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继续向下
    奢比尸坐在地上已经有将近一个时辰,他的眼中散发着奇异的光芒,显然他的心中对于萧啸天提出要求的答案已经有了全面的领悟。

    “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答案就是我自己,人,居然是人。没想到我奢比尸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看到对方这副模样,锋刀魔将不禁说道:“人的思想总会被自己所限制禁锢,本来显而易见的道理却也会为之迷惘,甚至丧失自我。如果不是我们的到来,还不知你要继续在这里待多久。现在好了,萧啸天要的东西你已经找到了,现在可以与我们一起离开这里了吧?”

    “不,还不行,萧啸天没来,我哪里也不会去。你们是要找驱儡魔君是吧,他就在这座山洞下方的某个地方,因为他可以将声音直接倒到我的耳中,而不动用任何魔力,说明他距离这里相当之近。凭你们的目力,只要稍努力找一下应该就有所收获吧!”

    说完,奢比尸已经微微事上眼睛,打坐吐纳。这些年来,他不吃不喝,全靠玄机洞之中的魔气为生,而现在便是他吃饭进餐的时间。

    “你不用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萧啸天不会来的。”

    奢比尸淡淡道:“怎么,在你看来,凭我的智慧穷尽一生时光也解开不了这个谜题吗?”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来了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不想来,而是来不得。因为现在的他已经魂坠幽冥,成了阎王手下的阴差。”

    奢比尸豁然睁眼,脸上的惊愕之色即便是在昏暗的空间之中也能隐约可见。

    “什么?你说他死了?”

    魔皇淡淡一笑,随即抬手摸了摸自己那高挺的鼻尖,随即道:“说起来,他的死与我还有些关系,若不是为了对付我而联合其他四大高手之力,使用禁忌之术将击败,也许你们还有再见的机会。”

    奢比尸苦笑道:“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当初以生命换来的杀招,居然也奈何不得你。魔皇,你的实力还真是有些吓人啊!”

    魔皇摇头道:“我的年纪也不小了,若不是我的子嗣运用奇术,仅靠我当初留在人间的一缕残念为引,令我再次转生复活,也就同有今日的这副对话了。”

    “冥冥之中处有安排,看来你我相遇绝非偶然。”

    魔皇点头道:“没错,这是上天的旨意。他让我来到这里,将你从这里解救出去。毕竟,像你这般的绝世高手,如果半自己的一辈子都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之上,也未免也太对不起天意赐予你的力量了吧!”

    奢比尸眼中忽然闪过一丝贪婪的光芒,进而冷笑道:“这么说来,人间有好玩的事情柯做?”“不瞒你说,现在外面人魔两界正在进行着生死角逐,胜利一方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而失败者将会一蹶不振,甚至沦为对方的奴隶。战场之上如果能得奢比尸你的支持,定会如虎添翼,实力与气势定会空前高涨。怎么样,愿不愿意为重振魔界献出自己的力量?

    奢比尸挥手道:“别和我讲那些大道理,我这人哪边也不帮,只是暴跳如雷里热闹便往哪里凑合。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外面好像十分有兴趣,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不等魔皇说话,三人的头顶上方忽然缓缓裂开一条狭长的裂缝,大量的碎石沙砾从顶上掉落,不时便将地面染成了灰白色。

    “哈哈,谜底已经解开,这个玄机洞的幌子也就可以彻底消失了。希望以后能在人间看到你,再见!”

    话音一落,奢比尸竟是身为黑风,呼地一下跃入百丈高空,一转眼的时间就不见了。而随着那道裂缝的出现,原本黑暗的玄机洞之中立时出现了罕见的阳光,并将周围的一切照得一清二楚。

    “什么嘛,我还以为这个玄机洞能有多大呢,原来才这么在一点弹丸之地啊!”

    说是弹丸之地都是抬举这个玄机洞。一眼望去,他们所在的地方不过是一个方圆不到一亩地的迷宫。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之前还被奢比尸刷得团团转的二人如今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再次看向那些布置紧凑、但面积着实有限交错通道,面前随即家有外星人研朗起来,颇有幡然醒悟之意。而随着范围的继续加大,二人在一处靠近中央位置的石根底下发现了一个不起眼、但却散发着沉郁古老气息的破旧小门,这或许就是通往真正玄机门的入口。到了跟前,魔皇伸手刚要去打开那扇小门,但所有的动作却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

    “堂堂奢比尸居然也只能被当作看门狗一样,放在这个谜宫之中,那里面的又是哪路不世高手呢?”

    木门甫一打开,一股灼人的热浪登时迎面袭来,哪怕是身为魔人的魔皇与锋刀魔将也有此忍受不了,脸上浮现出一股厌烦的神情。但即便这样,事已至此,二人已经别无退路,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前进。放眼向前方望去,其中的景象立时将他们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这是怎么东西,驱儡魔君躲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难道就是为了研究这些玩意?”

    只见在偌大的空地上,均匀摆放着一些木制人偶。从它们身上的灰尘来看,想来已经被放置了很长时间,未曾动用过。但从其间关键部分的做工以及完成度来看,制造者的技艺已经达到了这个世上的巅峰水准,再想找出一个可以与之相媲美的工匠实在太过艰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早先,魔皇便听说驱儡魔君对傀儡的研究已经臻至化境,现在看来传言确实不是假的。

    “根本傀儡的能力不同,制造工艺不同,制作一具的时间通常会从一个月至数年之间不等。这里至少阵列着上百具的傀儡,如此算他岂不是将自己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它们的身上。真是不敢相信,孤独一人来完成如此精细繁重的工作,难道他的意志是铁打的吗?”

    面对锋刀魔将的感叹,魔皇随即道:“正常人都具有独立的思维,而大家的行为追求之所以不同就是因为个人的心性差距所致。有的喜欢刺激波澜的生活,所以他们就去做了杀手。有的人喜欢恬静安谧的生活,所以他们找了一块农田开始耕种作物。驱儡魔君生性孤僻,极少与人交往。在他看来,这些毫无生命的傀儡也许就是他最好的精神寄托与伴侣吧!不过,能凭借一己之力制造出如此可观的‘傀儡大军’,想来他的目的并不是那么简单。”

    听完魔皇的分析,锋刀魔将不禁说道:“那照魔皇所说,他到底有什么阴谋?毕竟他暗地里与人间高手苟合,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想搞什么名堂,难道他的目标不只是扰乱魔界的大计,而是想要……”

    说着,他在魔皇的身上扫视了一下,后者立即心领神会,于是道:“此话说得还有些为止时过早,我虽不只知道他的心思,但这么多年来,能晋升至魔君级别的魔人,都是万里挑一的精英翘楚,而在这期间,老魔君在提拔的过程之中定会考量一个人的各个方面,包括对自己的忠诚,然后经过层层筛选,才能令其满意。所以在我看来,驱儡魔君叛变的可能性不大,他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

    面对魔皇的说法,锋刀魔将却是不能认同,但迫于对方的身份,他也只能选择沉默。前面的路还很长,为了节省时间,二者决定从这些人偶中间穿行,也好从近距离观察一番这些精制的傀儡。

    不知怎么了,随着深入,二人惊愕发现这个地方远比他们起初认为的面积大了不少,傀儡的总数也跃升至上千具。而且越靠里侧,制造人偶工艺的复杂程度也就越高,而外形也就是越和正常魔人相似。到了最后两排的时候,这些傀儡的脸上已经被粘黏上了一种类似皮肤的神奇材料,伸手扶上去如丝般顺滑,当真令二人叹为观止。

    “魔皇,依您所见,披在这些傀儡的身上,究竟是什么东西,难道是猪皮?”

    魔皇摇头道:“猪皮虽软,但极难保存长久,这些人偶放了这么久,却仍然光洁如新,绝不能是由猪皮所制。”

    魔皇凑上跟前,用力嗅了几下,眉头不禁为之一皱。锋刀魔将看出了对方脸上的异样,不由得又问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居然是人皮!”

    魔皇的语气虽惊,但锋刀魔将脸上的骇意却是更加夸张,下巴几乎都要掉了下来。

    “什么,是人皮,不是魔人皮?”

    魔皇点头道:“我可以确定这些是人皮。人类死后身上会散发出一股独有的臭味,而魔人的身上只会有淡淡的草料香气,二者相差极大,不可能混淆的。”

    “那这就奇怪了,好端端的魔界之中,为何会出现人类的东西,这说不通啊!”

    说着,锋刀魔将不经心地向后退了一步,只听脚下“咔嚓”一声,似乎是触发了什么机括似的,紧接着昏暗的地下密室之中立时变得灯火通明起来。

    “不好,这里有危险,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