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魔君宁夫
    魔君,仅次于魔皇的至高存在,手下统领魔将魔兵数以万计,可以说是一呼百应,莫敢不从,在魔人心目不之中绝不亚于神明,而他们的能力也与传说之中的神圣极为接近。

    比如,血河魔君能操纵魔界血河,妄虚魔君可以颠倒虚实,而眼下的这位身材小小的魔君,便是之前在魔皇面前毛遂自荐的魔人之一,宁夫魔君。别看他长得奇貌不扬,年纪也不大,在如今的他已经超越无数魔军,成为了十大魔君之一,坐拥庞大的魔族势力。而他的能力鲜有人知,而眼下便是他大放异彩的时候。

    将王起得很晚,宙宇宝帅前去察看的时候发现对方的眼睛居然有些红肿,显然是大哭过一场。联想到之前段尘的不幸遭遇,他便感觉合理了许多,也就没有明着挑明,只是一直在其左右服侍着。当将王吃完了早饭之后,他竟忽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右眼眼皮,好似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对宙宇宝帅道:“我的眼睛怎么一直在跳,难道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宙宇宝帅先是一愣,然后勉强笑道:“将王多虑了,这么多的高手精英坐镇宁州城,只要那魔皇不是傻子,就绝不会对我们出手的,不然他们就是自寻死路。”

    将王一想对方说得也有理,便没有放在心上。可没过多久,但听到军帐外面忽然有人尖叫道:“大事不好了,城里出事了。”

    将王与宙宇宝帅刚要抬头往帐外行去,忽然间一道莫名奇妙的石柱忽然拔地而起,将那准备进屋报信的士兵当即刺了个对穿,赫然挂在石柱上方,当场断气,至死他还保持着临终前的神态动作,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致命的厄难不仅会从天而降,还可以在地下滋生。

    “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宙宇宝帅反应过来,将王忽然伸手推了他一把,与此同时,和刚刚几乎一模一样的情形再次发生,巨大的石柱像春笋一样自土壤这中赫然射出,如一枚巨型长矛一样,欲要将碰到的一切物体撕成碎片,包括里面的活人。小小的军帐周围便已发生如此之大的变故,那定州城的其它地方呢?

    负立虚空,极目远眺,一眼望去,偌大的宁州城居然变成了石林怪岩的乐园。只见城内的中要街道之上,已经被这些模样相似的石柱全部占领,鲜血淋漓的尸首倒得满地都是,而这所有的一切,竟然发生在片刻之中,实在让人无法想象。

    “这……这到底是谁干的,给我出来!”

    蓬莱大军大面积伤亡,好在核心战力,也就是蓬莱精典并未受到什么严重损失,除了个别几位受到了轻微的擦伤之外,大多数都还保持着饱满的状态,以来迎接未知的战斗。不过同样让他疑惑不解的是,刚刚的大地异变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自己心爱的蓬莱大军变成了如今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作为首领的将王第一个站了起来。他发誓,如果找不到事情的罪魁祸首,绝不善罢甘休。

    “你们几个给我去搜,找到那个始作俑者给我抓回来,我要一刀一刀剐死他,以来祭奠那些死去的将士。”

    “是!”

    众精英一哄而散,三两成群,分别潜向不同的方位,寻找刚才事件的元凶。可不知怎么了,众人离开之后,只剩下将王以及三大定帅的城池中心区域,竟变得万分凄凉起来。

    “哎,有没有发现,今天的天气似乎比前些日子要冷一些啊!怎么感觉又好像回到了冬天一样?”

    周全宝帅漫不经心地说一句之后,眼神随即扫过旁边街道上的一棵柳树。忽然间,他看到上面的柳条好像在朝自己招手,可令他感到困惑的是,眼下一丝风都没有,柳枝又是如何飘起来的呢?

    就这样,那棵看似普通的柳树在先后挥舞了几次“手臂”之后,其中一根较为修长的枝条陡然直立起来,如快剑飞针一样,朝他的方向直刺过来,动作之快,来势之凶,前所未见。

    “不好!”

    周全宝帅说话之际,已被那突如其来的柳条枝一连逼出了数丈之远。而在另一边,同样身为宝帅的汤宙宇,也遇到了不少的麻烦。

    “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什么时候,宙宇宝帅的双脚脚踝处已经被一种从地里生出的诡异藤蔓紧紧地捆在一起。这种植物的根茎异常坚韧,非但能够抵御灵气内力的冲击,还能抗得住普通兵刃的劈砍。更加要命的是,别看这些藤蔓个头小子,但生长速度却超乎寻常得快,眨眼之间便已将宙宇宝帅的两只小腿包裹在自己的绿茵之中,而且势头大有猛增之意,情况不容乐观。

    周全宝帅与宙宇宝帅先后遇险,剩下的天罗宝帅自然也不能例外。不过他的对手比起柳条、藤蔓更为意外,居然只是几根平常的杂草而已。

    说它们是杂草,但这些植物的叶片却要比得上世上任何一柄刀剑的利刃,可以说是吹毛断发,削骨如泥。天罗宝帅自来便是以身法速度见长,但无奈这那些忽然出现地草刃竟仗着“草多势众”,强行将他围困起来,使之暂时无法突围。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天罗宝帅就算再怎么神通广大,但面对如此众多的“敌人”,也不禁败下阵来,身上随即浮现起大片的细小割痕,虽然不要紧,但还是能够从创口处感觉到火辣辣得刺痛。

    就这样,被蓬莱子民看作是巅峰强者的三位宝帅就这样陷入到了苦战之中。眼见自己的几大王牌战力先后遭遇偷袭,中心处的将王却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他知道,敌方的真正目标并不是他们,而是自己。果然,没过多一阵,只见众人前方的地南之上,缓缓升起了一座土丘,紧接着土丘前面的部分萋迅速分化,凝实,进而衍变成人类的五官,并勾勒出了一张狰狞得意的笑脸。

    “哈哈,什么蓬莱精英,我看也只是一群酒囊饭袋而已,到头来不还是要栽在我宁夫魔君的手中。”

    “什么,居然是魔君,魔皇这么早便出动如此强大的底牌了吗?”将王惊声道。

    眼见对方一脸惊讶的神情,宁夫宝帅的身形已经完全显露出来,随即伸手一指前方的将王,冷冷道:“你就是这里的管事吧?不得不说,是有那么一点王者的气质。只可惜,凭这么点破烂玩意要与我们魔界相对抗,简直是痴心妄想。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请不要反抗,不然只会死得列难看!”

    目光遽然一扫,只见那柳树上的柳条枝陡然间暴增数倍,本来就已经初现力竭的周全宝帅一时间变得手忙脚乱,没几个回合便被刺伤了左侧肩部的关节,还被撕下来一块皮肉。而与周全宝帅相对激烈的战况比较起来,宙宇宝帅就要显得安静多了。当然,他并不是已经放弃挣扎,而是那些难缠的细小藤蔓已经遍布他的整个下半身,并且继续向上蔓延,再这么下去话,过不了多久他就是要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植物人”了。

    与周全宝帅和宙宇宝帅不同,天罗宝帅兼顾动静,但都不得要领,身上倒是被剌出了不少血痕,积少成多,他那件宽大的黑色铠甲之上,已经被血污染得发红发亮,让人看了不禁为之揪心。

    “呵呵,是不是很担心自己部下的安危?不过你放心,很快他们就会解脱的。当然,你也会跟着他们一起去的。所以,千万不要反抗。”

    一言说罢,宁夫魔君的脑袋忽然从腮部中心一分为二,随即一枚巨大的石块自他的身体之中狂射而出,直击将王的面门。砰得一声炸响,将王完好无毫的形象再次出现,而那块飞来的石头却已灰飞烟灭,杳无痕迹。

    “哼,死到临头居然还不认命,看我的……”

    话音未落,只见那个刚刚从地上幻化出来的宁夫魔君陡然一震,紧接着身体便不由自主地向后跌倒下去。然而,摔在地面上的时候,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时机太巧,巨大的撞击力竟让前者的脑袋连同一侧肩膀全部都从躯干了分离了下来。没有了头部的身体立即变回到之前岩体的模样,不时便已化为一抷黄土,再无活气。而那枚侥幸涛下来的脑袋此刻也到了穷途末路之际,那双如刀一般凌厉的目光直视在将王的身上,似有数不完的话要说。

    “你……你……好快的速度!”

    将王拍打了一下自己膝盖上的尘烟,不以为然道:“作为蓬莱大军的领袖,没有这两下子怎么可能服众。不得不说,你这个魔君虽然名气不大,但能力却让我着实吃了一惊。如果你迟迟不肯师身的话,我们还真没……”

    “哈哈,没办法是吧?愚蠢的人类,枉你还是将王,居然天真地以为我宁夫魔君只有这点能耐吗?”

    说话间,只见头颅上的两只血瞳忽然鼓了出来,其上遍布的丝丝血管,如一根根导火索一样,欲要将这个充满怨气的东西变成这世上最为强大的炸药。

    “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