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饕餮往事
    魔界,血幽谷,本来打算重返人间的方柔,因为人魔大战的突然爆发,不得已被困在了纳百川的住处之中。现在战斗才刚刚开始,虽然大部分魔将魔兵已经集结完毕,但魔君却可以享受特权待在自己的府邸之中,不然这里只剩下方柔与鬼童两个,未免也太冷清了一些。

    “不行,我要回去!饕餮一定急坏了,再看不到我的话,指不定他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纳百川悠闲地泡着茶,然后欣然品味着杯中茶水,随即道:“真没想到,我居然有一个如此有能耐的女儿,竟可以将当初横行凶兽界的饕餮收拾服帖,还真应了一物降一物的道理。”

    方柔没好气地瞪了纳百川一眼,接着问道:“饕餮到底犯下了怎样的滔天大罪,居然被外人如此忌惮。莫不成在远古时代,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不成?”

    “杀人?呵呵,方柔,你太天真了。”

    说着,纳百川的眼中不由得浮现出大片的光芒,记忆之中的陈年往事随即出现在他的眼前。

    饕餮,作为吞天一族的开山鼻祖,与tao 杌、混沌、穷奇、虺龙、旱魃、英召、玄蛇、雷兕以及yuezhuo,共同组成了上古十大凶兽,而它们同样也是各自种族之中的佼佼者,即便是无所不能的上苍,也无法复制这样的经典,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罕见存在。而这其中,饕餮作为名声最大,为恶最多的上古凶兽,更是在一段时间当中成为了生灵的噩梦。他嗜杀如狂,一旦进入到屠戮之中,可以不眠不休杀上整整数月。有一次饕餮不小心误闯了妖界,被群妖围剿。可最后的结果是,饕餮顺利逃回凶兽界,却给妖圣留下了满地的妖族尸首。

    曾经的饕餮每天必吃一人,而且还要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至阴之人,以来提升自己的道行修为。而正是这个原因,实力在上古十大凶兽之中表现平平的它,竟可以几乎击败其它所有的凶兽,稳居十方凶兽的头把交椅,地位崇高,丝毫不亚于大兽长。

    听了纳百川的解说之后,方柔忽然兴致大作,不由问道:“这个大兽长又是怎么回事,他也是十大凶兽之中的其中一员吗?”

    纳百川摇了摇头道:“这个,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就想没人知道仙宗的来历一样,作为凶兽界王者的大兽长,在大家的心目之中仍然是一个谜,甚至有幸见过他庐山真面目的人都寥寥无几,可以说是几界王者之中最为低调的一位。不过话虽如此,他大兽长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曾经饕餮就斗胆挑战过他,想要取而代之。”

    “然后呢,挑战的结果如何?”

    纳百川苦笑道:“傻丫头,你觉得如果是饕餮赢了的话,你还有机会见到他吗?二者的对决当然是以大兽长压倒性的优势草草结束,而饕餮从此患上了臆症,之后便很少露面,据说最后病死在了自己的家中。”

    “什么?你说饕餮死了?”

    强烈的震撼令得方柔眼睛几乎都瞪了出来,如果照对方所说,那自己岂不是一直与鬼魂过活。细想一下,她的身上不由得生起一片鸡皮疙瘩,强烈的不安感随即涌上心头。

    “你放心,他们虽然是上古十大凶兽,但在数以万年的繁衍进化之中,十只开山凶兽的意识,血脉,乃至生活习性早已融入到自己的子孙后代之中,所以凶兽界至今都能屹立在世间的顶峰,无人可以撼动。而就在这个过程之中,那些之后出生的凶兽会出现一种神奇现象,返祖。一旦凶兽某一点特性与先祖无限接近,那么返祖现象便有可能发生。而你所见到的那只饕餮,也只不过是吞天一族的凶兽因为某种外界刺激,而产生的应激性变异,所以才会造成饕餮复活的假象。”

    方柔想了想,然后才道:“这么说,我所见到的那个,并不是真饕餮,而是一个拥有着饕餮外形,性格,习惯的普通凶兽?”

    纳百川终于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不过,不是任何一只凶兽都有能力完成返祖的,最近这些年仍在人间活动,而且实力不俗的,恐怕也只有那只吞天兽了。”

    说到这里,纳百川叹了口气,神情黯然道:“遮天皇与吞天兽这对苦命兄弟,给世间带来了太多的灾难,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不过,你的出现,或许会成为那个改变命运的意外。饕餮居然公因为你而变得温顺,这是自古以来也没有发生过的情况。不过细想一下,吞天兽又不是真正的饕餮,顶多是被体内饕餮的血脉暂时冲昏了脑子而已。”

    方柔神情忽而显得忧郁了许多,声音也随之低沉下来:“那这么说,有一天饕餮会消失,体内的吞天兽会再次醒过来?”

    纳百川道:“这个……我也说不好。返祖现象是可逆的,凶兽可以从普通状态,返回到上古十大凶兽的样子,同样也可以从上古十大凶兽的状态恢复到本来的面目。只不过这里的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会不会变,什么时候会变,谁也说不好。所以,如果你非要和这样的人在一起的话,那就要有所觉悟。”

    方柔豁然抬起头来,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视着纳百川,面色阴森道:“什么觉悟?”

    “当然就是某一天睡起来,他会认不得你的觉悟。”

    方柔手里的茶杯戛然碎裂,其中的茶水像逃荒的难民一样,溅得到处都是。

    “认不得我?这怎么可以,我可是打算与他厮守终身的,他怎么能不记得我。不行,这绝对不行。”

    见到自己的女儿如此苦恼,纳百川长叹了一声,接着道:“其实,你也不要太过担心。只要不让他受到太大的刺激,这种情况应该就不会发生,或者是被无限期地向后拖延。况且,现在吞天兽似乎很适应饕餮的身份,更是已经慢慢喜欢上了这种状态。只要你让他认为作为饕餮可以幸福地活下去,那他就能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在纳百川的一番安慰之下,方柔发慌的内心这才终于安稳了一些。然而,被对方这么一说,她不由得越发担心起人间的饕餮,现在的他过得还好吗?

    皇城之外,没有了人类联盟的包围,这里已经变为一片死地,除了随处可见的尸首残骸之后,便是汇成小溪湖泊的血水。而就在这些触目惊心的景色之中,居然出现了一道不同寻常的身影,饕餮居然还在这里。

    自从方柔与孙长空失踪之后,他便一直在皇城附近搜索,但硬于魔军的阻挠,只凭他一人之力无法强行闯入魔界之中,所以也就无从继续追查二人的下落。不过他听说魔界除了皇城下方的通道之外,还有其它连同人魔两界的小路,这让他总算看到了一丝希望。其它地方饕餮不敢确定,但人类联盟在燕山山脚遇袭被灭,那就说明魔军用来偷袭的小路定然也在附近。一连五天,他几乎走遍了燕山的每一处山坡,掀开了每一块可以移动的岩体,便最终都一无所获。然而,就在他几乎放弃之际,几名看似普通的魔兵竟是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燕山的山阴之中。

    “哈哈,人间的环境就是比魔界的好,就连空气都是如此清新,以后我要带着老婆孩子在这里定居,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噩梦般的地狱之中。”

    说话的是一个岁数稍小一些魔兵,而听到这话的带头魔人忽然回过头来,抬手就在对方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同时表情狰狞道:“混蛋,你这个喜新厌旧的东西,难道你忘了是谁赐于我们这副比之人类不知要强悍多少的身体的吗?没有魔界的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你早就死在人类的屠刀之下了,怎么可能还在这里做白日梦。”

    那个被训斥的魔兵自然理亏,所以只得安稳地站在那里,虚心接受批评。在对方说完讲长遍大论之后,他才讨好道:“兵长,我错了还不行吗?魔界以及魔皇对我的培养,我在一辈子都会记在心上。但话又说回来,我们魔界不惜代价,不遗余力地策划这场人间杀戮,不正是为了从人类手中夺得这片净土乐园吗?我偶尔遐想一下,因为也不为过吧?”

    “哼,你小子心里想的我还不知道?表面上你是来从军的,实际上只是想为自己的家人行方便,这样你们就能举军搬入人间之中,享受天伦之乐。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据魔君的说法,人类至今好像还未展现出真正的杀招,而之前被我们解决掉的人类联盟只不过是个愰子而已。”

    一听这话,那名年轻的弟子连忙点头,应喝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加倍小心的。”

    说着,他看向前方,准备寻找出去的山路。可不承想,眼神扫过山坳的时候,一道黑色的人影忽然进入到他的眼帘之中,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明明可以互相看清模样,对方居然没被自己魔人的外表吓跑,反而继续朝自己行来,这实在是一大怪事。难道,那人是不想活了吗?

    “你们从何而来,带我去魔界!”

    说话之时,饕餮已经开始摩拳擦掌,进入到了战斗准备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