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杀墨
    眼见自己的身体竟被墨王分身轻易洞穿,那名人类战士刚要开口呼喊,却愕然发现一股诡异的因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占据了他的身体,由内及外,并将他化作一个歇斯底里的“黑人”。而这时候他逐渐觉得意识越发模糊,眼皮也随之变得沉重无比,最后缓缓合上。他想说话,却已不知该用什么部分表达,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的嘴巴居然不见了。

    不只是嘴,他的眼睛,他的鼻子,还有他的耳朵也都神奇地消失了,留下来的只有几个狭长的细缝。就这样,那名人类战士的所有意识至此为止,当墨王分身将手臂拔出来的时候,几乎与他一模一样的又一具分身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于是乎,这种没完没了传染继续进行着,而越来越多的人也正在朝墨王分身的方向变化,规模之庞大,实在有些触目惊心。城门之上,包括周发白的几位老前辈已经大惊失色,他们不怕死,但却担心自己会像那些人一样变成别人的傀儡,成为行尸走肉。那样的话,他们宁愿现在就了结自己的生命。

    周发白的指尖已经发白,因为他的手已经极力地攥起,甚至已经将自己的掌心破出了一道血痕。他的血仍然是黑色女的,断周天的效果仍然存在。只可惜,现在的他已经大限临近,据他自己估算恐怕只剩下三招左右的力气,之后他便会像周颜先一样身死道亡,不复存在。

    然而,这种关键时刻,极需像他这样富有经验的高人出手援助。更多的战士正在遭受墨雨的侵袭,照这种速度进行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这里将变成墨的海洋。

    周发白走的很是平静,甚至没有惊动周围的任何人。当大家再次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在数十丈之外的战场之上,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个佝偻的身影。

    他不知从哪里找来屯一套老旧的蓑笠,用它们来阻拦那些要命的墨雨。此时,天空之上的墨雨降世还未完全落定,而墨王之前膨胀到极致的身体也变作了一把枯骨,猝然跌下天空,刚一碰到地面便立即化为滚滚尘埃。然而,他的躯壳虽然不在了,但其中的精元却是毫无保留地涌入到那些悲催的战士与魔人体内,使他们成为自己的延续与接班人。而那些墨王分身在不断感染周围人的同时,还有很大的一部分在朝战场的中心汇聚而去。那里是墨王殒落的位置,那些分身就好像居有灵性一样,前仆后继地冲向那里,并以各种各样的姿态,或躺,或伏地堆到那里,不时便已形成相当的规模,乍一看上去就好像是一群刚刚被烈火焚烧过的死尸。可让人头皮发麻的是,这些分身居然还能动,他们的双手极力地朝侬中伸展,好像是在祈祷什么神秘的力量降临一般。就这样,分身的数量越堆越多,最后俨然成为了一座小型的“黑山”,突兀地出现在战场之中。而与同时,刚刚还夺命狂奔的墨规魔将居然停了下来,看着远处那道巨大的黑影,脸上立即升起一股骇人的狂笑:“哈哈,我的墨王就是非同凡响,不枉我这么多年的辛苦努力。从今往后,我墨规魔将将支成为恐怖的化身,任何胆敢与我魔界相抗衡的势力,最终都会沦为墨王的美味!”

    话音一落,只见那座由分身组成的黑山登时发出一声耀眼的火光,无数的尸体残骸像炮弹一样,朝四面八方轰然袭落。这下,就连越城也难逃厄运,厚实的城墙之上竟是被生生地撞出了几个大洞,个别的战士甚至被那其中的飞火击中,不幸当场殒命。

    当那波震撼人心的爆炸渐渐消落之际,一个巨大的婴儿赫然从那爆炸中心处缓缓站,虽然样子稍有不同,但通过身体的特征众人还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正是刚刚制造灾难墨雨的元凶,墨王。

    墨规魔将一边大笑着一边奔向新生的墨王的跟前,飞身一跃,便上到了对方的肩膀之上,紧接着大声呼喊道:“墨王,怎么样,这种责重生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很刺激?只要你听话,我可以将你改造更为巨大,更为可怕,到时,别说是这些凡人,哪怕仙宗下凡也不怕。如果魔皇能看到如今你我威风凛凛的样子,定会感到欣慰的。”

    说着,墨规魔将继续看向墨王那张空洞的脸庞,忽然他自己的脸上惊现一抹不同寻常的神色,一种淡淡的敬畏感油然而生。可不等他做出反应,墨王那大如车盖的手掌已然将他死死握住,无论前者如何挣扎,都无法撼动那五指黑色的手指。

    墨规魔将先是一愣,然后立即显出一副淡定的样子,继续说道:“墨王,我知道你刚刚复生,情绪不太稳定。不过你放心,等解决掉了这群人类,我再……”

    接下来的话还没来得用说出口,墨王面部下方的那条豁口猛然往墨规魔将的身上一罩,待他再次直起身体,亮出手掌之际,墨规魔将竟已变成了半截尸体,胸部以上的部分全都落入到了墨王的体内,成为他的裹腹之物。

    墨王居然杀了墨规魔将,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天大的意外。不只是人类方面,就连那些被磨练得情感几乎尽失的魔族士兵不禁为之大惊失色,个个都显出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在这里,唯一可以控制命令墨王的人已经死了,如此说来他岂不是真的所向披靡,天下无敌?这一刻,无论是人类还是魔人都成了输家,因为他们都拿这个巨大的“娃娃”束手无策。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道巨大的身影忽然亮相在墨王的身旁,众人递目望去,正是之前悄然出城的周发白。然而,此时的周发白已经不白,脸色更是变成了一种极度病态的铁青状,让人见了不禁为之揪心。然而,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死到临头的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实在让人琢磨不透。

    “他去那里做什么,还有周康的人呢?”

    大家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了地面上的墨雨之灾,全然忘记了天空之中还有一个魔鹰人周康未曾现身,当真诡异至极。然而,就在周发白化身巨物之际,一声鹰啸忽然自上而下掠入战场之中。

    “来了!”

    墨王感知到了对方的到来,刚刚抬起那张无比丑陋的面庞。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形同天雷的黑光忽然霹雳而落,当即斩中他的面门,并一直划向下方的躯干。虽然只有一击,但那道可怕的力量已经几乎将墨王的庞大身躯一分为二,左右两爿几乎垂到地上,其中的黑色汁液更是倾洒了一地。众人见此情况,虽然还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仍然发出了雷鸣般的雀跃欢呼声。趁此机会,周发白攒足全力,流云一般的掌影随即组成一幅抽象的画面,就仿佛人间仙境一样,让人见了不禁心为神往。

    “周室秘术,掌分乾坤。”

    杀招一出,墨王立时感觉到危险的临近,想要全力以对。然而,如今他的状态实在不佳,刚才又被黑光击中,身遭重创,因此一时之间无法唤出十成功力。就这样,那道声势俱厉的掌劲轰然击穿墨王那具山一样的身体,并从后方透射出去,直拔云霄。

    “嗡~”

    恍惚间,周发白的耳边传来一道剧烈的耳鸣,他知道自己归的时候到了,于是长叹了口气,将积压在体内的无数负担全部排出体外。就这样,他的身体迅速回缩,不时已经恢复到正常大小。不过,此时他的脸色却是更加难看,脸上皱纹更是多到吓人,好像随时都会剥落似的。

    “吼~”

    濒死的墨王忽然哀嚎一声,原本就已经从中间分离的身体,竟又从胸口所在的位置飞速崩溃,黑色的血水逃难似的离开他的身体,并化为丝丝黑气,消散在虚空之中。而他手中的那半截墨规魔将也随之掉落在地。如今的他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或许只有下到阴曹地府,才能问个清楚吧!不过被自己的“庞物”杀害,这一定不是他所要的结局。所以直到气绝之时,他的双拳还是处在紧屋的状态之中,以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懑。只可惜,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墨规与墨王的相继死去,预示着这一场人魔战争暂时以人类一方的胜利而告一段落。回首之前的战况,众人似乎还不能从那场灾难之中完全缓过神来,而躺在地上的锋刀魔将则是被几个魔兵匆忙地抬离了战场,狼狈遁去,不知以后的日子当中,他又该怎样度过余生呢?

    “没想到周家人还挺能干,尤其是那个叫周康的年轻人,居然觉醒了沉睡在血脉之中的魔鹰人之力,更是令自己变作了先人的样子,大获全胜。我说白头翁,你带我来这里,不会只是为了看这场无聊的闹剧吧?”

    极高之处的山巅之上,两个身着白衣的男子迎风站立,虽然未曾动过一步,但身上的凌厉气势却让任何九魔鬼怪也不敢贸然接近。而他们更是神秘世界的两位异族人,白显,白叹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