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谜题 答案
    一开始,魔皇还想借驱儡魔君之手,帮自己的儿子锋刀魔将换装义肢,使其重新振作。可从奢比尸的话语之中他终于得知,对方竟是一名魔族叛徒,而且还和曾经赫赫有名的萧啸天有所关联,这令他不禁有些后怕。如果真让他们见到本人的话,说不定锋刀魔将已经被设计致死了。

    “既然你知道驱儡魔君的秘密为何还要继续待在这里。再说,你活在世上,他就不怕自己的事情被你泄漏出去吗?”

    听到魔皇的置疑,奢比尸不禁叹息道:“你有所不知,当年萧啸天私自进入魔界之中,当时的我敲也听过他的事情,一时举起,便心生与他较量一番的念头。可他以担心惊动魔界其它高手为由,并未与我武斗,而是选择一种较为和平,不伤及根本的文斗方法。”

    说着,他伸手指了一下面前的这个空间,继续道:“就是这里,他特意找来了当时正值风华的驱儡魔君,让他来作文斗的公证人,并让他来出题。于是,驱儡魔君便将我和萧啸天带到了这里,并告知给我们二人,谁能率先从这里走出去,谁就算获胜。而赢家可以像对方提出一个不危机生命,不违背良心的要求,这便是比试与赌约的大概。”

    这时候,一直被奢比尸束缚着的锋刀魔将已经微微有些窒息,脸色甚至已经发青,魔皇稍一皱眉,随即故作不经心状道:“那个……要不你先把那个小子放了,我答应你,我们绝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奢比尸看看眼下那个已经身处濒死状态之下的锋刀魔将,随即轻声道:“放了你又能如何,反正你们和我一样,都已经被困在了这个地方。就算放任你们不官,也不可能找到出路。”

    原来刚才他之所以会跟着二人的身边,一言不发,就是想通过二人的帮助找到离开玄机洞的方法。可没想到,这二人比起他来也没强到哪里去,只是白白地期待了一场。想到这里,他的右臂豁然松懈下来,好不容易透过气来的锋刀魔将赶紧挣脱出对方的怀抱,大步朝魔皇所在的方向奔了过去,魔皇连忙迎过他,双手搀着对方的两肘,语气关切道:“怎么样,没有大碍吧?”

    锋刀魔将用力喘了几口新鲜空气,这才声音微弱道:“还……还死不了,不过再晚一些就说不准了。”

    说完,他不忘回头,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然后才接着道:“好了,我缓过来了,咱们继续走吧!”

    锋刀魔将本以为这只是魔皇的计谋而已,只要从奢比尸的手中顺利逃出来,就能继续赶路。可谁承想,魔皇站在原地竟是一动未动,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锋刀,我们虽是魔人,但屯应该遵守诚信,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如果今天就这么走了,那我魔皇的颜面何在。”

    听到对方以“魔皇”自称,奢比尸的表情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波澜,理由是因为他早从对方的气质与言谈之中,读出了一种世间罕有的将王之气,而整个魔界能拥有此等威力的,便只有魔皇了。

    “呵呵,真是没有想到,今日我奢比尸居然有幸可以与当代魔皇见面,当真天大的运气。看来我奢比尸逃出这个鬼洞穴,指日可待了!”

    前半句奢比尸是说给魔皇听的,而后半句是讲给自己听的。此刻,魔皇淡淡地笑了笑,笑容之中却暗含着一种无法言表的讥诮,然后继续道:“你刚才的话才说了一半,虽然我知道最后比试的结果一定是你输了,可我更想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奢比尸点点头道:“好,既然你想听,那我就给你讲一下当时的情况。按照规则,我与萧啸天被蒙眼带到了玄机洞之中,两个靠近中心位置的地点,并且一同出发。谁若是能率先离开这里,谁便能取得胜利。起初,我以为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顶多里面藏着一些奇门遁甲之术而已,没什么问题。可收到出发信号解下蒙眼的黑布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所处的空间竟与来时的大不一样。”

    “不一样?什么意思,是方位不同,还是环境不同,”

    奢比尸摇头道:“都不对,我就仿佛来到了一个从未到过的陌生之地一样,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瞎撞,之前被送到这里的时候,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凭借敏锐的方向感以及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大致记下了其中的路径。但发现地方不对之后,寻些工作也就等于白做了。我在这里转了好几天,就是连一个像样的岔口都没有找到,被逼无奈,我只能选择投降。而整个比试的过程之中,无论是萧啸天还是驱儡魔君都未曾现身,后者只简单地说了一句“萧啸天胜,接下来便是胜利者的发言了,”

    “那他又让你做什么,难道只是简单地待在这里,什么也不做?”锋刀魔将忽然插嘴道。

    “小子,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好好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生命。”

    说完,一脸阴冷的奢比尸又一次看向魔皇又道:“他交待给我一件事,只要事情完成之后,我便可以从这里离开。否则就视为违反赌约。”

    听得上瘾的魔皇一见对方停了下来,不由得催促道:“快说快说,萧啸天到底提了要求。”

    奢比尸神色尴尬道:“说来你也许不信,但他让我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迷宫之中,寻找一个早晨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的东西,只要找到它,我便可以从这里离开。”

    锋刀魔将听到这里之后心中灵感大作,似有什么话要说,而这时魔皇却是看了他一眼,瞧瞧地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不要作声。

    “你这一找该不会就是上万年吧?”

    奢比尸神情淡然道:“怎么,我也当初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困难。其间我还尝试性地问过驱儡魔君,这里是否存在这种东西。他十分肯定地告诉我真的有,还教我静下心来,一定能找到之类的话语。不过我向来都不喜欢听人说道,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可是谁能料到,这个东西如此神秘,我在这里寻找了这么长时间,别说是萧啸天想要的东西,就连个鬼影也没见着。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萧啸天是否还在等待我的消息。”

    魔皇平静道:“不会的。”

    “为什么你如此肯定,难道你认识他?”

    “嗯……算是吧!你可曾想过如果真的找不出那个东西,你有可能会至死也解不开这个谜团。难道你不想通过暴力的方式从这里逃脱升天吗?”

    奢比尸面色阴沉道:“我和你讲过了,这个世上除了我自己之外没人能拦得住奢比尸。既然输了,那就理应承担随之而来的责任。别说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就算真的死在这里,我也毫无怨言。人生本就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赌局,只是许多人都不小心地错过了。而我就是那个例外,我会将这些生命之中的赌局一个个地捡起来,然后放大,这样才能让枯燥的一生充满各式各样的未知与挑战。不过有一点可以确信,那就是萧啸天与驱儡魔君是一伙的。”

    “哦?你连赌约都信,为何会置疑他们之间有不为人知的关系?”

    奢比尸略显得意道:“嘿嘿,我当然知道。因为他们也想拉我入伙,只是我没有答应罢了。”

    “什么?他们居然敢这么做,可是之前这二人还想将你困到死啊!”锋刀魔将不禁高声叫道。

    奢比尸道:“不要这么大的反应,其实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心里都有数,只是没有当着他们的面儿直接揭穿而已。尤其是那个驱儡魔君不止一次向我暗示过,可以偷偷地将谜底告诉我,这样便可以让我恢复自由之身。但既然他知道直相,那我奢比尸没有理由不知道。他要告诉我,我就偏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出最后的答案。”

    说着,奢比尸抬起那双污秽不堪的手掌,面露苦笑道:“这些年我几乎掀开了这里的第一块石头,甚至连下面的沙砾也翻开寻找,但都没有收获。近些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走起路都在些轻飘飘的。”

    说着,他从身后掏出了根细长的木杆,继续道:“多亏了他,我才能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安全通行,哎,人老人了就是不中用了。”

    “其实,你已经得到答案了。”锋刀魔将豁然开口道。

    起初,奢比尸以为自己听错了,嘴中不禁轻“啊”了一声,当发现对方的目光投向自己之际,他才知道原来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

    “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已经得到了答案?我连找都没找到,哪里会得到。”

    锋刀魔将的心直口快让魔皇稍感无奈,可既然事已至此,他也只得附和道:“没错,你已经得到了答案。其实你就是所谓的答案。原来,连孝子都知道答案的问题你居然一无所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