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青凤啖月
    经过简单地检查,众人发现,那几位负责审讯的凶兽无一例外,眼睛全被外力刺眼,双耳也一同失聪。更让他们迷惑不解的是,他们的舌头居然也不见了,一番寻找之后才发现竟是被自己活生生地吞了下去,连舌根都被撕掉了。而这些可怜的凶兽手上,竟是布满了血污,虽然还不能完全确认,想来血水也是来自他们自己的身体。原来,中伤他们的不是豺族长,而是他们本身。

    审讯人员居然在行讯房内公然自残,而且行动如此一致,实在叫人无法理解。勾蠃看着一脸笑容的豺,心中登时一惊,从目前的情形看来即便不是对方动的手,但这件事情定然与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稍作沉吟之后,勾蠃终于开口道:“豺族长,您这又是何必呢?这些凶兽也不过是按章办事,说白了只是大人们的走狗而已,为什么要难为他们,还将他们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连最起码的自理都做不到,这实在是……”

    豺嬉笑道:“怎么,你看不过我的行径所以想为他们出头?勾蠃,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凭你的身份与地位,还不够资格向我讲道理。再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是我将他们变成这副样子的了?他们明明就是自己扣碎了眼珠,掏聋了耳朵,最后觉得还不够才把舌头一起吃了下去。从始至终,我一直都坐在这里,等着他们来审问我,是问这样子的做法有错吗?”

    勾蠃咬了咬牙,心有不甘道:“可是,如果你什么都没有做的话,他们为何会变成这副样子,难道他们有自虐的习惯,所以才会专门跑到您老的面前,当面给你表演吗?”

    豺偏头看了一眼躲在角落处的几名凶兽,不知怎么了,即便是在失聪失明的情况之下,他们仍然能够在黑暗之中感觉到来自豺的目光,刚刚缓过来一些的他们立即隐入惶恐之中,纷纷朝墙角处钻去,畏首畏尾的样子如同见不得光的老鼠一样,令人见了不禁心生怜悯。

    “呵呵,其实我之前也告诫过他们的,定力不强的不要直视我的眼睛。可他们几个却偏偏不信邪,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会患上失心疯而发狂自残的吧!”

    豺话音一落,勾蠃立即高叫一声道:“千万不要去看豺的眼睛,不然我们也会变成他们几人的下场。”

    这时候,一名守卫不禁轻笑一声,低声道:“呵呵,看他又能如何,我就不信他还在能在几丈之外的地方影响到我的精神。”

    说着,守卫果真看向了坐椅上的豺,然而不知怎么了,凭他强大的目力以及凶兽与生俱来对光的的敏感能力,虽能看得清的身体轮廓,却怎么也看不到躲藏在黑暗之中的那双兽瞳。在他看来,对方的眼眶之中就好似两个黑洞,不断地向外喷吐着黑色的烟雾。这些烟雾围绕着两个眼眶,呈现漩涡的形状,景象异常诡异,令那守卫看得有些出神。

    “快点醒过来!”

    勾蠃飞出一脚,直接将那名守卫踹飞了出去,剧痛令后者从呆滞之中缓过神来,直到飞出去的一瞬之间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竟然已经掉入到豺的“圈套”之中,而之前的那四名行讯人员便是如此中招的。

    “我差点忘记了,一万年前,你夺取了慑魄兽的生命,还将他的尸体化为了灰烬。当时我就奇怪你为何会多此一举,原来你是为了掩藏自己偷盗迷离神瞳的真相!”

    话音刚落,只见豺那两只紫红色的眼眸之中忽然升起大片的萤光,一股诡异的墨绿光芒随即显露出来,并将黑质眼白染成了一模一样的颜色。

    “呵呵,年轻人的记性就是比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好多了,没想到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你也能记得。不过,慑魄兽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当初只不过是我怒气好,所以才碰巧找到了他。这么好一双眼睛,我怎么能让它们就这么不明不白从世间消失,我把迷离神瞳从慑魄兽的头上扣下来,然而妥善保管,又有什么不对的吗?”

    “你!”

    勾蠃的所有话都堵在喉头之下,怎么也吐不出。可是对方说的确实在理,自己也找不到反击的理由,所以只能这样。自打进入行讯房之后,勾蠃等人便没有占得丝毫便宜,反而还损失了四名行讯人员,对他这种无往不利的四难成员而言,简直是巨大无比的羞辱。在短暂的迷茫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是时候让豺见识一下自己的厉害了。

    “啖凤,你和豺族长原本就是熟人,所以交涉起来理应也比我们这些旁者来得容易一些。接下来审问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勾蠃此话一出,啖凤的心情立即沉入了谷底。本来这次前来葬兽崖的时候,他便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妙,直到听说豺族长出事之后他才终于明白勾蠃令自己到此的目的。对方想拿自己当武器,从而撬开豺的嘴。而豺碍于从前的情谊,定然不会为难他。不得不说,勾蠃这一招借刀杀人用得果真巧妙,身为部下的啖凤虽然已经看破了其中的玄机但仍然无济于事,因为勾蠃是他的上司,对方说的一切自己遵从,否则便是叛敌。就在啖凤为该何去何从左右为难之际,豺忽然朗声道:“小啖月,你可不要让我小看了你。你在穷奇那里待了这么久,难道只学了一些优柔寡断的女人行径吗?我们吞天一族做事向来都是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如果想好了该怎么做那就来吧!我是不会怪你的。”

    啖月小心地抬起眼睛,像作贼似的偷偷瞄了豺一眼,这才轻声道:“豺族长,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啖月长吸了一口气,超乎想象,他这一口气竟是出人意料的长,几乎将行讯房的一半空气全部吸了自己的体内。同一时间,他的身体表面之上,竟是腾起一片片的青色幽光,看上去就好像一块翡翠一样。豺见此景象竟是连连点头道:“嗯,不错!一万年的时间可以将翡翠青凤体炼至此等地步,也算你有些天赋了。看来穷奇私下里没有亏待你啊!”

    啖月沉声道:“穷奇大人对我恩重如山,他能从数以千计的吞天族人之中选中我,便足以说明我的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这一点就不劳豺多说了。”

    豺点头道:“没错。可是你现在亮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又有何意图呢?”

    啖月道:“看来您只知翡翠青凤体之名,却不知它的玄机妙用。这部兽诀非但能够大幅度提升身体结实程度以及灵活性,还能令我的思想保持在一种完全空明的状态之中,不受外界干扰。所以算就是慑魄兽的迷离神瞳也休想左右我的思想。”

    豺笑道:“不错不错,小啖月,现在的你果然可以独当一面了。不过我不理解的是,凭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在穷奇的直属部下之列,为何要委身在一个勾蠃的麾下呢?”

    这时候,勾蠃目光一冷,声音阴沉道:“豺族长,你这是在挑拨我们主仆二人的关系吗?啖月虽然是你们吞天一族的族人,但他现在已经投靠了穷奇大人,所以理应接受他老人家的一切指示。再说,自从啖月追随我之后,我可从未亏待他过一天。不信,你可以问他自己。”

    啖月轻轻颔首道:“嗯,是这样的,多谢勾蠃大人提点。”

    眼见二人一唱一喝,豺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叹了口气,道:“你要非这么想,我也没有意见。可是虽学得了翡翠青凤体,拥有了突破自身瓶颈的诀窍,但你知道不知道这本兽诀的弊端?”

    “弊端?什么弊端?”啖月不禁急声问道。

    “你别听他胡说八道,妖言惑众。穷奇大人一心为你,怎么可能让你修行带有缺陷的兽诀,哼哼,真是笑话。”

    面对勾蠃的坚决否认,豺冷笑着回道:“勾蠃,我说你是穷奇的一条走狗果然没错,我不过才说了一点对他不利的话,你就要极力维护他,污蔑我。”

    接着,他又对啖月说道:“翡翠青凤体固然难以修炼,但虎煞一族天才济济,想要找出几十个能够修炼此诀的人选应该也不难吧?你老实和我说,整个虎煞族内,除你之外还有没有人修炼此门?”

    “这个……好像没有。”

    “啖月,不要中了他的圈套!”勾蠃话刚说出口,便惊觉一道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迎面而来,直击他的面门。千钧一发之际,他使出一招归燕还巢,在那道力道达到之前的一瞬之间惊险地躲开了致命一击。然而,他那一头披散在后背上的黑发却是不幸中招,当即便被摧去了一把,凡是被那股力量击中的发丝,全都化作了飞灰,使得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烧猪毛的气味。

    “再说话就把你打烂。”

    豺看着勾蠃,表情一动不动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