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族长变故
    碧空初霁,一眼万里,云梦仙泽之中竟是出现了极为罕见的晴天,当真是稀奇。黑熊坳外,遮天皇与英招的脸上却是满是阴沉,就好像将天上的雾霭都吸收到了自己的身体当中一般。

    “什么?豺族长居然出事了?这是怎么回事!”遮天皇怒目惊声道。

    “原来你们真不知道啊!就在昨天夜里来了一波兽王宫的人,并将豺族长带走了。听说,他好像犯了什么要命的事情,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你们进去问一下里面的族人,他们知道的或许多一些。”

    谢过那只独角虎之后,遮天皇与英招匆匆进到黑熊坳之中,果然与那人所说一样,这里的格局竟是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二人甫一入山,便见到两个身着相当威风的吞天一族族人,大声宣叫道:“听好了,从今往后,豺将不再担任本族族长,继任者是狈。”

    一听此话,英招当即面色一寒,随即低声道:“糟糕,没想到他们的动作如此之快,竟先对你们吞天一族痛下毒手,看来我们还是来晚了。”

    遮天皇稍事沉吟之后,终于瞪目低吼道:“原来,那个背叛凶兽界的族长,就是……”

    “没错,他就是穷奇,虎煞一族的族长。”

    听英招这么一说,遮天皇立即面露惶色,身上的杀气也随之衰弱了数分。

    穷奇,上古十大凶兽之一,拥有十者之中最为强大的破坏力。此兽丧心病狂,视人命如草芥,如果说凶兽是凶残的化身的话,那穷奇便是凶残的屠刀。死在他手下的生灵不计其数,其中更是有许多忠烈之士,他们不肯向邪恶低头,所以最终成为了伸张正义道路之上的先驱者。不只是遮天皇与英招,就连其它几分凶兽族长也对他的行径颇为不满。但作为不可获缺的一位,穷奇在凶兽界之中担任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也就是这里的刑罚者。凡是犯下涛天罪行的族人都要受到他近乎残忍的虐杀。而大兽长似乎对他情有独钟,不仅没有对其恶劣的行为做出表态,反而是将界内许多大不事宜全部寄托给他,这令穷奇几乎成为了大兽长身前的红人,大家因此敢怒却不敢言,后怕自己遭到大兽长的责怪。

    事到如今,穷奇不只令大兽长处于空前的虚弱之中,甚至还将魔爪探向了吞天一族,而且还是身为族长的豺,这让遮天皇几乎怒不可遏。而之前那位刚刚被任命族长之职的狈,刚好是虎煞一族的族人。此人心狠心辣,诡计多端,虽然没有强壮的体魄,但却拥有一个聪明的大脑。通过狈的挑唆,他可以让两个患难与共的挚友反目成仇,也可以令敌对的双方转眼间握手言和,这就是狈的强大之处。而眼下,狈一经接管吞天一族,族内定会天下大乱,介时诸多意气用事者,定会上了狈的当,为豺报仇。而到时候,狈便可以借此理由,将吞天一族一网打尽,使其再也无法翻身。

    这是一场阴谋,却只是穷奇实现宏图大志的第一步。既然他敢向吞天一族动手,那想来其它几族之中也应该有了他派去的奸细眼线,当时他们里应处合,暗中使诈,说不定真的可以令云梦仙泽变天。而一旦大兽长体内的十大凶兽之力发生紊乱,进而重伤不至,那穷奇便可以顺理成章,取而代之,成为新一代的凶兽界主宰。这是一个愿望,更是他贪婪之心的表现。一想到那样的人将会成为新的大兽长,遮天皇的身体便不禁打了个冷战。

    “不行,我们不能坐视不管。照这样下去,不只是吞天一族,就连其它的凶兽也要遭殃的!”

    英招点了点头,忽然说道:“现在时局动荡,穷奇胆敢如此堂而皇之地行动,显然是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其它几族的族长,恐怕有些已经向他示好了。如果他们几族联合起来的话,只凭单一一个凶兽族的话根本不可能与之抗衡。”

    遮天皇稍事沉思之后,接着道:“这样,你赶快回去将这里的事情告诉你们族的族长,我打听一下豺族长被关押的地方,然后想办法将他解救出来。”

    遮天皇刚要动婢,英招忽然伸手将他拉住,并且道:“你难道疯了不成!像豺族长那种级别的凶兽,肯定是被关在了西边的葬兽崖之中。你不是不知道那里的凶险,进去的凶兽,十有**都要永远留在那里,或生或死。而且,那里高手如云,曾经在族内显赫一时的诸代凶兽也隐居在那里,无疑又是一股强大的屏障。不是我小看了你,但如果你就这样去的话,定然会必死无疑。”

    英招本以为对方听了自己的分析之后会稍稍理智一下。可谁承想,遮天皇转身之际,脸上竟是洋溢起灿烂的笑容:“英招,不要忘了,我已不是剥掉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家伙了。虽然我的实力在硕大的凶兽界算不上什么,但他们想要杀我恐怕还得需要费些力气。况且,豺族长力量强大,修为高强,如果他能与他一起的话,定可以强行开辟出一条血路。你不用担心我,反倒是你,半兽人一族之中可能已经被渗入了叛徒,如果被他们失先一步的话,非但无法与你们族长取得联系,甚至还有可能被奸人设计迫害。这一行,恐怕危机重重。”

    面对遮天皇的好意提醒,英招不以为然地笑道:“遮天皇,你以为我真的一点底气都没有吗?莫非你忘了,半兽人族长是我什么人。”

    没错,半兽人族长的英召,正是英招的亲生父亲。正因为这个缘故,二人的名字才会只相差一个小小的偏旁部首。这在人类看来或许是一种对长辈的大不敬,但在凶兽们的眼里,这是一种力量的传承,一种信念的寄托。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半兽人族长对于自己的这个孩子到底赋予了多少期望。而这时孙长空才终于意识到这件事情,然后苦笑道:“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了。天底之下,老子就算谁也不信,也不可能连自己亲生儿子的话也不听吧?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此别过吧!”

    英招点了点头,面色严肃道:“你路上保重。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我会去往葬兽崖助你一臂之力的。”

    遮天皇摇头道:“人多了反而顾及太多,不如一个人来得无牵无挂,无拘无束。你看好半兽人一族就好了,其它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说完,遮天皇迈步向前,身形随即一闪,已然没入待上的人群之中。看着对方消失的方向,英招不禁轻声道:“傻兄弟。”

    经过反复的打听与确认之后,遮天皇终于弄明白,原来豺族长真的被押往了葬兽崖,说实话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状况,因为那里的凶险远比英招之前所描述的更加恐怖,更加令人心惊。据说,几万年的时间当中,死在那里的凶兽魔头不下百位,他们都曾是名燥一时的的撼世凶兽,但进入那里之后,无一例外,都化成了崖下的森森白骨。凶兽死后并不存在下地狱一说,他们的灵魂会去往一处神奇的地方,然后伺机投胎转世。而剩下的尸骸则被堆积在崖下无尽的山涧之中,并成为了风景当中的一部分。因为常年堆积凶兽尸体的原因,葬兽崖的四周被一股诡秘的气氛所包围,任何接近进入的凶兽,都会修为大减,力量败退,实力大不如从前。而以那状态强行突破重重看守,那几乎是痴人说梦。

    不过,如今的遮天皇似乎并不太担心那样的事情发生,因为在前往葬兽崖之前,他竟来到了黑熊坳的居宅之中。这里的族人全部都是以人类形象活动,所以所需的居住空间也就小了许多,因此这里的民宅也和人间当中的那些规模相当,只是装修稍显简陋而已。

    依旧着儿时的记忆,遮天皇一步步走到了一座年久失修的房屋跟前。在这里,他度过了自己一生之中最为珍贵的时期,他甚至还能依县想起,当初与众玩伴在自家门前嬉戏的场景。那时的他们无忧无虑,没有战争,没有复仇,没有奸细,也没有阴谋。所有的族人都安于现状,一起维护来之不易的家园。而现在,他长大了,家乡大难当头,他自是要尽到自己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

    “本来这次回家只是想将东西带上就回去的,可是现在似乎没有那么容易了。老朋友,这么多年,你是不是已经技痒难耐了呢!说话,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它到底怎么样了。唉,无所谓了,只要将豺救出,我就可以安心离开了。”

    说罢,遮天皇缓缓推开门扇,屋内多年未戏打扫,已经布满了灰尘与蛛丝。其中的家具更是已经纷纷破败,被虫蛀蚀,几近粉碎。但就在这样的房间之中,正对着房门的位置处,居然有两块保存依然完好的牌位,他们正是遮天皇的先父先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