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得意忘形的陈克
    弹指一瞬,眨眼一瞬,原本还在自己前方的楚岳,竟不知使用了什么“妖法”,忽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而整个过程呼天魔将都在全神贯注地看着,竟是丝毫找不出破绽。然而不等他继续往下思考,楚岳以手代刀,挥臂飞斩,直接击中了呼天魔将的肩膀。后者的身材甚至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随之狼狈坠地。不过,出于对尊严的捍卫,在落地的前一刻,急中生智的他连忙调整体态,边才得以半跪在地,没有颜面尽失。可即便如此,刚刚那一刀对他的打击仍然是无比巨大的,甚至令他一度产生了放弃的想法。

    “这……这个小家伙的体内到底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为何刚刚我感觉他好像变了一个人,变得深不可测,无懈可击。难道,我真的会输在这里吗?不,不可能!”

    如果说饥饿是最好的调味剂,那么愤怒就是最强的兴奋剂。如今的呼天魔将变得无比愤怒,以至于令头上的血管开始迅速凸出,好似要炸开一样。

    “想打败我呼天魔将,你是痴心妄想!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正厉害!”

    说话间,呼天魔将的身体开始剧烈抖动,同一时间他那张瘦削的脸颊之上开始接连出现一种无比痛苦的表情。而上面的精致五官也在此刻开始迅速变异,瞳孔收缩,颧骨隆起,两排参差的利齿咧出口腔,如兵器一样坚在外面,异常吓人。而变化最大的莫过于他那道小山一样的身体。魔人的平均体形要大于人类。可像呼天魔将这般夸张的,楚岳还是第一次见到。

    然而,明知对方是在酝酿一次空前的猛袭,楚岳非但没有丝畏惧,反而十分期待接下来对方的表情,脸上也不禁升起一股期望的神色。而这时候,心知不妙的众人已经放弃了继续作战的计划,立即逃向尽量远离楚岳的地方。如今,战场之上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现象,立在众多尸骸蹭的他就好像是瘟审转世一般,鲜血四溢的大地加上他那道孤独却是异常坚定的身影,描绘出一副悲壮的画卷。

    “死!死!,都得死!”

    当呼天魔将叫出最后一个“死”字的时候,身体的变化已经尽数完成。然而,此时的他然飘在半空之中,与楚岳相距数十丈之远。如今已经丧失理智的他并没有选择向下飞去,而是直接抬手将背后的双翼全部斩落,就这样一具死神一般、鲜血淋漓的身影赫然落在了楚岳的面前。庞大的身躯在落地瞬间,使得大地不禁为之“惨叫”了一声,仿佛是要将整个盍城近郊一同踩翻似的。

    “小鬼,纳命来!”

    呼天魔将说话极慢,但动作却是快到无法想象,即便是如今的楚岳,也只能看到一点点出招的动作,然而这并不足心令他及时反应,并做出正常的防备。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当他再次看向前方之际,却发现自己已经落入到呼天魔将的股掌之中,并被对方死死捏住。眼下只要呼三魔将微微动一动手指,就有可能将楚岳轻松击杀,碾成一滩肉酱。

    “不好!”

    少见,实在少见,自打进入战场之中,这还是楚岳首次表现出忌惮的神情。然而,此刻的呼天魔将兽性大发,虽然没有直接了结对方的性命,却是拿着他上窜下跳,时而将其摔打在地面之上,时而将他的身体拗成弓的形状。而受到连番羞辱的楚岳不堪重荷,口鼻之中尽是血污,可这还不是关键。

    经过了短暂的嬉戏之后,呼天魔将发现这种虐待还不够尽性,索性伸手将其两只胳膊别到脑后。虽然楚岳极力挣扎,但随着两声悦耳的骨裂声,楚岳的两臂已经废了,无力地耷拉在身体两侧。

    “啊!”

    “哈哈!”

    看着楚岳无比痛苦的表情,呼天魔将不禁发出畅快的笑声,进而对其说道:“怎么样,我这招分盘挫骨手的威力不错吧?不过你以为到这就可以安心去死,那可大错特错了。真正的好戏……”

    “砰砰!”

    忽然间,两声爆炸自呼天魔将的身前接连发出,身上吃疼的他,手掌一松,楚岳便顺势落到了地上。不过即便这样,手臂上的伤势已经无法挽救。要么找一个地方,静养个三五十天。要么现在就和这魔头同归于尽。然而就在他看向前方之际,一个可靠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岳儿,你没事吧?”

    “干爹!你怎么来了。”眼见来者是天界神将、距离天斗神只有一步之遥的陈克,楚岳立即喜形于色,高声呼叫道。而这时候,前方的呼天魔将还在仔细查看着自己的伤势,确定自己并不大碍之后这才抬头忿然道:“你是何人,居然敢对本魔将出手,我看你是活腻了。”

    陈克翘起右手的小拇指,用地掏了掏自己的耳道,接着不以为然道:“许多年前,就有人对我说过类似的话。不过,现在的他已经融入了大地,变成了一抷黄土。不知,你是否有那种觉悟呢?”

    呼天魔将冷笑道:“该有觉悟的应该是你。待会,你就知道自己现在的做法有多么愚蠢了。”

    “哦,既然这样,那我……”

    魔人出招向来都是不按套路,而这位呼天魔将更是与常人迥异,不等陈克将话说完,便是已经率先发动攻势。同样的身体,同样的手臂,但迅速比之刚才更快,势头便猛,几乎已经令沿途的时空发出了剧烈的扭曲,所有与之有所接触的光线也被其扭成了曲线,簇拥着他,如一块天外陨石,登时砸向陈克的身体。

    “哦?”

    一声疑喃,陈克已然自呼天魔将无坚不崔的身旁一闪而过,然而,就在二人即将错离之际,他竟忽出一脚,刚好踢中对方的后尾骨上。顷刻间,楚岳竟听到了一丝骨折的声音,呼天魔将的魔躯竟是因为陈克的随间一脚当场骨折了。

    尾骨位于上下身体的衔接部分,功能之关键,几乎无法代替,一旦受损,使有可能给当事人带来一生的灾难,例如瘫痪。

    呼天魔将虽然身兼魔界之中最为坚固的魔铠体,但即便这样仍然抵不过对方的一记腿法,更是险些当场丧失战力,这对他而而言显然是一种巨大的打击。不过,自小时候开始修行之际,他便时常听老师傅们说坚忍的重要性。一个成大事的人,一个要为魔皇打下万世基业的男人,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倒下。

    这绝不可能。

    眼见呼天魔将自地上吃力地缓缓站起身来,看到这一幕的陈克不由得皱了下眉头,随即由感而发道:“好一个魔界魔将,骨头都断了居然还能站得起来。不过,我劝你联盟的最好还是倒下,不然接下来有你好受的。”

    呼天魔将抬起那张惨白如雪的脸颊,口中气阴森道:“要我当逃兵,除非让我去死。别以为有了那么点成果就能沾沾自喜。如果敢小瞧我的话,定让你……”

    “什么?”

    说话间,陈克飞身鹰扑向呼天魔将的巨大身体,双膝蜷曲,刚好将膝盖顶在对方的面部之上。叨后是呼天魔将变异之后的魔躯,仍然敌不过那股强大的力量,当即栽倒在地。暂时发懵的呼天魔将甚至来不及起身,便挥动手掌,朝对方劈斩过去。陈克淡然一笑,身化流光,轻轻松松地避开了致命的攻击,反倒是刚刚占有主动权的呼天魔将又被对方打折了两根肋骨,上一段甚至已经透过皮肤刺到了身体外侧,血水借着这个口子像小溪一样向外欢快地流淌着,似乎永远也不会停止。当然,大家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冥顽不灵!”

    陈克像一名辛勤的园丁一样,为这面前的长坏了的小树进行着一次又一次地修剪。而第一次的处理工作对于呼天魔将而言都是一种巨大的痛苦。从开始到现在,他已经被对方接连打断了不于十根骨头,其中还包括右腿上止的肱骨,以至于让让双脚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单腿苦苦支撑。然而,看着眼前由自己辛苦汗水所化的作品,陈克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进而道:“嗯,这样以来就顺眼多了。只可惜,这种场面你们的魔皇是看不到了。”

    呼天魔将年着那张沧桑牟面容,不禁咬牙切齿道:“你这个老狐狸,老匹夫,居然敢调戏本魔将。惹恼了我,大不了一起同归于尽。”

    此话一出,陈克略带欣赏神情的目光随即投向对方,随即道:“无论如何,你这份过人的胆量确实令老夫无比佩服。不然,你弃暗投明,加入我们天界算了。我向仙宗说两句好话,他老人家一定会接受你的。”

    “哼,仙宗?天界?原来你是天上的仙人,怪不得会有如此惊人的实力。不过,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罪该万死。魔皇,呼天不能继续给您尽忠了,您多多保重。”

    一时间,呼天魔将的身体如气球一般,迅速涨大起来,转眼之间已有之前的四五倍之在,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天然的炸弹,随时都有自爆的危险。

    空气一时间变得煞冷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