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诸帅上阵
    寻常的自爆是以自身灵气为能量,加上恰到好处的条件,便会随之产生意想不到的强大威力,往往都能致人死地,但起爆者本身也要面临尸骨无存的悲惨下场。可是眼下,于将王面前爆炸的这枚头颅却是不同寻常,就像一个精心设计的机括一样,在保护爆炸威力的同时,还有无数碎片利器顺势一同飞出,将王两只大袖飞舞得极快,只为了拦下朝自己飞来的众多杀器。但无奈,经过爆炸力量推动之后的这些小玩意竟是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个令人畏惧的“小恶魔”,不仅防不胜防,而且无孔不入,只是较量了短短十余回合,将王的衣袖已经被撕成了布条,随身飘散。而在他的两侧肋下,甚至还有血丝缓缓溢出。

    将王居然受伤了。

    “糟糕,是我大意了,原来这个魔君是假的。”

    将王万万也没有想到,刚刚自泥土之中冒出来的那个宁夫魔君居然是个赝品,而且还是被安放了杀人利器的机括工具,目的就是要与自己同归于尽。而真正的本尊,却不知躲在哪个犄角旮旯之中,目睹着这一切呢!

    “哈哈,还自称是什么将王,到头来,连的泥土起爆人都应付不了。不行,我得与他们继续玩玩,不然错过这个机会再想遇到类似的高手又不知何年何月了。”

    一个谁也没有察觉到的角落之中,宁夫魔君伫立在一个泛着血光的圆形阵图之中,双手之上竟是被一道道颜色各异的光芒所缠绕。现如今,其中的绿芒气势正盛,光彩也越为夺目,正是用来与众宝帅缠斗的植物生命的象征。如今的宁夫魔君不仅可以纵观整场战局,还能精心操纵这里每一处事物,小到蝼蚁野草,大到房屋石柱,无所不能。只要体力与灵气支持得住,他便只可以滔滔不绝地召唤出自己的“伙伴”,并且一点一点蚕食掉对方的战力。

    “哈哈,颤抖吧,愚蠢的人类们!”

    一念闪过,平坦的街道之上豁然开裂,出现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宙宇宝帅几人全身心都在应付眼前的怪异植物,根本无暇顾及。只有暂时空闲下来的将王向前望了一眼。然而,只是一眼,已经令他不禁放声呼叫起来。

    “快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将王离开沟壑边缘的一瞬之间,一道冲天火光忽然突破黑暗的笼罩,如一根擎天之柱一样,横跨在天地之间,让人不禁望而生叹。眼见这种惊世景象,几位宝帅立即使出混身解数,勉强挣脱了各自的敌人,一同退回到将王的身边,并尽量向后撤离。然而,抬头远望,只见远处的城门外侧,竟已升起大片的浓烟,就在他们应对宁夫魔君的棘手诡计之时,宁州城外伺机而动的魔军已经发动了一波强势冲击。城门之上,从将士奋力顽抗,但无奈魔军数量太大,且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前方的巨力魔负责攻打城墙,开辟通道。后方的神箭魔则主牵制作用,令蓬莱战士无法专心战斗,顾此失彼,好不混乱。

    “糟了,中了这些魔人调虎离山之计,原来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偷袭,而是要血洗宁州城。他们要破开城墙,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宙宇宝帅大喝一声,飞身一跃已然跳入到数丈之高的天空之中,留下一句话道:“看来的。”

    忽然间,只见苍穹之下,赫然出现了一枚巨大的法阵。法阵之中绘有阴阳两极,此刻在宙宇宝帅的摧动之下,两极急速旋转,进而进入到了一个颠倒的状态之中。刹那间,数道惊世巨闪呼啸殃落,刚好击中城外的空地之上。然而,诡异的是那些闪电落入大地之后并不会立即消散,而是持续保留在原地之中,彼此呼庆,形成了几个巨大的闪电牢笼,任何想要我擦电牢边缘的魔人,都会被随之而来的狂暴电力轰成焦炭,一丝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将王手下的宙宇宝帅才真正显示原本的威力。

    “刚才和那该死的藤蔓纠缠了太久,有力也使不出。现在有了这种宽敞的地方,终于有我施展拳脚的机会了。让你们瞧瞧我宙琮宝帅的厉害。”

    说着,宙宇宝帅双臂忽然做出一个提起重物的动作,与此同时被困在闪电牢笼之中的众多魔兵,尤其是以巨力魔为主的魔人,此时已经六神无主,不知自己会何去何从。然而就在他们为自己的生死担忧之际,一声惊咤忽然自宙宇宝帅的口中咆哮而出:“还给你们!”

    同一时刻,同一地点,两波魔兵竟然相聚到了一起。然而,在宙宇宝帅的操纵之下,关押着巨力魔的闪电牢笼俨然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那些身材瘦小的魔兵哪里受得住这种程度的冲击,纷纷死伤,惨叫不断。而体形高大威猛的也没有占到太多便宜,也受到了不少的伤害,只是同有情债之忧而已。

    眼见宙宇宝帅将众多魔兵变成了盵手中的玩具傀儡,于眼处观望的宁夫魔君,立时胸中大怒,咬牙切齿道:“让人知道一下逞英雄的后果。去吧,飞瓦漫刀!”

    命令一经出口,全城上下,所有建筑物上的瓦片全都一个个地飘浮起来,并汇聚成一支瓦片战队。眼见那密密麻麻的黑点一同向自己铺天盖地地扑涌过来,哪怕是宙宇宝帅也禁大惊失色,立即朝后方喊道:“周全,看你的了。”

    “包在我身上。”

    眼见宁夫魔君的飞瓦漫刀大阵俨然来至,周全不慌不忙地回转过来,提掌运气,接着猛然拍在自己身前的大地之上,口中大叫道:“御界八方,土灵听令,城隍壁!”

    一声咒语发出,顷刻间一堵迎天巨垒破土而出,如一尊凶煞一般,赫然挡在众人,当然也包括宙宇宝帅的身前。接着,受宁夫魔君操控飞行御空的众多瓦片,一个不落,全部撞在了那座壁垒之上,进而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声。不过,自周全宝帅口中所及的城隍壁也不是安然无恙,尤其是在这种高强度,高密度的攻势之下,哪怕是铜墙铁壁也会难免崩溃。眼下的这座干墙的外形虽然还没有受到损失,但内部却已经出现了大量密集的裂纹,而一旦这些裂纹形成气候之后,那么城隍壁的损毁便是必然的。

    “好家伙,果然不是省油的灯。看我御界八方,土灵听令,城隍双壁。”

    如今的周全全宝帅就如同那造物主一般,谶语一出,心中所想的事物便会立即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又是一座壁垒,只不过比起刚才的那座更加浑厚,更加雄伟,让人看了之后不禁感叹起身为人类自己的渺小。而这两座守护神般的城隍壁相比起来,所谓的飞瓦漫刀实在不值不提,在将整个宁州城的瓦片消耗干净之后,宙宇宝帅等人仍然是毫发无伤,就连身上的灰尘也没多少。

    “怎么……怎么公这样,难道是我小瞧了这般所谓的宝帅了吗?”

    就在宁夫魔君为丙位宝帅的表现心惊不已之际,天罗宝帅已经大步跨出宁州城外,来到了魔兵跟前。那些嗜血如命的战士,一见她势单力薄,而且看起来身无长处,打心里便不由得小看了她。所以动起手来,自然也要比之从前威力大减。在这种情况之下,天罗宝帅被十余名魔兵团团包围,他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手中寒光一亮,惊魂杀气已经席卷着冰冷的刀锋,划过了这些自以为是的弱小生命,并令他们身首异处,登时气绝。

    “一起上!”

    眼见天罗宝帅,举手投足之间便杀害了自己如此之多的同胞,其它健在的魔兵自然不会放过他,立即蜂拥一般,杀到天罗宝帅所在的地方。这下,不是一柄,不是十柄,面是几十上百柄无同种类的兵器一同挥向自己,在敌军穷凶极恶的杀势之下,天罗宝帅手持手刀,横于胸前,口中念起口诀道:“天罗四式,地缚杀!”

    自知凭一己之力无法同时应对众多魔兵的天罗宝帅,兵出险招,不以手中兵器抵抗,反而将其插入到眼下的大地之中。忽然间,无数道黑影自那光亮的刀刃之中狂射而出,并接连窜入到魔兵身下黑影之中,空气之中随即响起一连串“噗噗噗”的闷响,紧接着便见到那些刚刚还好端端的魔兵魔躯,竟开始纷纷飙血,有的当场倒地,有的挣扎了少许仍然难逃一死的一命运。而从始至终,众人根本没有弄明白天罗宝帅到底用了什么招式,居然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当真不愧对“天罗宝帅”四字称谓。

    “这……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原来这些宝帅竟然身负如此强大的战力,丝毫不弱于魔将实力,甚至无限接近于魔君境界,是一种异常可怕的强大战力。不过,你们遇到了我宁夫魔君是你们时运不济,接下来我要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做人间地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