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魔柳
    随着覆盖在废墟之上的乱石碎砾脱离残缺的山体,原本应该永远隐藏在其中的秘密竟是再次重见天日。周全宝帅目力极强,环顾一圈,便已瞧见了其中的端倪。终于,在一处险些被一同毁去的山坡之上,他发现了两具尸体,自然就是李芳蓉与段尘。

    即便尸体已经开始大面积的腐烂朽蚀,但他们仍然保持着生前最后瞬间的模样。从那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段尘对于自己的死表现得异常意外,显然杀人者的身份出乎了他的意料。而当亲眼见到自己的独子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将王颓然跪倒在地,双手捧起那具已经变得轻飘飘的尸身,口中喃喃道:“尘儿,爹来接你回家了。”

    旁边,周王宝帅站在那里,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说实话,他与段尘的交情并不怎么样,但将王如此伤心欲绝的模样,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母子连心,父子又何尝不是呢?办只不过相对于女人,男人更多时候选择了默默付出,父爱深沉,就是这个道理。

    “将王,看公子的样子,杀人者似乎是旁边的这个女性啊!”

    刚刚从悲痛之中缓过来的将王,一经发现李芳蓉手中的利剑,便意识到杀死段尘的就是对方。一时间,怒火攻心的他将段尘放到一旁,随即用那双炽热的神光看向李芳蓉的尸身。陡然间,后者竟是自行燃烧起来,一丝能量的波动都没有。因为这真的是将王凭借自己的眼神瞳光释放出的杀气造成的。见到此景的他似乎还不满足,接着大宙一挥,那具熊熊燃烧的尸体便立时“跳”了起来,进而于半空之中砰然爆炸,化为无数细小的火苗,落到常翠山的山坡之上。

    “尘儿,你安心地去吧!爹已经给你报仇了。”

    说着,他再次看向自己那可怜的儿子,一股由衷的误伤立即涌上心头,令其沧桑的眼眸之中竟多了几分少见的温柔。毕竟,他的心也是肉长的。就算他的修为再高,也无法斩断七情六欲。而不能斩断七情六欲也就意味着无法达到更高的境界之中,无法与仙宗相媲美,更不用说是超越。然而,段尘的死令这位伤心父亲的心也跟着一同死去。从此之后,这个世上再也没有能让他为之高兴或难过的事情。别人的死活与他又有何干?

    慢慢将段尘的尸骸从地上抱了起来,将王与周全宝帅一起下到平原之上,又找了一处风水极佳的地方准备埋葬段尘的尸体,令其入土为安。然而,就在周全宝帅将段尘放入到事先挖好的坑中之时,一个不经意的扫视竟有了超然想象的发现。

    “将王,你看!”

    将王低头看向段尘的身体,随即一股令人无比恐惧的狰狞神情赫然出现在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

    姗姗来迟的萧如吟见到将王的时候,段尘已经下葬入土。而看着二人无经难堪的神情,他便已经隐隐猜到了结果,所以也就没有细问。然而就在他准备上前一步,安慰将王之际。后者蓦然转身,可怕的神光如凶器一样,竟将她一连逼出了数步之外,这才感觉到些许安全。但她实在想不通,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的工夫就把脸不认人?

    “将王,你这是……”

    将王语气冰冷道:“尘儿死了,死在了你的大师姐李芳蓉的剑下。”

    “什么?师姨为什么会那么做,他们不是两情相悦吗。怎么会?”

    话虽如此,但既然这真相是将王说出口的,那就一定准备无误。恍惚间,萧如吟有种自投罗网的感觉。对方正在气头之上,而自己很可能便会成为这把怒火当中的首个牺牲品。然而,片刻之后,将王竟是再次收敛起杀气,一脸颓然道:“李芳蓉虽是你们飘渺云巅的人,但尘儿的死毕竟你不骨关系,我也没有理由将怒火撒在我的身上。如果刚刚冒犯了你,还请见谅。”

    萧如吟从未想到高高在上的将王竟会如此亲切,丝毫没有居高临下的意思。而见到对方真诚的道歉,她也终于焕然冰释,随即微笑着摇头道:“没什么,我理解你的心情。”

    将王点头道:“那就好。尘儿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我今天累了,要先回去休息了。”

    萧如吟点头道:“嗯,既然如此,将王大人您就先离开吧!我先一个人在这里待一会儿,毕竟这里有我太多的回忆,故地重游,难免是要发发牢骚的,希望您能成全。”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走了。”

    说着,将王对周全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即心领神会,摇身一变,脚下的一整块泥土竟是自行分裂出来,刚好足以放下二人四只脚。就这样,周全宝帅操纵着这么一个古怪的飞行物,飞速奔向宁州城所在的方位。

    这时候,萧如吟站在段尘的墓碑跟前,忽然沉声道:“不要再躲了,速速现身吧!”

    话音一落,只见远处的树林之中忽然传出阵阵的琐碎声,好似有一只巨大的猛兽穿行其中一般,声势极为浩大。而这时候,萧如吟却像早已料到一切的神算子一样,看向坟墓之后的树林,进而淡淡道:“师妹,没想到你竟如此执着,追了一路,跟我来到了这个荒芜人烟的鬼地方。怎么,你想在这里动手?”

    终于,茂密的枝叶被手轻轻分开,紧接着一张只应于天上存在的完美面容赫然出现在萧如吟面前。可是后者能从对方眼中看到的,却只有冰冷的杀气。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位竟是自己印象之中那个善良温柔的好师妹,柳如音。

    柳如音居然出现在了飘渺云巅的原址之上,令人着实意外。先不说亿此行的目的,可自她身上每一寸肌肤之中散发出的邪门气息几乎可以断定,现在的柳如音已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魔鬼,就连那双清澈的眼眸之中也充满了嗜血的猩红,那是只有凶狠猛兽才会拥有的标志,但此刻竟是从一个长相姣好的女人身上出现,实在是有些不应该。但如今的种种迹象表明,对方已经坠入魔道,与飞仙子一样,真的成为了“同道中人”。

    “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到底是把你害成这样的?”

    柳如音眨了眨那双无神的眼睛,口气慵懒却又干脆道:“你!”

    “我?呵呵,师妹,你可不要含血喷人啊!我是将你逼出了飘渺云巅,但你自己也应该清楚,你在门中一天,我便一日无法成为真正的掌门。要怪的放,就怪当年飞仙子师师偏心,有意将你培养成下一任的云巅之主。就算你能主动退位让贤,但在其它师姐妹看来,我也只是一个卑鄙无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

    听完了萧如吟的一番解释,柳如音纹丝不动,就好像根本没有将对方的放在眼里一般。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竟再次开口道:“无论如何,今天的你休想活着离开常翠山。做好必死的觉悟吧!”

    面对柳如音的挑衅,萧如吟显得十分不屑,随即冷笑道:“师妹,你以为平日里师父多教了你一招半式,就真的能让你在这个世上横行霸道了吗?今天天气刚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萧家剑法的厉害。”

    说着,萧如吟“仓啷”一声拔出腰间宝剑。剑身光洁如鉴,更是能照出人的样貌。而在这种情况之下,萧如吟透过自己的兵器,竟发现前方的柳如音竟好似被一团浓浓的迷雾所包裹,混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危险的气息。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的柳如音已经大不一样,再也不是那个单纯,善良的姑娘。

    孙长空与柳如间之间虽没有功法相联系,但凭借自己过人的感知力,还是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对方所在的位置,然后飞奔而去。然而,当他看到那道熟悉的背影之际,面前的惊人一幕引起了他的注意。

    “等等!”

    就在儿如音准备将那柄长剑“还”到萧如吟身上的时候,孙长空尖叫一声,随即身化流光,拦在了二人中间,及时救下了一条鲜活的生命。而面对孙长空的到来,柳如音竟是丝毫不为之所动,目光穿过他的身体,径直射在萧如吟的身上,使其无所遁行。而直到这个时候,孙长空才发现,身边的女子竟是已经伤痕累累,皮肤之上均匀分布着一种窄而浅的伤口,虽然不致命,但却可以令一个人痛不欲生。在连番的折磨之下,萧如吟的身体竟开始不由自主地哆嗦颤抖,脸上的表情也随之恶毒起来:“柳如音,我要杀了你!你居然敢这么对我!”

    柳如音冷酷地笑了笑,接着将手里的利剑随手戳在了旁边的岩石之上,一点也不费力。单从这一点上孙长空便已看出,对方的修为竟在短短的数日这中有了突飞猛进,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