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杀皇
    魔皇彻底愤怒了,如今的他就好像一只醒来的饿狮一般,混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令人胆颤的杀气。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用以束缚他的木甲兽忽然红光大亮,一股由内部迅速形成的恐怖力量立即化为一条赤炼光鞭,赫然捆绑在魔皇的身体之上,以来限制他的进一步动作。

    “念在你曾为魔界效力过的份儿上,我可以不与你计较之前的事情。但如果你再执迷不悟的话,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

    面对魔皇的公然要挟,声音之中的驱儡魔君却是显然无比淡定道:“呵呵,我知道得罪了你魔皇之后,今后我将在麻界寸步难行。不过事已至此,你们既然已经能够找到这里,显然已经见到了那个老家伙了吧!他和我斗了大半辈子,一直想置我于死地。如今好不容易抓到这么个天大的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是他让你们来的吧!早知今日,当初的我就不该心慈手软,破例放过他。”

    面对驱儡魔君的说辞,下面的锋刀魔将不禁说道:“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了,早在进往前玄机洞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和屠比尸见过面了,他将你之前所做的种种恶行全部告诉给了我们,你这个魔界的叛徒,居然敢私通人类,陷害魔界中人,简直罪该万死,死不足惜。你说的那位花发老人想来也是看不惯你的行径所以才会公然与你作对的吧!”

    刹那间,木甲兽之中传出一阵无力的叹息,与此同时巨兽身上的众多零件竟果散发出阵阵蒸气,与那驱儡魔君的语气显得极为契合,随即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毕竟萧啸天已死,再去谈论一个不存在的人的事情,未免对死者太不敬了。”

    “哼哼,你居然也知道不敬?那你可曾想过现在被你困在巨兽之中的,是当今的魔皇陛下。单凭这一条,就足以让你死上好几次了。趁眼下为时不晚,你最好放了他。不然,群魔殿中的所有魔君魔将,将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至死方休!”

    听完锋刀魔将的一席话之后,那个驱儡魔君的气势明显减弱了不少,说话的频率也降慢了许多,过了许久之后才道:“你们只知道当初我与萧啸天暗中联手的事情,却不知道我那么做的真正原因。”

    魔皇轻笑一声,插嘴道:“真正原因?无非就是想要实现你那贪婪的私欲而已。你想怂恿人魔两界的诸多高手,使得双方残杀进而两败俱伤,而你便可以坐收渔利,享受胜利的果实。”

    “不,那不是我的想法。我之所以那么做,只是因为不想看到两界爆发大规模的战争而已,因为那要的代价实在太大,无数的鲜活生命将要为此牺牲。我也不想那样,可我实在没有其它办法了。”

    听着驱儡魔君的反驳,魔皇淡然道:“这就是你背叛魔界的理由?”

    “不,我从未想要对魔界不利,我只是想阻止灾难发生而已。可之后的事态发展已经超乎了我的意料,先是萧啸天集结四方高手,组成了抗魔大军,骗过在魔界大门外侧。而后你又大举进攻人间,与人类发生了激烈的交火,死伤无数。当时的我已经从老一任魔皇那里告老还乡,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安度晚年。但随着战斗的进行,双方的死伤不计其数,这令我终于明悟,原来我之前所做为,只是白费力气而已,即使奢比尸被困在了这里,但更多的魔界高手却潜入了人间之中,使得人类之中生灵涂灵,进而激发出他们体内的无限力量。魔界的实力固然强大,但从古至今,人间发生的奇迹实在数不胜数,一些远比魔界还要强大的种族也曾觊觎过这片净土,但都无一例外地想法落空了,而魔界与人类的战斗,定会以后者的胜利告终。”

    魔皇忽然朗笑了几声,进而冷冷道:“这么说来,你早在五千年前就已经料到魔军与我的结局了?”

    “那是当然。不得不说,魔界元气大伤,一蹶不振的主要原因都是因为你魔皇的错误方针,想当然地小看了人类的力量。你要知道,在偌大的人世之中,隐藏着太多不出世的绝顶高手,一些妖,凶兽族的强者,也伪装成人类的模样,享受着难得的安宁生活。我虽然很少出门,但不久之前却已经听说了人魔两界两次交逢的噩耗。所以……”

    “所以你想像困住奢比尸那样,将我永远地禁锢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秘室之中?还是说索性将我击杀在此,永绝后患?”

    此话一出,木甲兽的伟岸身体忽然传来阵阵抖动,大片的白烟再次从各个关节枢纽之中相继冒出,使得整个空间都变得湿潮难当,云雾袅袅,颇有仙境之意。而就在一切即将尘埃落定之际,木甲兽的身体下端忽然裂开了一道狭窄的缺口,一道人影顺势从中跳了下来,当即出现在魔皇与锋刀魔将姝眼前。

    “你……你是驱儡魔君?你居然一直都待在木甲兽的身体里面!”

    看着锋刀魔将一脸惊愕的神情,被唤作驱儡魔君的中年男子当即抬起那张青灰色的瘦削脸颊,并且开口道:“年轻人做事果然靠不住,相比较起来,魔皇大人的反应就要淡定多了,你说是吧?”

    说着,驱儡魔君抬头望向木甲兽之中的魔皇,面带微笑,十分客气,与这刚才嚣张不可一世的状态简直判若两人。

    “呵呵,老魔君你才是艺高人胆大,明知道自己的实力不济,却仍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如此说来,你莫非真有把握将我击败?”魔皇不由道。

    在魔皇的问话之中,驱儡魔君摇了摇头,接着道:“如果是正常情况的话,别说是我,就算是十个驱儡魔君也绝不是魔皇您的对手。只是,你最近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本尊并未前来,却派了一具分身来到了玄机洞。虽说我驱儡魔君在之前的十大魔君之中武力虽算不上出众,但对付一个只用百分之一修为的傀儡还是绰绰有余的。”

    刹那间,锋刀魔将睁大着眼睛,赫然叫道:“什么?你说他不是魔皇,只是一具分身而已?这……这怎么可能!”

    本来,锋刀魔将还为自己好还容易与生父重逢而欢心鼓舞。可现在被对方无情拆穿之后,那颗火热的内心立时掉入到了千年不化的冰窟之中,久久不能释怀。对此,“魔皇“显得也十分意外,进而怒斥道:”你这老家伙,什么时候发现这件事情的?“

    “呵呵,你也太小看别人了吧!你以为装出一副魔皇的样子,就不会被察觉了吗?可是,魔皇本尊身上所携带的天子之气,却是世间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模仿的,即便你是他的分身也不行。这要换作是他本人在场的话,恐怕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当充毙了。而且,与传说之中那个所向披靡的魔皇相比,你的修为实力实在太过普通,甚至还不及我这魔君,实在说不过去。综合这两点,我几乎可以确定,你绝不是魔皇本人。”

    锋刀魔将同样看向上空被木甲兽所困的魔皇,随即大叫道:“你真的不是魔皇?你真的只是他的分身?那这么说来,你之前对我所说的一切也都是假的,并不是魔皇心上的真实想法,他从未想过认我这个不光彩的私生子,是不是?”

    眼见锋刀魔将的反应如此剧烈,“魔皇”为了劝解对方,令其好过一些,于是道:“锋刀,你听我解释。我虽然不是真正的魔皇,但却在被制造出来的同时,拥有了本尊的部分思想。我对你,不对,应该说是魔皇对你的感情,是半点也不假的。他很是想与你相认,只是因为身份问题迟迟无法行动。不过你要对他有信心,只要解决了人间的烂摊子,他一定会亲自去找你的。”

    “够了!”

    锋刀魔将高叫一声,然后继续道:“你以为我真像孝子那样可以被轻易欺骗吗?我之所以会上你的当,只不过是因为心中大意。只要我能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来看待问题,你所说的那些话恐怕也只有鬼能相信了。反正我现在也只是废人一个,硕大的魔界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还不如就此离去,省得受人不待见。我决定了,我要退出魔军,我要离开战场,去到我相去的地方。

    “锋刀,千万不要迷失方向,你要相信我,更要相信自己,你并没有那么糟糕,只要稍加改造就能……”

    当那道赤炼光鞭遽地绷紧之际,“魔皇”的声音戛然而止,结实的身体也随之碎成数块,自木甲兽的空隙之中掉落在地,血水溅了一大片。而这时,还未完全回过神来的锋刀魔将僵硬地转过头来,看向另一边的驱儡魔君,刚要说话,谁知后者却是抢先道:“不用谢我,我只是替你动手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