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重掌云巅
    飒风吹过,血腥刺鼻,点点血光在夕阳的映照之下,更是平添了一股凄美之意。

    随着魔灵的不敌,由宁夫魔君带领的一万魔军也相继撤退。将王深叹了一口气,一道黑光猛然自他的天灵之上直拔掠起,而后射入到地上宁夫魔君的身体之中。不时,只见他的指尖微微颤动了一下,紧接着睁皮也终于缓缓睁开。对他而言,这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便在将王等人看来却真切的是一次生死磨砺。

    失去宁夫魔君的力量之后,将王的脸色陡然变得无比难看起来。兜率神功虽然借用他人它物之力,但随之带来的副作用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更何况,将王毕竟已经不再年轻,在同一场战斗之中先后使用两次神功实在太过勉强,如今的他已经几近油尽灯枯,这之后他需要好好调理一阵方能恢复到以往的健康状态。

    然而,现在的他还不能松懈,因为真正的敌人还没有解决。

    苏醒的宁夫魔君一个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几步便来到了众人眼前,加入到了围堵魔灵的阵营之中,并且豁然道:“魔灵,快快回去,这样你还能幸保一命。不然,就是我也救不了你!”

    面对宁夫魔君的警告,已然化为灵魂状态的魔灵惨然一笑,随即道:“你这个懦夫,往我在这你身边待了这么久,居然连一次大显身手的机会都没有。真不明白,当初魔皇为何要将我赐予你!”

    “你这家伙,再多说一句我就……”

    “嗡~”

    忽然间,天空之上传来一道诡异的闪电,孙长空面色一黯,连忙呼叫道:“快闪开!”

    话音未落,只见那道红色闪电,不偏不倚,刚好击中那里的魔灵,恐怖的能量使得本来就已经将近魂飞魄散的他更加虚弱,赤红之中,魂魄之中不断有狰狞鬼脸探出体外,并被周身的恐怖能量悉数毁灭。

    “这……股气息,是魔皇!”

    一言说罢,宁夫魔君连忙跪倒在地,表情虔诚道:“恭迎魔皇。”

    众人一听来者竟是魔皇,不禁纷纷进入全面戒备之中,就连孙长空也不敢贸然行动,唯独将王却是一脸淡然模样,好像早已猜到了眼前的事情。

    “魔……魔皇,你为何要这样……!”

    天空之中,一枚巨大的黑色漩涡当即显现,古老威严,不可侵犯的神秘气息从中滚滚溢出。

    “魔灵,本皇当初饶你一命,将你安排到宁夫身边,就是要让你将功补过。但你不知悔改,还重伤魔军,罪无可恕。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你都不能继续活在这个世上了。”

    “你杀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魔灵如此威胁魔皇,众人心中当即一惊,好奇这个“他”究竟是什么来头,竟能被魔灵拿出来威慑魔皇。而这时候,大地之上忽而窜起一道莫名鬼力,竟是生生将魔灵所在的那块地面一同推向了天空之时,不一会儿便没了踪影。同一时间,天上的黑色漩涡也渐渐消散,这时候宁夫魔君忽然看向将王,冷声道:“这一次我姑且放过你们一马,下回见面,你们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将王看也不看他一眼,淡然道:“好,那咱们改天再见。”

    “唰!”

    一道急影闪过,宁夫魔君已经腾空而去,在漩涡消失前的一瞬之间,没入其中,一同没了影子。确定二者都已离开之后,将王心中顿觉释然,双膝一弯,便随之跌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这一回的魔族奇袭,令蓬莱大军损失巨大,不于二千名战士牺牲,这里面还包含了数位精英成员,三十二位豪杰只剩下了二十九名,十六天英也不幸损失一员大将。将王昏迷的消息立即在宁州城之中散播开来,而同在城内的飘渺云巅残部自然也不例外。

    这一回,因为萧如吟未在门中,所以所有的弟子在几位主持门内事务的师姐命令之下,未有一个加入到这场可怕的战争之中。好在蓬莱大军足够强大,这才将魔军驱除,而这些女人也幸得安宁。

    不过整整一天了,萧如吟已经在宁州城里消失了一天,他去了哪里,去做了什么,谁也不知道。眼前的局势如此动荡,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人站出来掌握门派,恐怕用不了多久飘渺云巅就要不复存在了。

    夜深,天上一个星星也没有。漆黑的街道就像魔鬼的食道一样,充满了危险与未知。然而,就是在这样阴森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它走的很是悠闲,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漫步”。对于黑暗,它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恐惧,脚步平稳坚定,就像一尊神明一般,不受妖邪滋扰。但还有一种可能,它便是恐惧的根源。

    “锦衣,你去把大门插上,我们该安歇了。”

    不时,一名女子从门中走了出来,快步来到门前,刚要去拿栓木,可就在这时透过门缝,她竟看到一道白影。锦衣是孩子,更是一名女孩子,生性胆小的她一见到如此诡异的情况,连忙大叫一声,身体随之向后奔去。

    “有鬼啊!”

    “什么!”

    屋里的几名飘渺云巅弟子连忙递步向外迎去,而这时锦衣已经摔倒在她们的面前,眼角还残留着些许泪痕,颤抖道:“有鬼,门外有鬼!”

    那名带头的“华”字师姐不禁轻笑了一声,伸手指着那扇安然无恙的大门,随即道:“师妹,你说的鬼在哪呢?”

    “就……就在门外,我……我刚刚看到了。”

    “呵呵,锦衣师妹,莫要忘记我们都是修行之人,哪里会怕这些邪祟。来,让师姐过去一探……”

    “究竟”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大门竟真的被人“吱扭”一声推了开来,刚刚还一脸从容淡定的众师姐立即心中大惊,纷纷拔剑准备。而这时候,门外缓缓走入一道白色的身影,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那名“华”字辈弟子立即惊斥道:“你……你是何方妖孽,如果再敢上前一步,就让你灰飞烟灭。”

    “哦?让我灰飞烟灭?呵呵,我倒要看看。”

    听到“白影”的回答,众人不禁为之一愣,说话的竟是一个女人,而且在她们听来,还是非常熟悉的亲近之人。不知过了多久,忽听后面的一字“如”字辈弟子惊呼道:“柳……柳师姐!”

    “柳师姐?你说的莫非是柳如音?”

    说话间,只见那道白影缓缓拿下脸上的面纱,显露出真容,果然是柳如音。可让他们感到万分意外的是,对方离开之后为何又中途返回呢?

    就这样,几位负责巡逻的女弟子将柳如音迎入门来,端茶倒水,生怕怠慢了这位同门。而这时候,那名“华”字辈的女弟子已经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师妹这么晚了,为何会急匆匆地回到门中,掌门师姐他她……”

    不等那人继续说下去,柳如音忽然抬头道:“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从今往后萧如吟不再是飘渺云巅的掌门,她的位置由我来继承!”

    就这样,众弟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柳如音已经取而代之,成为了新一任的云巅掌门。本来,大家对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意见,但事情发生实在有些诡异。萧如吟前脚刚走,柳如音后脚便跟着进来,好像早已知道了这一切似的。期间,有人也问过关于萧如吟的方向之事,但都被柳如音婉言拒绝了。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你们也不要问我。但我知道,他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

    毕竟是飞仙子的得意门生,飘渺云巅的几位长老也并未反对,草草进行了门派掌门的继任仪式之后,柳如音竟轻轻松松地代替了萧如吟,执掌飘渺云巅。而在成为掌门的第一时间,柳如音便宣布道:“日落之前,我们要离开宁州城。”

    本来,大家对于柳如音继位的兴致还相当高涨,毕竟她才是飞仙子承认的唯一继承者。但甫一听到这个意外的命令,众人立刻陷入到低靡之中,大多人都显露出了不舍的神情,

    数百年来,宁州城在飘渺云巅荫庇之下荣华发展,子民安居乐业。而反过来,飘渺云巅又从宁州城之中得到充足的物资,才能令整个门派正常运行,有条不紊。从这一点上可以说,飘渺云巅与宁州城互利共生,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而众弟子更是将这里视作自己的第二故乡,只要稍有闲暇便会来此逛上一圈。如此一来,大家对这里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现在说走就走,心中不舍也是人之常情。可是接下来的命令,便是让众人瞠目结舌。

    “我们回常翠山。”

    “回去?我们回去做什么,飘渺云巅的旧址已经不复存在,留在那里的只有破砖烂瓦,断壁残亘了。”一名弟子不禁反驳道。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更要回去,我要重振飘渺云巅。”

    众人看着柳如音那副意气风发的模样,暗地里想,这个丫头定是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