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墨雨
    身为优势方的墨规魔将居然带着先跑了,这实在令人难以想象。而他如此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连他也无法抵挡接下来墨王的神秘杀招。

    眼见那个涨大得无比夸张的身体,竟然轻松地飞入空中,如气球一样停在头顶上方,周康冷眼看向墨规魔将狼狈的身影,随即平静道:“为了对付我居然可以这般不遗余力,看来我周康还是有些独到之处的。”

    说话间,周康抬起那两只鸟翼,脸色陡然间变得无比凝重。刹那间,他的身体竟也出现了惊人的变化,原本处于是“妖魔”形态的他,竟是进一步朝“魔鬼”的方向发展,于是乎他的颧骨开始急剧增高,而两条修长的大腿也随之缩短,变细,其中的大部分肌肉全都向胸部位集中而去。同一时间,那双鸟翼也立即延长了整整两倍,其上黑色的羽毛更是发疯似的飞速增长,不时便已化作一双丰硕的翅膀,为其提供了一种得天独厚的飞天能力。

    至此,周康的身体已经进化完全,如今的他已不再是人类,亦不是魔人,而是一个从未出现的鸟形异人。见此情景,魔族大军之中,忽然有几个经验老道的魔兵惊呼道:“那……那不是魔鹰人吗?魔鹰人是天魔人的后代,他居然是天魔人的子嗣。”

    实在超忽所有人的理解,身为人类的周康间在片刻之间成为了所谓的天魔人后裔,实在叫人无法理解。而这时候越城的城墙之上,几位周家的老前辈却是面色阴沉,但却丝毫不慌,好像早已猜到事情的走向。

    “终于觉醒了吗?我们周家在人间隐忍了这么久,总算出现一位可以与先人较量的优秀传人了。”

    这时候,将周雄尸体送回来的周发白也在城门之上极目远眺,目睹了刚刚发生的一切。不过,此刻他的脸上竟浮现起些许怜悯的神色,似乎对周康的遭遇相当同情。

    “可怜的孩子,没想到几千年过去了,你居然会成为那个改写周爱历史的关键人物。看来,周家崛起,指日可待了。”

    说完,他朝一边已经魂归幽冥的周雄看了一眼,目光温和道:“你可以安息了。”

    魔鹰人,一个与天魔人极为相近的原始魔人种族,于三万年前忽然在魔界之中神秘消失,全族人都不知了去向。事隔万年,久未露面的鹰魔人竟是重现江湖,必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哦?居然是魔鹰人,没想到这个小鬼的身后还有如此一段不为人知的背景。不过就算如此,胆敢与我魔界叫嚣,就算是天魔人也休想保住你的性命。墨王,让人类见识一个你的恐怖吧!墨雨降世!”

    忽然间,墨规魔将转身面对空中的墨王,双手随即横在左侧胸前,大拇指与其余四指分开,并与另一只手的相应手指对接在一起,形成一个正立的三角形。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色光芒忽然自他的心脏之中狂射而出,击穿了胸前的皮肉不说,甚至还窜升到天空之中,没入墨王的身体。所有的变化几乎都是在一瞬之间变成的,只见墨王肿胀的身体之上立即隆起无数的青筋虬印,随着墨规魔将的心跳,发出富有节奏的跳动。这时候,那只原本五官消失的面孔,竟是再次突现出本来的眼,口,鼻,耳,还有两道浓密的眉毛。当那皮肤之下的所有经脉达到极限之际,墨王终于不堪重负,于眉心的位置处,豁然绽裂开一道猩红的光束,随即无数的“墨点”从中肆虐喷出,随即将越城的西郊上空染成了黑色。

    化身为魔鹰人的周康自然不怕被墨雨淋到,当即跃入到高空之中,居高临下,看着迅速萎靡的巨型墨王。而地面之上,无论是魔人还是人类,都已被那诡异幽秘的黑雨吓得魂飞魄散,纷纷寻找避雨的地方。于是,这里便出现了神奇的一幕,刚刚还打得不可开交的双方竟能相安无事地待在同一棵大树之上,一起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这一刻没有人间也没有魔界,有的只是生命。

    他们不过只是平凡的生命而已,只不过是被无情的战争拉到了这里,所以才会兵刃相向。

    “小心,别被那些黑雨淋到。”

    一名魔兵好心地将旁边的人类战士拉到自己的跟前,在他们的旁边是一块巨大的岩石。岩石的根部经过无数岁月的冲刷洗礼,已经腐朽破坏,随之显现出来的缺口便成了他们二人暂时的避风巷。

    人类战士先是以一种极为惊讶的神情看了对方一眼,片刻之后才回以尴尬的笑容,接着顺从地来到魔兵的跟前,抱拳说道:“多谢仁兄提醒,不然小弟恐怖就要性命不保了。”

    魔兵摇了摇头,用那张称不上顺眼的面庞,强行挤出了一丝微笑,进而道:“墨规魔将的墨王威力实在太大,就连魔皇都明令禁止使用此招。只是这回你们把他逼到了份儿,所有才会不得以而为之。墨王体内的墨雨沾到身上,将会发生异常恐怖的事情。”

    说着,魔兵伸手指向前方的空地之上,只见一个人类不知是何缘由,趴倒在空地之上,黑色的雨水已经将他的身体完全涂成了黑色,乍一看去甚至分辨不出哪端是头哪端是脚。

    就在魔兵反抬起手指之际,只见那个人类的后背之上忽然拱起一个人头大小的突起。紧接着,这个突起越变越大,越变越长,不时竟有成人般大小,而原本的人类竟已完全萎靡干枯,成了一堆黑漆漆的骸骨,再无活气。呼吸间,只见那个巨大的包块砰然炸裂,一个混身黢黑,五官不全的畸形生物赫然从中仆倒出来,然后便在黑水之中翻滚起来,仿佛是在享受这一场难得的墨雨。

    “那……那是什么东西,为何看起来如何可怕?”

    面对人类战士的疑问,魔兵叹然道:“其实,他还是原先的那个他,只是样子发生了变化。受到墨雨侵蚀之后的生命,无论是人是魔,都会成为墨王的分身。而这些墨王的分身又会继续成为,最终成为真正的墨王。而整个过程之中,就连施术者墨规魔将都无法干预,因为那已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就在二人对话之间,那名刚刚“诞生”的墨王分身竟是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虽然没有五官,但却可以感觉得到他们的存在。就这样,他踏着沉重且踉跄的步伐,一点一点朝二人走来。魔兵见此情形忽然惊声道:“糟糕,被他发现了。别看这家伙长得不如墨王本尊吓人,但实力却不能小觑。趁他还没有完全成形,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否则,只凭你我二人之力,根本无法战胜如此强大的他。”

    说话间,人类战士回头看向那位曾经与自己并肩战斗的同伴,一股强大的悲痛感立时袭上心头。面对同胞的不幸遭遇,他居然什么也做不了,实在让人恼闷。

    “不,就算救不了他,我也不能放任他不管。我要去阻止他。”

    在人类战士的再三坚持之下,魔兵不得不向其妥当道:“好!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就算阻止他,我们也得前去寻找实力更为强大的战士,否则不但救不了他,就连我们也要搭进去。”

    人类战士毅然道:“好,你去吧!我在这里先应付一下。况且,现在的雨势似乎小了不少,如果时机把握好的话,说不定在不触及那些墨点的情况下就可以先行缠住那个墨王分身。”

    就这样,二人一拍即合,魔兵将自己的铠甲架起来,用以阻挡头上落下来的墨雨。而人类战士则将自己的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尽量不让皮肤与那些可怕的液体直接接触。

    三步变作两步,人类战士已经来到墨王分身的跟前。虽然看不清他的样子,但从其口中隐约发出的哀呼声可以猜测出,对方身处如今的状态定然异常难受。

    “洪铮,我是王超啊!你还记得我吗?”

    看不到也听不到的那道黑影缓缓抬起头来,他像一只迷路的小狗一样,好似是在嗅着周围的气味。但事实上,他的脸上根本就没有鼻子这种器官,所以更是无法得知周围的气味。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刚刚还行动迟缓的墨王分身竟是倏尔动了起来,速度之快,实在让人大出所料。人类战士甚至来不及表明自己的立场,便已率先拿起手中的佩刀,直刺对方的的胸口。刀光一闪,锋利的刀刃直接剖开了那人的胸膛,刀身一直没到刀柄前端,完全从后者的身后窜了出来。人类战士没有想到一切竟会进展得如此顺利,刚要回头去叫那名魔兵。可是就在心中戒备刚刚松懈之时,他的身上忽然发出一道裂帛的尖叫,低头一看,一只漆黑的手臂已然插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并将其中的脏器撕成了碎片。

    墨王分身脸上的窟窿,竟是眯成一条细线,仿佛是一抹冷酷残忍的嬉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