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返祖的萧
    当那朵夺目幽莲如吸血虫般渐渐将自己体内的精血摄出体外之际,宁夫魔君的脸上已经渗出大汗,四肢更是不禁为之战栗起来。

    “我……我……我……”

    “宁夫,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吗?”魔皇陡然放声尖笑道。

    生死瞬间,宁夫连连点头,声音略带悲腔道:“属下知错了,魔皇饶命。”

    说话间,宁夫魔君忽然发觉作用在自己胸前的那股奇异怪力竟是消失不见,而那朵因为吸了血而变得妖魅幽莲也没有影子,就限位从未出现过似的。然而,直到现在,他的胸口左侧还有一个黄豆大小的黑痣。这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在不断提醒着他,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事实,黑痣便是幽莲刺入体内的直接证据。

    “我……我没死!”

    欣喜若狂的宁夫魔君刚要张臂仆向旁边那人以示高兴,可不等来到跟前,对方便冷眼瞪了他一下,一道无形闪电立时钻入到后者的身体之中,使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然后才站回到刚才所在位置,朝魔皇行礼膜拜道:“多谢魔皇不杀之恩,从今往后,宁夫定当为魔族魔界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魔皇伸出那只时隐时现的右手,轻轻地摇动了两下,随即道:“用不着,不过本皇现在确实需要你前往人间去办一件事。”

    “什么事?魔皇请讲。”

    “帮我去接一个人。”

    说完,魔皇的脸上竟是罕见地出现了一种忌惮的神色,但随之便消失不见,好像很生怕别人发现似的。

    在交待完具体的方位之后,收到完整命令的宁夫魔君瞬身而去,只留下另一人与魔皇留在望天崖处,负手望着灰蒙蒙的阴空。

    “听说,你前几天又回去魔界了?怎么样,这次有什么收获?”

    抬起头来,一个装扮异常大胆妖娆的妙龄女子赫然露出庐山真面,如果曾经见过她的人看到如今的这副样子,定会目瞪口呆。

    “九幽魔姬,我的女儿,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这都是女儿我应做的。反倒是四哥血河在人间吃了不少苦,至今还陷身于诸多烦恼之中。父皇方便的话,可以去血幽谷,帮一帮他。”

    魔皇点头道:“你能为血河着想,父皇自是相当欣慰。不过解铃还须系铃人,有些事情就连我也无法插手,时候到了,自会迷津得解。”

    九幽魔姬回道:“女儿知道了。对了,这次我从人间带来了我在飘渺云巅之中培养了多年的得意弟子,他叫萧发吟,我想让他来拜见一下您。”

    “萧如吟……姓萧吗?一提起这个字父皇还真有些怀念当初的那个萧啸天呢。既然你都开口了,自然不能冷落你。他在那里,本皇亲自前去一探。”

    “不劳父皇大驾了,我已经把他带到了望天岸下,这就唤他上来。”

    说完,九幽魔姬走到崖边处,忽然高声对下面被雾气遮盖的崖壁呼喊道:“你上来吧!”

    一听这话,就连魔皇也不禁来了兴趣,举走凑到崖边一探究竟。不时,只见崖底下端,忽然冒出一个长发女子,正攀伏着陡峭的崖壁,一点一点朝上方爬来。这望天崖少说也有几十丈高,更何况山崖险峻,别说是从崖底出发,就算是从另一侧的坡面上来也是相当费力。而眼下,那个女人的身上却是丝毫灵气的波动也没有,她居然是徒手登山,当真是毅力惊人,胆识可畏。

    就这样,在二人的目光之中,那人一点一点均速到达了望天涯的顶端,虽然已经是大汗淋漓,可她连伸手拭去头上汗珠的动作都没有,当即跪倒在地,证据敬畏道:“参加魔皇,今日得见魔皇,如吟虽死无憾。”

    魔皇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你的敬意本皇心领了,但记住不要总是把‘死’字挂在嘴边上,这样容易给自己招来无妄之灾,杀身大祸。”

    “多谢魔皇指点,如吟铭记在心。”

    “既然幽姬向本皇举荐你,那你自然是有独道之处。刚才见你从望天崖下不靠外力一点一点爬到这里,确实让本皇大吃一惊。可如果想凭这些就要得到本皇认可的话,那可就太小看我了吧?”

    萧如吟刚要说话,只见一旁的九幽魔姬忽然上前道:“不瞒您说,这是我带他进入魔界之后才发现的情况。如吟的身上竟然发生的反祖的现象。”

    “反祖?这怎么可能,你该不会看错了吧?”

    九幽魔姬连忙接着道:“女儿一开始也这么认为,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更加坚信这件事了。”

    说话间,九幽魔姬伸手撕去萧如吟上身上的衣物。公然在别人面前裸露**,换作任何一个心存羞耻的正常人都会为之脸红,萧如吟当然也不例外。然而,此时此刻,甫一见到对方赤身luoti 的模样,魔皇的目光竟是片刻也不能从萧如吟的身上挪开,而这一切的一切,全都因为她身上生出的美丽花纹。在远古时期,天魔人还在世的时候,他们将这种花纹称之为圣痕,而圣痕也正是天魔人的标志。

    “你你身上的花纹是从哪里来的?”魔皇惊声道。

    “回禀魔皇,小女也是进入魔界之后,才发现了这一下反常情况,具体是怎么回事,小女也不知。”

    不说还好,经萧如吟这么一提醒,魔皇才发觉,身为人类,进入魔皇之后,身体之上理应会发出现魔化的端倪,虽然不能成为真真正正的魔人,但也能具备一定的魔人特征,比如长角,有翼,口嵌獠牙之类。但眼下萧如吟的身上除了那些与圣痕极为相似的花纹之后,仍然还保持着一个身为人类的模样,要不是被除去了上衣,还真与正常女人一模一样,绝对看不出异样。

    “这么说来,如果她在进入魔界之后真的触发了反祖机制,身上出现了这些圣痕。那这么说来,她岂不是魔人的后裔?可是魔族在人间安插的几个魔人线人,都未曾与人类通婚,也没有私自生子的情况发出,如此说来,这个小女孩又是从何而来呢?”

    九幽魔姬紧接道:“这孩子是我从小看到大的,而他的祖上便是初升大陆之上赫赫有名的萧家,家啸天就是他的先祖。可事实上,自打上次人魔大战结束之后,魔界便与人间几乎失去联系,身处两界之中的人更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生儿育女。女儿是说如果,在人魔大战还未爆发之际,萧家便已经与我们魔界相好过,甚至这个人就是萧啸天自己,所以才会出现像如吟这样能够有机会出现返祖现象的后代。”

    魔皇想了想,随即沉声道:“当初本皇与萧啸天也曾多次交手,通过我对他的了解,以及本皇自身的魔性程度,可以肯定,他的身上绝没有魔人的气息,也就是说在他之前所有萧家人的血脉还是人类的。这么想来,可能性只有一种,那就是萧啸天与魔人私通,还顺利地诞下后代,这才有了现在的萧如吟。对,一定是这样子的。”

    说到这里,魔皇竟然放声大笑起来。虽然萧啸天早已于数千年前羽化成仙,但现在的魔皇却好似想要通过自己的声音,为对方传达过去遥远的问候。

    “萧啸天啊萧啸天,没想到你竟会与身为敌人的我们结合,甚至还生下孩子,延续香火。而我更想不道,千年之后,自己的子嗣会投身到本皇的手下,并对你们曾经誓死捍卫的家乡竖起兵刃吧?哈哈哈!”

    魔皇的凄厉笑声回荡在望天崖周围的石壁之间,忽然间,他的笑声戛然而止,进而面露严肃道:“你叫萧如吟是吧?本来身为人类的你,本皇是万万不能亲传功法的。但现在不同了,你身上的圣痕已经可以表明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族后裔。而自为当代魔皇的我,自然有义务助你一臂之力,少走弯路。来,让你那个飞升天国的坳祖宗看一下他的后代是如何通过本皇这又手掌,成为魔族干将的。”

    “是!”

    一言说罢,魔皇那只充满了无举灭与凋零神力的手臂登时掠出,当即抵在萧如吟的天灵之上,一道道无上魔气滚滚涌入到后者的身体之上,并使其混身的皮肤变得发红滚烫。那是一种超乎想象的热,甚至可以蒸腾水分,使得周围被一片淡淡云才所包围。而这时候,在强大魔力的贯注之下,萧如吟竟是不由自主地浮向半空之中,即使没有使出丝毫力气,也能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久久不知疲倦。而他那张纤薄的嘴唇处,缓缓显露出一抹冷酷的笑意。

    “柳如音,你等着吧!”

    又是黄昏,只不过这一次孙长空心中非但没有感觉到半丝压抑,反而显得格外兴奋。凭他对孟唤雨的了解,对方一定会赴约的。春风吹来的不只是生机,还有大片大片的尘土,而在那尘与风的席卷之下,一道闪闪发亮的身影赫然出现在半空之中。

    “我来了。”孟唤雨狞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