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楚岳的决心
    就在人间为抵御魔界入浸紧锣密鼓地准备之时,如鬼似魅一般的魔族战士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楚家所在的盍城之中。包括楚家在内的诸多修行者一同加入了战斗,然而,魔族的战士数量众多,人类方向双拳难敌四手,进而陷入到了空前的苦战之中。

    “少主,不好了。魔人在城西的一块城墙之上开辟出了一条全新的通道,我族中人正在全力抵挡,不过看样子似乎守不住了。”

    楚家抬起那双充满倦意的眼睛,随即阴沉道:“好了,我知道了。”

    “可是少主,再不采取行动的话,盍城可就不保了。”

    “嗯,我明白,你先下去吧!”

    出人意料,火烧眉毛的关键时候,楚岳竟然表现出超乎寻常的淡定与沉着,仿佛早已想到对策一般,所有的行动全都是慢条思理,就好像这里的事情与他无关一样。

    “赵叔,你先在这里维持一下,我去去就回。”

    说是赵叔,但那名男子已经到了花甲年纪,走起路来腿脚都已不太灵便。大难当头,能与楚岳稳居楚家的,自然不是泛泛之辈。当年楚父在世的时候,正是他相伴左右,一起走南闯北,争战四方。然而,岁月不饶人,如今的赵叔已不在年轻,面对魔界的攻势,他也只能像看客一样在旁边观望,什么忙也帮不上。

    然而,就在楚岳说话的一瞬之间,赵叔的脸上立即浮现出大片的惊骇,接着语气严厉道:“少主,你可要三思啊!”

    楚岳苦笑着摇头道:“事已至此,留给我们准备的时间实在已经不多,如果再不采取一些必要措施的话,恐怕楚家百年基业要毁于一旦了。”

    赵叔仍然不肯罢休道:“可是再怎么样,你也不能使用那件东西。要知道,你爹当年就是因为用了他,才使得身体出现了无法恢复的伤害,进而为奸人所害。你可不能重走他的老路啊!”

    楚岳微笑道:“就算我不在了,不还有赵叔你以及赵家子弟吗?有他们在,楚家就不会倒下。好了,不多说了,事不宜迟,我要回去准备了。”

    看着楚岳悲壮孤独的身影,赵叔那满是皱纹的眼眶之中豁然流出沧桑的泪水。好歹自己也是一点一点看着对方长大的,如今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走向末路,心中怎能不为之难过。可是,楚家势力有限,缺少高级强者作镇应援。这次魔军出头的规模尽管不大,但仍然对楚家造成了极大的威胁。盍城本来有东西南北四扇城门,但刚刚又被魔军开辟出了第五个缺口,无疑是让危急的局势雪上加霜。

    然而,楚岳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家族成为第二个韩家,所以他才会毅然决然地选择使用极端的办法。

    在楚家宏伟的庄园之中,有一个地方任何人都不能擅自踏入,否则将会按照家法被处以极刑。可这一次,楚岳竟然破天荒地来到了这里,一个被群芳簇拥的幽静之地。如果说人间还有一片净土的话,那这里一定是不二之选。在花径的尽头,有一件久久未曾涉足的小屋。屋外的台阶之上竟已长起了厚厚的青苔。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未经雕琢。然而就在这时,楚岳竟然开口对小屋之中喊道:“不肖子孙楚岳,全来请楚家英魂出山,助我一臂之力,击退强敌魔族。”

    话音一落,小屋之中仍然没有动静,而楚岳如今的模样,就像是一个失了魂的傻子一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小屋外面,满脸期待的表情。

    “嗡!”

    忽然间,只见昏暗的小屋之中忽而燃起一道淡蓝色的火焰,楚岳心中大喜,连忙掐指念诀,高声呼道:“先人显灵,楚魂召来!”

    刹那间,整座小屋竟是完全炸开,一道冲天蓝火以其无与伦比的速度,豁然射入到楚岳的身体之上。只见他那健壮的身体之上立时青筋暴起,如虬龙交错一般,赫然发布在皮肤之下,一颤一颤,十分吓人。而正因为那道“蓝火”的加持,以至于楚岳的双眸也随之染上了湛蓝色的光彩,视力所极,无不是异响不断,好像有人从旁边飞奔而过似的。

    “哈哈,原来这就是楚魂仙的力量,爹,娘,楚岳绝对不会让楚家蒙羞的!”

    城外,楚家人以及盍城的众人奋力迎战,在接连杀退了三波魔军之后,第四波已经紧随而至。经过边番的消耗,地上已经被尸体彻底掩盖,而人类这边更是力有不继,已然显露出颓然之意。

    “大家伙顶住,为了不让这些畜生破坏我们的家园,我们必须……”

    话说了一半,一名巨魔人挥斧而动,直接将那发话之人的脑袋斩了下来。头落在地上,还不忘张了张嘴,然而此时的他已经再也说不出话了。

    “冲啊!为楚江报仇!”

    魔界后方,一个身着华丽的年轻男子斜坐在战车之上,身边摆着上好的水果糕点,还有美酒相伴,好不快活,与那前方惨烈的战场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这时候,旁边的一名魔军副将上前一步道:“呼天魔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发动全面进攻。我军死伤惨重,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那个名叫“呼天”的魔将不以为然地捏起盘中的一颗葡萄,随手往自己的嘴里一丢,然后不耐烦地回道:“这才什么时候,为何要发动总攻。难道你不觉得,眼下正晨磨砺魔军战士的最好时机吗?对付几个虾兵蟹将,居然还会出现如此大面积的伤亡。对于那些死在人类手中的魔兵,我只想说是他们自己实力不济,赖不得别人。优胜劣汰,只有存活下来、实力足够强大的魔人,方有资格与我等一同迎接魔界的全面胜利。”

    魔兵的死亡数量仍在上升,但人类这边却已经接近极限。几个颇有实力的盍城高手,竟因为连续作战而体力透肢,魔兵见机会立即一拥而上,竟是将这他们活活地剁成了肉酱,血水洒了一地。见到自己的同胞遭此厄难,其余的幸存者不禁得惊骇交加,心不难免地出现了一丝怯意,两脚也情不自禁地朝城门处退去。然而,就在盍城众将士即将败退逃离之际,一个身着亮银色铠甲的男子手持霸王枪,缓缓走城中走出。而他来到这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两扇足有四千斤重的城门闭合起来,并将手中长枪插在门隙之间,已然封死了回去的退路。众人见此情况心中焦急万分,个别的甚至已经开口埋怨道:“楚岳,你这是在做什么!”

    楚岳看着前方的战场,目不转睛地说道:“击退不了魔军,今天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你……你这家伙难道是疯了不成?我们能站出来与魔军对抗就已经相当不易了,你怎么还能将我们往火炕里推。我们都死在这里,于你们楚家有什么好处!”

    楚岳淡然道:“我这么做是为了大家好,不然让魔军进入盍城,我们一样不得安生。”

    说话之人当即发怒,倚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三两步便逼近到楚岳的身前,伸手抓起他的衣襟,面露凶光道:“我再和你说一遍,快点把城门打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楚岳讥笑道:“刚才出来的时候,我已经令人将这里的城门从里面封死。你要想回城的话,要不是跳过了十丈高的城墙,要不就绕远去往其它的城门。不过,善意地提醒一句,其它的三个城门也已经被我派人前封堵,被魔人打破的城墙我也令工匠尽快前去修缮。你要走的话,最好趁现在,不然到时候可就来不及了。”

    “你!”

    在楚岳连续的挑衅之下,那名修行者再也忍受不了,抬拳便在对方的脸上轰了一记。如此近的距离,就算只靠蛮力也能造成不小的伤害。可令那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脸上挨了一拳的楚岳居然还在笑,而且笑容异常诡异,就好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样。

    “你……你这个疯子!”

    那人松开手之后,转身就要朝旁边奔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楚岳忽然叫道:“你真的要走吗?离开这里,你真的会死的。”

    那人回过头来,恶狠狠地道:“就算是死,我也绝不会坐以待毙!盍城完了,人间也完了。我要和老婆孩子去到深山老林之中,过与世无争的日子,希望再也不会与你相见了。”

    说完,那人气冲冲地前方另外的城门处。而这时候,楚岳看着那道渐渐消失的身影,语气冰冷道:“做梦。”

    呼天魔将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气,刚打算小睡一会儿,。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于战场前方,一阵阵刺耳的悲鸣声如瘟疫一般,豁然传入到他的耳中。

    睁开一只眼,呼天魔将不由问道:“前面发生了么事,怎么叫的跟杀猪一样。”

    副将登上瞭望台,观察了一番之后,随即惊声道:“不好,人类那边似乎出现了一名了不得的高手,我军伤亡惨重,战况已然失控。”

    呼天魔将豁然起身,面露冷笑道:“呵呵,终于到我出马的时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