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重获凶兽之躯
    “先父霍致远之灵位。”

    “慈母罗刹鬼姬之灵位。”

    遮天皇看着那两块普普通通的木牌,眼眸之中却是出现了与之平常大不一样的光芒。钢铁巨人也有心细如针的时候,那双刀一般的犀利的目光之中,竟有泪光涌动。

    “爹娘,我回来了。”

    说完,遮天皇伏倒在地,磕了三个头之后,这才直起上身,继续道:“吞天他……不知去了哪里,没将他一起带回来,是我这个作兄长的不对。不过你们放心,小弟他机智过人,而且修为高强,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他。凭他如今的实力,足以哜身一等凶曾之列,可以说是有恃无恐。这次遮天回来,是有另一件事要拜托母亲大人。”

    说着,他再次看向那两块牌位,只见霍致远的那块已经黯淡无光,而罗刹鬼姬的却依然光彩照人,好似有毫毛笼罩一般。而就在这个时候,遮天皇忽然伸手一招,罗刹鬼姬的牌位随即便被一股无形之力所牵引,飘飘然地落入他的手掌之中。

    “母亲大人,虽然当年的我很是痛恨凶兽的血脉,甚至将你视为自己的耻辱,不愿面对现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慢慢地长大,我发现人类的丑陋要远远甚于凶兽。这一次我回来,就是想重拾凶兽之身,从而获得更上一层的力量,还请母亲大人成全。”

    遮天皇话音一落,房间之中立即寂静一片,就在他以为自己的话语失灵之际,那道沉浸在牌位之中的毫光立即一跃而出,豁然包裹在他的周身之上。一时间,遮天皇的身上惊现出大片青筋,一股股滚烫的精血不断注入以识海与心门之中。空气随即变得燥热难耐,靠近他的地方更是因为高温的突现而变得扭曲朦胧起来。而就是大这股模糊的朦胧感之中,遮天皇的身形也渐渐不再明朗,甚至好似已经与周围的空间融为一体,原本属于孙长空的那张英俊脸庞如此竟是幻化成一张狰狞的鬼脸,于炽热的空气之中膨胀,收缩,周而复始。而就是这样的异变,竟便得房屋上空的天空之中忽而出现了一片漩涡状的阴云,阴云之中不时公有雷光涌动,神圣无比,如同天威一般。

    “快看,那里发生了什么,我们过去看看!”

    随着异象的接连出现,黑熊坳之中的族人开始逐渐向阴云所在方向聚拢。然而在他们之中,两个熟悉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小屋的跟前。

    他们正是宣告豺族长被狈取代消息的那两名吞天一族族人。不过此前他们二人已经一同投靠了穷奇,成为了对方在吞天一族之中的间谍。眼见豺刚刚离开便发生了如此怪异的事情,二人的心中不禁为之一震。

    “天底下为何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难道这间屋屋里面有人在酝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说罢,那人看向自己的同伴,后者一脸茫然地望了一下他,然后才面露不悦道:“不要指望我,我才不会傻到贸然进去呢!要去的话也是你先去,毕竟你的修为比我要高上不少,就算遇到什么危险,逃生的机会也要比我大许多。”

    先前那名吞天族人轻笑一声,紧接着抬起右边那只已经暴露原形的三趾兽爪,漫不经心道:“我要是你的话,就乖乖地进去,不然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你!你敢!”

    说着,那个修为较弱的族人向后嫁了半步,将自己的身体靠在旁边一名正在围观的路人身上,然后才道:“你要是伤了我,大人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你以为凭我的修为,要想折磨你还会留下伤痕吗?你放心,我不但让你完好无损,还会令你感受到我啸天獒的厉害!”

    眼见对方已经凶相毕露,那名弱势族人只得举手投降,十分不情愿地说道:“好……好吧!我去还不行吗?不过,万一一会儿发生什么,你可得记得前去救我。”

    “呵,放心吧!你看我是那种抛弃同伴的人吗?你放心去,我在这里给你坐坐镇。”

    先前那只凶兽虽然心有不甘,但面对对方的硬拳头也不得不与之妥协,然后迈起沉重的步伐,一点一点朝房屋处行去。然而,还未来得及凑到跟前,忽然一道冲天热浪席卷方圆百步之内的空间,众凶兽迫于其中的高温烧烤,立即纷纷朝后退去,生怕被牵连其中。而一些定力不足的,甚至直接亮明了鸳兽的本尊,以防危险来得太过突兀。这下,那名吞天族人彻底止住了脚步,回头向来时的位置看去,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一声惊天巨咤,忽然扑向四面八方,无可比拟的声浪,锋利如刀般的气流,如出海狂蛟一般,冲向众凶兽之中。这下,大家再也无法淡定,纷纷显露原形,以来抵御前来的狂暴能量。而那名吞天族人却是因为距离太近所以没能及时做出反应,直接便被吹飞了出去。目睹了这一切的另一名吞天族叛徒连忙伸手施援,可谁承想作用在对方身上的力道委实太大,以至于全力以赴的情况之下还是没能拦下对方的身体,任其继续飞了出去,一直跌入到山坡上的树林之中。而这时候缩回手来定睛一看,他才发现自己的掌心竟被对方的身体撞出了一道血痕,可想而知刚刚发生的那阵爆炸是何等的可怕,即便是身戏百战的他也不禁始露惧色。

    “何方高人居然委身于此,万一他和穷奇大人是死对头,那我岂不是要……”

    “轰!”

    思绪未完,又一声炸声竟然直接将屋盖整个推上了天空。与此同时,一道火光趁机窜入云霄,时间之知,根本不足以看清其中的本尊。

    “那……那是什么鬼江西,为何看起来如此诡异!”

    再说遮天皇,在得到罗刹鬼姬的“佑护”之后,身体之中立即燃起了一道前所未有的熊熊烈火,焚烧着其中的每一寸血肉,并且使其干燥,焦黑起来。上古十大凶兽之中有一位名叫鸑鷟的凶兽,拥有责重生的神奇力量。而这一刻,原本只属于翼翅一族的独门绝技,竟是赫然在遮天皇的身上出现。在飞入苍穹顶端的过程之中,他那已经硬化,结痂的皮肤开始一块块地脱落,隐藏其中的新生躯壳正在迅速苏醒。“啪啪啪”三声脆响,遮天皇的半边身体已经彻底损毁,但一道素雅的白光豁然从那断面之上缓缓溢出,并将已经缺损的身体部分重新补全。

    “这……这是!”

    喜出望外的遮天皇看着那只由白光组成的手臂,眼中尽是疯狂之色。他活了几万年,也见过不少的特殊生命,但从未有一个像自己如今这样处于虚实的临界处。身上的硬痂虽然还在不停地脱落,但此刻的他却是半点痛苦也感受不到,一股久违的欢畅感限涌上心头。

    “痛快,真是痛快!原来这就是结合了天人与凶兽二者之后的全新力量,真是太厉害了。”

    银眸忽闪,远处的一朵白云立即被斩成了两块。而受到攻击的朵彩开始急速消散,汪时便已没了踪影。目光流转,又落在地上一座寻常的房屋之上。一时间,一道赤色火焰立即从中房顶之中缓缓散播开来,不时便已将屋子化为一堆焦炭。

    “那……那是会么妖怪,为何他能使用火凤一族的不竭火。”

    “不对!刚才他用来切分云彩的明明是噬云一族的刈云刀,怎么怎么是什么火凤一族。”

    遮天皇举手投足之间展现出的超强实力,再次刷新了众凶兽对于同类的认知。他们不知道,同一个凶兽,居然可以使用来自于不同凶兽族的看家本领,并不需要付出任何额外的代价,当真是霸道至极。而在初试牛刀之后,遮天皇那张邪魅的脸上终于显露出些许喜色,然后自言自语道:“爹娘,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们死后留下的残念居然还守护在这个地方,等待着我的到来。不过现在的我急需要去完成一件大事,请刷儿不孝,要先离开片刻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心念一动,只见遮天皇的后背之上陡然长出一黑一白两片翅膀,一片漆如浓墨,以肉脯相连;另一片却是被雪白的羽毛完全占据,乍一看上去就如同天界的仙使一般,神圣庄严。不可匹敌。

    “我们走!”

    话音落定,一股强大的推动之力立即加持在他的左右两侧,并令他拥有了超乎一切的速度,瞬身般飞向西侧的天空,留下一黑一白两道长长的残影。而地上的凶兽们见此情况更是骇然难当,甚至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在做梦。

    “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啸天獒喃喃道。

    烈日当头,与当下初春的季节大不一样,一个头戴斗笠的男子独自一人行走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之中,这里是比苍北仙苑以及杀手联盟还要靠西的无人之境。,传说当中,这里居住着一只妖怪,他可以满足人类的一切愿望。而眼下,韩立便要前支拜见一下这位高人。

    “你们等着瞧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