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人魔联手
    魔灵像嫌弃一只死猫一样,将宁夫丢到了地上。不过与死猫不同的是,宁夫魔君还活着,但如今他忌惮害怕的样子,活脱脱地就像一只淋了雨的猫崽子,不敢说话,更不敢动弹。

    见识到了魔灵的强大,将王也终于明白为何宁夫魔君没有在一开始就将对方召唤出来。原因就是魔灵的力量太过狂暴,性格乖张,不服管教,甚至还会袭击自己的主人,这样的王牌无疑是一把双刃剑,或许还没有将对手解决,自己就已经性命不保了。

    眼见将王与宁夫二人瘫坐在地,魔灵大摇大摆地走出角落,抬眼望向那此正在全力抵抗魔兵的蓬莱战士,随即轻蔑地笑道:“蝼蚁终究还是蝼蚁,即便数量再多,也不会对最后的结果产生变化。看他们打得那么累,我去帮他们迟早结束这场无聊的闹剧好了。”

    将王使尽全力,好不容易站起身来,可是那魔灵连手都没有抬起,只是回头望了他一眼,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便立即落在前者的肩头之上。片刻后,将王脚下的大地已经开始向下凹陷,不堪重负的双脚也开始打起了哆嗦。要知道,之前膝盖处的伤患还没有来得及治愈,如果再雪上加霜、受到二次伤害的话,恐怕再想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也是妄想了。

    “好好在这里待着,解决了那群小喽罗,我就回来找你们两个。”

    说着,魔灵还不忘朝二人挥了挥手,以示道别,紧接着便身化一缕漆黑魔气,骤然涌入到战场之中。

    一时间,哀呼惨叫响成一段,将王心如万绞,毕竟那是跟随自己多年的忠实部下,如今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受难,自然是不会好过。然而,令将王感到颇为意外的是,受到冲击的不只是蓬莱大军,就连魔军也出现了伤害。所谓的魔灵真乃万恶之源,一经陷入杀戮之中,便立即敌我不分,哪怕是友军也绝不手下留情。就这样,这场本来在宁夫魔君掌握之中的战争成为了一场失败的教训,他们都是输家。

    看着宁夫魔君复杂的神情,将王不禁冷笑道:“呵呵,你这就叫作茧自缚。身为主人的你,怎么也料不到,自己的召唤生灵会忤逆自己的意愿吧!”

    宁夫魔君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随即道:“事态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和你的那群人。召唤魔灵的弊端我早已知道,所以才会想起出分别同时召唤的主意。可是没想到,即便分成二人的魔灵还是能够感觉到彼此体内的力量,这次恢复到如今的样子。魔灵的强大已经凌驾于大多数的魔君之上,而我对他一点法子都没有。除非……除非他自愿消失,否则就连我也消除不了这个魔头。”

    将王本以为对方会有什么好主意,可听了一顿才知道这位魔界魔君也已江郎才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将王长长地叹了口气,接着道:“我有办法。”

    宁夫蓦然回首,看着眼前这个样子比自己还要狼狈许多的糟老头子,不禁轻笑道:“就凭你?呵呵,不是我看不起你,只凭你一人之力,还真不是魔灵的对手。”

    将王点头道:“这是自然,我也没说要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我需要你帮我。”

    “让我帮你?”

    宁夫魔君摇头道:“不可能,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帮你们人类除去这个对人间造成巨大威胁的杀器的。”

    将王面色一冷,语气严肃道:“这都什么时候,你怎么还考虑着立场问题。你难道看不见吗,那个家伙不但会屠杀人类,就连你们这些魔人同胞也不会放过。介时,如果两界都死伤在他一人手中,那魔界入侵人间还有什么意义?”

    宁夫魔君上下打量了一番将王,又道:“可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刚刚魔灵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们胆敢反抗,一旦失手的话,你我二人必死无疑。但如果迎合他的话,还能有一线生机。”

    “呵呵,你还真会安慰自己啊!就算你能活下来,但像走狗一样没有尊严地活着,你真能接受得了吗?我劝你快些与我联手,不然被那家伙发现,可就回天乏术了。”

    “可是,我要怎么做才能与我一同打败他?”

    没想到,宁夫魔君的态度转变竟是如此之快,将王看着对方心切的神情,也禁为之一笑,刚要开口说话,可就在这时,一个如梦魇一般恐怖且又无处不在的声音忽然响起:“你们两个要联手对付我?”

    千钧一发之际,将王心知来者是魔灵,连头也来不及回,顺势向前滚了一个跟头,同时拉起宁夫魔君的右手撒腿就跑。

    “你……你要干什么!”

    将王耳边几乎被“呼呼”地风声所充斥,对于宁夫魔君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听见,只是自顾自地道:“快,闭上眼睛,放空意识,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什么放空意识,你这是要我装死吗?”宁夫魔君忿然道。

    将王忽然甩开对方的手掌,无比凶狠道:“想活命就按我说的去做。不然就等于给我陪葬吧!”

    这时候,魔灵那个瘦削的身形已经渐渐朝他们走来,咧起了的嘴角几乎扯到耳根后方,看上去异常恐怖,仿佛真的是地狱恶鬼的转世一般。

    “联手就能打败我了吗?果然你们都是无知天真的啊!而我恰恰不喜欢这样的人。所以,我决定将你们两个全部杀死。”

    宁夫魔君伸手指着自己,直愣愣地问道:“也包括我?”

    “那是当然!你刚刚虽然没有答应他的建议,但却和他一同有了逃跑的念想。就凭这一点,你就不值得我去相信了。我说过让你们好好待在这里,但你却没有。”

    说着,魔灵慢慢托起右掌,一道幽幽的红黑相间火焰豁然自掌心处油然升起,宁夫魔君一见此物,脸上立时浮现起惊愕的神情,声音结巴道:“你……你为何会使用圣魔焰,你……你和魔圣到底是什么关系?”

    望着对方那张满是惊恐的脸庞,魔灵笑容阴森道:“哦?你居然还知道圣魔焰,看来你那个无能师父对你所过很多魔界的事情啊!不过,我与魔圣之间的缘源,岂是你这种杂碎有资格窥探的。不过,能死在圣魔焰之下,你也应该可以瞑目了吧!”

    一言说罢,魔灵竟是背过身去,就在将王看向对方,欲要弄清其中的阴谋诡计之际。只见之前那道巴掌大小的焰头,竟在呼吸之间长大到与人齐高,肆意招摇的火苗,熊熊燃烧的红光,看到这一幕的将王竟也不禁向后倒退了几步,而这时候宁夫魔君却忽然道:“没用的,不要白费力气了。我放出了一个怪物,他居然会使用圣魔焰。在它的面前,任何的挣扎行为都是惘然。我们死定了。”

    “不,我们还没有机会!”将王忽然目光坚定地看向对方,点头道。

    “什么机会,你倒是说啊!”宁夫魔君迫切道。

    “照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放空思想,令自己进入到空明的状态之中。这样,我就能借用你的力量,与这个怪物做最后一搏。”说完这话,将王的眼睛变得犀利许多,这让宁夫魔君似乎真的看到了一点希望。

    “机会只有一次,你确实能奏效吗?”

    将王意味深长道:“一生之中,能够让人做出生死抉择的时候并不多,绝大多数情况也不会有好的结果。但这一次我可以向你保证,真的可以奏效!”

    宁夫魔君长叹了气,接着一连摇了四五下头,而且一边夜一边说着:“我一定疯了,居然会选择和一个人类对付自己的人。也罢,是死是活,就全看这一击了。”

    将王看着对方缓缓闭上眼睛,最终陷入到假睡状态,这才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而另一边,那道神秘可怕的圣火焰已经颇具规模,虽然相隔数丈,但他已经可以隐约感觉到来自焰心传来的滚滚热浪了。

    “魔界的魔灵,能将我将王逼到这步田地,也算是你的荣幸。不过接下来,鹿死谁手,可就说不定了。兜率神功,魔魂入体!”

    “呵呵,终于要联手了吗?可我偏偏不让你们得逞。去吧,让他们见识一下圣魔焰的恐怖之处!”

    话音一落,只见那道势头正盛的圣魔焰陡然一震,竟是升入半空之中,并随之变幻,不时便已化作一朵黑红阴云,赫然笼罩在宁州城之上。不时,天空之中忽而下起了瓢泼大雨,而那些随之落下来的雨点,竟是黑红相间的,看上去分外诡异。可是,雨势还没有支持多久,宁州城内的诸多房屋便已承受不住,相继坍塌损毁。废墟之上,一道道森然火焰缓缓升起,竟是全然不起天上落下的雨点。

    因为那便是圣魔焰。

    “啊!我的脸!”

    就在建筑初见怪态之际,那些被雨打湿的战士也发生了诡异的情况。在那些被雨沾染的皮肤之上,竟是忽然长出大片的红疹。不过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些红疹会无限增大,直到将外面的皮肤彻底撑破。你以为里面流出来的是脓水吗?那是和雨水一模一样的黑红相间的圣魔焰的变形形态。不时,那些抵抗能力差的士兵们便被一团团噩梦般的火焰所包围,前后不过数息便被烧得只剩下一堆黑色的骨头。

    然而这只是圣魔焰威力的冰山一角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