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魔煞奢比尸
    魔皇未动,锋刀魔将已经率先出手。然而,此时的他全然忘记了一件关键的事,那也是他们此行的原因之一。如今的他四肢皆废,虽能走动,但也绝对经受不住高强度的活动,更何况是在情急之下贸然出招。所以在伸出手臂的瞬间,先出血的不是那第三个人,而是自己的手臂。

    撕心裂肺的剧痛深入心扉,险些令他昏死过去。一见情况不妙的魔皇,连忙掠过敌人,飞身来到锋刀魔将的身边,伸手将其扶直起来。

    “你先在旁边休息一下,这里交给我吧!”

    虽然如此,但锋刀魔将仍然不肯罢休,挣扎着重新站起身来,脸色阴沉道:“这种小角色用不着你,我就足矣了。”

    “可是你身上的伤……”

    说着,魔皇关切的目光随即投在锋刀魔将的身上,然而只是稍微剧烈动弹了几下,那些好不容易愈合止血的伤口便再次相继崩开,渗出丝丝血红,让人看了不禁为之揪心。更何况,魔皇还是他的亲生父亲,其中滋味自然不言而喻。

    面对魔皇的担忧,锋刀魔将却是显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进而嬉笑道:“呵呵,难道你忘了我是谁了吗?就算没有的手脚,我照样也可以将敌人击杀于弹指之间。不信,你就瞧好吧!”

    说完,锋刀魔将长呼了一口气,接着伸手推开魔皇的臂膀,仅凭自己的力量向前迈出两步,然后开口对那神秘来者冷冷道:“大胆鼠辈,居然敢藏在我与魔皇之间装神弄鬼,速速表明来意,不然就别怪我锋刀魔将手下无情了。”

    此刻,魔皇掌心火焰还在持续燃烧,而在火光的映照之下,锋刀魔将的脸上反射出炙热的光芒,好像心在热锅之中翻腾一样,脸色分外难看。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神秘人非但没有说话,反而又朝身后的暗处退了几步,直到将自己的身形完全隐没,这才停了下来。

    “呵呵,不说话就以为能够平安无事了吗?我再给你十息时间,如果不说的话,你的死期就到了。”

    一时间,空气之中充斥着一股肃杀的气氛,潮湿的空气加上阴森的环境,使得这里的寒意不由得成倍激增,就连呼吸之中都好似结起了冰粒,让人吸了之后忍不住直打哆嗦。

    “嘿嘿!”

    锋刀魔将不知道那笑声究竟代表了什么,但他可以确实的是,对方显然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或许是因为他现在糟糕的身体状态,也可能是因为对方自信实力碾压自己,所以才会发出如此轻蔑的声音。这下,锋刀魔将彻底失控了。

    “你找死!”

    刀虽断,锋刃尤在。即便是身负重伤,无法自由行动的锋刀魔将,也千万不能小看了他。因为他自己就是一柄刀,刀在鞘中不能杀人,但出鞘的刀,就一定存在危险。更何况,他是一柄锋利的快刀。快刀出招的时候,大多情况之下是见不到出手动作的,而锋刀魔将便可以做到这一点。

    多年的不解修炼,使得他将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变成了一柄刀,或大或小,或长或短,但它们都有共同的一个优点,那就是锋利。快刀锋利,这对敌人来讲几乎是致命的,哪怕是叱咤江湖多年的老手也头疼这样子的对手。可是,那个神秘人非但不头疼,反而在发笑。他像在嘲笑一个小丑一样,几乎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腑从身体之中挤出来似的。锋刀魔将怒火攻心,一道血箭随即破空而出。但若要让一柄利而快的刀受伤,那他的对手自然也不会好过。因为那口血却在他的意料之内,而看似平淡无奇的血浆之中,蕴含的却是无坚不摧的恐怖破力。

    “去死吧!”

    当积压在心中多时的怨气得到缓解之际,人总是会达到快乐的极点。而锋刀魔将可以确定,这一口血箭喷出之后,这里于也没人敢笑话他了。可是不知怎么了,如今他的后脊之上竟是吹过阵阵凉风,令他不禁缩了下脖子。而就在这时,一道滚烫的液体自他的头顶之上缓缓流下,伸手一碰,已经将掌心染红。居然是血!

    蓦然回首,那个本来应该在自己前方的敌人,不知怎么了竟是晃身来到了自己旁边。也是在这个时候,他第一次看到了对方的模样。阴森,恐怖,毫无活气,铁青的脸上布满了紫色的血脉。他虽然活着,却已与死人无异。惊愕之间,那人已经不顾一切地冲向锋刀魔将,并用那具瘦削的身体狠狠地撞击在后者的身上。这要换作平时,锋刀魔将非但不会有恙,甚至还能给予对方一招漂亮的反攻,将共顺势摔倒在地。可现在的他别说是战斗,就连活动都已成问题。眼见那道黑影飞速撞来,他的身体竟是连躲闪的力气都没有,被撞了个结结实实。但即使如此,生性好强的他还是搂过对方的身体,令其与自己一同滚落在地,砰砰两声痛快淋闷响,一同跌在凹凸不平的山洞之中。刹那间,空间之中半点声音也没有,而一直站在旁边观战的魔皇此时方才高声道:“锋刀,你没事吧?”

    一边说着,魔皇一边朝二人所在的地方走去。也就在他刚要走到跟前之际,一道身影竟逢行站了起来,魔皇凝目而视,发现对方竟是锋刀魔将。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

    就在魔皇如释重负。上前查看之际,他忽然发现站起来的不只是一个人,面是两个人。只是因为二人叠在一起,所以乍一看上去以为是同一个人。此时的魔皇更是惊觉,在靠前的锋恨魔将的嘴上,还放着一只修长干枯的手掌,透过掌中火光,他也看清了对方的样貌。不过与刚才锋刀魔将淡然的表情不同,此刻他的脸色竟是变得分外难看,呼吸的节奏也明显加快了不少。

    “你是奢比尸?你怎么会在这里?”

    话音一落,不只是魔皇自己,就连被胁持的锋刀魔将也随之脸色大变,面孔之上出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惊骇之意。

    说起奢比尸来,那在魔界之中几乎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它嗜血如命,残杀无辜,所到之处更是绝无活口,曾经给魔界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在那之后的数年之中,魔界一直寻找他的下落,想要将其彻底消灭。可是忽然有一天,被个家伙居然神秘地消失了,有人说他一生为恶太多,遭了报应,身患恶疾死了,有人说他受世外高人指点,除去一身罪恶,遁入空门,一心向善,成了佛门中人。众人的说法不一,最终也没能达成共识。但唯一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奢比尸真的不在了。事隔万年,魔皇与锋刀魔将竟会在这种偏僻之地遇见此等凶煞邪祟,当真是倒霉至极。如果对方还像当年那般好勇擅斗的话,哪怕是魔皇出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将其拿下。

    不过,比起铲除邪恶,魔皇更为在意的是对方手中的锋刀魔将。和对方的性命相比起来,就算是十个奢比尸又能算得上是什么呢?

    “奢比尸,我们好久不见,当初见你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介魔士而已,时过境迁,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地方再次相遇吧!”

    随着魔皇的话,那个神秘人的神态不禁舒缓了许多,扼住锋刀魔将的手臂也减轻了不少力道。

    “你……你是谁,为何识得我?”

    魔皇道:“先别管我是谁,我倒想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大家都说你死了,说你改过从新了,但从现在的样子看来,事情似乎并不是那个样子,你当初究竟出了什么事,我倒很有兴趣听一听。”

    奢比尸抬起那双死气沉沉、眼白发黄的魔眸,声音异常沙哑道:“有什么好说的,胜者为王败者寇,输了就是输了,答应过的事情就必须要按照约定完成。”

    “约定?什么约定?难道你当时隐退不是被逼无奈,而是自愿的。”

    奢比尸冷笑道:“你以为呢?天底之下或许有我战胜不了我的对手,但想要让奢比尸屈服,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现在想想,我觉得一切都只是个巨大的骗局,他骗了我,让我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山洞之中待就是万年光阴,若不是你刚才提醒,我几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现在外面的魔界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统一人魔两界了?”

    魔皇黯然道:“差一点,被以萧啸天为首的人类阵营给化解了。”

    “什么,你刚才说的是谁?”

    魔皇眉梢一颤,心中不禁为之惊讶,接着道:“怎么,你也认识萧啸天?”

    “哈哈,命啊,都是命!原来一切都是他们事先串通好的。萧啸天,我就是死也不会忘记他的。当年就是他和驱儡老鬼,二人合力将我困在这里的。”

    魔皇面色大骇道:“你的意思是说当年的驱儡魔君与人类萧啸天已经认识了?”

    奢比尸无比愤怒道:“他们不但认识,而且熟得很。驱儡私通敌人,里应外合,从而削弱魔界实力。萧啸天该死,但那个驱儡更是可恶,就算扒皮抽筋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