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自不量力
    艳阳高照,今天是个出门的好日子。一大清早,飘渺云巅的众门人便已经准备妥当,打包了行李,随时都可以上路。而另一边,将王拖着伤势未愈的身体,与蓬莱方面几位代表一起出面参加了送别仪式。而这期中,便有孙长空的身影。

    孙长空不知道柳如音是是什么回事的,只是一听说她一抵达宁州城,便接任了掌门之位,并且令飘渺云巅的弟子尽快搬离宁州城。不知怎么了,她发现此时对方看待自己的眼神竟与之前不同,冷漠之中带着一些淡淡的伤感,使得孙长空心中颇不是个滋味。

    “柳姑娘,你真的非走不可?”柳如音做作不熟的样子,苦笑地说道。

    “请这位蓬莱精英自重,本座现在是蓬莱大陆的掌门人,所以你理应称我一声柳掌门。”

    孙长空眉头一皱,显然对柳如音的回答相当不满。但为了表现得尽量自然一些,他也只能强颜道:“那好,柳……柳掌门,不知你这一次欲要去往何方?眼下初升大陆时局动荡,偌大的疆土之上,恐怕再也没有比这里更为安全的地方了吧!”

    孙长空的表情已经近乎挣扎,但柳如音却是不以为然,仍旧语气冰冷道:“这个不劳你费心,我们飘渺云巅自会想办法。没有其它事情的话,我们就要赶路了,后会有期!”

    说着,柳如音毅然决然的脚步豁然自孙长空身边一扫而过,而那些云巅门人也不敢有丝毫怠慢,随即也跟了上去。

    “哼,初升大陆的叛徒也想在这我们面前耀武扬威,真是可笑。”

    一名女弟子的放如刀尖一样,深深地刺痛了孙长空的内心。然而,真相确实如此,他为了人间的将来,理是为了保全自己,最终放弃了留守初升大陆,转而投到了将王的怀抱,甚至还成为了对方的义子。在一些飘渺云巅之人的眼里,孙长空的这种行为无异于认贼作父,看不起他自然也是情理之中。可是让他疑惑不解的是,为何柳如音也会对自己如此残酷,难道天底之下除了自己的父母挚友之外,不是她最了解体谅自己吗?

    目送着那一队略显散漫的队伍离开城门,孙长空终归还是叹了一口气,他不甘心,委实不甘心。而看出他心中苦闷的将王好心上前,安抚道:“长空,不要太过在意,和这帮女人没什么好较真的。之前那个萧如吟在的时候,我也只是将她们当作棋子替死鬼,从未想过让他们加入蓬莱大陆。现在好了,他们离开宁州城,我们蓬莱就可以专心于自己人的身上,竭尽全力将我们的力量提升至极致。好了好了,早些回去吧!前几日魔界留下的烂摊子还没有收拾利落,你和林锋他们去处理一下吧!”

    一听到又要与孙长空共事,精英队伍之中的孟唤雨极其不屑地吐了口浓谈,尽而轻声咒骂道:“这个家伙的命怎么这么硬,戚霞屹杀不了他,这次魔界偷袭他又敲没有出面,真是见鬼了。难道,他早已意料到将会有事情发生?”

    想到这里,林锋华夫忽然伸手在他的肩膀之上轻拍了一下,然后伏在他的耳边小声道:“不要把情绪都写在胗上,我知道你心有不满,但也不至于拿自己的身家性命作赌注。你放心,有些东西,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这位宝帅到底有没有让我们心悦诚服的能耐,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孟唤雨故意加大了一些嗓音,以来表现自己的愤懑情绪道:“我懂,我明白。可是,现在他是宝帅,他说什么我们这些作手下的也不能公然忤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定要与他好好较量一番。”

    林锋华夫淡然笑道:“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凭你现在的修为,还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你说我不是他的对手?呵呵,华夫大人,你也太小看我孟唤雨了吧?”

    可能是说话的声音太大了,以至于连将王的目光都被招致了去。孟唤雨见此情形连忙闭上嘴巴,再也不敢说半个字。

    “好了,你们也散吧,各回各的位置去。之前魔族进攻的事情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如果不能格外小心的话,那人类的百派联盟就是我们将来的下场。”

    又是之前的阵容,当小豆子看到孙长空的时候,脸上不由得洋溢起天真的笑容,同时道:“守界宝帅,我就知道你可以的。什么五光十色阵,根本就是唬弄孝子的把戏。”

    孙长空微笑回应,口中却只是吐出一个“嗯”字,再无下文。而这时候,孟唤雨终于发话了:“呦,我们的宝帅大人,出去一趟之后,没想到修为没有怎么精进,这脾气到是大了不少。人家夸你,你就是这样回应的?”

    孙长空昂然道:“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我还能与你们这些胆小如鼠的逃兵说话,就已经是我最大的限度了。一会儿的搜查任务你们不用跟着,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完成。”

    在场的除了小豆子与孟唤雨之外,便是林锋华会以及一直不说话的霍军了。一听孙长空一句话骂了四个人,孟唤雨当即勃然大怒,目露凶光道:“孙长空,你也太过目中无人了吧!要不是看在你是宝帅的份儿上,我早就把你按在地上毒打一顿了。”

    “唤雨,你这话过了。”

    林锋华夫的脸色虽然也不好看,但至少还能没得住气。耳闻孟唤雨当众说出如此大不敬的放语,登时怒斥了一通。而这时候,对面的孙长空却是显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神态慵懒道:“别怪我没给某些人机会,但如果怀疑我的能力,或者对我的修为有所不屑的话,你完全可以走出来与我一对一地公平对决。孰强孰弱,一试便知。小人一般躲在背地里散播风言风语,那叫什么本事。这样,等今天的工作完成之后,宁州城外的平沙滩处我等着你,不见不散。”

    说完,孙长空转身化为一道劲风骤浪,随即消失在空地之上。

    “哈哈,天助我也!这下,我终于可以将这个吃软饭的家伙从上面拽下来了。”

    孟唤雨神色激动,忽然扭头对林锋华夫道:“对了,我记得原先蓬莱精英之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为了促使大家积极向上,下等精英如果打赢了上等精英,而且还有公证人在场的话,便可以取而代之,坐上他的位置。有没有这么回事?我的林大华夫!”

    林锋华夫轻轻点了点头,但神色却是不太好看地说道:“我和你说过了,你与他斗是没有好下场的。在你有十足的把握之下,我劝你还是安分一点的好。”

    “安分?呵呵,不安分的是他吧!凭什么他一进到这里,摇身一变就成了宝帅,而我却要作几十上百年的豪杰,我不服。想要快速往上爬,这是唯一的办法。况且,我孟唤雨有多少秘密杀招,恐怕连你们也不知道吧!”

    这时候,林锋华夫似乎是感到再说无益,便索性转过身去,目视前方,语气平静道:“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不去做我也没有办法。只希望,到了那时候你不要后悔。”

    “放心,我孟唤寸做事从不后悔。”

    话音一落,霍军的脸上竟是浮现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魔界望天崖上,三道人影赫然伫立其上,其有一个身罩黑**气,看不到尊容。另两个表情凝重,连大气都不敢喘。

    “魔皇大人,我……”

    宁夫魔君知道自己有错在先,而且出师不利,给魔界带来了巨大的损失,险些让魔灵乱世,毁了自己的大军,当真是罪不可恕。可他的心中同样也不甘心,他学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只是老天有意捉弄自己,所以才让他功败垂成,差一点就可以杀了将王这个群龙之首了。

    “宁夫,你今年多大了?”被魔气萦绕的魔皇悠悠地说一声,似乎根本没有让对方之前的话放在心上。

    “呃,再过几天应该就满四千岁了。”

    魔皇长叹一声,就连那周边的魔气也受其影响,变得轻飘悠长起来。

    “四千岁,那是多少个不眠之夜,你为了达到今天的地位,应该也付出了不少吧!”

    四千年前,魔皇已经在上一次人魔大战之中遭遇人间五大高手围剿而丧生,前不久才死而复活过来,对于宁夫魔君的事情知之甚少,后来还是魔帝琼山像向自己大力推荐,这才有了今日的宁夫魔君。然而,在些人生的污点是无论如何也抹杀不掉的,譬如几天之前宁夫魔君刚刚犯下的过错,背着魔皇私自动用魔军不说,还让人类趁机反击,给自己一方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自知理亏的宁夫魔君只得低下头来,连半句求饶的施耐德都没说过,而这也是魔皇自回到望天崖之后,感觉最满意的一件事情了。

    “宁夫,违犯军令,私自调遣兵力者,理应做何处理?”

    “应……应该处斩,并……并焚神示众。”宁夫魔君声音颤抖道。

    “好,就按你所说的办!”

    忽然间,宁夫魔君看到自己的胸前豁然绽开一朵鲜艳的幽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