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墨威
    碧空素云,紫气漫漫,九霄云上,矗立在众界之上的至高之处——天界,一片祥和安宁,与人间战火连连的惨烈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灵鹤西行,却尽失往日真性,颇有落荒而逃之相。

    仙宗凭栏独处,苍老的眼眸之中却闪耀着年轻的光芒。他极目而视,仿佛在天之涯的地方有着自己向往的净地。

    未回头,仙宗已然开口道:“怎么样,找到他了吗?”

    来者身着一身金色龙鳞铠,腰中别着一柄降魔真剑,单是这身行头便足以表明他至高无上的身份。然而即便是这样的人,来到仙宗面前也不得不毕恭毕敬,因为对方值得他这么去做。

    “回禀仙宗,虽然已经察到了一些眉目,不过这事好像又和那个小子有关……”

    说完,那人又将头低下,可即使这样仍然掩盖不了他身上那股由内及外的凌厉气势,乍一看去他的头顶上方仿佛有一枚光环一样,神圣莫名。

    “孙长空么?看来真经图对他的影响比我想象之中还要更大一些。如果他出手阻止你的话,可以采取必要手段。”

    不敢相信,曾经将孙长空看作自己忘年之交的仙宗,此刻竟会说出如此薄情无义之话。必要手段的意思就是可以下毒手,出杀招。而面对这等绝顶高手的攻势,哪怕是孙长空也要九死一生。

    “可是我有一事不明。”金甲男子忽然道。

    “金陵,你在天界多久了?”仙宗忽然平静道。

    那个叫金陵的男子稍一停顿,似是在算着什么,然后才接着道:“应该有三万年了吧!”

    “三万年,呵呵,那时候第三任仙宗还在位呢!可是,你想问的问题远要比这还要久远,那时的我与你一样也是初出茅庐的小鬼,一转眼的时间却已经变得这般衰老,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金陵抬头看了一眼仙宗,以为对方还有话要继续说下去。可谁承想,对方非但不说话,竟是轻身一跃,飞出了数丈之外,一转眼便没了踪影,只剩下他一人留在点仙台上,略显尴尬。

    “仙宗心里到底在打算什么,为何会让我亲自下凡打听一个普通人的消息,而且还是在不惊动任何一方势力,任何一个高手的情况之下秘密进行,这里面一定有他的道理。看来,人间的战火已经悄然蔓延到天界之中了。”

    说到这里,金陵心中随即荡漾起一股久违的雄心壮志,这是他千年沉寂以来首次出现这样异样的感觉。徐风吹过,那颗狂放不羁的内心竟得到了片刻的安宁,而剑鞘之中的神剑也似乎受到影响,发出动听的龙吟……

    墨王还在,所以墨规魔将便拥有了几乎不死的生命。而也是因为墨规魔将不死,墨王才能拥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掌握着整场决斗的大局。如此一来,二者之间的战斗似乎落入到了一个死循环之中,当然这是对周康而言。除非同时将墨规墨王一同击败,否则败的就会是他。

    然而,身上的“异手”还没有解决,墨王的新一轮攻势已然不期而至。不过,这一回他并没有继续自残,也未吃掉剩下的那只手臂。他拥有两条与之巨大身形极为不配的小短腿。但这时候,他居然盘膝坐了下来,用那只凭有的手掌横于胸前,好似是在念经涌佛一般,样子十分虔诚。

    “这家伙又在搞什么鬼,不行,我得抓紧时间了。”

    想到这里,周康来不及应付身上的墨王之手,直接朝前方飞奔而去。同一时间,只见他那两片鸟翅迎着日头,忽而闪烁起夺人的五彩斑斓的光芒。倏然间,那些彩光于半空之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并且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双半月形的兵器,赫然出现在周康的掌中,这是他拥有这副身躯之后才刚刚领悟的绝技,他将其命名为五彩凤镗。

    凤翅镗这种兵器艰涩难练,而且极易伤到自己。然一旦融会贯通,熟练掌握,将会成为一种极端可怕的兵刃,单是一个“推”字诀就足以令无数英雄好汉为之丧命,而“削”“挂”等诀更是让人防不胜防,已然成为了江湖一大凶煞之物。幼时,周康曾经有机会习过一阵镗法,但经过了一番刻苦修行之后,他越发觉得兵器始终不如自己的拳脚用着舒服,于是便半途而废,不再深入修习。

    然而,眼前的情况实在非同一般,身法速度拥有绝对优势的他,竟是无法击碎墨规将的“墨王庇护”,这令他几乎看不到一丝希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经意的灵光忽然逢脑海之中一闪而过,而它便是现在他手中上的五彩凤镗。

    五彩凤镗一经出现,就连向来沉着淡定的墨规魔将也不禁略显吃惊。在魔界之中他从未见识过此等怪异的兵器,而作为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的他们,如今的每一次变招都关乎着最后的胜利究竟花落谁家。

    不过,稍微想想之后他便觉得释然了。

    “哼哼,一对破铜烂铁能掀起什么风浪,就算你能将我碎尸万段,但墨王……”

    思绪未完,周康执镗已来到跟前,二人一经照前,前者二话不说,当即便推镗而来,攻势之猛,出招之险,显然已经倾尽其能,不遗余力。而那双五彩凤镗更好似拥有灵性一般,甫一受到摧动,周身便立即洋溢起五颜六色的光彩。而令墨规魔将更为震惊的是,看似只有二尺多长的凤镗竟在一瞬之间伸长了足足一倍,而一切的原因全都来自于那两道彩光。没错,彩光居然化身成了真实存在的事物,加持在左右两只凤镗之上。镗本是短兵,但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短兵加长,势必会使其威力倍增。就这样,原本应该攻至一尺三寸的兵刃,实际上已经来到了九寸的位置。虽然乍一听起来好像相隔不多,但对于正处在生死对决之中的墨规魔将来讲,却足称得上是致命的。

    好在,他还有墨王。

    “墨王助我!”

    话音一出,但见那个打坐之中的墨王忽然高叫一声,同一时间一道漆色幕屏豁然出现在墨规魔将与周康之间,险之又险地挡下了那一记惊魂推镗。好不容易“活”过来的前者立即双手结印,两尊雕刻着喜怒面容的石像立时从土中“长”了出来,一前一后将周康包夹在中间位置。

    “哼,区区把戏也敢逞威?看招!凤求凰飞!”

    说话间,周康腰间突然发力,两只凤镗也在他的挥动之下旋转起来,俨然变成了一只高速转运的陀螺。而在这等速度与力量的双重作用之下,浸润着大片彩光的五彩凤镗赫然斫在那两座看似平常的石雕之上,灿烂短促的火光相继自二者身上一同迸发而出,加上其原本近乎起舞的动作,竟是形成了一幅难得的动人画面,让城上的众将士不禁看得如痴如醉。

    然而,火光之后,两座石像居然毫发无伤,就连道白印也没有留下,实在诡异至极。而这时候,受墨王保护免于一人墨规魔将忽然大笑数声,而后雄姿英发道:“不用白费力气了,如果你知道这两座石像的本来面目,你就不会继续犯傻下去了。”

    周康上下打量了一眼那两座石像,还是没能看出什么玄机,于是叫道:“他们到底什么来历,我怎么看不出?”

    “呵呵,也对!像你们这些整天生活在无忧无虑之中的富家子弟,怎么可能理解我们这种常年饥寒交迫、唯恐性命不保的下人心情。你面前所放,便是神荼郁垒的替身,面带喜色的那个叫姬庆,怒相的叫土鬼。对于我们魔族而言,他们就是我们魔人的守护神,保护我等长命百岁,平安健康。现在你知道,这两尊石像的意义了吧!它们是我从魔界苦婆庙里特意带出来的,目的就是在关键时候保我一命。不过现在好了,墨王神功已成,今天你们人类输定了。”

    说罢,墨规魔将抬头望向那张阴森恐怖的“鬼”脸,大声呼喊道:“墨王,让人类见识一下你的真正威力吧!”

    “嗷!”

    忽然间,墨王的口中传出一声惊咤,那种震撼人心的强烈动感,不是寻常力量可以制造出来的。那种细微的波动不仅可以传入人的耳朵,甚至还可以透过肉身躯壳,渗入到心扉灵魂之中,使得全身心都为此受到震撼。陡然间,墨王那具臃肿的身体竟是忽然发生膨胀。但这种“长大”是病态的,是毫无美感可言的。内头到脚,四肢躯干,竟全被胀成了“沙包”模样,尤其是头部部分,更是已经被那突然出现的诡异力量挤得扭曲变形,曾经的五官痕迹更是分散到了四面方,眼看其中的异物即将破体而出。可就在这个时候,看似高大威猛的墨王居然浮到了天空之中,如一胆畸形的乌云一般,笼罩在战场之上。

    “魔军听令,未兔受到墨王的影响,尽快退出这里,回营待命!”

    说完,墨规魔将竟是带头仓皇而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