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食生
    在葬兽崖深达数百丈的地底之下,几双许久未曾睁开的眼眸竟是再次闪耀出凌厉的光芒,随着一声声叹息打破了空间之中的寂静,一个嗓音沙哑的老者忽然轻声道:“密室那边好像出事情了,不是对穷奇那个小家伙说过了吗?千万要当心里面的东西,否则不但葬兽崖不保,就连整个凶兽界也会陷入到空前的危机之中。”

    话音一落,另一个声音忽然笑道:“可是话说回来,大兽长令我等在此坐镇,不就是以防这样的事情发生吗?睡了这么久,是该出去活动一下了。老三老四,你们也不要继续装死了,准备一下出去,我们要出去了。”

    “嗡嗡嗡嗡~”

    一阵阵异样的悸动自行讯房的地下接连传来,本来还想大展伸手的勾赢刚要行动,谁知一股异常惊恐的表情随即显露在他那张狭长的兽脸之上。

    “这……这是他们的气息,难道密室那边……不好,原来驱光此行的目的是它!”

    意识到事关重大的勾蠃甚至连眼下的豺都不顾不上,转身便朝门外奔去。而剩下的几名看守凶兽一见自己的上司都死了,被留下的他们如果再敢负隅顽抗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于是乎,体型较为健壮的牛头凶兽忽然开口道:“豺族长饶命,小的们也只是听从穷奇的安排,不敢对您不敬。看在我们兄弟为凶兽界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份儿,您就放过了我闪吧!”

    遮天皇长舒一口气,身形骤然恢复到人类时候的大小。而产旁边的啖月则持剑走向那两名看守凶兽,准备动手了结他们的性命。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豺忽然道:“小啖月,放过他们吧!如他们所说,阻击小天天也不是他们的本意,都是穷奇的授意。冤有头,债有主,就算要讨回公道,理应也该去往穷奇那里,而不是让这对凶兽充当替死鬼。”

    不知怎么了,此时的啖月竟是变得精神萎靡起来,头也稍稍低了下去,而后才道:“可是……穷奇大人对我有知遇之恩,就算他做出了对你不利的恶行,我也不能与他兵刃相向。”

    豺点头道:“这个我也知道,你的心中不用过意不去,我不怪你。如果三言两语你就要与我去杀自己的主人,那我才看不起你呢。”

    说完,豺拍了拍了遮天皇,随即微笑道:“况且现在我有了一个更好的帮手,有小天天在,你就放心吧!”

    啖月缓缓转过头来,然后苦笑道:“您放心,我既不会帮您,也不会站到穷奇大人一边。我只希望你们两位都能好好的。就这样吧!我也要去往外面一探究竟,趁着更多的护卫还未赶到这里,你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遮天皇接道:“他说的没错,这里的看守实在太多,刚刚我在外面的时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契机,才强行突破到了这里。如果再不抓紧时间的话,我们可就真的走不了了。”

    此时,啖月已经转身离去,而那名凶兽也幻化成人型模样,委身进入到狭长的通道之中,前往事发地点。豺像一尊塑像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连话也不说一句。巨大的行讯房变得莫名安静下来,只有昏暗之下的遮天皇,两只眼睛之中还散发着灼热的光芒。

    “孩子,你还是自己走吧!我必须留在这里。”

    遮天皇看着豺那张坚毅的脸庞,目光不禁闪烁了一下,然后才缓缓道:“你真的已经下定决心了?可是你应该知道,继续待在这里是什么下场。穷奇是不会放过你的。”

    豺摇头笑道:“我和你的看法不同,他肯定舍不得杀我的。”

    “为什么?”遮天皇疑惑道。

    “呵呵,凭穷奇的能耐,他如果不想让我活在世上,早就可以在押送我的路上动手,又何必托到现在?或许,他对我发难的目的只是为了威慑其它有意反对他的各族族长以及众凶兽。人间不是有句话叫做‘杀鸡儆猴’吗?我就是那只鸡,但他却绝不想杀我。因为我死了的话,他就成了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大恶人了。显然,如果他想真正统领凶兽界的话,那样的事情他是绝对不想见到的。”

    遮天皇稍事深思之后,接着道:“既然如此,他又为何将你送到葬兽崖来?这里可是著名的凶兽葬场,进入这里的凶兽无论修为多高,实力多强,都难逃一死。”

    豺淡然道:“小天天,你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谁说进到这里的凶兽都会死。我就知道有几个老家伙一直待在这里,活得相当滋润,比起住在外面的我们还要轻闲多呢!”

    遮天皇皱头一跳,显然就是他也未曾听说过相关的事情,心中的好感油然而生。

    “这些凶兽是什么来历,向来掌管刑惩杀伐的葬兽崖怎么愿意供养他们?”

    豺道:“之前你进入葬兽崖的时候,感觉如何?有没有遇到问题,难度与你之前料想得十分相同?”

    遮天皇想了一下,然后道:“难度还是有的,只是还未达到外面谣传的那般神乎奇迹。‘固若金汤’‘水泄不通’‘连苍蝇都飞进来’实在有些言过其实。”

    豺紧接道:“可我如果告诉你,葬兽崖的真正实力真如外面传言的那样,你信不信?”

    “那为何……”

    话说到定半,遮天皇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现,此时的他终于明白了豺的意思。

    “您是说,葬兽崖之所以能够坚不可摧,就是因为那几位被供养的大能?”

    豺点头道:“没错!他们之前都是各族之中的精英翘楚,上了年纪之后便被派到了这里,常年驻守于此。一旦葬兽崖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他们便会出山露面,并将局势化险为夷。几年了,他们一直都在这里,时刻准备着危险的到来。而这期间葬兽崖也暴发过几次极为恶劣的事件,但都被这些老家伙轻松摆平。上次他们一同出现的时候还是因为那只凶兽。”

    遮天皇当即一愣,不由道:“谁?”

    “食生!”

    “不好了,密室出事了,全部看守都向地下密室集合,快!”

    一时间,毫无生机的葬兽崖竟在短短数息之间活了起来,被禁锢在这里的凶兽不禁看向牢门外侧,想要一探究竟。

    “听说今早豺刚进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事情了。嘿嘿,打吧,闹吧!你们全部都被打死才好,这样我们这些被关在铁笼子里的凶兽就能恢复自由之身了。”

    “嗡嗡~砰!”

    忽然间,一只看守凶兽撞破牢狱大门,翻着滚地退到走廊之中。众凶兽递目看去,发现对方的身上竟是体无完肤,到底都能见到抓咬留下的伤痕。更要命的是,那家伙的小腹还被掏开,里面的肠肚散了一地,腥臭无比。虽然同为凶兽,但见到对方如此模样,那些身处栅栏另一边的凶兽不禁大惊失色,有的甚至不敢正眼去瞧。

    即便如此,依靠着自身强大的生命力,那只看守凶兽居然还有一息尚存,距离他最近一只凶兽伸出修长的尾巴,在对方的身上轻轻推搡了两下,同时小声道:“喂,醒醒,你没死吧?”

    看守凶兽几乎使出了身上所有的力气,这才让自己的眼睛启开了一条缝隙。谁知就在睁眼的一瞬之间,他竟发疯似的惊吼道:“快……快跑,那个魔鬼要出来了!”

    说完,看守凶兽将对朝旁边一栽,终于断气。监牢之中的那只凶兽看到对方惨死的全过程,心中不禁为之好奇,自言自语道:“魔鬼?他指的是谁?”

    “一定是他,没错,绝对没错,是食生!那个魔头沉浸了整整一万年,终于耐不住性子了。完了,我们都完了!”

    一听到“食生”二字,在场的凶兽立即面露惊恐,有的甚至开始打起哆嗦,好似见到自己的克星一样,再也不敢置身事外。

    食生,凶兽界之中的传奇之一,曾经凭借一己之力,达到了几乎可以与其它远古十大凶兽族相提并论,同起同坐的崇高地位,其本身实力,更是一跃超过十大族长,成为了大兽长之下的第一凶兽,哪怕是当时的穷奇与豺,也不敢有丝毫冒犯。

    然而,就是这样强大的凶兽,却拥有着极为恶劣的秉性。他天生好吃,甚至无比远古时期的吞天一族族长饕餮还要贪婪。然而,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为了获得超越所有凶兽的绝顶力量,他竟修炼了禁术秘法,吾噬吾功。通过吞食其它凶兽,从而夺取他们体内的强大修为与力量。但大兽长早在很久之前便已经下达禁令,凡是为了提升功力而滥杀无辜者,都要受到极刑的处治。很快,食生强大的秘诀败露,一夜之间他与他的族人都成为了凶兽界的头号通缉犯。各大凶兽族的穷追猛打,令其顾不暇接。而在这漫长的逃亡过程之中,他的族人也渐渐死亡,最后只剩下了他一个。

    确切来讲,食生是自己走进葬兽崖的。因为没有了族人,心灰意冷的他选择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了却残生。可是这一回,他又为何突然发作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