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高人救命
    急急急,情况异常紧急。以呼天魔将的修为加上其体内的愤怒力量,随即产生的爆炸威力是无法估量的,或者说是不敢估量的。介时,不只是这片广大的战场,就连城内的诸多的百姓也要受此牵连,生死难测。而陈克虽然修为远高于呼天魔将,但无奈多年修行他都一直全身心地投放在对战之中,面对这种棘手的情况就连他也无法对付。眼见呼天魔将的身体越发增大,前者的脸上竟是流下汗水。

    “快,都立刻离开这里,不然大家都会死。”

    话音一落,原本被楚岳的封死有城门之上忽然闪过一道剑气,紧接着被铁水浇筑的缝隙之上立即出现了一丝裂纹,身手一推,两扇城门竟然自行打开了。好不容易见到一条活路的众将士一拥而上,全部朝城内挤去。而对面的魔军魔兵也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比袭击时候的动作还要利落许多。

    楚岳摇椅晃地站起身来,然而就在他准备转身回去之际,一阵莫名的眩晕忽然涌上识海,眉心上的蓝色烙印也随之光芒四射,好像将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竭力按在自己的天灵之上,但其中的剧痛仍令他一瞬之间便冷汗淋漓。楚岳自认为不是一个意志薄弱的男人,但此刻头脑之中不断涌上的疼痛却让他几乎无法呼吸,一股强烈的作呕感也在暗中作祟,使得原本就已经十分糟糕的情况变得更加难以应对。而这时陈克忽然发现楚岳还未离去,连忙来到他的身上,略显嗔怒道:“岳儿,你怎么还不走,难道要在这里和他一起等死吗?”

    说着,出于关切之心的陈克伸手去抬楚岳的身体。然而就在后者仰头的一瞬之间,一股恐怖的蓝光如快箭飞矢一般,轰然击中陈克的咽喉。无可比拟的恐怖能量竟是将其直接洞穿,鲜血在他的身后挥洒出一道刺目的血痕。

    “噗!”

    咽喉乃是一切生灵的要害所在,一旦受伤便有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可怕后果。即便陈克是仙人,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强大仙人体,但在这种致命的招式之下,仍然是命悬一线。虽然右手在全力压制着创口同的血流,便从这形势来看,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的话,恐怕就要性命不保。

    “岳儿,你……”

    陈克不敢相信,给予自己的沉重一击的居然是自己多年以来器重的义子楚岳。当他以一种疑惑的眼神看向对方之际,一张狰狞妖异的面孔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义父,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你这是怎么了!”

    陈克颤抖地张开满是血污的嘴,轻声说道:“你的脸是怎么了,你是不是用了什么旁门歪道的方法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在陈克的提醒之下,楚岳伸手触摸在自己那绕“英俊”的面庞。可不知怎么了,当他的手掌摸向自己的面部之时,一股令人厌恶的颗粒感豁然出现,就好像是铺满鹅卵石的小路一样。接着,他发现自己的眼前竟然出现了一抹无法理解的暗红色,无论他看向哪里,这股红晕都会如影随行,无法摆脱。原来,这红色并不是所见物体的本来颜色,而是附着在眼瞳之上的惊人血丝。

    楚岳的眼中竟是在向外淌血,就如同传说之中的厉鬼怨灵一般,让人看过一眼便不寒而栗,心生畏惧。哪怕是像陈克这种见多识广的老前辈,也说不定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见高手陈克竟被友军、而且还是义子楚岳所重创,不远处的呼天魔将立即发出恐怖的尖笑,接着满含狠毒之状道:“哈哈,天助我也。如此一来,谁也阻止不了我的最后一击了。愚蠢的人类,我要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呼天魔将的怒火到底有何等可怕,毁灭吧,蝼蚁们!”

    当那强悍无比的狂暴能量,撕破呼天魔将的刹那间,一道黑色的能量波登时横扫整个战场,凡是被其沾到的事物,无论是死是活,全都在一瞬之间化为乌有。厚达数丈的坚实城墙,竟连一个回合也支撑不了,当即破开了无数的缝隙。而这些缝隙就好像具有魔力一样,迅速蔓延到整面城墙之上,随着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声之后,盍城的“脸面”竟然变作了一座废墟,而致命的能量则趁机溜入城中的大街小巷,欲要将这里变成一座修罗地狱。

    眼见呼天魔将成功自爆,在无数毁灭能量包围自己的前一刻,陈克悔恨地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但可惜的是自己的义子楚岳也要给他一起陪葬。

    “闪开!”

    生死瞬间,一道厉喝忽然从天而降,陈克抬头仰望天空,发现一道快绝劲影闪电霹雳一般赫然出现,并朝自己所在的方位飞奔而来。

    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心知对方是前来帮助自己的陈克,连忙使出身上的最后一丝气力,狼狈地逃向后方。然而,这次自爆的破坏力异常诡异,能量散播到四面八方之后,非但不会消失,反而会像寄生虫一般在原地扎根下来,并对周围的环境进行二次破坏。眼见被能量摧毁之后的众多建筑,又继续遭受摧残,陈克不由得开始担心,以后盍城是否还能恢复元气。

    不过,眼下令他最为关心的是,这位突然出现的“朋友”到底是哪一个。明明见到了爆炸产生的无敌破坏力,对方却义无反顾地前来支援,莫非他有应对眼下情况的十足把握?

    就在陈克为此疑惑不解之际,前方之人忽然伸手凭空画了一道符咒。紧接着,一道道灿烂的金光自符咒之中不断放出,并化作一枚枚箍圈,赫然罩在爆炸的中心位置处。在那里,尚未完全消失的呼天魔将意识,好似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般,登时嘶吼起来。

    “啊!啊!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在阻挠本魔将!”

    “区区魔将居然也敢现身人间肆意撒野,今天就让你们魔界知道一下,人类的真正厉害!”

    说话之人声音骤消,双手随即在胸前轻轻一拍,陡然间,只见空中的众多箍圈立时急速收缩,带动着下方的自爆威力一起向内部收敛起来。

    “不要,不要!”

    随着箍圈地进一步缩小,原本已经荡然无存的呼天魔将竟然再次显露出本尊。然而,此刻的他在那道恐怖的爆炸之中,已经化为一副骷髅,少的可怜的血肉贴附在森白的骨架之上,保持着身为活物的最后特征。而这时候,呼天魔将面对此时此刻发生的惊人情况无法接爱,立时咒骂道:“你这老家伙不在家里等死,居然跑出来干涉本魔将的大业。就算这次功败垂成,到了地狱里,我也要诅咒,诅咒你还得好死。”

    施法之人淡淡一笑,右掌结印,而后于胸前一立。只见那一枚枚收紧之后的箍圈竟然悉数套在了呼天魔将的骨骸之上。从头到脚,几乎将他捆成了粽子。当最后一枚箍圈落在脖颈之上的时候,呼天魔将的生命戛然而止,刚刚还肆虐在战场之上的众多毁灭能量也随之销声匿迹。

    劫后余生的陈克,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缓缓朝那人走了过去。然而,对方并没有回头,却已经知道他的心思:

    “不用过来了,我这就走。”

    咽喉处的伤口好不容易止血,陈克在这次放下手来,抱拳对那人说道:“敢问这位高人尊姓大名,它日在下定当上门拜见,以表感激之情。”

    “不必了,既然同是为保护人间而倾力为战,就不要那么见外了。好了,我走了。”

    不等陈克继续说下去,那人的身体之上忽然闪过一片细碎的电光,紧接着便遁入到了虚空之中,再也没有丝毫踪影。

    “这……这种感觉,难道他是……”

    宁州城西南方,不到二百里的业城之中,正在忙碌于招揽各方侠士的彭小尖忽然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天空,只见在宁州城的上空之中,赫然腾起一道暗红色的阴云,一股淡淡的忧伤不禁袭上心头。

    “魔界那群混蛋又在搞什么鬼,你们可要撑住啊!”

    转身回到房间之中,雷明刚好从后院之中走到大厅,二人对视一眼,前者立即道:“老祖宗,你这是去了哪里,我刚才在府里找了个遍,都没有寻得您老人家的影子。”

    雷明微微一笑,不以为然道:“没事,刚才出去还了一个人情,所以刚刚回来。”

    “我的老祖宗啊,这都干什么时候了,咱们自然都难保,您怎么还有心思去管别人家的闲事。”

    雷明点头道:“好,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了。”

    说话间,他将手掌缓缓展开,几个戒指模样的铁箍赫然躺在里面,而在它们之中,居然还有一具小巧的白色尸骨,尸骨之上,甚至还有些许血迹……

    “陈克,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