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雄心难酬
    上阵父子兵,周康与周雄血浓于水,眼见自己的父亲身处凶险之中,作儿子的他自然不能置身事外,刹那间,一道轻快身影自城门之上一跃而下,大片流光立即显现于魔军的包围圈之中。

    “爹,我来助你!”

    半月的时间,周康的修为提升虽然有限,但却对人生之中有一些道理大彻大悟。他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隐忍,什么时候该放手一搏,而眼下便是他证明自己的最好时机。一招施展,大片魔军竟被他的气劲轻易震倒,虽然没有出现什么伤势,但对整体的士气有极大的影响。此刻,周雄此刻身处魔军之中,正是双拳难敌四手之时,眼见自己的儿子亲自前来助阵,自是大受鼓舞,推掌的速度也随之大为提升。

    “康儿!”

    周雄一双排山掌威震江湖,近些年来更是已经臻至化境,所向披靡。生怕周康有所闪失的他,急中生智,无意间冲破了自己的以往的瓶颈,修为也大为增长,一掌击落,不仅将那身边的魔兵一击击杀,还让后方的四五名一同送下了地狱。掌影飞过,留下的只有满地的尸骸。不时他的身上已经遍是血水,好似地狱中的修罗一般。

    “爹!”

    周康的修为虽然不济,但好在可以暂时抵挡眼前的围攻,而那些魔兵拿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得勉强将其围住。

    “康儿,我们父子二人一同从这里杀出去。”

    周雄大喝一声,双臂之上立即贯入千钧之力,挥动之间竟仿佛狂风怒号,令人心神难安。

    “砰砰砰砰!”

    一掌袭落,又是十名魔兵被震飞出去。周康抬头一眼,只见二人之间竟出现了一条狭窄的血路。周康仰天怒吼,身体也在呼吸之间朝周雄奔了过去。然而就在这对患难父子即将会合之之时,一道惊雷般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二者之间的血路之上,截断了其间的联系。

    “又是一个魔将?”

    周雄虽然没有看清那人的面庞,但从其身上散发开来的恐怖气息,来者至少也是一名魔将,而且实力之强,修为之高,绝不弱于行先前那位墨规魔将。但令他更为震惊的是,此人一经出现,身边所有魔兵的脸上竟是出现了一抹难以描述的神色,他们似乎极为期盼对方的到来,但又恐招到他的伤害。

    “一群废物,连两个杂碎都解决不了,你们都让开,看我锋刀魔将亲自了结了他们。”

    几乎是在话音落定的同一时间,两枚异样的罡气竟是从那人的双臂之中豁然迸发。出于潜意识的反应,周雄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挡那记看似普通的气劲,却不承想自己那双轰毙过数千生灵的恐怖杀掌,竟然当场绞碎了。

    “不要接!”

    这是周雄受创之后说出的第一句话,而这时候周康已经伸出了手臂,但脸色变得惨白一片。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父亲手掌被废的景象,他怎么也无法理解,所向披靡的父亲为何连敌方的一道罡气都接不下来。不过,震惊虽在,但周康清醒的头脑提醒着自己,绝不能硬挨这一招。于是乎,就在手掌即将与那道罡气接触到的一瞬之间,他竟将自己身体扭成了“麻花”,靠着身上那股向心的力道,强行将探出的手臂又收了回来。可即使如此,当罡气擦过身边之际,无情的风刃还是撕开了他的右耳,并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永不消失的伤痕,鲜血瞬间浸湿了他的脸颊,还有下面的肩膀。

    “爹,你怎么样!”

    同样是受伤,周康落地之后的第一反应是询问周雄的伤情,果然是父子情深。而这时候,周雄挨起那张满是冷汗的脸庞,用力挤出一丝微笑,轻声道:“还好,只是一只手而已。”

    “可那是爹的惯用手,没有它……”

    周康话还没有说完,只听那个自称锋刀魔将的魔人忽然大笑一声,然后才接着道:“居然敢碰我所发出的罡气,没把你斩成碎块就已经相当不错了。看来,你们没有听说过我锋刀魔交的大名啊!”

    周康冷哼了一声,伸手摸了一下仍在隐隐作痛的耳廓,随即怒道:“什么狗屁锋刀,一会儿就让你臣服在我周少爷的脚下。”

    “哈哈,那周少爷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说话的是锋刀魔将,但跳起的却是周康,刹那间自他的双眼之中忽然闪过一丝惊恐,因为他发现就在自己刚刚离开的地面之上,居然出现了一道刀切一般的裂口。抬头向前看去,那个锋刀魔将却仍然站在原地,纹丝未动。但从对方脸上得意的表情来看,那一记杀招不是他发出的还能是谁呢?

    “呵呵,还挺灵活的嘛。不过你既然喜欢跳,我就让你跳个够。”

    一样的场景,一场的气氛,但周康的心里已是波涛汹涌,因为他发现自己即将降落的地方居然也出现了之前那样的突兀裂口,而且跨度更大,内长更深,简直就像是用刀劈过似的。但可以看得出,锋刀魔将的身上绝没有兵器,又或者说,他自己本就是一件杀人不眨眼的兵器。

    就这样,周康的脚掌虽然未来得及与大地完全接触,便是再次腾空起来。然而,锋刀魔将就好像已经看透了他的套路似的,这一回地上虽没有之前那样的裂口,但空气之中却是传来“呼呼”的刀响声,这让周康大为不安。因为对方的招式还未落定,无法确认对方的攻击方位,如果贸然停下的话,只会变成那只手掌的下场。

    想到这里,即将落地的周康,脚尖之上忽然惊起一圈圈的涟漪,于是乎他的身体便在没有任何依凭的情况之下“嗖”地一下再次飞了起来,而且飞得又高又远,俨然来到了战场的边缘处。可是地上的锋刀魔将却仍然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好似早已猜到了即将发生的一切,伸手一指远处的大地。顷刻间,一道突如其来的恐怖刀劲忽然破土而出,倒着斩向空中的周康。这一刻,周康的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了,因为这种事情实在让他匪夷所思。

    “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或许是周康一生之中最后的一个念头,但周雄却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惨死在自己的面前。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滚开!”

    锋刀魔将蓦然回首,却怎么也想不到遭受重创的周雄竟然会奋不顾身地冲向自己,以几近自杀的方式,阻止自己的进攻。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脸上甚至浮现出几分讥诮的神允,张口发出一道“砰”的声音。就这样,在这场“砰”响之下,周雄砰然倒地,眉心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血洞将他的额头与后脑完全联通,他的伤已经致命,人更是回天乏术。

    “爹!”

    周雄以生命的代价为周康换来的了“生”的机会,那道已经跃上半空的刀劲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而此时的周康已然将自己生死抛在脑后,全然不顾自己面前那位杀父仇人,飞奔到周雄的面前,抱着那尚有余温的尸体,声嘶力竭道:“爹!”

    看着眼前惨绝人寰的这一幕,锋刀魔将却是不以为然,随即淡淡笑道:“忘记告诉你们了,我之所以会叫锋刀,那就是因为我混身上下所有的地方,都能发出刀一样的锋刃,只不过是你们看不到罢了。你爹以为我的手被占用了就能如何如何,却不知自己太天真了。不过他的勇气的确值得尊敬,可以说他是为了挽救你这个没有用的废物儿子才会不幸死在我的刀下。”

    “还我爹命来!”

    丧失理智的周康如同一只被惊动的猛兽,登时冲向前方的锋刀魔将。然而,疯狂使人强大,同样也会使人迷失。在这种情况之下,锋刀魔将显得沉着稳重得多,便何况他的修为本就在对方之上,所以想要看清周康的招式套路,简直比吃饭睡觉还要简单。但看清还不够,他还打算彻底击碎对方的战意。于是乎,他像举刀一样将自己右手缓缓抬起,然后隔空横斩,使出一招抽刀断水。就这样,猛兽周康猝然跌倒,两只脚踝之上立即血流如注。

    不得不说,锋刀魔将这一刀实在巧妙,刀气明明是从正面斩去的,却是从后面切入到周康的跟腱之中,彻底阻断了用以行走的脚上经脉,使其成为了一个瘫倒在地的废人。脚上的伤虽然剧痛无比,但周康还是抬起头来,用力将嘴里的沙土吐个干净,而后破口大骂道:“什么狗屁魔将,我要你全家死无全尸。”

    面对周康是歇斯底里的诅骂,锋刀魔将竟然只是微笑一下,然后迈步走到周雄的尸体旁边,伸手一抄,便将提了起来,然后看着对方那双充满愤恨的眼睛,语气平静道:“死无全尸,这样吗?”

    接下来的一幕几乎让在场的众多魔军都不忍直视,因为刚刚还是好端端的周雄,一眨瞬即的时间竟已变成了人棍。血还在富于节奏地向下滴着,不一会儿便已经将地面染成了血红色。周康看呆了,紧接着他狠狠地咬紧牙关,以至于前面的几颗牙齿都因此崩裂破损,血渐渐从嘴中溢起,同样也落到了地上。

    “老天爷,你为何要让我承受这样的痛苦,与其这样,你还不如杀了我!”

    说着,他那身体之中的鲜活心脏忽然不同寻常地乱跳了几下,紧接着一道从未见过的“红纱”蒙住了他那双仇恨的眼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