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险招的代价
    宁夫魔君彻底愤怒了,自打出师以来,他还从未被人这般暴打过。就在刚刚,就在刚刚的数息之中,他先后吃了将王的十拳八脚,还有两记响亮的耳光。无论是在人间还是魔界,打耳光都是对受掌者极度的羞辱。而眼下,被打的居然是魔界十大魔君之一,宁夫。

    “你这个该死的老家伙!滚开!”

    怒由心生的宁夫魔君诈尸一般从地上飞腾起来。同一时间,周围一切可以移动的细小的石子也全部受到召唤,成为前者的杀器,一同射向对面的将王。

    “噗噗噗噗噗!”

    密密麻麻的飞石接连打在将王的身体前方。然而,如今的他似乎已经真的领悟到了魔兵不死的诀窍,面前这般猛烈的攻势居然丝毫不以为然,身上也未出现什么伤痕,只是多了一些灰尘罢了。

    “呵呵,雕虫小技也敢炫耀,还给你!”

    一抄,一卷,一弹,所有的动作全在一瞬之间完成,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对面的宁夫魔君已经翻身滚地朝后跌去,血水随即洒了一地。

    “哇!”

    好不容易停住身形的宁夫魔君刚要开口,一道血箭已然抢先喷出,在看他的胸口的正中央,赫然嵌着一枚普普通通的石子,正是之前将王弹飞的那一颗。现在的宁夫魔君实在想不通,刚刚还表现平平的将王为何转身之间就变得如此强大无比,就连身为魔君的自己也略显不敌之意。

    “你……你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我在你的身上嗅到了魔人的气息。”

    将王低头看了看自己青筋暴涨的灰色手臂,随即苦笑道:“没什么,只不过是借你们的力量用用罢了。没想到,效果居然如此惊人,看来本王真的小看你了。”

    “哼,你不用得意,别以为偷得了我魔界的一招半式就能怎样,我宁夫魔君的厉害你还没有见识全呢!”话虽如此,但说完话的宁夫魔君立即进入到疗伤之中,否则自己真的就要栽在这里了。

    “哦?既然这样我就更不能有喘息的机会了,省得夜长梦多。准备受死吧!”

    忽一攥拳,一股无法抗拒的恐怖力量登时作用在宁夫魔君的身体之上。然而,就在后者准备倒身向前跌去之际,面前地面的石板立刻寸雨崩裂,两道黑影随即从中飞身而出,一人一手,扶住了宁夫魔君的身体。

    “你没事吧?”

    宁夫魔君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而后摇了摇头,淡淡道:“还死不了,多亏你们及时过来,不然我还真的要危险了。”

    对于身后的敌人将王,那名两名黑衣人就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一样,全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这让前者的心中颇为不爽,甚至已经怒不可遏。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你以为凭你们两个就能救得了他的命吗?我……”

    话未说完,将王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莫名其妙地向后飞去。与此同时,那两本原本待在宁夫魔君身边的黑衣人居然已经朝自己飞奔而来,速度急快,已然来到自己的面前。

    “魔魂,魔魄,看你们的了。”

    “唰唰唰!”

    那两个黑衣人速度之快,已不是常人所能理解,就连见多识广的将王也从未见识过如此高明的身法。和他们相比起来,天罗宝帅也不过尔尔,甚至无法相提并论。眨眼一瞬,二人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已经悉数落下,不久将王那具刚刚得来的剽悍魔身就已经遍体鳞伤,个别位置甚至已经骨裂错位,情况不容乐观。可到了现在,二人却是一副平心静气的模样,连口粗气都没喘一下,体力着实了得。更让将王感到迷惑的是,这两个黑衣人虽然示曾蒙面,但无论自己怎样辨别,都无法看清他们的面容,就好像五官根本不存在一样。

    他们两个就是无脸人。

    什么样的人会没有脸,要不是天生,就不就是后天。可即便如此,他们两个也不应该连喘息用的鼻孔也没有,那分明就是两张白板。

    然而即便如此,两个黑衣人还是能清晰便辨认出自己的方位,动作,哪怕是微妙的改变都难逃他们的掌握。他们仿佛是神,是无所不知的全能,即便他们没有五官,但仿佛已经拥有了一切。

    “哈哈,痛快,痛快!”

    “就是就是!”

    两名黑衣人相互配合,力量得到了极大的增强。而作为对手的将王虽然之前得到了魔兵身上黑气相助,但眼下已经有些体力不支,双腿更是不由得打起颤来,就连他自己也说不定,这是力虚还是胆寒所致。

    “不行,再这么下去,就算是使用了兜率神功的我也是吃不消的。我得尽快找出他们两个的破绽。”

    想到这里,将王屏佐吸,硬撑着一股劲,吃下了一轮所有的招式,于最后收招的瞬间,伸手抓住了二人的手臂。速度虽然不济,但好在有了魔气加持之后的他,膂力却是大了不少。他自信,只要自己抓住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对方就别想脱逃。就在他为自己的“壮举”高兴而露出灿烂笑容的时候,两名黑衣人居然也笑出声来。

    “听到了吗?这个老家伙以为我们被他抓住了呢。”

    “哦?是吗?还不快点让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二人一应一喝,虽然他们各有一手臂被制,但另一只却还是活动自如,。也就在对话刚刚结束之际,他们两个居然击掌为响,将王只觉得眼前光影一晃,身上的两只手腕竟已消失不见。

    “老家伙,看哪呢?”

    将王刚要回头,便觉得身后好似落下一座巨山一般,恐怖的力量直接作用在他的脊梁之上,哪怕是现在的他,也不禁被压迫得弯下了身子,汗水一滴一滴地从头上流了下来。

    此刻,就在他的后背之上,一个身着黑衣的少年赫然站在那里,就是他的出现才让将王变得如此狼狈不堪。可现在的问题是,之前的两名黑衣人去哪里了?

    “你……你是谁!”将王表情狰狞,咬着牙强撑道。

    “哈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们啦。”

    此人说音一出,将王立即惊觉,这不正是之前黑衣人的声音吗?只是诡异的是,现在的那人就好像将两名黑衣人的声音叠加到了一声似的,说起话来会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怪调。再联想之前发生的诡异场景,将王有理由怀疑,背上之人便是之前两名黑衣人的合体。

    原来,黑衣人合而为一,成为了一体。而远方,见到这一幕的宁夫宝帅终于放声大笑起来,随即道:“哈哈,放弃吧,绝望吧,准备和你的那群手下一起去死吧!他们两个是我集合城内城外所有魔人灵魂所化的灵体,一个是魔魂,一个是魔魄。之前他们还各自独立的时候,你还没有一拼的可能。但现在,魔魂魔魄已经成为魔灵,你再也不是他对手了。”

    “胡说!”

    将王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被人当面指着鼻子叫骂无用,自然是激怒难耐,在明知道背上之人不同寻常的情况之下,他还是强行出手,欲要直接钳住对方的脚踝,从而锁定魔灵的位置。但这家伙狡猾至极,已经远超他的想象。凌空一个跟头,便已从他的身上翻了下来,落到将王跟前。此刻,将王连忙变招,使出了招横扫千军,攻其下路。谁知那魔灵反应更快,不但巧妙运用了小跳躲开了那一招,甚至还顺势落在了他的膝腘之间,扼住了对方的攻势。要知道,关节处必是软肋,更何况将王有伤在身,无法经受住这般折磨,只听“咯”地一声怪响,将王已经瘫倒在地,双手抱着自己的小腿,低声哀嚎起来。

    “我……我的膝盖。”

    眼见堂堂蓬莱之主将王,几个回合之后便已败倒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输得如此惨烈,那个魔灵当即狞笑了一下,接着阴森道:“怎么样,你是不是已经对我们魔族的厉害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过千万不要意外,因为在魔界之中,比我强大的还多得是,你所见的也不过是九千一毛而已。不过,就算你悔悟了也已经为已太晚,因为我决定要在这里处死你。”

    “等一下,魔灵!”

    说着,将他召唤出来的宁夫魔君小跑了两步,来到魔灵的跟前,接着道:“魔皇有令,对于人间能够招降的修行者一律宽大处理,我们先问过他的意思,再决定要不是……”

    “这里我说了算!”

    魔灵的话掷地有声,就连身为魔君的宁夫也似胆怯了,不由得咽了下口水,这才继续道:“你……你可不要忘了,是谁创造了你!只要我心念一动……”

    宁夫魔君的话说了一半,那个魔灵忽然大叫一声,飞手一抓,已将对方从地提了起来,锋利的指甲深深地扣入到皮下之中,渗出淡淡的血迹。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因为脖颈被制,所以现在的宁夫魔君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吊在空中无处借力的他,只能挥舞着手臂,想要借此挣脱对方的掌握。而如今的魔灵却已经是兽性难驯,杀心大起了。

    “自作聪明的人都会死得比较快,而无知的你更是该死!你说是吧,宁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