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变节的萧
    无人知道他是谁。他衰老,虚弱,每走一步都好似要付出全身的力气。他满头白发,皱纹更是已经遍布那张沧桑的脸庞。他还有一双眼睛,一双令人过目不眼的眼睛。它们年轻,富有活力,却被禁锢在这样的躯壳之中,无法施展抱负。他甚至已经忘记自己的身份,数天前,他终于有了自己的意识,并且使用这副身体活动。隐约间,他记得自己的出现是为了完成某人的命令,而那个人便是上天。

    天意像游魂一样,在人间流浪着,期间也遇见了几个来势汹汹的魔兵,不过全都被他那具几乎崩溃的身体轻易击杀。如今,他的意识已经近乎消失,眼见就要到重返虚空的时候,然而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可是现在的他已经再也走不到,身上的青衫沾满了污泥,右脚的一只靴子也不知时候不见了踪影。他像一个狼狈的乞丐,坐在一间饭馆外侧,饥肠辘辘,却不能裹腹。来往的客人看他可怜,随手丢下半块馒头,天意连忙将它从地拾起来,连上面的灰尘也顾不得掸去,放在嘴里大口品尝起来,脸上随即升起的欣然满足感。不时,一名留着山字须的花甲男人款款走来,竟和天意并肩坐下,随即开口道:

    “吃饱了吗?”

    天意迷茫地抬起头来,仔细看了一下那人几眼,随即他在意识当中仔细搜索着对方的身份,可就是想不起来说话人的身份。然而即便如此,他仍然觉得面前之人竟有一种令自己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很久很久之前见过似的。山字须的老人微笑了一下,又继续道:

    “都说上天是没有独立意识的,但今天所见似乎与之相驳。你说我说我的对吧?我该如何称呼你?老天爷?”

    天意将嘴里的馒头终于咽下,然后吃力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

    山字须老人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道:“好吧!也许对于你来讲,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而已。但你的出现,确实彻底改变了我,改变了我的命运。我知道你的记性不好,我就是当初你指定的守界者。”

    “守界者?好像是听过这样的称谓,便我怎么记不得你了。”

    山字须老人又道:“呵呵,这个也不奇怪。当初的我还年轻,但现在已经白发苍苍,迫近暮年了。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比我还要糟糕啊!”

    天意打了个哈欠,这才精神疲倦道:“我的身体快要死亡了,所以看起来不太健康。人想好好休息一下,但却找不到一个安稳的地方。”

    山字须老人道:“你现在还不能休息,因为人间的劫难还没有过去。你此番降世的目的,不正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情的吗?”

    天意颓然道:“可是,魔界大门已经打开,魔皇魔军肆虐无度,我也没有办法。”

    “不,你有办法的。”

    说话间,王道人用那双凌厉如剑的眼睛看向天意,接着表情严肃道:“我的身份已经不复存在,而世间现在需要一个新的守界者。你要完全这件事情,方有机会挽救整个人间。”

    “可是,我该怎么做,谁又能胜任这个使命?”

    王道人目光一寒,接着凑到天意的耳边轻声道:“我知道。”

    洗漱,穿衣,打理,吃饭,萧如吟像往常一样,做完每天必做的事情之后,看了一眼桌上的信封,脸上竟是浮现出一股异常复杂的神情。而这时候,飘渺云巅的几名核心弟子已经来到他的房内,一个个的脸上都充斥着沉重的神色,好像刚刚听到了噩耗一样。

    “我有事情,要先离开几天。在这期间,门里大小事务,就由你们几个代为操办。记着,什么事情都不如活着来得要紧。听什么尊严‘宁死不屈’的话都是胡说骗人的,因为说这种话的人往往不能切身体会到危机到来时的窘困,自然说得轻巧。但情况不一样,我们都是女人,我们都是需要男人依靠的女人。没有她们,我们甚至无法安稳地生存下去。大敌当前,适时地躲在男人背后,能够尽最大限度地保存飘渺云巅的实力。还是那句话,好死不如懒活,只有活着才能有希望。”

    “掌门师姐,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何要对我们说这种话?”

    现在开口的是曾经赔受众师父宠爱的弟子,周如真。他长得虽不出众,修为在众师姐妹之中也表现平平,但身体之中就是有一种让人无法言表的亲和魅力。若不是辈分原因,柳如音放弃之后,理应由她来继承掌门之位。但现在,他却十分乖巧地选择顺从萧如吟,并且极力展现着自己的人格魅力。

    听了周如真的“关切”问话,萧如吟淡淡地笑了笑,随即道:“呵呵,没什么,只是和大家一起生活了多年,忽然意识到竟然从未坐下来好好地谈心,真是人生一大遗憾。现在把话都说出来,心里舒服多了。”

    萧如吟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接着快步走到门处,回身再次看向那些师姐妹,柔声道:“答应我,好好活着。”

    “师姐!”

    话说一落,萧如吟已如清风一样,猝然消失在房门前方,只留下那几名深陷囹圄的飘渺云巅弟子。而那个说话的周如真站在原地,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他总觉得萧如吟这一走就是永远,再也不会回来了。

    宁州城地处险要,相当于坐落在一个巨大的平顶山之上,因此才会具有易守难攻的毛钱在优势。然而,此刻,萧如吟朝着春天的太阳,踏着欢快的步伐,缓缓离开了城市,来到了人类罕至的僻静之地。这里生满了无数的荆棘灌木,一眼望去甚至看不到下脚的地方。然而,此刻的萧如吟却像失了魂一样,径直穿入到茂密的荆棘从中,不一会儿身上便被那些竖起的木刺扎得鲜血淋漓,让人见不禁心生怜悯之情。

    穿过了荆棘丛,萧如吟的面前又出现了一片巨大的湖泊。眼下这个时节,湖水还十分刺骨,就算用来盥洗都让人受不了。可这时的她竟好似着了魔似的,噗通一声跳入到冰冷的湖中,并开始努力朝湖泊对岸游去。每呼吸一次,她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地打一次冷战,沁人湖水不时还会呛到她的口鼻之中,令其痛苦不堪,仿佛被人用刀不断地削割着自己的咽喉。然而,在一番与大自然的奋力较量之后,萧如吟终于艰难地爬上了岸边。她甚至来不及休息一下,便穿着那件冰壳似的衣衫,继续向前。在那里,一个纤美的身影已经等候多时。

    “拜见师父,最近您老身体可好?”

    随着那道身体转过身来,萧如吟终于在数天之后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师父,也就是一任掌门飞仙子。和那时相比起来,飞仙子身上的戾气已然减弱了不少,要不是知道实情的话真的无法将她与魔界九幽魔姬联系起来。

    “嗯,你终于来了。不愧是我飞仙子培养出来的弟子,果然遵守约定。在来这里之前,你就已经交待好了吧?”

    萧如吟点头道:“嗯,好了。”

    “既然这样,你已经做好打算,与我一同前往魔界了?”

    原来,这才是萧如吟心中的真实想法。她已看出人间穷途末路,只要逃离这里才有可能免于一死。当然,弃明投暗意识着背叛,但这对萧如吟却算不得什么。试问在人间之中,又有哪个人类没有背叛过呢?而相比起来它们,她觉得自己更有理由,因为她要活着,精彩地活下去。而待在人间只会让自己沦为魔人的奴隶,再无尊严可言。萧如吟擅于利用身边一切可以触及的便利,而飞仙子便是其中之一。就在从常翠山回来的那天,她在自己的桌上无意间看到那了来自飞仙子的书信,信的内容拉拢她加入魔界。起初,萧如吟还相当纠结,但睡过一觉之后便明悟了。人活在世,最重要的不就是活着吗?而现在她就在努力做这件事,所以萧如吟便毅然决然地答应了飞仙子的邀请,并按照信中所说的地方找到了后者。

    “师父,人间再劫难逃,再待下去也只是徒增伤亡而已,根本起不到丝毫作用。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种情况之下能受到师父提拔,成为魔族一员,弟子自然是荣幸之至。事不疑迟,我们还是尽早返回魔界之中吧,我已经迫不及待要欣赏一下那里的独特风光了。”

    飞仙子看着萧如吟那张仍然年轻的脸颊,不由道:“如吟,你可要想清楚,一旦踏入魔界,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常人被魔气入体之后,外行特征也会随之发生一些变化。而要成名一名真正的魔人,为师还要对你进行特殊的改造,这些事情你也能够接受吗?”

    萧如吟表情认真地点了点头,好似将要奔赴刑场一般,眼眶之中竟有泪光闪烁。

    “再见了人类,再见了萧如吟。”

    想到此处,萧如吟不禁看到远方的树林边上,竟有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正在注视着自己。

    “柳如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