者,被对方泄露身份的他,此刻显得有些不悦,说话的口气也越发冰冷起来:“看你年纪轻轻,居然还知道我们两个老不死的,真是不容易啊!不过别以为这样,就能与我们套近乎。说,你和食生到底是什么关系。”

    “关系?”

    驱光皱了皱眉头,随即扭头看向自己旁边的黑影,同时伸手在自己的前额之上轻轻地开上面的黑发,使其原本的面容暴露在众人眼前。

    那是一张集年轻,沧桑,悲伤,迷茫于一体的英俊面庞,勾羸怎么也想不到,传说当中十恶不赦的食生竟然拥有着一张如此完美无瑕的脸颊,当真令人羡慕嫉妒。

    “呵呵,我与他能有什么关系,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我们也只是两个志同道合的陌生人而已。我只是看不惯一代枭雄被常年被关押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所以才会生出将他带离此地的想法。怎么样,我的说法你们还满意吗?”

    魑族长再次冷笑道:“这种话偏偏三岁孝子还可以,想要蒙我恐怕还太简单了些。你说你与食生不认识,那你是从何得知他的弱,进而令他听从你的命令呢?”

    驱光哑然失笑,稍事缓和之后才道:“你说这件事情啊!其实也是巧合而已,我敲得到了一本可以操控别人思想的功法,神功初成,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想到效果居然如果显著,就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好歹也是你们曾经的同伴,说打就打,说杀就杀,未免太过无情了吧!”

    魑族长道:“哼,像这种魔头,人人得而诛之,杀他都是便宜了他。否则,我定要将他曝尸三日,以祭那些死在他手上的众多凶兽。”

    驱光又道:“不过,你们这样以多欺小真的是正派所为吗?况且,现在他身上的诸大要穴都被锁龙针所封,对这样的废人动手你们不感觉有些胜之不武吗?”

    “这……”

    另一名太古族长连忙将话接过来,说道:“老大,不用和他说那么多废话。对付这种阴险小人,用不着讲什么江湖道义,公平不公平。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而你和食生注定宝会被历史的浪涛所埋葬。”

    驱光咋舌道:“魅族长,这你就说错了。历史确实由胜利者决定,但你们却不是最终的胜利者。”

    “哦?照你所说,食生才是?”

    驱光微笑道:“确切说是我和他,两个人!而接下来,你们要面对的是我与食生两个对手,你们可要做好觉悟哦!”

    不知什么时候,原本瘫倒在地的食生竟然再次恢复了知觉,并从地上站了起来。与此同时,空间之中接连释放出数道异样的波动,只见周围的墙壁之上相继浮现出一道道的黑色斑痕。紧接着,这些斑痕竟然自动地向外突出,几乎将上面的砖石胀裂开来。然而就在达到临界点的前一刻,只见那些凸起的位置处,竟是豁然长出一张张圆桌在大小的巨口。他们蠕动着里其中的舌头,使之探出嘴外,如同王一条条鲜活的毒蛇一样,在灯光之下摇摆不停,像舞动的艺妓,更像灼人的火焰。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嘴为何会出现在墙壁之上?”

    “不,你错了!不只是墙壁之上!”

    魑族长的话音还在空中飘荡之际,众人脚下的地面立即长出一张血盆大口,欲要将他们全部吸入其中,作为自己美味的餐点。多亏两位太古族长与勾蠃反应机敏,这才在身材陷入其中的一瞬之间,险之又险地躲开危险地带。可那几名站在后面的守卫凶兽就没有这么好运了,随着那股来自巨口之中的强大风力,四只守卫凶兽相继被吸入到了地下的“沟壑”之中,一眨眼的时间便没了影子,杀人不见血也不过如此。可食生杀人,连根骨头都不会留下的。

    “你!”

    眼见自己的守卫凶兽皆丧命于食生之口,心中忿然的勾蠃当即大叫一声,借助穷奇教授的口诀,他与整个葬兽崖已经达到了心意相通的境界,只要心念一动,周围的物体便会按照他的意愿进行相应的移动。而这时候,位于楼梯两侧的两道石墙立即向内靠拢,并化成两只砖石巨掌,赫然拍向对方的身体。

    食生并没有做出反应,但驱光却已经抢先动手。忽然间,只见他腰上的那柄带鞘佩剑仓哴一声夺鞘而出,银色的剑光,随即化成一条翻江猛龙,登时朝那两只巨手席卷而去。“唰唰唰唰”数声龙吟之后,只见看似坚不可摧的石掌竟是立时解体,位于其中的食生猛然间拔地跳起,一直隐没于黑暗之中的两只手臂终于露出原本的样子。可这一看不要紧,就连见多识广的魑魅二人也不禁失态尖叫。

    “你不是食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