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家主入局
    周颜先倾尽一切换来的杀招,居然还是杀不了墨规魔将,乃至连魔军都未在那枚四叉星之下出现大量伤亡,这样的残酷现实对于周家人而言,不得不说是一种沉重的打击。眼下,周发白又临近极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追随自己的老兄弟一起下黄泉去。而这时候,唯一能对越城以及周家给予鼓舞的,也只有他了。

    他已不再年轻,确切来讲已经相当的苍老,尤其是在断周天之后,衰老的速度又增快不少,以至于他的上眼皮几乎与脸睑贴合在一起,显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然而,他的眼睛还算精神,至少动得很快。它们就像两个刚刚降世的婴儿一样,对于世间的一切都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它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出墨规魔将的致命弱点。然而,对方显然是不想让他称心如意的。所以在刚刚现身的片刻后,墨规魔将便已经迈步离开了黑盒区域,并且出现在周发白的面前。

    “刚才那一拳很有活力,与你现在这副模样一点也不相符。不过,无所谓了,像刚才那样的拳头,你应该无力施展了吧!”

    说着,他看了看周发白那只已经发紫发青的手臂,淡然笑了笑,脸上尽是轻蔑之色。

    周发白笑了笑,随即缓缓站起身来,声如洪钟道:“都说你们魔人的寿命极长,但悟性却很一般,从你的修为来看,你应该要比我年长一些吧!”

    墨规魔将面色一冷,随即喝道:“少在那里打茬,别以为分散我的注意力就能免去一死。今天就是大罗神仙降世,也休想救走你的性命。”

    周发白又笑道:“呵呵,我周发白虽然能力有限,但至少还不想做那贪生怕死的鼠辈。都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但在我看来只有挺身而出的人才能称配得上是‘大丈夫’三个字,躲避逃跑的只能叫‘龟儿子’。”

    “哈哈,好一个龟儿子。这么说来,你是想当大丈夫不想当龟儿子喽?”墨规魔将的话语虽然轻佻,但眼中的神光却是充满凶色,让人不敢掉以轻心。

    周发白缓缓抬起那只已经几近失灵的右手,神色略显伤感道:“我和它为伴已经有了两三千年的历史了,在这期间,它从未拖累过我,而我也并没有让他失望。”

    墨规魔将讥笑道:“可惜,这一回他必要成为你的拖累,而你也一定公让他失望的。因为你遇到了我,命中的克星。”

    “哦?你为何这么说?”周发白不由得问道。

    墨规魔将抬起那双洁白如玉的手掌,一脸自信状道:“就凭他们!”

    “那好,今天我就要看看到底哪一方才能真正笑到最后!”

    一言说罢,周发白,猛然出拳。然而,他的拳锋没有打向对方的面门,亦没有攻向其它要害,而是折向下方。墨规魔将心头一惊,以为对方要取自己下盘,连忙提膝后跳,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一拳的目的并不是他,而是二人下方的地面。一块普普通通、再正常不过的地面。也不知周发白这拳之中到底蕴含了多少能量,只见拳头一落,下面的大块泥土连同其中的岩石便立即化为了粉尘,像一枚精心布置的火器一样,砰然炸开。

    飞沙是战场之上一道标志性的景观,可这个时候出现的黄沙,却要比任何时候来的更加壮观,更加惊魂。那道沙瀑就像一只巨大的手掌一样,倏尔扑向墨规魔将的身前。这股飞沙是无处不在的,哪怕拥有几近无敌的防御,也难以逃脱沙粒的侵袭。然而,他毕竟是魔将,要是换作一名魔星的话,说不定已经举手投降。可是他却没有,因为他还有应对之策。

    “哼哼,搞这么大的名堂就以为我没有办法了吗?真是可笑!”

    说话间,墨规魔将已经举起了双手,好似要迎接什么高高在上的神明似的。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及时雨居然从天而降,原本飞行在半空之中的无数砂粒立即没了威力,像失势的败兵一样,纷纷掉落在地。这下,不只是天空,就连大地也变得湿润阴潮起来,沙子失去了发威的环境,自然也没了脾气。

    “哈哈哈哈,怎么样!”

    “不怎么样!”

    人在对决之中,往往会大最为得意的时候最为放松,而这对于处于生死决斗之中的当事者无疑是致命的。而只有在一招得势之后,人们才会最为得意,而现在便是墨规魔将最为放松的时候。原本,他以为那道沙瀑就已经是周发白的杀招,可直到现在他才恍然发现,对方的另一只手臂竟然像之前涨大起来,而且无论是个头还是力道,都要比刚才更大,更猛。

    如此近的距离,周发白没有抡拳,没有摆臂,而是直接刺出,像使剑一样,豁然将自己那屋盖大小的拳头刺了出去。这样做的效果就是力量要比抡砸打轰都要来得更猛,更有可能击破对方的防守。不过,这时候墨规魔将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但从他那双明亮的眼睛可以看出,他对自己仍然很有信心。

    “呵呵,想从正面突破我墨规魔将的防御,呵呵,你很有勇气,但更加愚蠢。也好,你见识一下我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可怕。”

    墨规魔将稍一撤步,与此同时右臂忽然扬起,于前方空间之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弧线。骤然间,两块布满咒纹的石板破土而出,像两扇大门一样,阻拦在墨规魔将跟前,随即迎下了那枚看似致命的巨拳。

    “给我破!”

    力量,还是压倒性的力量,周发白这一拳的威力竟让整个大地都为之战栗。而嵌在地面之中的那两枚石板也在这等恐怖的冲击之下,连同后方的墨规魔将一同退出数丈,并在地面之上留下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不过,同样令人惊愕的是,那两扇看似寻常的“石门”,竟要比外观上更大更长,扎入地下的也更深,即使是在这毁灭性的冲击之下,石板仍然没有出现破损迹象,同样也没有露出全部的样子。

    墨规魔将阴沉着脸从石板后方走出来,可以见到在他右边的脸颊之上有一大块淤青的地方,那是石板受挫后倾的时候、撞在他身上所造成的。而带着这块伤痕的他却显然更加阴森恐怖,就好像是一只受了伤的野兽一样。

    野兽可怕,但受了伤的野兽更不能小看。疼痛会引发它们体内的兽性,会令他们出现嗜血的**。墨规魔将不是野兽,但却比任何一只野兽都要更凶,更猛,更热衷杀戮。而刚刚的撞击便是引燃他心中无限杀气的导火索,现在,那只隐藏于心灵深处的野兽终于苏醒了。

    “砰砰砰!”

    人们只是听到了三声爆响,却没见到墨规魔将是如何出招的,但这时周发白已经倒飞了出去,身体的个别地方甚至还出现了诡异的扭曲与旋转。他被打伤了,但他却丝毫察觉不到疼痛的感觉,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因为他不会因为伤痛而牵扯精力;坏事是因为他不能像对方那样因为痛而发狂,无法发挥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隐藏力量。

    “不好,我要去帮帮他了。”

    周康还未来得及反应,周雄凌空一跃,已然飘入到战场之中。这时,那些得到黑盒“庇佑”的众多魔兵一见周家家主参战,立即像疯了似的,纷纷冲向周雄所在的位置,不时便已将他围得水泄不通。一眼望去,哪里还见得到什么周发白、墨规,只有乌央乌央的魔兵。而这些魔兵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可能地牵制住周雄,不让他有出手协助周发白的机会。

    “该死,又是这群难缠的魔兵!”

    不得不说,周雄如今的实力放眼整个越城都是数一数二的,但他这样的超级强者加入战场,会受到特殊“待遇”,也是情理之中的。不过,周雄擅长的并不是以一敌多,他更喜欢一对一地个人战,因为他的招式多数都是用来对人,而不是对“军”的。哪怕他的掌力再强,可以一掌轰毙一名魔兵。但眼下成千上万的魔兵,那得打到猴年马月才能算完。到了那时,别说是援助周发白,就算收尸恐怕都找不到全的了。

    “混蛋,你们都给我让开!”

    “砰砰砰砰砰!”

    周雄掌影翻飞,一套掌法使下来,已接连击杀了五十多名魔兵。然而越来越多的魔军朝他聚拢过来,照此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便会力竭而亡了。恍然间,他的心中竟是升起了一丝无力,曾几何时他是那般的得意自负,认为天底之下除了人皇之外无人是他的对手。可随着年纪的增长,他越来越明白,这个世上的高手要比自己想象中的多得多,能打败他的更是数不胜数。就这样,他的年龄越大,便越感到渺小,直到现在,面对眼前成山成海的魔军之时,他才感觉自己与蝼蚁没什么两样。原来,个人的力量是如何可笑啊!

    “爹,我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