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萧如吟的身世
    宁州城的三月还有些寒冷,可如今城门外侧却是一副热闹的景象。

    “师姐!““师妹!”

    就在众人七手八脚为那忽然受伤的女弟子疗伤救命之际,天罗宝帅的目光已经狠狠地射在前方躺在地上的那人身上,进而口中挤出一个充满怨恨的字道:“你!”

    宙宇宝帅使了一招鲤鱼打挺,噌地一下便从地上站了起来。而直到此时,他的额头之上还有一条手持长短的血痕,刚刚就是为了躲避留下这道伤痕的攻击,他才会逼不得已就地倒地的。而后面瘫倒的那位,便是这次攻势的牺牲品。不用看也知道,对方定是已经回天乏术,天罗宝帅打伤的人从未有活命的,谁也不能例外。

    果然不多时,便听到人群之中已传出轻微的抽泣声,而这时候花如欢忽然伸手指向天罗宝帅,悲愤交加道:“是他杀了师姐,我要给师姐报仇。”

    “如欢,别傻了,你去了也只是送死罢了,不可能为师姐报仇的。”

    “就是就是,现在他们二人打得正紧,你现在过去也只是徒增伤亡罢了,没有任何意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朝一日等我们足够强大,再找这个蒙面家伙算账也不迟。”

    听完这番话,花如欢的掌心已经被自己攥得几乎淌血了。

    “你看,死了一个无辜者,这下你满意了?”宙宇宝帅略显生气道。

    “哼,他们早晚都得死,我现在送他下去,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不过你刚才的表现还真让我感到意外,先是破了我的一怒屏刃,又避开了防不胜防的语杀。汤宙宇,看来这些年你没少在我的身上下功夫啊!”

    宙宇宝帅惨笑道:“虽然我也不想,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即便我不想与你敌,但必要的手段还是要采取一些的。”

    “必要的手段?这么说来,你不只是调查了我,还调查了其它的人。”

    宙宇宝帅点头道:“可以说这么说吧!”

    天罗宝帅又道:“那你对失踪的赵轩昂又知道多少?”

    “赵轩昂么,呵呵,我也只是查到了一点点线索而已,本来学想找他亲自验证一下的,可没想到他在关键时候竟然人间蒸发了。将王说他有事在身,所以暂时离开。可我总觉得,将王与轩昂宝帅之间,一定有着……”

    “怎么样了,你们闹够了没有。”

    一声惊斥如九天惊雷一样,落入二人的耳朵之中。宙宇宝帅再也不敢继续说下去,便与天罗宝帅一起单膝脆地,样子无比虔诚地低头道:“恭迎将王。”

    随着那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二人之间,之前一直坐在地上的萧如吟不知从哪来的精神,竟是立即站立起来,连忙对着那道背影行礼说道:“飘渺云巅掌门萧如吟,拜见将王大人。”

    宙宇宝帅不禁抬起头来,看着那张令人异常讨厌的嘴脸,心中暗暗惊道:“什么!这个女人居然是飘渺云巅的掌门?真是人不可貌相。不过,找一个这样的女人带领门派,恐怕飘渺云巅离解散也不远了吧!”

    将王悠然转身,当目光看向面前的萧如吟之际,脸色立即好看了许多,嘴边也出现了久违的笑意,随即道:“原来你就是飘渺云巅的新一任掌门,嗯,不错不错,至少看起来比飞仙子顺眼多了。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萧如吟,见过将王大人。”

    “萧如吟,萧如吟,又是一个姓萧的,不知道你与那大名鼎鼎的萧啸天,又是什么关系。”

    萧如吟面露难色,但紧接着便道:“小女不材,萧大侠正是晚辈的先祖。不过时间太过久远,无从追查罢了。”

    将王眉头一皱,不由道:“既然无从追查,你又从何得知自己是萧啸天后人的呢?”

    萧如吟赶紧道:“是……是家父告诉晚辈的。我们萧家一脉没有祖谱,也不许供奉先人牌位,只能口口相传,将这个秘密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将王叹气道:“想当年萧啸天身为人间五大高手之首,那是何等威风神武,就连面对魔皇的时候也能毫不示弱,可以说是世间罕有的绝顶高手。可惜,他的后人到了现在,已经是夹到中骆,名不副实,辜负了先人声誉不说,还让自己活得毫无尊严可言,真是讽刺。”

    萧如吟一听这话是在数落自己,虽然心有不甘,但面前将王这种人类之中的灵魂人物,实在也没有什么脾气,只能安静地听着。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一丝安稳。

    “将王大人教训的是,晚辈有辱先人之名,实在太不应该,还请将王以后多多提拔,也好让晚辈光复萧家荣耀。”

    将王摆手道:“提拔就算了,看在你是萧家之后的份儿上,我就饶过你这一次。但下次再让我看到你阻拦我的去路,必让你们飘渺云巅鸡犬不留。”

    说到这里,将王抬头看向那一众弟子,然后又道:“对了,之前你们门中,是不是有过一位男性弟子,你可知道他如今身在何方?”

    “男性弟子?这……晚辈从未听过。怎么,将王大人您寻他有何指教?”

    于是乎,将王便将自己独子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直到这时飘渺云巅的众人才惊觉,原来自己生活多年的地方竟有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男人,实在是天下一大媳事。

    “既然将王大人这么说了,我一定尽全力为您寻找贵公子。不过,飘渺云巅的旧址常翠山已然不在,找寻起来势必会异常困难,所以请将王大人您也不要太过心急,只要公子尚在人间,我们就有能耐将他找出来。”

    将王沉声道:“我这孩子从小就娇生惯养,长大了也不听我的劝告,非要和你们一群女孩子家待在一起。当时我与你们的前任掌门……呃,飞仙子还有些交情。于是便通过她将尘儿引入到了飘渺云巅之中,一待就是五年。本来,这次我想将他接回去的,谁知宙宇回来对我说,尘儿半路不见了。我以为他还舍不得你们,所以就没有上心,可直到最近才感觉到事情不对劲,所以才想查清此事。话说,现在你们飘渺云巅之中,还有哪些人对门里的事情比较清楚,我想挨个询问一下。”

    “这个没有问题,只要是将王大人您提出来的要求,晚辈都会尽力去满足。”

    说完,萧如吟回头对众人道:“芳字辈的弟子留一下,剩下的可以先回去了。”

    众人忽啦一下散开,只剩下花如欢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望着宙宇宝帅,眼中尽是说不出的温情。对于这个既是对头,又是恩人的男子,她的心中竟是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情愫。如磁铁一般,将自己的注意力,仅仅吸附在对方的身上,无法自拔。

    “如欢啊如欢,你一定是最近过得太滋润了,所以才会萌生这种幼稚的想法。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宝帅,而你只不过是一介草民而已,怎么可能与人家发生什么。快点清醒一下!”

    想到这里,花如欢用力捶了一下自己的头顶,也许是走神的时候用力过猛,这一下打得着实不轻,令他那张小巧的圆脸之上不禁出现了一丝痛苦的神情。而这个瞬间,刚好被宙宇宝帅无意间瞟到,脸上随即升起一股淡淡的笑容。

    飘渺云巅之中,每一代弟子都会按照“芳”“华”“如”“锦”四字取名,入门早的便是“芳”字,如芳仪,芳珍,芳袖;入门晚的便是“锦”字,如锦彩,锦绯,锦玥等等。但入门时间的早晚与本身的年纪大小并无一定的关系,也就是说芳字辈的未必会比锦字辈的年龄大。但入门早的,知道的也就越多,这是无可厚非的。而眼下,萧如吟留下的便是入门最早的一批弟子,也就是芳字辈弟子。可数过一遍,萧如吟总觉得少些什么,忽然而其中一人道:“芳宓师姐,你最近有没有看到芳蓉大师姐,我怎么好像许久都没有见过她的人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确实,自从飞仙子掌门出事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或许,她是怕飘渺云巅倒了后连累自己,所以独自逃难去了吧!”

    萧如吟深思了一阵,随即摇头道:“我从未听说过她有家人,能进入飘渺云巅的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吧?”

    话到此处,只听将王轻咳一声,萧如吟立即醒悟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口道:“哦,我说的是一般情况,不排列有个别的高人,为了磨砺自己的子女,破例将其送到飘渺云巅的情况。如此说来,莫非芳蓉师大师姐在那场灾难之中已经不幸身亡?”

    芳宓回道:“可是我并没有听说有人发现大师姐的尸首,难道她与那大半个常翠山一样,也灰飞烟灭了?”

    这回,萧如吟没有立即回话,而是陷入到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将王看他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不忍打扰,索性就站在那里等着。忽然间,萧如吟惊叫道:“我想起来了,有一天夜里,我起夜如厕的时候发现大师姐独自一人离开房间,手里还拎着一个黑色的包袱。我好奇,便一路尾随,发现他在后山处与一个男人私会,而包袱里的是新鲜的水果,二人在半山腰上一坐就是好几个时辰,我最后也支持不住,就先回去了。难道,那个男子就是将王的独子段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