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英招
    血还在滴,不只溅湿了遮天皇自己的衣衫,也将那名猫脸人的右臂也被染成了红色。猫脸人瞳孔微聚,却发现自己无法挣扎对方那如同铁水浇铸的掌心。大惊失措之前,猫脸人开始不住地翻滚,向上向下,向左向右。可遮天皇的身体就好像已经与他融合在了一起一样,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对方的控制。终于,他再也忍受不了,仰天怒啸一声。也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人影已经悄然来至。

    “你来了。”遮天皇好似已经猜到了对方身份与到来,面带微笑道。

    “我来了。”暗中说话的人好似更是已经料到了如今发生的一切,语气平和淡然,若不是亲眼见到他,根本不会察觉他的存在。

    “是大兽长派你们来杀我的?”

    那人朗声一笑,回道:“当然不是。否则,你觉得你遮天皇还有机会在这里与我这么说话吗?”

    遮天皇同样也笑了笑,与此同时他那双闪着紫光的眼眸之中忽然散发出一道箭一般的犀利光芒,再看那只被他锁住的猫脸人竟是哀嚎一声,然后整只手臂都被拧成了麻花,里面的筋骨自然不会幸免,尽数折断撕裂,其中痛苦不言而喻。

    “呵呵,是啊!大兽长手下能人辈出,单音只派出这个人性尚未成形的半兽人,还有你这十大凶兽之中的英招,呵呵,确实还拦不住我遮天皇啊!大兽长他还是傻子,应该知道这件事。”

    面对遮天皇略带讥讽的话语,那名叫英招的人影也不回击,而是继续平静地说道:“我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听听此次到来的目的。否则,万一遇到了触碰到了什么禁忌的事情,那就追悔莫及了。”

    遮天皇嘴角微微一扬,紧接着用力蹬出一脚,刚好踹在猫脸人的身体之上。这一脚的力度之强,劲道之大,几乎将猫脸人的身体一分为二,恐怖的力量令共体内的骨骼扭成了畸形,然后才寸寸崩裂。刚刚精力旺盛的它立时萎靡下来,直到这时遮天皇才终于松开锁住猫脸人的双手,呼吸间,身前血洞便自行愈合,彻底止住了血流。

    “呵呵,你难道忘了我也在云梦仙泽生活过一段时间,这里的规矩我虽不如你们,也已经了如指掌。只要不冒犯大兽长以及十大凶兽族的族长,其它的应该都无所谓吧!”

    看着遮天皇一脸淡定的样子,英招终于走出阴暗,显然出真身。原来,只看背影像是人类的他,居然是一个四脚走兽,他拥有着人类的面容,却长着斑马一样的身体。面在他的北后,却生着一双与之体形极不相符的单薄翅膀,看上去略显滑稽。这个叫英招的家伙一经现身,遮天皇的从容状立即隐藏起来,因为就算是他,也不敢小瞧了这只凶兽。

    “我来就是为了与你说明这件事情的,前两天大兽长病倒了。”

    “什么病倒了?大兽长居然会生病?如果这是他老人家拒绝我的方式的话,也未免太过牵强了吧!”

    英招摇了摇那张俊秀的面孔,继续道:“事情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大兽长的身体确实出现了异样,这几天十大凶兽族的族长几乎在兽王宫之中忙成了一团,我们这些外人虽不知大兽长的现状如何,但看那几个老家伙胆颤心惊的模样,显然情况不容乐观。就在昨夜,兽王宫紧急下达了戒严令,任何形迹可疑的人胆敢靠近云梦仙泽,都要处以极刑。而我与穿梭猫便是被委命的执法者之一。”

    “所以你们认为我就是那个图谋不轨的家伙?”

    “当然不是。”英招斩钉截铁道。

    “哦?你为何对我如此有信心,万一你好猜错了呢!”

    “不会错的,因为在动歪脑筋的另有其人。”

    “是谁?”遮天皇不由得问道。

    英招淡然道:“他现在就在兽王宫之中,与大兽长待在一起。”

    遮天皇眉头一皱,厉声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把危险人物和状态不佳的大兽长放在一起,难道你们就不担心会发生意料之外的事情吗?”

    英招摇头道:“你认识大兽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普天之下,你觉得有人能杀得了他老人家吗?”

    遮天皇沉思一下,然后才道:“那你们这么做,到底是何目的,我不太明白。”

    英招昂然道:“那个人是十大凶兽族长之一,位高权重,除了大兽长与几个得高望重的族长之外根本无人能动得了他。但即便如此,大兽长认为他的背后还有更强大的势力作为靠山。如果不能将他们找出来的话,就算杀了那名背叛的族长也无济于事。”

    “还有势力比十大凶兽族族长更加显赫?这样的人真的存在吗?”

    英招叹然道:“起初我也不信,但之后的证据却让我哑口无言。”

    “什么证据?”遮天皇对这种一问一答的对话方式已经有些厌倦了,所以口气略显生硬。

    “那是一张白帛,我们凶兽界之中从未出现过此等上好的布料。”

    遮天皇冷笑道:“你这是什么思路,难道凶兽和其它生活在这里的走兽飞禽,就不能从人类的地盘上将它带回来吗?”

    英招道:“可是那块白帛也不是人间的东西,却更像是天上的。”

    “天上的?你莫要说笑了。”

    “可是块白帛就旭用来制造无缝天衣的材料,除了那里绝对找不到一模一样的面料。”

    遮天皇想了一下,又道:“可是那块白帛又能代表什么,难道他上面写了字?”

    “没错,上面确实写了字,而且记录着那名族长暗通外人的证据。否则,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确定叛徒的身份。”

    “等等,从刚才开始的时候我就有些疑惑,你说大兽长病了,然后又说十大凶兽族长之中,有人背叛,难道大兽长的病情与这人有关?”

    英招眨了眨眼,脸上忽现出一股为难的神情,不过片刻之后这种挣扎便消失不见,随即道:“要来我不该说与你听的,这毕竟是我凶兽族的天大秘密,多一人知道,大兽长的危险便会增添一分。你知道大兽长的真实身份吗?什么样的生命才能凌驾于众多凶兽之上,一呼百应呢?”

    英招的问题遮天皇问住了,说实话他也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但不知怎么了,如今的他居然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他觉得整件事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这个……我也想不通。”

    英招轻声道:“从古至今,见到过大兽长真容的人寥寥无几,就连几位族长对他的形容她大不相同,就好像见到的人根本不是同一个一样。”

    “那有什么,凶兽界除了十大凶兽之外,还有幻兽族。他们拥有着随意改变外形的能力,大兽长使用这种能力也不奇怪。”

    “可是你也知道,兽王宫虽然身为大兽长休息工作的地方,但大多数情况都是将话传给其中的通灵人听,然后再通过通灵人转达给各族族长。事实上,大家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了。”

    这时,遮天皇的表情明显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股淡淡的惊恐状渐渐浮于表面。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大兽长的特殊性,是你我,及至整个凶兽界都不敢揣测的天大秘密。但如果有一天,这个秘密公之于众,也许这里就要变天了。”

    “哼哼,你就不要再卖关子,我知道你英招向来都不是那种能藏得住秘密的家伙,快说吧,大兽长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病又何那名族长有何关联?”

    “大兽长本是不存在的,只是因为十方凶兽族长聚到了一起,所以才会出现大兽长这样至高无上,连仙宗也只能望其项背存在。”

    遮天皇一脸骇然,直到那现在他的大脑还没有完全听“明白”这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消息。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大兽长是凶兽界缔造的一个巨大的谎言吗?这……这真是太可笑了。”

    英招沉声道:“我只是说大兽长是不存在的,但并没有说大兽长是假的。天地万物,凡是具有生命的活物,都拥有着孕育天的父母。可大兽长却是例外,因为他本来就不是通过这种方式诞生的,他是经由十大凶兽族长共同创造出来的独立生命,实力之强,已经远远凌驾于十位族长之上,仙宗固然强大,但也无法与十名族长相抗衡,这也是为什么他斗不过大兽长的原因。”

    将这些惊人的真相全部“消化”之后,遮天皇不禁又道:“好,就算你说的在理。但大兽长相生病又是怎么回事,族长背叛难道会影响他的健康状况?”

    “那是自然!你要知道,大兽长的身体之中涌动着十位族长的精血与修为,十股力量相互配合,相辅相成,这才成就是大兽长。可是现在有位族长与大家的意见相左,使得原本维持的平衡出现了紊乱。别看只是十分之一的力量,但他却足以影响大兽长的整个身体,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下去的话,终有一天大兽长将会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