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木甲兽
    巨头一经出现,锋刀魔将便心知大事不妙,刚要采取措施。谁承想那家伙就好像拥有读心术一样,当即自黑暗之中飞掠而出,并将自己庞大的身躯暴露在对方的面前。

    虽然只是一镒简单不过的腾跃,但锋刀魔将已经清晰感应到了对方体内蕴藏着的恐怖力量,如果被其当面撞中的话,定会粉身碎骨,一命呜呼。虽然无力反击,但眼下的锋刀魔将还算有些体力,勉强朝一边跳离开来,险之又险地避过了巨兽的急扑,摔倒在硬实的石板之上。抬眼向上看去,不知什么时候一条蜿蜒修长的蛇型快影已经从天而降,当即搠向他的面门。凭这样力道与势头,想要从此等攻势之下活命是极为困难的。好在,锋刀魔将反应够快,顺势又在地上打了个滚,也就在离开刚才位置的一瞬之间,那里厚达一指的巨大石板已经裂成了无数,而正是这时锋刀魔将也终于认出,那家伙的本体竟也是由木材制造而成,只是材质与刚才个只兽首不同,这前的那一块分量极重,质地密实,是一块不可多得的沉木。而如今这家伙的身体坚韧、富有弹性,显然是一种类似于柳树的木质,前后二者特性相差较大,所以锋刀魔将才会有以上的推测。

    惊魂甫定的锋刀魔将好不容易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时他再看向前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两个体形巨大强敌,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是樋过傀儡工艺制作而成,是人偶傀儡的进一步升华与进化,力量之强,威力之大,已是全面超过了傀儡的范畴。

    “该死,一只就已经够致命的了,没想到一次性就要对付两个,真是糟糕通顶。看来这次是要凶多吉少了。”

    锋刀魔将本不是一个容易轻言放弃之人,但在眼下这种情况之下,想要不放弃也是不可能的了。毕竟,双方实力相距太过悬殊,而自己却又恰恰身岁重伤,无法自保,自是危雪上加霜。然而,就在他准备迎接死亡到来的时候,一阵轻咳声忽然自那两只木甲兽的后方缓缓传来,二者的感知能力十分敏锐,一经发现便立即将头转向自己的身后,进而做出二次进攻的架势。

    “魔皇小心,这里有两个大麻烦,十分不好对付。趁着它们还没有过去之前人,你先做好准备!”

    果然与锋刀魔将所说的一样,两只木甲兽刚一准备妥当,便立即化为两道疾风劲影,消失在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在那里,一道道令人心悸的闷响接连发出,一声声咳嗽也伴着一同传到他的耳朵之中。

    “算了,死就死了,不能看魔皇一人应战,我也要发挥一下自己的能力,不然也太没用了。”

    说话间,锋刀魔将集中全部精力,于自己右手的食指指尖处,凝聚起一道只有半寸来长的气刃。别看它个头小小,但却是世上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哪怕是名匠打造的绝世好剑也难与之匹敌。而唯一不同的就是,使用这一招的时候,务必要贴近敌方的身体,否则因为尺寸原因无法对敌人造成致命伤害,功亏一篑。

    所以,这次应援锋刀魔将已经做好了必死的觉悟,必要时候甚至需要依靠自爆来换得魔皇脱身。想到这里,他不禁长叹了口气,而后自言自语道:“我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亏欠你的事,所以这一生才会受你折磨。等我死了,一切的前尘往事都该烟消云散了吧!”

    说到这里,锋刀魔将刚要向前,谁知空间之中的打斗声忽然消失无踪,紧接着一串平稳的脚步声再次从传入他的耳中。

    不出所料,现身之人正是魔皇,而他的身后却没有任何一只木甲兽跟随过来。低头看去,锋刀魔将发现对方的手上仍然还残留着一道未曾熄灭的火焰,远处,一股淡淡的清香飘入到他的鼻子之中。

    “那两只木甲兽都被解决掉了?”

    脸色苍白的魔皇终于点了点头,随即道:“这些木甲兽虚有其表,个看似吓人,但却拥有着与人偶傀儡一模一样的致命缺点,忌火。只要抓住这一点要害,就能轻松将他们挫败。”

    话到此处,魔皇第三次剧咳起来。不过这一回因为距离很近,锋刀魔将发现对方的口中竟是有血斑不时喷出,显然是受了不轻的内伤,所以才会显得如此虚弱。一想到对方刚才孑身一人面对那么我的傀儡围攻,他的憬里便不禁涌现出大片的内疚感。

    “魔皇,你没事吧?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用陪我来到这个鬼地方,更不会被傀儡夹击。我……你让我该如报答这份恩情呢!”

    魔皇淡淡地笑了笑,一如曾经那般温柔和蔼地说道:“傻孩子,你在说什么胡话。你是我的儿子,当爹的自然要为你遮风挡雨,付出一切。过去,我没有尽到一个作父亲的责任,现在终于有机会让我弥补曾经犯下的过错了。”

    听到这一番真挚的表达,锋刀魔将心头一颤,眼眶之中竟是有泪光闪现,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有自己的苦衷,只是不想让我太苦恼所以才绝口不提。其实,我和娘早就原谅你了,我娘临终之前已经交待过,让我不要记恨你。虽然当时我也不理解她为何那么说,但现在我渐渐明白了她的用心。她是想令我们父子二人重新相认,所以才会劝导我的。所以……”

    不等那积压在心中多年的话语出口,一道火舌突然划破黑暗,雷霆闪电一般赫然卷在魔皇的之上,然后用力一拉,便将其整个人拖回到了来时的地方。这下,锋刀魔将再也不能淡定,手中的玲珑短刃登时光芒四射,如初露锋芒的宝剑一般,赫然掠向火舌隐没的方位。

    “把我爹还回来!”

    人的潜力是不可估量的,更何况对象是锋刀魔将,情急之下,一股连他自己也从未见识过的强大力量立即涌入四肢百骸,并化为不竭动力驱使他前去营救魔皇性命。然而,待他年到对方身影之际,火场之中的景象已经令他大惊失色。

    只见那两只本应该被焚烧销毁的木甲兽竟是神奇地活了下来,凭借残留的部分关节与身体,进而组成了一只全新的木甲兽。他有着虎头,蛇尾,背后的烧痕之上还插着两片翅膀,好似可以御空飞行似的。但如果说变蚣限于此的话,那还好办。可现在的这只木甲兽居然相当聪明地将魔皇作为人质,禁锢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只留出一个脑袋待在外面,刚好可以供锋刀魔将道别。本来气势汹汹的他立时没了脾气,因为自己贸然出手的话,很有可能会误伤魔皇,而这也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片刻的寂静之后,机甲兽的身体之中忽然发出另一个人的声音道:“二位贵客,前来玄机洞所为何事?”

    面对那道声音的疑问,锋刀魔将根本就没有心思理会,当即喝斥道:“你这藏头露尾的家伙,还不快快现身。现在在你面前的是魔皇王者魔皇以及锋刀魔将。驱儡魔君,你不会是想忤逆犯上吧!”

    原来,锋刀魔将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当面将其拆穿。而意识到事情败露的驱儡魔君随即轻笑了一声,进而说道:“也罢,这么多年过支了,没想到听见魔君二字的时候我竟还会如此兴奋,看来咱们两个还真是有缘啊!”

    说着,被木要甲兽所束缚的魔皇忽然身体一颤,然后便苏醒过来,进而一脸茫然道:“我……我这是怎么了,我在哪里?”

    “哈哈,我们的魔皇大人终于醒了,没想到高高在上的你也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候啊!”

    说完,木甲兽之中再次传来他那阵阵狞笑,让人心中不禁发毛。而锋刀魔将已经忍无可忍,接着道:“本来我与魔皇前来是有救于你,但现在看这样子是没法继续谈下去了。这下吧,你把魔皇放了,我们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我锋刀魔将再也不会踏入玄机洞半步,否则天打五雷轰。如何?”

    “呵呵,怎么,你害怕了?”驱儡魔君嘲讽道。

    锋刀魔将毅然道:“随你怎么说,你把魔皇放下来,我们立即打道回府。绝不食言。”

    “呵呵,我不是不相信价钱,只是你们进入这里之后,令玄机蒙受了不少损失,这笔帐我应该算在谁的头上呢?”

    “呵呵,我魔皇都已经落在你的手中,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只要你能放过他,我愿承担所有的后果。”

    “放过他?呵呵,亲爱的魔皇大人,你不要把我当成傻子。你是魔界之中不可或缺的巅峰人物,我一个平民百姓,如何能追究您的责任。我看,还是让这个叫锋刀的替你受过吧!你说好吗?”

    话音落定之时,魔皇从容的脸色之上立时多了一股毒辣的神色,令人不敢与之直视。刹那间,空气变得清冷萧索,吸入肺中使人不由得战栗哆嗦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