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前仇尽销
    对于缺乏识知的古人来讲,天上的东西总是充满着神秘与威力。雷,一种看似普通的自然现象,却被当作了一种上苍发作的天威!现在,那道通天彻地的雷罚突然自上斩落,以其至高无上的力量,欲要将那地上的凡人挫骨扬灰。

    然而,人的潜力同样不能小觑,尤其是一个早已准备妥当、胸有成竹的年轻人。

    他有能力,有冲劲,关键还有满腔的热血。血是热的,所以人就不会死,不会停下,哪怕厄难当头也绝不会轻易放弃。况且在孙长空看来,眼前的招式还并未达到让自己绝望的地方。“借天威来杀我,没想到孙长空还挺有面子的嘛。不过,想让我死,这点威力恐怕还不够。”

    孙长空出手的时候眼睛总会放光,那是一种自然与力量的结合产物,以至于他的修为可能不及别人,但气势上总能压倒对方。手指探出,一道与之契合一体的强大力量随即钻出指尖,像丝丝细绻,渐渐成型,发挥威力。然而,在那即将到来的雷罚面前,这样的对招实在有些寒酸,就连一脸听完孙长空一番话语、冷面相对的孟唤雨也不禁狂笑起来:

    “哈哈,蠢货,用这点力量就想抵挡我的雷罚,孙长空,你这回输定了。”

    孙长空淡淡地笑了笑,摇头道:“我并不是想抵挡你的招式,我是想将他完全毁去!”

    话音一落,那些浮动在半空之中的诸多光线,竟好似被忽然间赋予了生命一样,一根根的全然都竖立起来。他们虽然纤细,但却百折不挠,就如同他们的主人孙长空一样,在失败之中跌倒,又从失败中重新站起,这不正是人类保持进步的秘诀吗?

    光线的纤弱是有目共睹的,但孙长空巧妙地利用了它们轻柔无拘的特点,使其化作丝绦万千,将那看似不可为敌的雷罚束缚起来。虽然单个的光线力量有限,但当它们的数量成百上千,以至以万计数之时,人们心中的常规认识便会得到颠覆,所以年假弱不禁风的线也能成为阻挡神兵利器的克星。

    “铮~”

    当下落的巨型剑光将所有的光线抻直的一瞬间,孟唤雨的雷罚便全然失势了。只见那长达数千丈的剑身被悬挂在高空之中,既不能上,也不能下,已经失去了自主行动的能力。而见到一幕的孟唤雨也终于体会到愕然的滋味。

    “这……这是怎么回事,你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可以克制我的秘术雷罚!”孟唤雨惊道。

    孙长空伸手一拂,断去指尖上的众多光线,虽然转过身来,像一名长者对晚辈教导的模样,微笑道:“没什么,只不会你忽略了集体的力量。”

    孟唤雨脸上忽然浮现出一股茫然的神情,然后才喃喃道:“这是什么意思……”

    孙长空欣然道:“你的眼光总放在单一的个体之上,这便让你忽视了弱小事物的威力。比如这些光线,它们看似羸弱,但只有达到一定的数量,便会引起质变,成为一道不可逾越的铁壁堡垒。”

    说着,孙长空伸手用力一握,原本已经收紧的众多光线竟是再次回缩,而陷于其中的雷罚巨剑再也支撑不住,随着一声震天掣地的巨大雷吟,终是散作无数光斑,渐渐消失在苍穹之下。】

    “你输了。”

    孙长空说得很轻,但甚至无需说出来,这已经是他们二人的共识。然而,他还是要说的,因为他还有自己的打算。

    “你想怎样?”

    了解对方心意的孟唤雨豁然抬起头来。不知为何,此时他的身上竟是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悲壮,胜者为王败者寇,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既然他败了对决,那便要承担随之出现的所有后果。

    看着对方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孙长空忽然朗笑一声,爽直道:“其实,你们对我的偏见,我早就已经知道了。”

    孟唤雨幽幽道:“只有傻子才不看不出来。”

    孙长空又笑道:“可是我并不怪你们,因为我很难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曾经在苍北仙苑的时候,我也曾经受到过同样的待遇。明明都是爹生妈养,资质相差无几的弟子,为何有的能够得到师父的常识、拥有无穷无尽的修炼资源,而我却要躲在自己的房间之中,为下个月的伙食费而彻夜不眠。那时的我就像现在的你一样,心中充满了不满与仇恨。可是你要知道,很多事情是没有道理的?”

    孟唤雨抬起一只眼睛,冷笑道:“道理?我从来都没有奢求过那种玩意,只是你的经历,你的表现,实在让人不禁嫉妒,为何我不是你,为何当初轩昂宝帅推荐的不是我这个为蓬莱大陆舍生忘死的功臣?”

    孙长空苦笑道:“是,这样对你们这些老字辈确实不公平,但你可又曾想过,在这件事情背后,我又付出了多么呢?我爹为了救我被魔皇轰毙,娘亲更是要我有个好的基础,而不惜牺牲自己,才换来了我这一身的修为。我与好友分别,和恋人不能相守,这种种的事情都是我成为守界宝帅所付出的代价。将王不是傻子,他不会要一个只会好吃懒做的废人,除非那个人的身上有他想要的发光点。而为了完全这一点,我不知经历了多少痛苦磨难。与其说是将王他选中了我,不如说他看中的是我身上的磨难。”

    孙长空的话说得很巧,孟唤雨对孙长空虽然已经是积怨已久,但被对方这么一番陈述之后,眼前不由得豁然开朗,心中的芥蒂也随之削减了大半。

    “没想到你身上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往事,看来,你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孙长空点头道:“就因为我理解你,所以我决定放过你。”

    “放过我?你难道不怕我日后报复你吗?”

    孙长空摇头道:“不会的。”

    孟唤雨忍不住地笑了笑,刚要开口说话,忽然间孙长空右手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顷刻之间便已钳起他的喉咙,将其举到半空之中。

    “你……你要干什么!”孟唤雨声音嘶哑地怒吼道。

    “你我的事情虽然完结了,但有笔账我还要和你讨一下。”

    孟唤雨用力地挣扎了两下,但无奈孙长空的身形太过高大,所以无论如何他也无法在这种状态下触及到对方的躯干,因此只能双手抱住对方扼住自己脖颈的手臂,用力撕扯,并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刺目惊心血痕。然而,孙长空本人对此却没有太过注意,仍然用那双似乎可以杀人的眼睛,直视着对方那张憋红的方脸。

    “什么账?我……我怎么不知道!”

    此时的孟唤雨已经逼近力竭,气息也较之刚才减弱了不少,所以说出的话音极小,如果不用心的话根本听不出是什么意思。

    “在前往霞宗的路上,我独自一人前去探路,把我的好朋友三胖留下来,让你们一同待在一块。可等我回来的时候,他却一身的淤青,是不是你干的?”

    听到这里,孟唤雨终于明白对方心中的愤怒来源何处,濒死之中的他非但没有丝毫悔意,反而面露狰狞道:“是我打的又怎么样,那个死胖子嘴巴臭,说话不饶人,自以为你有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不将我们这些蓬莱骨干放在眼里,我自然是要好好教训一下他!”

    孙长空冷酷道:“可是你可知道,我将他留在你们身旁,就是为了让你们好好保护他,可是你这么做就等于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

    “谁媳你的信任,你的身世虽然可怜,但也休想让我完全对你释怀。这次败在你手,我心服口服,它日,待我修为精进之后,定会找你……”

    孟唤雨的放还要接着说下去,可不曾想孙长空忽然叫道:“不必了。”

    说话间,孙长空眼中所含的目光忽然由亮变暗,瞳孔之中好似有灰气散发似的,立即将整个眼珠涂成了灰黑色,看上去恐怖至极。

    “如果是当初的我,也许还会放你一马,简单地教训一下你。可现在,经历了那场五光十色大阵的劫难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阵唤雨面露惧色道:“你……你要干嘛,你难道真的要杀我?”

    孙长空沉默,不再说话。可他不说话,便是已经给了对方答案。

    “不……不会的,你不敢杀我,杀了我将王绝不会放过你的。”

    孙长空忽然又道:“你知道你孟唤雨一生之中犯下的最大过错是什么吗?”

    “是什么?难道是惹了你孙长空?”孟唤雨表情近乎疯狂道。

    “不,是你把自己太当回事,高看了自己。”

    “嚓!”

    一声爆响,对话到此为止。当天边夕阳投下最后一丝暖意之时,孙长空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孙长空啊孙长空,这下我可是帮你解决了一个麻烦啊c好感谢我吧!”

    说完,他回头看了下眼不远处那具已经冰凉的尸体,脸色阴森道:“敢与我遮天皇叫板,这就是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