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越城危机
    魔界入侵人间的第十五天,周家所在越城遭到了魔军的疯狂进攻。

    越城地处初升大陆的西南部,气候极端,昼夜温差极大。双方大战了三天三夜,魔人还好,人类这边已经微微吃不消,个别的将士已经出现头疼脑热的征兆,这无疑是对越城的又一大考验。

    半个月的时间,周康在周雄的指导之下,修为又有了突飞猛进,已不能与当初同日而语。更难得的是,为了迎战这些骁勇善战的魔军,隐藏在周家多年的昔日前辈也纷纷亮相,加入与人类大军之中,一起共敌外虏。

    “周发白,几年没见,你的修为怎么没见精进啊!”

    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喧嚣巨响,一道快疾黑影赫然迫空而出,并将随之同来的魔兵魔将震飞开来,偌大的空地之上竟是只有他一人站在那里,谁也休想接近半步。

    这时候,只见不远处的战场之上,那些本来粗鲁野蛮的魔兵竟是不由自主地一个个“飞”入半空之上,然后再跌落下来。而每个落下来的魔人都毫不例外,口中立即喷出大片的血雾,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周颜先,你不要得意,我修为有没有精进,你且看好了。”

    一语发出,只见那个被众魔兵包围的花发男子仰天长啸一声,一股强大到无法直视的盈天气流,赫然从其身上的数亿毛孔之中轰然射出。这些看不起的气,在呼吸之间居然形成了一只无形巨掌,毫无保留地撞击在四周的魔人身上。凡是被其击中的魔兵无一例外,身上的骨骼尽数崩碎,有的甚至当场被分尸夺命。

    周颜先,周发白,作为周家历史赫赫有名的两大高手,如期而至,一经进到战场之中,便掌握了当下的局势,并让魔军的势头大为受挫,死伤在二人手中的魔兵已经不下五百人。而这个年过千岁的“老家伙”,好似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似的,从开始到现在便一直没有停过手,仿佛永远不知疲倦。渐渐地,二人的脸上竟是升起一股淡淡的灰色,常人或许不会在意,但作为周家家主的周雄却是面色大骇。

    “两位老前辈莫非是用了周家的独门秘术‘断周天’,所以才会拥有如此强悍的战力。可是……”

    旁边的周康一经听到“断周天”三字,脸色也随之大变,不由得惊声道:“断周天,那不是用过就会死的禁忌之术吗?怎么二位老祖宗会用这样狠毒的招式?”

    周雄沉声道:“早年间,周家先祖周破山开辟了周家先河,并以其无与伦比的强大实力,成为当时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凭借着自己在修行之中的所悟所感,他竟然创造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怕的功法之一,也就是断周天。”

    说到这里,周雄脸上仍然保有着对先祖的敬畏,语气深沉道:“断周天,顾名思义,便是将自己体内的所有经脉气道全部斩断,借由短暂的时间,爆发出足比平常强大数十倍的恐怖力量。但在那之后,使用者便会油尽灯枯、伤重而亡。”

    听到这里,周康显得更加不理解,随即问道:“可既然如此,他们为何还要勉强使用断周天,难道他们不怕死吗?”

    周雄目视前方,一脸崇敬的表情道:“怕,当然怕,拒我所知,哪怕是轻生自杀的人在死前那一刻,也会因为死亡而心惊胆颤。可两位老前辈已经被逼上了绝路,他们为了保护我等这些兵,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换,获得片刻的安宁。”

    周康道:“这个我知道,可是我们真的值得他们这样去做吗?将强大者保留下来,让弱小者前去送死,这不才应该是保存实力的最好方法吗?”

    说着,周康指着前方的战场,指点道:“你看魔族就很聪明,从开战到现在,战场之上连一个魔将级别的魔军都未曾出现过,只是一味地用低等士兵消耗我们的战力。这样,等大家疲倦了,他们就可以一举歼灭所有高手,最后轻而易举地攻破城门。”

    周雄点头道:“你说的固然有理,但两位老前辈却不是这样想的。”

    “哦?这是什么意思,爹,康儿不太明白。”周康一脸疑惑道。

    周雄深吸了一口气,好似将要宣布什么重大的事情一样,声音浑厚道:“你觉得这场大战之后,我们能守得住越城吗?”

    周康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脸上先是显出几分笑容,然后才冷色道:“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还在这里,不就是坚信自己有能力守护这里吗?”

    周雄漠然摇头道:“康儿,不是我要打击你。我们周家在初升大陆之上小有名气,也具备一定的实力,但要和庞大的魔界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您断定,这场大战我们输定了。”周康颤抖道。

    周雄又摇了摇头,继续道:“胜负有很多种,那要看从哪个方面去考虑。如果说以巨大的代价换来短暂的胜利的话,那实际上就是失败。”

    “那这二位老祖宗的意思是……”

    “他们当然希望周爱及至越城得以保全,但眼下的情况根本不容我们多做遐想。我现在已经明白二老的心意,他们是想用短暂的武力威慑,惊退对方的魔军,使其短时间当中不敢贸然再打越城的主意。”

    周康愕然道:“什么?原来这就是老祖宗们的打算,可是这么说来,他们的牺牲也未免……”

    周雄接着道:“不值得是吗?确实,只为了吓退对面的魔兵而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样的事情一般人委实做不出来。但也许是他们活得够久,看透了人生在世的一些事情,所有才能毅然决然地为我等献身。他们是过去历史的遗迹,或许只有将希望留给我们之后,历史才能继续滚滚向前。康儿,好好看着吧,看着这些可敬可泣的先人,是如何捍卫自己的家园!”

    战场之中,厮杀声仍然接连不断。但这边的周发白却是率先显出不敌征兆,口鼻之中溢出大片的黑血。

    “哈哈,发白老儿,我就说你水平下降了吧!这才支持多长时间就已经吐血了。”

    面对周颜先的嘲讽,周发白连忙擦去脸上的血迹,面露凶狠状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为了获得经久不衰的力量,你背地里对自己的身体偷偷做过改造。昨天下午花坛里的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应该就是你的吧!”

    周颜先面色一寒,眼中的死气陡然平添数分,就连他的脚步也随之混乱起来。

    “你这家伙不要乱说,我周颜先还活得好好的,怎么会做出那样极端的事情。用过断周天的人虽然必死无疑,但只要体内还有一息尚存,便有机会继续活上一段时间。趁着那个时候,我要去远处好好游玩一圈,也算没白来这个世上。”

    看着对方那张广布死气的衰老面庞,周发白心中不由得一番感动。周颜先虽然说的是自己,但周发白清楚对方是想建议自己事后去外面看一看。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都待在越城之中,几乎寸步不离周家。他们是周家的先祖,更是周家的精神支柱。只要周颜先,周发白在,那周家就有底气,就有未来。

    然而,人总有死的一天,就算是仙人也不例外。他们认识到个人是无法成就永恒的,永恒的只有无法磨灭的意志与精神。而为了传递这份虚无飘渺的东西,他们决定身先事卒,为自己的后人们做出榜样。

    “颜先,谢谢你!”

    周发白的声音很轻,但周颜先还是一个字不落地全部收到了。他淡然一笑,仿佛世间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去遗憾的了。一时间,他化身为一道炫丽的彩光,不断冲进魔军之中,然后又从里面强行突破。就这样,前前后后冲杀了十余次,他的脚步越来越慢,身上的死气却是越发浓郁。

    “快,那个老家伙要支撑住了,一起上去把他杀了。”

    周颜先一连退了数十步,一直来到周发白的身后,这才停下,并且小声说道:“我的时间不多了,现在的我只剩下最后一招的力气,在那之后你要尽量保持淡定的样子,让对方摸不清我们还有多久余力。唯有这样,才能彻底吓住对面的头领。”

    周发白轻轻地点了点头,竟是说出了一句谁也想不到的话:“你说咱们死后,是埋到一块呢,还是分开来葬呢?”

    周颜先眼眶之中忽然闪过一丝光芒,那不是凶光,而是一股从未显露过的温柔。

    “呵呵,你果然还是老不正经,死到临头居然还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和你绊了这么久的嘴,如果少了一个的话,说不定去地府上的路上会冷清一些。还是埋到一起吧!”

    忽然间,周颜先转过头来,在周发白的眼中,对方好似又回到数千年前,那个英气雄发、初涉江湖的年代。那时的他们还年轻,有拼劲,有无限的抱负与规划。转眼一瞬,一生就是这么过去了,理想变成了奢望,而他们也将要走向死亡。

    “就让那些后人们去完成那些你我未曾完成的事业吧!周颜先,你慢点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