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皇心始动
    人的一生可能有数之不尽的挫败,但魔皇的心情却从未像现在这般阴沉过。漆黑的房间之中,面目全非的他打坐在地,面前赫然一滩尚未干涸的血泊。驱儡魔君杀死了他的分身,分身一死,本尊也要承受相当的伤害。好在,现在的魔皇已不同于往日,与人皇合而为一之后,他非但功力在增,还从中学会了一件相当有用的技能,治疗。

    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自愈,魔皇所拥有的治疗神技可以令断臂再续,令死肌复生,最最关键的是,现在的他几乎是不死之身,只要他有一滴精血存在,那么他便可以借此一点一点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这一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在自己的分身之中灌输了大量的生命精元,以至于常人根本无法分辨他的真假。然而,感知敏锐的驱儡魔君却是格外心狠心辣,甚至没有给他太多机会,便将分身碎尸万段,使其重生无望。

    “好你个驱儡老鬼,居然胆敢挑唆我与锋刀之间的关系。不过就算这样又能如何,我的孩子体内始终流淌着我的血液。只要确保这一点,总有一天他会回到我的身边。而眼下,我要先解决一下其它的事情,然后再专心对付你。”

    “咚咚咚~”

    三次缓和且平稳的敲门声传入房间之中,魔皇那张已经高度畸化的脸颊之上立时浮现起满意的笑容。

    “来了!”

    最近几天,孙长空的胸膛经常会隐隐作痛,别人不知道,他自己最清楚,这是之前在苍北仙苑,与沈万秋交手所致。他实在不愿意相信,曾经一度已经沦为废人的大姐师兄居然会死灰复燃,不仅修为全部复元,甚至还出现承质的飞跃,就连自己也不是对手。如果它日再次交锋的话,能否安然脱身还得另当别论。

    “该死,我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居然这么轻易地被人赶超了,想想还真是有些不太痛快。不过……”

    说话间,孙长空那双清澈的眼眸之中忽然闪过一丝邪气,淡淡的紫光随即涌上眼瞳,将使其看起来分外美丽。

    “不过,有我遮天皇在,这全都不是问题。现在的我虽然与曾经大不一样,所修炼的功法也是南辕北辙,无法继承原先的功力。但好在我早有准备,看来是时候去往那个地方了。”

    深夜,天月无光,哪怕是这个世上最为醒目的邪恶势力也能藏身其中,不被发现。已经改换身份的遮天皇趁着夜色悄悄离开宁州城,一路直奔南面,一转眼的时间便已不见了踪影。忽然,不知从哪里飘来一阵轻风,随即一股轻而缓的呼吸声赫然出现在空气之中。

    “看来一切进展得都相当顺利,呵呵,白显那个家伙居然会看上那个姓楚的小子作为自己的继承人,可在我看来,这个世上再也没有比他更能张显我白叹生威力的人了。”

    一袭白裳,即便是在黯淡无光的黑夜之中也能隐约辨认,而就在他身后不远的一处山坡之上,将王竟是看到了这一切,原本已经沧桑的眼睛之中登时闪耀出一道凌人的光芒。

    初升大陆与蓬莱大陆以南,是一块完整的巨大版图,这里虽然是人间仙境,但却无人敢逾越雷池,踏入半步,只因为这里不是别处,正是云梦仙泽。而云梦仙泽正是凶兽一族栖息生活的地方,是吞天兽以及兴浪兽等绝顶强者的故乡。而就是这个再寻常不过的倣里,一道人影竟是划破长空,进入到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地方。

    凶兽界,也就是云梦仙泽幅员辽阔,但凶兽的数量着实有限,所以经过会出现方圆百里杳无人烟的情况。而在这期间,一些在凶兽面前相对弱小的群体,便得以生存下来,并逐渐成为了当地的一方霸主。因为夜里的原因,所以遮天皇并不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只有按着印之中的大致方向,前方心中的目的地。然而,刚刚踏入云梦仙泽不久,他便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忽然间,遮天皇翻身腾跃,一瞬眼便飞上了一棵大树的树冠之上,回身极目远眺,并且沉声道:“朋友,现身一见吧!”

    “哗哗哗~”

    看不到人影,但却可以听见物体穿过丛林所发出的杂音,遮天皇虽然身经百战,但也不敢小觑了对方,毕竟这里是危机四伏的凶兽界,稍不留神便极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中。不过让他感到庆幸的是,对方的个头似乎并不大。

    个头不大,通常代表着道行与实力不足,是遮天皇最最希望的情况。不过,也有极少特别的存在,他们在修行成长的过程之中,非但不会长大,反而会逐步缩小,开始的时候可能还有房屋般规模,到了后来连个拳头的大小都比不上。但俗话说人不可貌相,凶兽更是一样的道理。通过外形来判断凶兽实力的强弱是一种最直观的办法,但也有可能出现失误。而一旦错误地评估了对方的实力,那自己便要危险了。

    “何方妖孽,速速现身,不然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目光扫过,如风似刀,灌木的顶端立时飘下几片残破的叶子,上面还残留着才渗出不久的新鲜汁液。它们的断口十分平整,看上去就好像用快刀斩中一般,遮天皇脸上的得意之相越发浓郁,却不承想危险正在一步步地朝他走来。

    “噗”地一声闷响,遮天皇的眼睛还没有来得及落到那东西的身上,一股无可比拟的力量便赫然撞在他的腹部之上,剧痛令他直接弯下了身子,冷汗随即出现在额头之上。

    然而,那家伙的攻势还未停下,反而变得越发凌厉。

    遮天皇自信,凭他如何的目力,足以应付这个世上九成九以上的人,而事实上他也确实能够看到对方的行动。但奇怪的是,就在那道黑影发动攻势的一瞬之间,他便什么也看不到了,紧接着在他的后背,手臂,大腿,乃至腋窝下方都出现了或长或短,或深或浅的割裂伤。理令他心惊的是,受伤之后的皮肤竟会传来阵阵的酥麻感,伤口处还会红胀,却不流血,一看便是中毒的迹象。只是对方好似有意要他活着似的,这些伤口所在的地方大多都离要害较远,不然就是伤势轻微,几乎可以忽略。

    但就是这样一道道红印,竟如若干的锁链一样,将他的身体以及灵魂全部都束缚在了这个鬼地方当中。渐渐地,遮天皇感觉自己的身体愈发沉重,哪怕是眨一下眼皮都变得相当费力。

    “糟糕,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何我看不到他的起手动作。看不到他的动作,我便无法及时做出反应。不行,不能继续坐以待毙了,我要主动出击,这样方有胜算。”

    落定想法之后,遮天皇周身陡然升起一道冲天戾气,无数道看不见的丝丝杀气,竟然幻化成一支破虏快箭,直射敌人的眉心。

    “我看你怎么躲!”

    遮天皇脸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全部退散,谁知一股摧枯拉朽般的恐怖力量已经率先打在自己的后心之上。巨大的力量不但将他当橱倒,甚至还在上面留下了一个触目惊心的拳印,内部的脏器纷纷受损,之前身上的伤势再次雪上加霜。

    “哇!”

    一口血箭夺口喷出,这一刻遮天皇终于尝到了久未曾感受过的强大挫败感。上一次给他这种感受的是仙宗,可眼下身处云梦仙泽的不世高人又是谁呢?

    “混蛋!”

    冷眉以对,遮天皇在此刻竟好像一只凶猛的野兽一般,狠狠地盯在后方那个偷袭者的身上。然而,另他颇为意外的是,打伤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自己想要搏杀的神秘黑影。而此刻,借助近距离的观察,遮天皇终于看明白,那个袭击者不是什么绝世高人,而是一个其貌不扬,身材木瘦削的锚脸人。

    不错,它是一只猫,而且还是一只母猫。她看着遮天皇,眼中不时闪现出yin邪的神光,春天是他们寻觅伴侣的大好季节,而眼下他似乎已经看上了这位不祥的来客。

    意识到情况不妙的遮天皇连忙撤身拉开距离,可谁承想那个猫脸人行动更是快如闪电,不等遮天皇站稳脚步,她便已经抢先来到,手上的锋利爪子顺势朝他的腹部直刺而去,是要将对方开膛破腹。遮天皇身处性命攸关的关键时刻,非但没有进行闪避,反而将自己的身体向前送去,摆出一副一心求死的样子。见此情形,那个猫脸人自是不会客气,随即便将闪着银光的利爪戮入到对方的肚子之中。然而,就在他准备继续向内深入之际,两只虎钳一般的手掌赫然攥在她的手腕之中。遮天皇缓缓抬起头来,惨白的脸庞之上立时出现了一抹冷酷的笑容。

    “这下,你总该跑不掉了吧!”

    说罢,遮天抬拳要打,可就在这时加一个声音忽然掠过夜幕传入到他的双耳之上:“停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