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孙孟一战
    风停,云歇。暮色渐浓,世间的一切都好似将要沉入休息之中,但只有两个人意外。

    一个是年轻俊才,一个是经验老道,原本不应该发生的一场决战竟是在这个惬意的傍晚爆发了。

    孟唤雨看着前方那个站在夕阳之前的高大身影,不禁大笑一声,肆意张狂地叫道:“孙长空,你居然真的在这里,哈哈,今天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面对孟唤雨的公然叫嚣,孙长空却显露出与之年纪大为不符的沉着与淡定,气定神闲道:“我就在这里,能打倒我再说吧!”

    “好!神雷召来!”

    一样的令旗,一样的雷声,一道晴空闪电忽然从天而降,直击孙长空伯头顶上方。此时的他已经做好准备,脚跟稍稍向后一挪,便已然轻松地避开了对方的攻击。然而,那道闪电的威力之强,属实有些超乎想象,不但将那坚硬的岩石劈出了一道裂隙,还把周围的地面一同烤成了炭黑色。

    “呲呲!”

    就在孙长空以为孟唤雨的首次攻势完毕之时,一阵突如其来的尖鸣声忽然自脚小的地面中传递出来。刹那间,以他身体为中心,方圆五步的区域之内,竟是全部坍塌,眨眼之间便在孙长空的脚下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天坑”。虽然这一切都不过是转眼间的事情,但孙长空已然飘入半空之中,凌虚而立,虽然没有丝毫举动但身上却是透露着一股无比强大的威严。

    “呵呵,就只有这点程度吗?”

    面对孙长空的嘲讽,孟唤雨脸色先是一沉,紧接着绽出诡笑道:“好戏还在后面!”

    “唰唰唰唰!”

    就在孟唤雨道出玄机之际,四条闪着火光的金色电鞭突然自那漆黑的天坑之中飞掠而出,准确无误地缠绕在对方四肢的踝腕部分,使其无法发挥所有的力气。而就在孙长空努力挣脱的时候,孟唤雨竟是冷笑道:“孙长空,不要白费力气了。位于你身上的这些鞭条是我用九天神雷炼化而来的惊神鞭,别说是你,就连神也未必有把握能将其破坏。我酝酿了这么久的计划,就是为了等待今天。孙长空,你要栽在我的手里了。”

    此话一出,原本还在挣踹的孙长空竟是忽然停了下来,同时表情阴森道:“是吗?”

    孙长空总能在危机时刻想出一些堪称神迹的点子,而这一回也不例外。陡然间,只见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闪闪发亮,由内及外地散发出一股银色的光芒。而随着这股光芒不断加强壮大,孙长空的容貌也随之变得抽象模糊起来,不时便见他的身体上方竟是浮现出与之神态极为相似的一道虚影,只是体形大了不少,看上去相当吓人。孟唤雨的心中虽然有那么一丝的不安,但还未弄清对方意图之前,他只能静观其变。

    “哼,无论你有多么神通广大的本领,想战胜我的惊神鞭是不可能的。给我加大力量,将孙长空彻底封死!”

    说话间,自孟唤雨的眼睛之中忽然放射出万道金光,而同一时间,仍然禁锢着孙长空手脚的四条惊神鞭受到影响,蜿蜒修长的鞭身竟是再次加长了数分,几乎将孙的整个身体完全包裹起来,活脱脱地就是一个巨大的粽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存在于鞭条之间的那股真实触感居然遽地消失不见,刚刚还被捆在其中的孙长空也立时不知所踪。

    “嗯?这是怎么回事!”

    “看上面!”

    就在那道令他感到无比厌恶的声音再次响起之际,一枚巨大的脚掌结结实实地踏在孟唤雨的面脸之上。蛮横的力量,不可阻挡的气势,直接将其踹飞了数十丈远。好不容易停下身体,一股暖流忽而从鼻孔之中缓缓流出,伸出一摸,果真出血了。

    “孙长空,你!”

    眼见天上的那道光影再次恢复到孙长空本来面目,孟唤雨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被耍了。孙长空并没有真的被惊神鞭困住,而他也没有想过靠武力打破身上的鞭条。孙长空只是变通了一下,让自己的身体暂时化为能量状态,然而借此脱逃孟唤雨的禁锢,最后再恢复到之前的样子,整个过程不费吹灰之力,简直比吃饭睡觉还要简单。然而,知道其中奥妙的孟唤雨,脸色已经微微发出了变化。整个过程听上去似乎相当简单,但无论哪一步对于别人来讲都晨巨大的冒险,中间万一出现差池,不但无法脱离困境,甚至还会让自己死于分尸之下。

    “哼,区区妖术也敢在我孟唤雨的面前逞能,待会儿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

    落定想想法之后,孟唤雨伸手又掏出四枚令旗,只见旗上分别写着“风”“雨”“雷”“罚”四个大字,伸手向上一抛,便消失在虚空之中。而在这一切发生之后不久,苍穹之上,在那几乎“熄灭的”晚空之中,竟是蔓延出一道道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递目观瞧,在那巨幅的夜幕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法阵,法阵的四周分别写着“风雨雷电”,中心处赫然显出一个“罚”字。这样的景象着实壮观,常人一生之中也未必能得见一次,而眼下孙长空不但要看,还要想办法全力迎对接下来的对决。

    “越来越有趣了,听说三十二豪杰各有所长,如此说来你的能力应该就是行云布雨吧!”

    话刚说完,方圆百里的大地之上轰然降下了大片的雨滴。这些场大雨来得委实突然,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孙长空已经变成了落汤鸡,模样看起来异常狼狈。

    “孟唤雨,你这是玩得哪一出,难道是想给我洗澡吗?可惜没我带换洗的脱衣服啊!”

    面对孙长空的轻蔑问话,孟唤雨得意地昂了昂下巴,无比自豪道:“孙长空,趁着现在多说几句话吧!不然待会可就没有机会了。”

    孙长空面色一寒,随即怒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孟唤雨竟然兜起两边的耳廓,摆出一副闭目倾听的认真样子,口中道:“你听!”

    “轰隆隆隆!”

    孙长空抬头望去,只见九霄之上,一大片闪耀着灿烂光辉的巨型“电网”忽然遮天盖地袭来,范围之大,速度之猛,根本不给人逃离的机会。

    “这是……”

    话说到一半,孙长空已经支撑不住,淋了雨的身体成为了那些电光的嬉戏乐园,一经进入到身体之中,便极难将其散发出去。而在那张大到夸张的电网笼罩之下,源源不断的电流相继涌入到他那湿嗒嗒的身体之上。一时间,孙长空竟变成了“霹雳火人”,自头发到脚鞋袜,远处不在向外吐露着骇人的火花。而在这些极端耀眼电光的映衬之下,哪怕是体内经脉骨骼也能依稀看到,令本来就已经处于凶险之中的孙长空身上,又增添了几分未知的诡秘。

    “哈哈,怎么样!我的雷电交加滋味不错吧?至少我自己很是满意。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轻易死掉的。”

    孟唤雨轻吹一口气,那道巨幅电网竟是随风消散,刺目的金色电光也一起隐匿了踪迹,只剩下混身散发着刺鼻糊味的孙长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雷魂助我!”

    如今的孟唤雨就如同神明一样,话音一落,一道惊天动地的莫名惊咤忽然凭空出现,如铁凿一般迫于到双耳之中。虽然只有声音,但这道慑魂雷声之中却拥有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竟令孙长空当即口喷鲜血,周围的气息也一同涣散起来。

    “呵呵,刚才的雷声已经将你体内的奇经八脉尽数震断,就算你能活下来也只是个废人而已,再也无法修行历练。都说你守界宝帅如何如何强大,今日一见不过尔尔,看来是那些人太过弱小,所以才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孟唤雨本以为通过这一系列的打击之后,对方能够自行认输,这样自己也省了不少力气。可谁承想,吐了那一大口鲜血的孙长空竟是神采飞扬,之前脸上弥漫的阴霾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尽数消退,恢复到了那个自信阳光的大男孩状态,昂然道:

    “本来之前的电击是让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不过多亏那一击雷声,才让我体内淤血有地放矢,趁机排出体外,现在我感觉神情气爽,身轻如燕,除了极少的情况之下,我几乎没有体会过这种状态。孟唤雨,我还真是要感谢你啊!”

    “哼!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我的雷吟可不是吃素的,你在这里故弄玄虚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早就已经支撑不住了吧c好好,既然你自己不肯放弃,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雷罚!”

    声如惊掣,将那高高在上的无限神力,接引到这片本来就已经满目疮痍的大地之上。电网虽然被收了去,但天上的那道巨型法阵却依然健在,而此时位于西北方向的“雷”字,以及中心位置的“罚”字一同点亮,借此召唤出的恐怖神力,化作一柄通天长剑,径直向地上的劈孙长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