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魔灵的末路
    圣魔焰集合了“火”“毒”于一身,不但可以直接伤害目标,还能在潜移默化之中令对方毒入膏肓,回天乏术。然而,血雨之中,将王却是无比地坚挺,就连旁边闭合双眼的宁夫魔君也好似得到了庇佑,身上一点异样也看不出。

    “魔灵,你会后悔的!”

    说话间,将王轻轻一推宁夫魔君的身体,后者竟好像睡着了似的,直接向后倾倒下去。多亏这时候一股无形绵力垫在下面,这才没有令对方直接磕在地面之上。而完全这一切之后的将王,豁然转身,忽然间,魔灵发现前者的身体正在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一只竖眼立时从那眉心之中暴凸而出,刚刚成型的眼珠对于这个世界充满了无限的好奇,情不自禁地乱转起来,让人看得相当心惊。而这时候,将王的身体比之刚才又要高大了不少,两只臂膀之上更是浮现出从未有过金色花纹,乍一看去就仿佛披了一张虎皮一样。

    “过来!”

    声如奔雷,毫无保留地冲撞在魔灵的身体之上。要知道,魔灵是由魔魂魔魄结合所化,究其根本同样也没有真正的形体。然而将王的一吼之力,竟令他在顷刻之间几乎魂飞魄散,就连最起码的外形轮廓都要保持不住,眼看就要溃散解体。然而,千钧一发之际,魔灵连忙运气调息,汹涌澎湃如怒海滥江一般的雄浑魔气接连不断地融入到他的身体之上,并为将要分离的部分重新注入了必需的能量与成分,使之终得起死回生。

    “什么,居然只是叫了一声便让我的身体出现了如此之大的反应,这个老家伙刚刚到底做了什么。”

    看了一眼地上的宁夫魔君,魔灵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而刚刚施展了兜率神功,将魔君之力与自己身上的力量合而为一的将王气势正盛,“趁其病,要他命”的道理还是懂的。一念闪过,将王那如同小山一般的身体已然攻入到魔灵身前,不等后者反应,他那只巨大无比的手掌已经抡圆了朝对方面门呼气。一时间,空气之中响起一道刺耳的清脆吃响声,而中招的魔灵更是被当场打飞了脑袋,只留下一个空落落的躯干留在原地。

    “嘿嘿,你刚才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现在没脾气了?”

    望着那个既不会说话,更不会动的身体,将王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而这时候,只听天空之上忽然传来一声怒喝,仰头一看,竟是无数鬼影从天而降,无一例外全都冲向将王所在的位置。

    “我魔灵可没有那你们人类那般太脆弱,别说是头断了,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能眨眼之间恢复完全,这就是我的可怕之处。”

    说话间,只见在众鬼魂的簇拥之下,魔灵的头颅竟然隐藏其中,脸上尽是一副恐怖阴森的寒笑。眼见这一招来势汹汹,将王立即全力以赴,右掌之中陡然间金光大作,连同手臂之上的金色花纹也一起闪耀起来。

    “吃我这一招,霸王举天!”

    说是举,实际上将王只伸出了一只手,而且是逞托举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怎么费力。然而就是在这种不起眼的动作之中,一股磅礴能量忽然随手升起,并变作金光万丈,一同迎向天上的百鬼游行。

    “嗡~”

    如今的将王虽然是魔人外表,但所施展的一招一式无不透露着浓郁的正义之气,令人不禁为之敬畏。而作为邪恶化身的魔灵对此更是忌惮万分,不等那些金光照在自己的头上,便脱离众魂魄,独自坠向下方的地面之中,并与一直没有行动的身体再次汇合。说来也是诡异,刚刚还一副死气沉沉的身体,刚刚得到飞头回归,便立即重焕生机。魔灵活动了一下各处的关节,确实没有异常情况发生之后这才淡淡笑道:“刚才那一拳还真有些危险,不过接下来你便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目光如炬,瞪眼移目看向前方的将王所在。遽地,遍布天空的无数鬼魂不计代价地,轰然掠向将王的身体。不时,后者已经被浓浓的阴霾所笼罩,与之前的宙宇宝帅与周全宝帅一样,命悬一线,生死不知。此刻,边上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天罗宝帅直愣愣地看着那一幕悲壮的景象,心中万分焦急。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股从未有过的能量波动悄然来到了这个世上。顿时间,宁州城中黄沙四起,袭人的风刃吹在脸上,令众将士不禁为之怯步。此刻,站在那里正准备看好戏的魔灵忽然目光一凛,刚要上前一探究竟。可谁承想,一场无与伦比的巨大爆炸赫然从那众多的魂魄之中完全释放,足以让人灰飞烟灭的恐怖热量卷在那些鬼魂之上,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他们悉数毁灭,空间之中依然回荡着鬼魂临终之前的不甘嘶吼,但眼下他们已经不复存在,曾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爆炸中心处,毫发无伤的将王缓缓走出销烟,再次出现在魔灵面前。后者的神情明显因为对方的存在而变得难看起来,而将王对此却是颇为得意。

    “小娃娃,现在该换本王来好好教训你一下了吧!”

    “不!”

    “砰”

    将王隔空一拳,竟将远在数丈之外的魔灵直接打得飞了出去。紧接着,刚要落地的魔灵忽然被一股自下而上的强大力量一击轰上了百丈高空,身形划过之处,竟是有一道飞火霹雳,景象异常惊人。

    “你找死!”

    仍处在半空之中睥魔灵忽然咬破自己的舌尖,一缕圣魔焰随即喷射而出,并化作一头洪荒野兽,凶猛地冲向下方的将王。

    圣魔焰威力之强,杀招之霸道,实乃将王平生之中极少见到的绝顶存在。随着那道黑红光影地逼近,空气,大地,以及地上站着的众多战士,都能清晰感觉到那股震惊人心的毁灭力量,仿佛就连体内的热血也被其一同点燃殆尽。

    “区区死物也敢惑乱人心,看本王将你一并抿灭。”

    说话间,将王顺势朝大拇指放入口中,然后用力咬开了一道血口。不等那滚烫的鲜血流在地上,他便借着那些血水,在自己的脸上画上了一个诡异的图案。这图案由八条血迹组成,其中的七条连接着脸上的眼,鼻,口,耳,剩下的一条则延长至衣领之中,一直达到心脏所在的地方。

    “五感通灵,业由心生,杀!”

    忽然间,一道赤色急光拔地而起,刚好与那从上空掠来的圣魔焰撞在了一起。一时间,那保由圣魔焰所化的洪荒猛兽肆意狂啸,六只骁爪连番飞舞,将那道红光寸寸截断。然而,将王所施展的五感通灵乃是他平生以来最为强大的杀招之一,借五感皆在此时融为一体,而与心门相通,直接传递其中意愿,达到心神合一的至高境界。可以这么说,如今的将王已经与那道红光融为一体,只要他心神稍为一动,红光的套路便会立即发生改变。

    “缠住他!”

    话音一落,那道赤色急光摇身一变,竟是化作一条蜿蜒巨龙,并以其庞大的身躯,强行让那只洪荒猛兽丧失了行动能力。这时,只见那只受创的兽影不禁仰天悲啸一声,随即化作点点光斑,消散在天空之中。而这时,魔灵已看出自己大势已去,连忙回身朝远方驰去。

    “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恶事还想走?”

    说着,只见魔灵周身的那片空间忽然迅速朝将王的身边收拢过去。魔灵虽然是在极力潜逃,但不知为何自己非但没有拉开彼此间的距离,反而与将王越走越近,近到对方伸伸手就能触琶他的肩头。

    “不,不可能!我魔灵怎么可能会死在这种鼠辈的手中,我还有许多未了的心愿,放我走!”

    刹那间,发疯似的的魔灵为了逃出将王的掌握,竟不惜自毁气身,再次恢复到灵体状态,想要借此挣脱对方的股掌。可即使现在他的状态不惧任何实体伤害,但却仍然无法逃出眼下的五指山。宁州城似乎已经成为了将王的奴仆,全凭他的指示。而刚刚周围空间的回缩现象,也多半是因为这个缘故。

    “好了,不要再白费力气了,这里的空间已经落入了我们的控制当中,就算你有天大的本领,也休想挣脱宙宇宝帅的固有法界。”

    “宙宇宝帅?他……他不是被魔兵……”

    话没说完,一个混身浴血、但面露灿笑的男子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不正是之前被魔尸包围的汤宙宇吗?为何他能死而复生?

    不等魔灵继续想下去,身后的一个年轻声音已然说道:“闹剧也该结束了,虽然赢得有些不太光彩,但这次你们魔界确实输了。”

    “孙长空!”

    见看到那个久违的身影再次出现之际,天罗宝帅不禁放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此刻在他的腋下,居然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男子,队了周全宝帅之外还能有谁呢?

    “对不住了,我来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