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周家英魂
    空气之中悬浮着一股淡淡的苦涩,就连味觉向来迟钝的魔人都隐约感到了那份痛彻心扉的哀伤。然而,就在苦涩与哀伤的笼罩之中,却有一人是例外。

    周颜先居然在笑,战场之上只有一个人在笑,那便是他。来到了生命的尽头,他忽然感到一股久违的释然,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不懂世事的小屁孩,而现在的他却已经白发苍苍。

    “沉寂了这么久,我也似乎有些激动了。最后一击,最强一击,让这些畜生们看看,我们人类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刹那间,战场之上狂风四起,凛冽,刺骨,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令人不愿回首的季节。遥空望去,只见那道被风沙遮掩的身影之中,忽然亮出一道闪耀的湛蓝光芒。接着,这道光芒无限放大,无限伸长,就好像一枚四叉星,赫然出现在众魔兵的跟前。

    “周室绝杀,爆星天殒!”

    集合了周颜先毕生功力的最强攻击,登时破空而出。与此同时,那枚发星辉般灿烂夺目的四叉星陡然变大,并以无可抵挡的空前攻势,割裂开厚实的地面,轰然冲向前方的魔族大军。

    “快跑!”

    他们虽是魔军,哥更是魔人。魔人与人类一样,也有七情六欲,喜怒忧思悲恐惊,自然也知道害怕是什么东西。而眼前出现的这一道异样,便是他们为之惧怕的原因。势如破竹,无坚不摧,爆星天殒神迹一般将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事物尽数化为尘埃,无论你修为多高,肉shen多硬,都难以抵挡它的威力。这一刻,魔军失去了以往的威严,表现得空前不安。但那枚四叉星来得更是突兀,眨眼间便已逼至大军跟前,站位靠前的魔兵甚至没有感到多少痛苦,便已经被那道清泠的异光吹成了飞灰,这时候一直安身于大军中央处的魔军统率忽然站了起来。

    “让我来!”

    话音一落,一道劲影夺空而出,他以众魔兵的肩膀为梯,“噌噌噌”几步便已跨越到大军前方,直面那枚近乎无敌的四叉星。而这时候,发出此技的周颜先仍在后方操纵着四叉星的一切行动,就算死,他也要亲眼见证这群魔兵的覆灭。

    “区区魔将也敢与我的爆星天殒为敌,可笑!”

    想到这里,周颜先使出全身气力,将前方的四叉星推向对方的跟前。然而,千钧一发之际,那名被大片光芒遮掩的单薄身影竟是探出了一只手中,口中轻轻道:“停。”于是乎,周颜先豁出性命发出的最强攻击就这么被轻而易举地阻拦下来,赫然悬在半空之中,不退一步,但也无法前进半分。见此情形,周颜先的七孔之中登时涌现出大片黑气,那是死亡的气息。心知大限已至的他连忙回神,呼吸间他那两只浑浊的眼睛竟被大量的血丝所充斥,与此同时自他的双掌之上,一道淡淡的幽光随即显现。

    “想截住我的杀招,除非你比我还要狠。看来,是时候寄出灵魂了!天魂合一!”

    当那道幽光脱手而出之际,周颜先的身体登时栽倒在地。可是他摔在地上发出的动静很是奇怪,就好像是一只草垛摊在地上,由里及外地发出一道充满腐蚀的闷响。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刚刚施展天魂合一的时候,周颜先已将自己的魂魄分离出体外,而失去了灵魂的躯壳竟是无比脆弱,被风一吹便开始大量腐朽,化为一片片灰烬,彻底与天地融为一体。后方,见到一幕的周发白非但没有显出半分悲伤,居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叹然道:“周颜先,不愧我多年以来都将你视作宿敌,就凭这份狠劲,我便是心服口服。去吧,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周家的厉害。”

    当那道幽光真正融入到四叉星的瞬间,星上沉浸的湛蓝光芒陡然变化,进而成为一种让人见不禁心惊肉跳的红色,血红色。仿佛,这道星光是由周颜先的鲜血染成的一样,一股莫名的悲壮感油然而生。而在异变完全之际,空间中的强大寒意居然完全消失,但紧接而来的却是一股让人无法忍受的极度灼热。仿佛,那已不是什么四叉星,而是一轮真真切切的太阳。

    “啊!”

    化作“太阳”之后的四叉星威力更盛从前,哪怕没有与其直接接触,但仅靠其中散发出的烧灼人热量便足以将众魔兵烧烤成肉干。于是乎,他们的毛发开始莫名其妙的着火,嘴唇皮肤也变得开裂干涸。他们是魔人,不是神人,就算是神人也未必能够承受得了如此庞大数量的炙热。而距离血红四叉星最近的那名看不清脸的魔将,却仍旧岿然不动。

    “以魂为引,这是要和我们同归于尽吗?也许换作旁人,真的会束手无策。但你今天碰到的是我“墨规魔将”,你的失败已经是注定的了。

    这位墨规魔将一经发话,空间之中立即射出数道细而长的黑影,快速交叠组合排列,不时便已在空间之上划出一枚巨大的方形空间。而这些黑影之间忽然出现了大片黑色的魔气,不时便已化成一只黑色的“盒子”,将自己乃至大半个魔军都括入其中。一时间,那股令人烦躁不安的炽热不见了,随即而来的一份久违的清凉之意,以及看得见的勃勃生机。

    对于人类来讲,魔气意味着失控,意味着毒药。但于魔人的角度看来,那无疑是世上最有效的灵丹妙药,美味佳肴。魔气丝丝地融入到众魔兵的体内,迅速修复着遭到灼伤的皮肤以及身体,本来已经萎靡不振的士气陡然间恢复过来,一张张凶狠嗜血的面容登时出现在那枚四叉星的面前。

    “有我墨规魔将坐镇,你们的招式休想我魔兵分毫,窃天魔术,黑盖荫世!”

    说着,自那枚巨大的方形黑盒之中,忽然生出一股异常强大的气势,那比世上任何一次掀起的风浪都要来得凶猛,来得凛冽。越城的将士之中,有个别修为卑微的,直接被那股突如其来的气势撕成了碎片,而其余大部分的身上也留下了鲜血淋漓的撕裂伤。

    就这样,在众人的瞠目结舌之中,那枚被寄托了成千上万人希望的赤色四叉星竟是被生生地推了回来。每倒退一丈,四叉星身上的红光便会减弱一分。不远处,一直片于近处观瞧的周发白忽然长啸一声,面露苦笑道:“颜先,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是一臂真的就是一臂!不过,周发白的右臂竟在此时突然猛增数十倍,比那犀牛,大象,乃至妖兽的脚足还要粗壮得多。不过,随同一起得到增幅的不只是手臂的形状,还有其中蕴含的倾世之力。巨臂甫一形成,周发白立即大喝一声,巨大的手臂忽然手紧拳头,并在四叉星的后方狠狠地轰击了一拳。须臾间,不只是四叉星,就连天空,大地,以至整个世界都为这惊世骇俗的一击而颤抖,而受到推动的四叉星竟是化作一道绚烂疾光,径直射向那枚同样巨大无比的黑盒。

    “嗡~砰砰砰砰~”

    随着那道集合了周颜先,周发白二人全身之力的红光,撞到墨规魔将所制造的巨大黑盒的时候,接连不断地大小爆炸相继自黑盒的六个平面传出,每有一道火光升起,里面的墨规魔将的身体便会随着颤动一下,到了第十次颤抖的时候,他的嘴边已经初见血光,到了第五十次的时候,他的鼻孔之中也渗出了鲜血。黑盖荫世所幻化出的巨型黑盒,实际上是与墨规魔将一命相连,只要他不倒,黑盒之中的东西也不会受到损失。相反的,如果黑盒受到的攻击太过强大,那么墨规魔将也难全身而退。

    这就样,当爆炸进行到第一百三十八次的时候,四叉星中所有的能量已经宣泄完毕。天地之间已恢复到了往常的宁静,销烟散尽,周颜先已经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无论是人间还是阴间,再也找不到他的踪影。后方,周发白抱着已经变回正常大小的手臂,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刚才的那一击推动虽然效果显著,但正因为这个缘故,手臂之中的经脉也被强大的反作用力完全粉碎,已找不到半条可以再用的。他的右臂已经完全废了。

    “挨了这么多的爆炸,这下应该……”

    “应该什么?”

    就在周发白心中刚刚放松警惕的时候,一道炫丽疾光忽然冲破销烟的屏障,精准无误地射入到他的胸膛之上。血流如注,然而血已经参断周天的影响之下变成了漆黑色。他是活的,也是死的,他还能动,但所能操纵的却是一具和尸体无异于的躯壳。他甚至于痛觉的感应也不再敏锐,但那股隐约到来的无力感却让他相当不安。

    “糟糕,那家伙居然还没死,刚刚那一拳耗费了太多的元气,恐怕我也要不久于人世了。”

    说着,一只修长的手掌忽然震开悬浮在那里的浮尘,墨规魔将与他身后的众多魔兵立时出现在周发白以及周雄,周康父子的眼中。

    “这家伙还真是难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