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寻尘
    众将士的吃饭问题解决了,宁州城也因此变得井然有序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将王与萧如吟正在房间之中进行着一件神秘的工作,那便是寻魂。

    地面上以朱砂画下一个八角阵法,第一个角各对应着一个方向。而在法阵的中心,有一个黄纸裁剪而成的纸人赫然躺在那里,身上还写着“李芳蓉”三字,代表着被寻者的身份。将王看着萧如吟紧锣密鼓地布置着,始终没有忍心打扰,只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毕竟找人才是重中之重。而当一切准备就绪之际,萧如吟的头上已经渗出剔透的汗珠,原本红润富有光泽的薄唇也因此变得苍白干裂。

    “终于弄好了。将王,现在得借您的无上修为一用了。”

    将王心头一震,不由道:“可以是可以,但你想要做什么?”

    萧如吟回头拿起桌上的茶杯,大饮了一口,然后才道:“晚辈修为平平,虽然知晓布置寻人法阵的布置方法,但却无力将其驱动。只有拥有无上修为与通天神通的高人,方能发挥出这阵法的全部威力。而且,摧动者的修为越高,法阵的寻迹范围也就越为广阔。将王大人,能不能找到令公子,就全看您的了。”

    将王轻叹了口气,略显伤感道:“只要能找到尘儿,就算要我把这一身修为废了去又有何妨。事不疑迟,我们开始吧!”

    虽然需要借助将王之手,但真正起到关键作用的还是萧如吟体内的“飘字真诀”,唯有通过它,二人才能感应到李芳蓉的存在。萧如吟拿刀轻轻割破了手指,然后将其中的一滴精血,轻轻地抹在纸人的身上。忽然间,纸人沸身红光大作,在毫无外力作用的情况之下,竟是自行飘浮起来,悬于半空之中。这时候,萧如吟突然高叫道:“将王,趁现在!”

    话音一落,将王那双仿佛铸铁般的厚实手掌立即加持在萧如吟的后心之上,后者的身体立即被那股无与伦比的强悍修为所充斥,就连她的身体之上都因此染上了一股莫名的杀气,两只明亮的眼睛也因此变得猩红起来。

    “飘字追踪,千里显形。”

    口诀一出,只见法阵上空的黄纸人立即旋转起来,速度之快,竟让人看不清他原本的模样,变作一阵旋风,吹得周围的空气呼呼作响。此刻,萧如吟双臂已经感到微微吃力,在连续的输送灵气之下,他那纤细的经脉不由得率先告急,再这么下去的话手臂上的血脉将会因为血流过快而砰然炸裂,介时他的胳膊势必也要一起毁了,这对于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女子,无缝是一种巨大的威胁。然而不知为何,此时她的眼神竟是无比的坚定,看起来似乎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将王虽看不到她的脸,但从对方颤抖的身形便能看出此刻其中的痛苦,定是超乎想象。一时间,他竟是为萧如吟的行为由衷地感动,对其不好的看法也随之大为改观。

    “丫头,你还撑得住吧?实在不行,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萧如吟咬牙坚持道:“我还可以,将王不用担心。而且现在正处在最为关键的时候,稍一撤力便会前功尽弃。不过看那符人的模样,似乎已经快有答案了。快看!”

    随着萧如吟的话音,将王抬头望向前方的法阵之上,只见原本高速自转的黄纸人竟开始逐渐减慢速度,身上的红光却因此而成倍激增,照得人眼几乎都睁不开来。见此情况,萧如吟是又喜又惊,继续道:“好了,马上就有结果了。”

    当纸人使出了最后一丝力气,落在地面上的时候,萧如吟感觉压在自己身上的形大山竟是忽然间消失不见,一肥久违的轻松感立即袭上心头。举起那双异常沉重的眼皮,萧如吟有气无力道:“符人头部所对准的方向,就是大师姐的位置所在。而符人每偏离中心位置一寸,我们便要向前行进十里。按照这个方法,就能找到师姐的具体方位了。”

    说到这里,萧如吟脑袋向旁边一歪,竟昏睡过去。看着地上那个瘦弱单薄的女人,将王不禁感到了一丝心软,顺势便将其放回到床榻之上,仅其好好消息。然而,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准备直起腰杆,转身离去的时候。本来应该处于昏迷之中的萧如吟竟是忽然惊醒,双臂向上一探,便勾住了将王的脖子,声音富有诱惑力道:“将王大人,如吟仰慕您多年,对您的爱意更是如涛涛江水,绝非三言两语可以讲清楚的。”

    将王眉头一皱,但仍然耐心道:“别闹了,你累了,注意多休息,快放手!”

    “不!我不要你走。我想……”

    说着,萧如吟拱身上身,向上去够将王的头部。见此情形,后者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竟是野蛮地伸手震开对方的身体,随即转身,忿然离去,只剩下床上的可怜人蜷曲着身子,蒙头哭泣。

    此刻,一直在外面守候的宙宇、周全、天罗三位宝帅,一见将王离开房间,连忙走了上去,宙宇宝帅随即道:“怎么样将王,有没有那名女弟子,亦或公子的下落。”

    将王点头道:“嗯,那个萧如吟没有让我失望,经过她的协助,我已经大致打到了那名女弟子的所在地方,这就动身前去。”

    周全宝帅上前一步道:“既然如此,就让臣跟随您一同前往吧!中途万一遇到了变故,还能有个照应。”

    “也好,那宙宇与天罗就继续待在这里,看管蓬莱大军。如果遇到魔人发动进攻的话,千万不要贸然出兵,否则定会受到意想不到的损失。如果形势允许的话,你们可以与他们先行周旋一番,等本王回来之后再做具体的作战计划。”

    简单地交待了几句之后,将王与周全宝帅匆忙地离开了宝州城,直奔西北方向,而那里正是常翠山飘渺云巅的旧址所在。一想到即将见到自己阔别已久的儿子,将王便不禁心潮澎湃起来。

    “尘儿,你要等着我!”

    眼见二人已经化为光斑,一同消失在天边尽头。宙于宝帅忽然转过头来,看着之前与自己大打出手的天罗宝帅,一脸冷笑道:“现在能阻拦我们的人已经走了,要不要将未完的决斗继续下去?”

    话音一出,天罗宝帅竟是回过身去,口气阴森道:“我不动手并不是怕你,而是担心你我之间的矛盾会影响到整个蓬莱大军的士气,得不偿失。等将魔族赶出人间之后,我再与你好好打一场。”

    虽然天罗宝帅是一个女人,但此时的她却比任何一个“爷们”更有男子气概。眼见对方自顾睡自地离开,宙宇宝帅轻笑一声道:“好!我等着你!”

    当得知将王已经离开宁可州城的时候,于床上休养的萧如吟再也忍耐不住,竟是不顾虚弱身体的反抗,强行下床走动,并对弟子们吩咐道:“我有事要先离开一下这里,门中事情,就交给芳华师姐打理了。”

    “是!”

    在交待完门中事务之后,萧如吟将一瓶不知名的丹药,猛得往自己的嘴里倒了半瓶,之前翇白的脸色立即得到了缓解,并再次浮现出健康的血色。而与此同时,他的呼吸却因此变得急促了许多,好似正在剧烈运动似的。

    “我走了!”

    留下了这三个再简单不过的字,萧如吟脚踏飞刃,已然朝将王前去的方向掠去,飞快的身影竟在空中留下了一道灿烂的光影。

    按照法阵指示,将王与周全宝帅,终于来到了常翠山废墟之上。虽然事隔数月,但此时仍能从那平整的截面之上联想到当日孙长空与飞仙子大战的情景。那是一场如何激烈的战斗,方能制造出如此惊人的破坏力,实在是超乎想象。

    “将王大人,飘渺云巅已经不复存在,而支撑它的常翠山也已变成了一片废墟。就算那个李芳蓉在这里,恐怕也已变成了一具尸体了。我看……”

    将王挥手道:“不管结果如何,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就算尘儿已经身遭不幸,我也要找到罪魁祸首。”

    周全宝帅看着将王那副异常悲壮的神情,不由得轻叹了口气,继续道:“可是这里面积极大,如果每寸泥土都要翻找的话,恐怕没有一年半载的时间是完成不了的。要不,我再找些战士过来,帮助我们一同寻找?”

    将王摇了摇头道:“那些孩子这些天也够操劳的,这种事情就不劳烦他们了。我自有办法。”

    周全宝帅双眼一瞪,不由回道:“难道您要使用那招?”

    将王淡然道:“事已至此,也没有才能好顾虑的了。只要能找到尘土儿的下落,我愿意付出一切。象征无上智慧的天界瑰宝,兜率神功,该是你大放异彩的时候了。”

    说话间,但见将王的周身竟是浮现出一圈白色的光晕,与此同时,受到这道白光影响的大地,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一些个头稍小的石子竟是自行飘入空中,景象相当神奇。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变化得到了进一步的放大,而随之浮入空中的物体也变得越来越大,最后连一些比万年男子个头还要大的石块也相继腾了起来,沉寂已久的常翠山,竟再次变得热闹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