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魔父 魔子
    大战结束,魔军带着伤痕累累的败部,一同返回魔界复命。这一次,魔界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锋刀魔将四肢尽废,而墨规魔将更是惨死在自己的召唤物——墨王的手上,连全尸都没留下。浩浩荡荡的大军俨然成了送葬的队伍,从头到尾都充斥着一股令人窒息的阴沉气氛。

    当魔皇看到那个已经残破不堪的墨规魔将之时,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挥手轻声道:“好了,人死债两清,忤逆我意擅自召出魔灵的事情就算一笑勾销了。回去之后给他们家一笔抚恤金,也算是本皇对他表达的最后情谊。”

    上来的两名魔兵,一前一后,将那放有锋刀魔将的担架放到了魔皇跟前,头也不回地连忙撤了下去,生怕接下来的皇威怒火烧到自己的身上。

    果然,当见到锋刀魔将的时候,魔皇的眼神立即变得温柔起来,语气也随之缓和了许多,开口道:“怎么样,你的身体如何?”

    锋刀魔将一经听到魔皇的声音,便立即挣扎着从担架上爬了起来,不遗余力地朝外侧探出身子,即使只是这几个简单的动作已经令他满对虚汗,身脚上的创口更是因为刚刚的移动再次淌出血来。

    “魔皇陛下,锋刀有罪,辜负了您对臣的一片期望。臣该死,臣不敢有任何奢求。”

    说着,锋刀魔将已经做好了将死的准备,随即缓缓闭上双眼,准备迎接那随时可能到来的处责。然而,数息过去了,魔皇仍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边的笑容却是格外亲和,让人无法将其现在的模样与那高高在上的魔界之主联系到一起。这哪里还是什么魔皇,分明就是一位慈父。

    “锋刀,这里没有外人,我也就不避讳了。虽说你是我与外族女人生下的孩子,但追根到底,你还是我魔皇的骨肉,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你就算不认,我也早已将你视作自己的孩子。锋刀,你还怪我吗?”

    不敢相信,赫赫在名的锋刀魔将不仅拥有一身傲视群雄的绝强武艺,还有一个如此让人惊骇的亲身父亲,而他便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魔皇。

    人不风流枉少年,更何况是石破天惊的魔皇。曾经的他也经历过放纵不羁的年岁,已成家事的他,在外邂逅了一个只能称作是孽缘的女人。他们相知相爱,相守了整整三年,她为他生儿养子,可就在孩子即将懂事之际,魔皇竟在一个阴沉沉的傍晚离开了那名魔族女子,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一晃万年过去了,物是人非,当初的倜傥俊男已经成为了魔界的领袖,而那个曾经呓呓学语的孩子也变成了锋刀魔将,出现在群魔殿之上、

    锋刀魔将对魔皇是无比尊敬的。但对于那个不负责任始乱终弃、抛妻弃子的父亲,却是十分痛恨。就这样,他身处在丙种近乎极端的矛盾之中,常常无法入睡。他幻想过有朝一日能与魔皇相认,可梦中的对方总是一副冷漠的神态,就像当初丢弃他们娘们二人一样,转身离去。

    他害怕,惶恐,甚至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他已不在乎自己是否能成为魔皇之子,因为他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陪伴在魔皇左右。

    现在,锋刀魔将做到了,更是得到了意外的惊喜、原来,魔皇一直都想接纳自己这个私生子,只是迫于多方面的压力所以才久久不骨相认。现在,他感觉时机成熟了,进而向对方展开了怀抱。可这时候的锋刀却停留在原地之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着锋刀一脸阴森的表情,魔皇不由道:“怎么,你不想与本皇相认?”

    锋刀魔将微微摇了摇头,伸手抹去嘴边溢出的鲜血,接着道:“没有,我只是敲想起了我娘。”

    魔皇的眼神之中忽然闪过一丝悲伤,但在如此之多的众人面前,他又不能表现得太过软弱,只能借着话语改善一下自己的心情。

    “你娘是一个好女人,作为本皇的妾室,他从未成为过我前进路途上的拖累。作为你的亲生母亲,她也是极为称职,独自一人将你抚养长大,其中的辛酸与委屈我也知道。”

    “可是,你为何狠心抛下我和娘,独自一人离开,而且问都不问一句。”

    忽然间,殿上父子相认的亲情戏竟是遽地变得紧张肃然起来。锋刀魔将也放下了臣子的身份,以一个饱受折磨的儿子角色豁然开口问向面前的父亲魔皇,众人见此情形不禁纷纷屏佐吸,生怕自己会错过什么精彩的画面。

    “锋刀,有些事情我和你说了你也不会懂的。什么时候你到达了我这样的高度,便能理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含义了。”

    锋刀魔将的眼中含着刀光,声音比那刀刃还要凌厉一百倍,当即追问道:“你是说,你有难言之隐?”

    魔皇动也没动,保是淡然说道:“有没有,你的心理应该早有答案。锋刀,过去的事情就不要重提了。成大事者要把自己的目光放得长远一些,不然只拘泥在眼前的个人琐事之上,精力必然受到影响。”

    听完魔皇的劝言,锋刀魔将忽然苦笑道:“长远?呵呵,如今的我已经是废人一个,早在越城城郊那里,我锋刀魔将便已经和众多将士一起牺牲在了那里。而现在回到魔界之中的,只不过是一个虚有其表、但却毫无用处的瘫子。”

    “不,你还有希望,你并没有丧失作为魔将的能力。”

    魔皇的反应极为剧烈,刹那间自体内狂窜而出的恐怖气息竟是将那一头黑色的长发吃得呼呼腾起,好似一只发狂的雄狮。

    “来人,快去准备一下,我要去木积山走一趟。”

    一听到“木积山”三个字,在场众人的神色明显变得不太自然起来,个别的甚至叹息不止,好似已经可以预见到什么令人惋惜的事情。

    木积山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这里拥有着整个魔界之中,植被数量最为密集的广阔平原,还有这里最令人喜欢的黑雪兔。这种兔子虽然生在魔界之中,却是人畜无害,沸身上下一缕杂毛都没有,全都是清一色的黑毫。因为实力弱小,黑雪兔在魔界之中几乎是寸步难行,险些从世上彻底消失。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神秘的魔人建造起了这样一片安静祥和的世外桃源,还将几近灭绝的黑雪兔放生到了山中,使其自由繁衍,几百年的时间对于整个历史长河甚至连眨眼一瞬都算不上,但却足以挽回一个种族的命运。从那时起,黑雪兔成为了木积山已经希望的象征,凡是见到它的人都会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与恩赐。

    然而,魔皇带着重伤的锋刀魔将走了好几个时辰,却是连半根兔毛也没见着,这不禁让他那颗坚定的信心出现了一丝罕见的动摇。

    “魔……魔皇陛下,您把我放下来吧!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再继续上路。”

    原来,木积山周围地热奇特,山中生有无数交错盘根的魔栖木,使得原本就已经十分狭窄的山路变得更险更挤,想要用担架将受伤的锋刀魔将带到目的地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这时,魔皇也显现出其独有的人格魅力,竟然甘作牛马,用自己的双脚将锋刀魔将一步一步地背了进来。虽然大家之前极力反对这件事,但魔皇的威严不受挑战,只能任之由之。

    就这样,只有两个人的小队伍单刀直入,进到了木积山的深处,而他们将要拜见的,是一名见未现身的魔界老前辈。

    他曾经也是一位魔君,魔人们都称他为驱儡。然而,驱儡魔君隐世的时间实在太早,否则上一次的人魔大战,或许结果就不是当初那个样子了。对此,魔皇一直耿耿于怀,他怎么也想不通天底之下学有什么比攻占人间更为重要的事情、而这个木积山又隐藏了什么魔力,竟能让这位老魔君近万年都委身其中,闭不见人。

    “魔皇陛下,我们还有多久才能达到那位魔君的住处。这里已经是木积山的中心地带,周围地势复杂却又相似,稍不留神便会迷失其中。而木积山之中有怪力作祟,导致一切飞行技能尽数失效。如果真到了那种地步,可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呵呵,你放心,本皇自有打算。而且,我们的目的地已经近在咫尺,只要再走半个时辰就能见到驱儡前辈了。”

    说着,魔皇伸手要将锋刀魔将从地上拉起来,继续向前赶路。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后者身旁的一棵魔栖木之上竟是出现了一道妖异的黑影,树荫之中,一双猩红的眼睛穿过浓密的树叶,赫然将目光盯到了二人的身上。

    看到魔皇的惊异表情,锋刀魔将不禁心中一惊,刚要转身去看。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前者忽然喝斥道:“趴下!”

    说话间,魔皇那只宛如流星般的手臂已经凭空一拨,将那道黑影从树上震了下来。不等那家伙调整好姿态,另一只快似闪电的手掌已经接踵来到,当即扼住了对方的气门。

    那是一条蛇,一条由若干木制关节拼接而出的木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