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一恕泯恩仇
    空气之中充斥着一股凝重冰冷的成分,哪怕是以现在孙长空的修为都无法抵挡,内心之中不由得打起鼓来。而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将王终于开口道:“你回来了啊!”

    孙长空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这时候,将王又接着道:“这次辛苦你了,在霞宗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吧!”

    孙长空想了一下,这才道:“还好。”

    将王上下打量一下面前的孙长空,不禁觉得面前的人与自己印象之中那个似乎有些不不太一样。他变得不再健谈,沉默少语,但身上的气息似乎强大了不少,看人时候的瞳光也要比之从前凌厉许多,如果是意志不坚定的人被他看上一眼,说不定会当场晕倒。

    “接下来,我要问一件事情,你要如实地回答我,绝不能有半分隐瞒。”

    孙长空点了点头。

    “你之前去往飘渺云巅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一个男性弟子?”

    孙长空心头一震,便表面上却是波澜不惊,一脸淡然道:“见过。”

    “好!果然诚实。那我问你一句,尘儿的死与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这下,孙长空彻底不再说话。虽然看不到二者有丝毫行动,但军帐之内的温度明显升高了不少,汗水自他的头上缓缓淌下,打湿了脚下的地面。

    “你觉得有没有关系?”

    将王微微皱了皱眉头,进而一怔,接着道:“如果我知道的话,就不问你了。”

    孙长空道:“我说没有,你信不信?”

    将王不假思索道:“我信。”

    “没有。”

    将王的话语回得干脆,孙长空答得更加利索,没有丝毫犹豫。可这时,前者的脸色明显黯淡了许多,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大戾气立即从他的身体之中散发而出,融入到周围的空气之中,使得原本灼热的气体变得更加干燥。

    “可是,尘儿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为何他会身中你们苍北仙苑的剑招。”

    孙长空平静道:“我和段尘确实有过冲突,但我并没有痛下杀手。既然你知道这么多细节,想来是找到了他的尸首。而真正的凶手,就是他旁边的李芳蓉。”

    将王豁然道:“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搞清楚,尘儿的死,到底有没有你的份儿?”

    这下,孙长空再也无话可说,答案已经显然易见。

    “你想怎么样?”孙长空冷冷道。

    将王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表情凝重道:“杀人偿命,天经地意。那个女弟子死了,按理说事情应该到此为止。但是,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死的不明不白,我这个当爹的救不了他,只能还他一个完整的公道。”

    孙长空道:“所以你想杀我?”

    将王看着孙长空,不再说话。但从他的目光之中可以看出,此刻他的内心是无比挣扎的。孙长空身上许多的缺点令他十分不满,但这都比不上对方身上出彩之处。孙长空能力强,修为高,关键还聪明,要知道有一个聪明的手下,是一个多么舒心的事情。便何况,对方还是自己的义子,为了追究亲生儿子的死,去杀死自己的干儿子,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种双重打击。可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又属实不甘心。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段家的香火还指望着段尘延续。可是现在,一切的宏图大志都化为了泡影,没有了传人的他好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一样,再也没有奋斗的动力。

    “长空,我很欣赏你的。我多么希望,尘儿的事情与你无关。”

    孙长空冷笑道:“可事实不是那样。”

    将王声音温柔道:“所以你能原谅为父,对吗?”

    孙长空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夸张起来,狰狞的样子就好像是一只正在发怒的狒狒一样,让人见不禁心惊。不过,将王见多识广,经验丰富,什么样的场面没有看过。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迈步向前,已然走到距离孙长空不到五尺的地方,突然止步。

    “我现在已经可以杀你了。”将王面带微笑道。

    “可是你并没有出手。”

    “因为我舍不得杀你。”将王的笑容越发温柔,让人看了心中不禁为之一暖。他真的成了一名父亲,而且还是孙长空的父亲。

    将王出手,孙长空根本就没有见到。不他看到那只布满青筋的臂腕之时,自己的性命已在对方的股掌之中。

    手掌奇大无比,一手就将孙长空的脖颈攥了过来。之前在神铁洞之中,“孙长空”曾经见识过对方的身手。但此时此刻,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的恐怖力量,简直就是那天无法相提并论的。他甚至觉得,自己就算尸骨无存,也绝不会惊动外面的人。因为将王有那种实力。

    “长空,我不想杀你。可是为了尘儿,我又不得不杀你。”

    孙长空的脸已经憋得通红,脖颈处已然升起如同将王手臂相似的“虬印”。然而,他始终淌有抵抗,因为他知道对方绝不会痛下杀手。

    果然,一盏茶的时间之后,那股加持在脖子之上的压倒性威力,竟是忽然消失不见。而这时候,只见两行老泪竟是夺眶而出,瞬间便将这位花白头发的中年人变成了泪人。

    “你为何不反抗!”

    孙长空目光坚定道:“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动手。”

    将王泯着嘴边的泪水,随即将孙长空一把拥入到自己的怀中。这是他得知段尘出事之后首次落泪。孩子的哭泣之中充满了纯真与希望,而老者的泪水之中却是饱含着辛酸与无奈。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杀了孙长空,段尘也无法再世为人。想到这里,他不禁释然,或许这就是老天对他的戏弄吧!

    “从今天起,我将王就只有你孙长空一个儿子,之后也不再会有什么义子,你就是我的亲儿子。”

    宁州城的夜还是有些寒冷的,孙长空独自一人站在城墙之上,巡视着城外的环境,以防魔军突袭。忽然间,一道快影从天而降,来势之猛,形同闪电。但落地之时却如枯叶坠地一般,几乎没有任何动静。孙长空甚至不用回头去看,便已猜到对方的身份。

    天罗宝帅。

    不知为何,向来寡言少语的天罗宝帅居然对孙长空情有独钟。之前在湖边是这样,现在又主动前来寻找,实在是诡异至极。不过,此时的孙长空已不是之前天罗宝帅所认识的孙长空,所以对于此人出现,他的心中并没有太多波澜。

    “这次任务还算顺利吧!”

    孙长空面向前方,嘴里发出一声微弱的“嗯”音,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怎么,你不想看到我?”天罗宝帅紧接着问道。

    “除了仇敌之外,我没有不想看到的人。”

    “那你为何对我爱搭不理,你可知道你走的这些天,我有多么担心吗?”

    孙长空冷酷道:“可是我并没有……”

    忽然,胸口一凛,两只纤细却十分修长的手臂豁然将他环抱起来,紧接着两团软绵绵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后脊之上,令孙长空脸上升起两片绯红。

    “不要动,我只想这么安静地待一会儿。我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将王会生疑的。”

    孙长空漠然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是将王的儿子,你背着他与我私会,他会原谅你吗?”

    “我不管,我不管,这么多年了,我没有奢求过什么,现在只是想和自己喜欢的人独处一会儿,难道连这样都不行吗?”

    说话间,天罗宝帅的双臂变得越发紧实,哪怕是孙长空也不禁觉得气短起来,呼吸也随之急促了许多。

    然而,他并没有推开天罗宝帅,同样也没有继续说话。就如对方所说的那样,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需求而已,自己实在没有什么理由拒绝。而且此时此景,他竟不由得想起来不知身在何方的柳如音。在他的印象之中,对方的身体也是如此柔弱,刹那间的感动令他有些分不清与自己在一起的究竟是天罗还是柳如音。

    **一夜,梦醒无痕,孙长空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枕边,伸手抚摸了一下,感受着其中淡淡的气温,以及莫名的体香。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迎合对方,或许只是为了成全一下这个可怜的小丫头,亦或他真的对这个痴情的女子动了心?他也说不清,道不明。也许就和春梦一样,他们的事情会随着这一夜的过去而不复存在。但他对柳如音的思念却是在与日俱增。

    “你在哪里啊!”

    “大人,听说这里驻扎的就是蓬莱大军的主力部队,我们要不要动手?”

    高耸的山巅之上,一队人马站在上面,极力远眺,而在视线的尽头处,一座偌大的城池赫然突现的茂密的森林之中。

    “呵呵,当然!不过,不是现在。毕竟,敌众我寡,正面交战的话对我们定然不利。可如果我们能够稍微变通一下的话,说不定有机会将这波多管闲事的小喽罗一举歼灭。那样的话,我的地位定然会跃居到所有魔君之首,到时我还那几个家伙还如此阻拦得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