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花发老者
    说时迟那时快,魔皇以其巧妙的手法,在那只木蛇的七寸处轻轻一扣,木蛇的身体便立即翻滚一下,然后颓然垂了下来,再无任何动静。翻开手掌,只见刚赐被扣中的关节之上已经完全断裂,木蛇更是因此一分为二,自然是性命不保。不过让二人更为震惊的是,在这种荒山野岭之中,又有谁会在这里投放一条精心制作的木蛇呢?

    “这恐怕是驱儡魔君的杰作!”

    秀丽的山谷,潺潺的涓流,无人能够想象这里居然是魔界当中的一处风光。而这时候,魔皇搀扶着锋刀魔将已经来到了谷口处。放眼望去,这里充斥着生机活力,鸟语花香,这此不正是那些牺牲的魔族战士梦寐以求的生活吗?

    “有人吗?”

    魔皇高声呼叫道,却没有自报身份。旁边的锋刀魔将等得也有些心急,不禁跟着一同唤起那人的名字:“驱儡魔君,我们知道你在这里,在下锋刀,前来有事相求。”

    “啊~嗯嗯~噫~啊~”

    就在魔皇与锋刀魔将等候驱儡魔君现身之际,一段悠闲的旋律忽然传入到二人的耳中,同一时间,一个身着极为朴素的花发老者自茅草屋的后面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与之刚才几乎一模一样的木蛇关节、

    “这……难道他就是……”

    不等锋刀魔将把话说完,只听魔皇忽然沉声道:“驱儡。”

    二人说话的时候,那个花发男子也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于是乎闲适自然的神情之上立即升起一股淡淡的不悦,但并未开口,继续低头做着手里的工作。

    他将手里的关节拿到空地之上的一截木桩之上,然后又从身后掏出了两断木蛇的残骸。一样的位置,一样的伤痕,魔皇几乎一眼便认出,对方手中所持就是自己刚刚击杀的那条木蛇,要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将其丢入了山涧之中,怎么一转眼的工夫就落到对方的手中了呢?

    看着对方那副专心致志的样子,魔皇并没有开口,而是继续看下去,他倒要瞧瞧对方还能搞出什么名堂。

    不一会儿,损坏的部分已经换了下来,木蛇再次恢复到以往完全的样子。只是如今的它仍然是一枚死物,眼睛之中更是漆黑一片什么光彩也没有。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竟张嘴吹出一口气息,这股气竟还是红色的。主这样,在魔皇与锋刀魔将的注视之中,那条本来已经死掉的木要蛇竟是混身一震,倏尔从木桩之上探起身来,先是充满迷茫眼神地四下观察了一番,修改稿还在为之前的遭遇身有余悸。而一经看到自己面前的老人,它便立即温和了许多,同时也乖巧地爬上了那人的手腕,一转身便来到了脖颈附近。

    “呵呵,现在知道怕了,谁让你每天都要外出去疯,这下遭报应了吧!记着,以后看到陌生人千万要躲开,不然下一次可就不是分尸那么简单的了。”

    老者的话明显是说给魔皇他们听的,自知心中有愧的他连忙抱拳行礼,赔罪道:“打扰前辈的清静,还望多多海涵。可我们也是事出有因,所以才会贸然闯入到木积山之中,识伤了您的……”

    魔皇在那条活蹦乱窜的小玩意身上看了一圈之后,这才继续道:“您的宠物,真是太失礼了。”

    老者不以为然道:“知道无礼就好。你那不叫误伤,应该叫谋杀。还有这不是我的宠物,谁会拿一堆破烂木头当宠物,它和众多潜伏在木积山之中的木灵蛇一样,都是我的工具而已。”

    “工具?什么工具?”魔皇不由得问道。

    “呵呵,我劝你不知道为好。”老者不怀好意地笑道。

    看到这一幕的锋刀魔将再也忍受不了,随即怒声喝斥道:“有话快说,我们没时间和你在这耗着。你可知道,在数万里地的人间之中,魔界精英正在与人料展开激烈交锋,多耽搁一会儿,都是一种极大的损失,还请你注意一点。”

    老者笑道:“喂,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事情。是你们来找我帮忙,不是我跑到你们那里登门叨扰。这就是拜托别人做事的态度?呵呵,你想知道这些木灵蛇是做什么用的是吧?那好,我就告诉你。这些被安放在木积山各个角落之中的小东西,就是我用来驱赶那些来历不明的闲人的工具。”

    “混帐,你可知道这位是谁,你居然敢说我们来路不明!”

    要不是重伤在身,此时的锋刀魔将或许已经奔了出去,抬手朝对方的面门砍去。可此时的花发老者却是面不改色,随即漫不经心道:“呵呵,看阁下这副古风凛凛、睥睨天下的样子,应该就是当今的魔皇陛下吧!”

    魔皇淡然一笑,回答道:“既然老人家已经猜出了我的身份,那我也不再隐瞒什么了,没错我就是魔皇。这次我来,是想找你帮我做一件事……”

    花发老者看了一看魔皇,然后又望向另一边的锋刀魔将,然后道:“没想到我的面子这么大,居然连魔皇圣驾都能请来,真是稀奇稀奇。不过我这人脾气怪异也是出了名的,哪怕你是魔皇,我也并非一定要讨好帮你。你有什么理由让我出手,或者说,帮你做成这件事情之后,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驱儡,你不要得雨进尺。”

    锋刀魔将用力攥起右拳,刹那间整条臂膀都被一道炫丽的沤所笼罩,可怕的杀气立即从中喷射而出,显然如今的他已经做好随时进入战斗的准备,而这时候魔皇却是忽然将他制止,并且劝说道:“锋刀,不要冲动。他说的没错,我们有求于人间,自然要多谦和一些。不然,人家凭什么要帮我们?”

    这话听到老人的耳中,似乎令他相当满意,随即又道:“嘿嘿,这才对嘛。我和你们非亲非故,本可以不搭理你们。不过看在魔皇的面子上,我决定给你们一个机会。说吧,你们要我做什么,我可以考虑一下。”

    锋刀魔将刚要张嘴,可旁边的魔皇已经抢先一步道:“我想请老魔君帮我将你名魔将的手脚改造易肢,使他重新回到曾经的样子。”

    “什么?你要我帮这小子更换义肢?不,我拒绝!”

    就连魔皇也没有想到,这位老者竟会回答地如此干脆利落,好似再也不想和他们说半句话似的。而这时候前者已经转过身去,随即低声道:“你们走吧,怠不远送,看来让你们白跑一趟了。”

    “为什么,为什么!”

    魔皇忽然间问了对方两句一模一样的话语,但其中含义却是截然不同。第一个“为什么”,魔皇是想知道为什么对方会回答地如此决绝。第二个“为什么”他想换清楚为何对方不能满足他的请求,而且还是来自魔皇的请求。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还有,好心地提醒你们一句,太阳下山之后木积山会变成另外一副样子,而活动其中的木灵蛇也会进入到全防戒备之中,你们二人虽然修为高强,但在那种环境之下会有怎样的衰减还未能可知,万一被他们咬中的话,除非是我亲自出手,否则绝无可能生还。所以说,你们还是尽早离开这里吧!你们身上的杀气太重,会吓到这里的生灵。”

    锋刀魔将抬头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魔皇,然后小心翼翼道:“魔皇陛下,我们还是走吧,!不要再在这种家伙的身上耽误时间了。大不了在床塌上度过残生,我锋刀认了。”

    “不,你可以放弃,但我绝不会。来都来了,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是绝不会离开这里的。”

    紫光一现,自魔皇的头顶上方豁然张开一片坚韧无比的巨网,竟让方圆百步之内的空间全部笼罩其中,就连那名老者也不例外。似乎感应到了来自魔皇心中的那副坚持,他竟干笑了一声,然后转身平静道:“怎么,你这是想霸王硬上弓不成,软的不行来硬的。不过提前告诉你,我可不是那种可以向恶势力低头的懦夫。头可断血可流,但自己的底线还是要保持住的。你要杀就杀吧,就算死你魔皇也休想让我改变主意。”

    魔皇眯着眼,一刻不瞬地看着对方那副誓死如归的神态,竟是不由得笑出声来,而后才无奈道:“看你容貌不扬,没想到却是一个比本皇还要倔强的人。为了救一个人而失去一名魔族精英,这种事情我宁可不做。”

    忽然间,魔皇周身的杀气已经退去大半,而锋刀魔将也终于放弃了最后的希望,神色略显苦涩道:“这就是命,谁也改变不了。”

    就在二人即将离去之际,那名老者忽然叫道:“等等!”

    魔皇欣然转身,而后神情无比激动道:“你答应我们的请求了?”

    老者摇头道:“不,无论到什么时候,我也不会改变主意。但我做不了,不代表别人也做不了。”

    锋刀魔将神情一滞,然后笑道:“你就别再这里假惺惺了,魔界之中,除了你懂得这门技艺之外还有谁能担此重任呢?”

    “当然有。”老者昂然道。

    “不知前辈所说的是哪一位?魔皇不由道。

    老者怪竹笑道:“你们刚才自己都说了,当然是驱儡,一个老魔君。”

    “什么,这么说来,你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