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穷凶极恶的魔君
    地狱是什么样子,没见过的自然没有发言权。但根本世人所讲,那里充满着生前犯下诸多罪过的鬼魂,通过接受各种各样的严苛酷刑,以来抵消身上携带的罪恶。而如果把人间变成地狱,又是一怎样的情形呢?

    天罗宝帅以刺杀成杀,只要被他盯上的目标,除非是他不愿意,否则必死无疑。然而,就在他那柄亮闪闪的屠刀砍在一名魔兵身上、并几乎将其分尸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缕黑气自地上油然升起,如一条纤细的蚯蚓,钻入到那具尸体之中。忽然间,那只已经失去的手臂竟是再暴青筋,强大的力量使得天罗宝帅攻势竟然不禁为之受阻,锋利无比的刀刃居然被他攥在手心之中,却没有流出半丝血液。

    眼见几乎解体的魔兵缓缓抬起那双被黑气笼罩的厉瞳,天罗宝帅心中大叫:不好。

    好与坏都是相对的,但天罗宝帅如今所见却是她平生以来遇到过的最离奇,最恐怖的事情。一个本来可以“放心”去死的魔兵居然重唤生机,并且以更加狂暴的状态向其猛袭过来。即便右边的身体已经几乎斩断,可是这一拳来得仍然异常凌厉,打在天罗宝帅的身上,竟将他狠狠抛了出去。

    平日里,天罗宝帅身着一套黑色的宽大铠甲,这与他纤细曼妙的身材极不相符。而知情的人都清楚,这件黑铠来头极大,是当将王梦游太虚宫,被无上圣人赐予的极品宝贝,是别人如何也得不到的珍中之珍。而现在,将王却将如此宝贝的装备,送给了天罗宝帅,由此可见二人的关系绝不一般。

    然而,重拳没有打在铠甲,而是直接轰在了天罗宝帅的面具之上。血水立时从他口鼻之中狂窜而出,似乎要让她血尽而亡才能甘心。不过,就在中拳的一瞬之间,天罗宝帅手起刀落,已将那“死而复生”的魔兵一二为二,自中间分开,脑浆,肠肚洒了一地,如果被意志不够坚定的人看见,恐怕已经呕吐不止了。

    然而,天罗宝帅还没有缓过神来,右侧脚踝处便忽然一紧,接着他便觉得眼前的天地都为之旋转起来,原来是她被人从背后偷袭,倒挂在了半空之中。怒目而视,天罗宝帅惊讶发现偷袭自己的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魔幢人,而他的脸上还有一道骇人的刀痕,那不正是她之前所留下的吗?

    为何自己的杀招会接二连三地失效,天罗宝帅实在想不通。然而,更大的危机却已经发生在了城内将王等人的身边。

    “这是怎么回事!”

    一眼望去,街道之上,那些已经魂归天际的魔人竟是相继从地上再次站立起来。他们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关节僵硬,目光呆滞,看上去似乎已经不具备任何意识。然而,就是这样子的“活尸”,居然可以分毫不差地朝将王所在的地方围堵过来,不时便已将前后左右的去路前路截断,准备上演一出瓮中捉鳖的老戏。

    不过,将王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是鳖,而眼前的这个瓮更是困不住他。长嘶一声,刹那间将王周身腾起滚滚赤色热浪,并形成了一道浓厚气障,将随之而来的众多活尸推飞出去。趁此时机,将王转身急奔,可就在这个时候,支撑了不到半个时辰的城门居然已经被人从外面破开了。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撞开城门的居然是天罗宝帅。

    当然,她是不会主动破门的,所以的一切都是刚刚的魔幢人所为。

    复活之后的魔幢人不但肉ti的坚韧程度大大加强,就连力量也跟着突增数倍。天罗宝帅本就是女人,在力气方面比起男性拥有着与生俱来的不足。更何况对方是魔族魔人,身体强悍要远超过人类的范畴。就这样,天罗宝帅变成了一只黑色的锤头,径直撞在厚实的城门之上。可惜了她那张如花似玉的俏脸,如今已经被血污全部打湿,刚才的拳击更是将他的右侧脸颊打肿,鼓起了一个葡萄似的血疱。

    “天罗,你没事吧?”

    将王刚要上前,只见天罗如天神注体一般,噌地一下便从地上噌了起来,甚至没有丝毫犹豫,抡圆了腿弓,当即踹在了那名魔幢人的身上。天罗宝帅的腿功平平,但脚尖处的机括分尸虎却是异常恐怖。

    那所谓的分尸虎,其实就是一种形似莲苞的机括,不但可以像利器一样刺穿身体,还能通过旋转机括,使得花瓣从内部绽放开来。就这样,那名魔幢人的脑袋像熟透的西瓜一样砰然炸开,失去了头部的身体也随之跌倒在地,再也没有动静。

    好不容易解决了一名敌人,天罗宝帅喘起了粗气,接着回身对将王急切道:“你快离开这里,这些魔兵身上有古怪。”

    停顿之余,位于其它两个地方的宙宇宝帅与周全宝帅也聚到了城门跟前,刚刚还春风得意的他们,如今却是一脸狼狈,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爪痕,咬痕,一看就是与那些活尸缠斗过程之中造成的。不得不说,宁州城的怪象越来越多,他们已经微微有些支撑不住了。

    “嘿,今天阎王老儿是不是擅离职守,开小差出去。怎么这些死人还能动,而且样子比生前还要凶猛,除非把脑袋打烂,否则他们会一次又一次地活过来。”周全宝帅话音一落,双臂随即横于身前,急速朝前飞奔而去。原来,就在他们分神之际,可怕的尸潮已经再次袭来,为了保护大家,他施展护体罡气,强行在尸群之中开辟出了一条血路。然而,没过多久,他的身影便渐渐消失众多的魔兵之中,不知去了哪里。

    “不好,周全有难,我要过去帮他!”

    “宙宇!”

    将王话还没说完,宙宇宝帅凌空腾起,刹那间只见他周身六方赤光大作,一枚枚方形阵印随即出现,悬浮在天空之上。

    “这是你们逼我的,宙宇剥离!”

    一言说罢,宙宇宝帅双眼之中凶光毕现,而那些方形阵印立即飞速自转,进而幻化成六个正方体的光团,进而轰向下方的滚滚尸潮。然而,那些看似坚不可嶊的魔尸还未真正碰到那些方形光团,便纷纷解体崩溃,别说是尸身,就连骨头渣子也丝毫不剩,而这便是宙宇剥离的恐怖之处。

    所谓的宙宇剥离,就是将事物从天地之中得到的养分精华全部剥夺,一丝一毫也不剩下。而这些魔兵虽然强悍威猛,但归根到底还是血肉之躯,哪里受得住这种蛮横杀招的横扫,几个回合之后,尸群之中已经出现了数段惊人的断茬,地面之上更是因其产生了若干纵横交错的沟壑,将尸军强行分割开来。

    宙宇宝帅首次当众施展真正杀招,效果之显著,实在令人大受鼓舞。然而,如此之作的弊端也显而易见的,这不,短短数息的时间,他已经耗尽身上的全部力气,就连御空也维持不住,身体“嗖”地一下落入到了魔兵之中。

    如今的魔军已经穷凶极恶,无所不为。眼见宙宇宝帅不支败退,他们便立刻一轰而上,将其团团包围。任凭前者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长时间地与如此之多的魔兵僵持下去。与周全宝帅相同,宙宇宝帅也陷入到了濒死的困境之中。

    “将王,我去!”

    这回终于轮到天罗宝帅了,然而将王似乎早已准备好了,伸手一抄,便抓住了对方鲜血直流的手腕,随即缓缓道:“不用你去,让我来!”

    “可是你……”

    天罗宝帅欲言又止,只见将王微笑着摇了摇头,不禁感叹道:“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如果真的到了我献出生命的时候,我将王自然会义无反顾。况且,看着你们这些孩子一个个地舍生忘死,我这个当头领的怎么可能置身事外。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说话间,将王举步上前,伸手拎起一个将要死去的魔兵。只见,那些诡异的黑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染着对方的身体,将王见此情形,随即沉声道:“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魔兵的不死之谜到底是什么,兜率神功现!”

    突然,自将王体内涌现大片的五彩光芒,顷刻间便将他与手上的魔兵一同吞噬其中。不时,这股忽现的异彩开始逐渐消退,最终显露出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看他的面貌,似是与将王有几分相似,但体形却要比之刚才高大了整整一倍,尤其是身上不断向外散发的森然魔气,更是让人不禁为之胆颤心惊。

    “将王,你!”

    此时此刻,在宁州城内那个僻静的角落之中,宁夫魔君也察觉到了城门处的异样,准备正视。可是就在这时,一道伟岸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你是什么时候找到我的!”

    将王露出两颗匕首般的獠牙,声如虎啸道:“就是现在!”

    “砰砰,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