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木偶迷阵
    即使是在这种生死关头,魔皇首先想到的也是锋刀魔将的安危。伸手一推,后者已经翻滚着跌下狭长的甬道之中,当他强忍着身上的剧痛再次站起身时,前面的道路被一道突兀的栅栏完全挡死,再也去不到之前的地方。

    “魔皇,你怎么样!”

    片刻之后,只听上层忽然传来一声淡然的回应,进而道:“放心,这些木疙瘩还拿我没什么办法,你先在下面等等,等我解决了它们之后再去与你汇合。”

    心中万般焦急的锋刀魔将此刻却是什么也做不了。无奈之下,他只得高声回道:“那我先去周围探究一番,确认了这里的情况之后再回来向你说明。你……自己小心,我去了。”

    就这样,一同前来魔皇与稀刀魔将就被这样分开了,听着后者渐渐远去的脚步声,魔皇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进而抬头看向自己的面前。

    此刻魔皇的周围已经被不计其数的人偶傀儡所包围,更可怕的是其中一部分擅使绳索机关,当即便把他的四肢躯干完全束缚,使之无法自由行动。而剩下的众多傀儡则趁机上前,发狂风巨浪般的攻势,身法受制的魔皇只得咬牙坚持,不时头上已经渗出丝丝汗光,显然是消耗过大所致。

    “不好,这些人偶似乎都是受同一人的操纵,所以行动起来脚步一致,还可以通过彼此配合使得自身威力倍增,令我更加无力反击。这样下去,我要栽在这些木头人的手上啊!”

    意识到自己绝不能陷入到纠缠之中的魔皇,立即运功提气,双掌之中凋零神力立即现于指尖之上,化为几道亮紫色的光晕。待那些傀儡袭来之际,他便将手上的光晕一个个地向它们所在的方位,希望借此来缓解眼下的紧张局势。

    可是,就在紫色光晕穿过木偶傀儡身体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这些正在与自己激烈战斗的木偶只是虚有其表而已,并不具备真正独立的生命,就逄是有,那也是属于傀儡师的。凋零神力本是可以令巨间一工生灵消失殆尽的毁灭力量,但在这些冰冷的机括身上却是半点效果也没有。光晕一个接着一个消失在空气之中,而被击中的傀儡非但没有受到损伤,反而变得愈发狂躁起来。

    “糟糕!”

    魔皇话音一出,一个贴近身旁的木偶忽然挥掌打在他的后心之上,直接将其震飞了出去。而这时候,见到魔皇露出破绽的众傀儡立即蜂拥而至,将方圆十步之内的空间围得水泄不通,更不用说是从如此之多的攻击之中全身而退了。不时,一道血影已经自战场的中心处急掠起来,竟是已经伤痕累累、连脸色都变得无比阴沉的魔皇。

    他居然受伤了,而且伤势极重。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些看似普通的木头人竟然拥有如此强悍的战力,哪怕身为魔皇的自己也无法吃下所有的攻势。不过不幸之中的万幸是,傀儡并未伤到要害部位,这也让他即便是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之下仍能保持一颗的清醒的头脑。眼见那些形似修罗的傀儡再次朝自己逼来,魔皇那双黯淡无光的魔眸之上登时闪出一道摧枯拉朽的疾光。

    “给我去死!”

    一时间,疾光所过之处无一不是碎屑飞舞,尘埃四起。而被击中的木偶无一例外,全部都在瞬间化为了焦炭。看到这一幕的魔皇,眼中再次闪起光芒,不过这一回他的神情明显是要高兴得多。

    “光顾得急着摆脱纠缠,差点忘记了木偶傀儡最害怕的东西。”

    一边说着,魔皇双臂举过头顶,然后又分别自左右两内里一同落下。而就在这个过程之中,掌心所过之处相继出现了数枚拳头大小的红色光团。透过外壳朝里面看去,竟能发现一道道伺机而动的小型火苗。原来,魔皇所谓的东西就是指火。火克木,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只是有些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一心专于应对傀儡大军的魔皇竟然遗落了如此重要的事情,当真是不应该。与此同时,那些迅速逼近的众傀儡一经见到那几个红色的光团,便立即显露出超乎寻常的忌惮,当真是克星一般的存在。

    “百密一疏,看来这一次我可以轻易击败这些木头疙瘩了。”

    说话之间,魔皇轻吐一口浊气,而那些悬浮在空中的光团立即收到指令,随即纷纷射向四面八方的木偶傀儡。刹那间,算不上大的空间之中竟被它们身上的火焰占去了大半,只留下一条仅有一尺来长的狭窄通道供其穿行。而这时候,被烈火染身的众木偶就好像疯了似的,为了熄灭身上的火势当真是想尽了办法。它们之中,有的在地上打滚,有在用烧焦的手掌拍打自己的着火的躯干。个别的几具傀儡,甚至还将体内暗藏的机括发出,喷出一道道墨绿色的液体。这些本来拥有腐蚀性的毒水此刻竟成了救命的宝贝,被喷洒在不断涌现过来的众多傀儡身上,借以消灭身上的火苗。毒水的腐蚀能力固然可怕,但与无情的火焰相比起来也要温顺太多了。不时,已经有部分傀儡从毁灭的边缘再次挣脱出来。由于毒水的侵蚀,如今那此业余工作精良的傀儡竟已变得残破不堪,个别的甚至将伤人的机括触发机关暴露在了可见的空间之中。魔皇见此机会立即上前伸手触发,忽然间一道耀眼的亮光自那傀儡的身上一跃起,眨眼之间便已将自己化为一只会行走的火把。

    “哈哈,天助我也。没想到惧火的傀儡身上,竟会被安放这种火器机关,如此看来要击败傀儡大军也并不是不可能,锋刀,你可要等着我!”

    此刻,两天魔皇处竽不同的两个空间之中的锋刀魔将已经进入到了空间的深处。不同于上面那层,这里的地方虽然更加空旷,但却连半个鬼影也没有,更没有类似于傀儡的人偶出现,实在明些奇怪。既然上面已经布下重重机关,这里怎么可能安然无恙。而就在锋刀魔将准备继续向前深入之际,一滴液体忽然落在了他的头顶之上,伸手一摸,放到鼻子跟前仔细嗅了一番,却发现那东西毫无气味。壮着肚子,他轻轻舔了一口,发现液体只是普通的水而已。不过诡异的地主也就在这里,好端端的地下空间之中,为何会在毫无水源的情况之下滴下清水呢?这里虽然暗无天日,却是异常干燥,同样也不可能是因为受潮所致。疑神疑鬼的锋刀床戏将摸黑继续秧向前,恍惚间他竟在自己简面的位置笮发现了一座小山。

    说它是山那是因为黑影的体型巨大,而且一动不动,就好像是一块不知被搁置了多久的巨石。可走近定睛一看,他才终于识得,自己身前的居然是一块巨大的木料。这些木料经过的放置已经基本将内部的水分散尽,成熟定型,真正意义地成为了“横梁”。如此想来,驱儡魔君制作木偶傀儡的原料应该就被存放在这里吧!

    “我的乖乖,这么大一块木村,那在没切割之前岂不是更为庞大。天底之下,哪里会长着如此令人惊叹的巨树,我还真想见识一下。”

    说完,锋刀魔将伸手在木头的表面上轻轻抚摸了一番。然而,就在手掌触及木材表面的一瞬之间,一股莫名的暖意竟是从前者的体内传入到他的手臂之中,令其不禁为之一惊,连忙朝后退出了数步,这才肯停下来继续思考:“这……里面的热源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玩意还有生命,会自行散发热量?”

    想到这里,锋刀魔将的身上不禁升起一片鸡皮疙瘩,一股强烈的不安感令他有了尽快离开这里的打算。然而,没走几步,他便隐约听到自己的身后竟是传来阵阵平稳的脚步声,而且个头极大,每次将脚掌落到地面上的时候,都会随之发出一道毛骨悚然的颤动,使他不得不全神戒备。

    “什么东西,速速现身!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实际上这只是锋刀魔将用以**的话而已,事实上以他如今的状态,别说是对付大型的敌人,就连单独行动都变得相当困难。这一路上,若不是有魔皇帮衬,恐怕他已经体力不支了。

    锋刀魔将的心脏在激烈地跳动着,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巨大的头颅竟是从他来时的黑暗之中缓缓探出,显露本来面目。看到这一幕的锋刀魔将险些惊叫出来,和那只巨大的头颅相比起来,他竟连十分之一也不及。然而,这还只是一枚脑袋的规模,若是再加上躯干四肢的话恐怕真就是一主坐山丘模样了。

    然而,当再次看向那个庞然大物之际,锋刀魔将才愕然发现,巨头竟是由一整块木头雕刻而成,回想起之前所见的情景,这不正是他所摸过的巨木吗?

    “原来那玩意并不是随便放在这里的,用木头制作守护兽,果然有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