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鹰魔后裔
    突然间,周康觉得身上的伤口居然不痛了,仿佛灌了铅水的手脚也在此刻变得无比轻飘。他缓缓站起身来,并不匆忙,不是因为他没有力气,而是因为他想好好享受一下这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脱胎换骨,脱离了人类的躯壳,上升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战场之上,正与墨规魔将战得如火如荼的周发白也同样也感应到了来自周康身上的变化。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何那个小子的身上会有这等惊人的异变?”

    随着周发白的话,墨规魔将不禁停下了攻势,扭头看向相同的方向,想要一探究竟。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他……他怎么变成了魔人?”

    魔人是如何出现的,世间的一般看法是从远古时间的天魔人衍化而来。而天魔人是又怎么诞生的,这就没有统一说法了。有的人认为,人魔本就是一体,只不过是在进化过程之中因为气候环境以及遭遇的不同,出现了各自独具的特征。通常情况之下,魔人都是以长角的青面人居多,少部分的也会生有蝠翼,蜴尾,蝎钳,龙爪。总而言之,大家总是能够一眼便能识别出人与魔的区别,而眼下周康的模样,便与大家印象之中的魔人极为契合,简直就是一模样。

    只见此时周康的头上生着一大一小两只犀角,眉心处有血印出现,看上去好似一只竖眼。而他的一双脚掌,也变成了鸟足的样子,两只手臂也成了大片的羽毛,就如同传说之中的“鸟人”一样。

    当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异变之后,周康的反应并算不上剧烈,甚至有些淡定。他用他握紧那双已经称不上手掌的东西,仿佛是在确定“自己仍然存在”的事情,紧接着一股近乎残酷的冷笑赫然出现在他那张狰狞的脸上,忽然间他的瞳孔眯成了两条纵线,一道骇人的凶光登时从中狂窜而出,射向远处的锋刀魔将。此时,后者的心中也感觉到了隐隐的不安,为免夜长梦多,他决定现在就了结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的性命。

    “陪你爹一起下黄泉吧!”

    当锋刀魔将伸手挥向前方之际,他竟赫然发现原本站在那里的周康居然消失不见了。再然后,他便惊觉自己的手臂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道人影。那人双手环抱,仰头冷眼注视着他,好似在观赏一只可笑的猴子。他毕竟是魔将,况且近些年来他已渐渐感觉鲜有人是他的对手,说不定这次大战之后他便能够一跃成为史上最年轻的魔君,到时众量捧月,威风八面,岂不快哉?然而现在,他感觉自己的梦想受到了威胁。而这份威胁的来源,居然是面前的这只刚刚还不起眼的鸟人。

    “少得意!”

    一招不成,锋刀魔将只得使出,更急,更快的杀招再次朝周康砍去。他自认为,自己的手刀已经达到极限,无论如何对方也不可能躲开这一致命的刀气。然而,不知怎么了,锋刀魔交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对方的身影便一分为二,由二分四,依次类推,接连分裂下去。他的刀气再长,竟也敢不上对方分裂的速度,当斩到倒数第二道身影的时候,刀气已然耗尽,而周康则是不紧不慢地从幻象之中走了出来,随即狞笑道:“你的刀,太慢了。”

    “胡说!”

    被一个人鬼公然嘲讽,这对锋刀魔将无疑是一种沉重的打击。越是这样,他便越要向对方证明,自己的刀是不容置疑的。于是乎,锋刀魔将将自己变成了一把“刀”,正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他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可以变成杀人的兵器。于是乎,他的手成了手刀,他的腿成了刀腿,他的眉中含着眉刀,眼里噙着眼刀,就连鼻息也化作杀人不沾血的气刀,当真是一身刀光,一身刀气。就这样,锋刀魔将将自己打扮成“刀”的模样,然后用力奔了出去。一时间,周围的大地之上接连绽开大量的伤口,一道道悦耳的刀鸣声自空间之中传出。

    “杀了你!”

    “嗡~”

    当所有的刀招刀式汇于一处,也就是周康身上的时候,混乱的战场之上立时戛然而止,大家将目光纷纷投向战场中心处的周康与锋刀魔将,因为这样的场面实在是难得一见。

    锋刀魔将的眉心被周康捏紧的双指停在自己的身前,而所有的刀式刀法全都在距离他不到一寸的位置处猝然消逝。直到现在,锋刀魔将也没有看明白,自己怎么就败在对方的手上。可接下来留给他深思的时间委实已经不多。

    周康咋着舌,轻蔑地摇了摇头,脸上尽是轻蔑不屑的神情。直到这时锋刀魔将原来自己在对方的面前竟是如此渺小,竟还不如一只可怜的蝼蚁。

    “原来你这么虚弱,枉我还以为可以好好地打一场,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你了。”

    说着,周康轻轻点了一下锋刀魔将的眉心,同时忽出一脚,直接将对方踢得飘了出去。另一边,墨规魔将还未得及反应,便被迎头飞来的锋刀魔将撞了个结结实实,二人竟在周康的一脚之下,一同跌了出去,自腾起到最终落地经过了将近百丈的距离,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神奇。

    周康的脚停在半空之中,久久不肯收回,仿佛还在回味之前出招时的那份酣畅之感,真的要远远大于他曾经见识过的所有美事。

    “痛快,痛快!没想到这种感觉如此美妙,我感觉自己可以战胜一切,从今以后我周康将天下无敌。”

    因为有护体罡气存在,墨规魔将并未出现多少伤势。但被周康直接踢中的锋刀魔将就没那么好运了,他不仅受伤了,而且伤得很重。那一脚不仅踢断了他的三根肋骨,还将里面脏器毁得一塌糊涂,几无完整,若不是依靠魔人的强悍体质,恐怕他早已在飞出的瞬间气绝身亡。

    “锋刀,你感觉如何?”墨规魔将惊声道。

    锋刀魔将慢慢睁开眼睛,然而当看到墨规魔将的一刹那,他竟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脸上立即浮现起痛苦难忍的表情,声音虚弱道:“我……我好难过,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撕裂了。”

    墨规魔将低头看了下一根从锋刀魔将体内刺出的断裂肋骨,而后才道:“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的。看来人类那边是有点意外,不过只要我墨规出马,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杀不死的人。”

    说着,他将锋刀魔将轻轻放回到了地上,随即抬头看向前方,看向那个刚刚重伤了自己同胖,而且是身为魔将的锋刀,同时沉声道:“锋刀的伤是你干的?”

    面对墨规魔将的质问,周康竟好似没有听见似的,转头来到周雄的尸体跟前,然后将其抱了起来,缓步走向一边的周发白,神色凝重道:“帮我把我爹送回去,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周发白欲言又止,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才终于开口道:“可是你……”

    “不用管我,现在的我很好。那些伤害过越城,伤害过周家的人,我周康一个也不会放过。”

    周发白看着对方那双猩红而又充满坚毅目光的眼睛,用力点了点头,道:“好!我明白了。我相信,你不会让周家列祖列宗失望的。”

    说着,他接过周康手上的尸体,转身黯然离去。

    冷风吹过,将战场上的血腥冲淡了不少,然而周康体内的血液仍然滚烫,如沸水,如岩浆,几乎将他的身体蒸熟,烘干。可是对此,他自己却是极度享受,甚至已经习惯了这种异样的感觉。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戮。

    周康伸起那只已经变异成兽爪的手掌,指着面前近乎无尽的魔军,冷冷道:“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都得给我爹陪葬。”

    那是怎样的一道劲影,竟让众多魔兵无一例外,毫无反抗的机会。一时间,那些原本强悍强大的肉身都成了草垛,沙包,全然没有还手之力,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血从他们的身上飙出来,而他们对此却没有丝毫办法。战斗已经从双方对敌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魔兵还在持续地栽倒,而魔将墨规却还未想出对策。

    “这……为家伙的速度为何如此之快,我的眼睛根本就跟不上他的动作……”

    就在此刻,那张瘦削,狰狞、形似夜枭的“鬼脸”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墨规魔将的右腿顺势向后撤离了半步,却仍未避免身上中招的结果。那是一道闪着危险红光的快劲,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岌岌可危之际,血水已经像一座小型瀑布一样自伤口之中汹涌喷出。他感觉不只是血,就连生机也在此刻迅速流逝,如果自己再不做点什么的话,也许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了。就这样,他屏住最后的一口气,心中默念道:“不死默王,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