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宝帅之斗
    随着萧如吟跌倒在地,其余飘渺云巅的弟子也意识到了危险的到来。虽然未曾真正交手,但从对方举手投足间的表现来看,此人的修为定然是极为高强,否则也不会代表将王前来与他们对话。而这时候,宙宇宝帅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颈,进而不以为然道:“有什么招式都使出来吧!我让你们一起上,如果你们能击倒我,我便作主放过你们。”

    “真的?”

    随着一个稚嫩的女人声音,包括宙宇宝帅在内的所有人都看向人群之中,只见一个身材瘦削,样子小小的少女赫然出现在大家的眼前。然而就是此时,那张单纯的面颊之上竟出现了一股与之年纪极为不符的坚韧与果敢,竟让诸多师姐长辈不禁自叹不如。

    “如欢,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快给我退下。”

    此时,刚刚被自己的蛮力反震倒地的萧如吟捂着那只淤青的眼睛,张口怒斥道。可那个叫如欢的小姑娘却是丝毫不为之所动,仍然看着前方的宙宇宝帅,表情认真道:“你说话算数,只要打倒你,你就放了我们?”

    宙宇宝帅尴尬地看了看众人,随即摇头道:“我说话当然算数。不过,这要是传出去的话,恐怕有人会说我以大欺小。这样吧,如果你能让我双脚离地,无论是跌倒还是腾空,都算你赢如何?”

    “好!我们一言为定。”

    眼见小姑娘迈步就要上前,旁边的两名同门师姐连忙将她拉住,低声怒道:“小姐妹,你可不能胡来,你会死的。”

    小姑娘微笑道:“没事,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说着,她轻轻推开两位师姐,当即站到了宙宇宝帅的面前。直到此刻,后者仍然想不通对方的心中到底在想什么,就连瞎子也能看出来双方巨大的实力差距,他甚至不用动手,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其击败。然而,事已至此,宙宇宝帅也只能应下这场比试,随即开口道:“我从不杀无名鼠辈,速速报上名来。”

    “我叫花如欢,像花一样欢天喜地的意思。”

    宙宇宝帅笑道:“好,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不过,希望崔判官也能记得住你,不然,你可就要成为孤魂野鬼了。”

    话音一落,宙宇宝帅豁然进步,魅影幢幢,让人根本搞不清他的本尊到底是哪一个。而见到这副场景的花如欢,脸色立即阴沉下来,但不知为何,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他的身体竟是诡异地向前挺进了一步。

    刹那间,只见那无数的幻影之中,忽然有一道越发凝实起来,紧接着便见到宙宇宝帅一脸怒相地出现在大家的眼前,脸颊两侧竟还有些许绯红。

    “你……好卑鄙!”

    众人还不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便听见另一边的花如欢得意洋洋道:“哼,怎么,谁说女人不能利用自己的身体充当武器了。再说,我就在这里,你大可以伸手把我碾死。至于你的手会落在哪里,那我就管不了了。”

    说完。花如欢伸手拍了拍自己刚刚发育不久的胸部,显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而这时,宙宇宝帅已经调整完毕,进而怒声道:“小姑娘,我希望你能自爱一些,你这样看轻自己,而我却不能做那种无耻小人。好吧,算我输了,你们可以走了。”

    还没回过神来的花如欢仍然呆站在那里,而这时候身后的师姐们已经一哄而上,将他簇拥起来,恨不得每个人都能与这位门派英雄来一次亲密接触。

    “师妹,你真的是太能干了,没想到这点小伎俩居然就把对手给吓倒了。如欢,以为你就是我的偶像。”

    “今晚谁也别和我抢,我要和小师妹一起睡。”

    “哈哈,就算睡了又如何,智慧又不会从人这有脑袋里跑到你的身上。”

    眼见这群女人乱成了一团,宙宇宝帅无奈地摇了摇头,暗暗道:“没想到我堂堂宙宇宝帅,居然会败在这群小女子的手中,难道真应了那名,一物降一物?”

    “怎么样了,将王等得已经不耐烦了。”

    忽然间,一个女人的声音打破了宙宇宝帅的遐想,此时只见一个头截面具的脑袋赫然从地底之下缓缓探了出来,而这一幕也刚好被飘渺云巅的众人看见。虽然不知此人身份,但不知为何,空气之中的热闹气氛竟是在一瞬之间冷却下来,没有一人再敢发出声音。

    宙宇宝帅挠了挠头,略显惭愧道:“没什么,只是一场误会而已。我就让他们让开。”

    “不用了,我亲自来!”

    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发觉前方的地面忽然“轰”地一声猛烈炸开,紧接着宙宇宝帅的身体便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前。他将双手架在头顶上方,掌心之间竟夹着一柄无比凌厉的长刀,刀柄处,是一名身着黑色铠甲的蒙面人傲然立在上面,眼中竟在这时放射出三九天般的寒光,令人看了不禁心中发悚。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来到面前的,可从眼前的情形来看,宙宇宝帅似乎是在阻止那个面具人。

    “快离开这里,否则就连我也保不了你们。”

    天罗宝帅轻咦了一声,进而道:“汤宙宇,居然敢挡我的道儿!”

    宙宇宝帅苦笑道:“我刚刚才答应过放他们一条生路,你现在当着我的面儿要杀他们,实在是一点薄面也不给啊!”

    “可是将王不喜欢她们,所以她们必须死。”

    天罗宝帅的话如一根根无形的银针一般,狠狠刺入到飘渺众人的心中。同是女人,但她们根本感觉不到天罗宝帅的情感,她就像一个冰冷的工具一样,只懂得杀人,却不知道如何救人。与她相比起来,宙宇宝帅就要“可爱”许多了。

    大部队的前方,周全宝帅抬头看向宁州城的城门跟前,随即怪笑道:“哎,有意思啊!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打起来了。将王大人,用不用我上去把他们拉开。虽然我很想见识一下他们两个入手一搏的样子。”

    将王淡淡道:“既然你想看,那就继续看下去吧!他们各自的实力如何,我心中有数。或许在一招半式之中能分出高下,但要想置其中一方于死地,恐怕一时半会之间还解决不了。其实我与你一样,也想看看他们二人的真正实力。”

    刀仍未归鞘,而宙宇宝帅的额头之上已经渗出丝丝汗珠。都说天罗在四大宝帅之中拥有着最为绝妙的杀人技,哪怕是同为宝帅的他们也没有十足把握可以应对这些防不胜防的招式。可事已至此,为了保护这些令人又爱又恨的女子,他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天罗,听我一句,你与我恶斗,只不过是给蓬莱大陆徒增伤亡罢了,无论谁伤谁死,对于将王来讲都是一种巨大的损失,难道你想让他老人家失望吗?”

    “给我闭嘴!”

    忽然间,天罗宝帅发疯似的高叫一声,鹰翅一振,九柄刀刃立时自宽大的铠甲之中同时显露,如孔雀开屏一般,模样异常耀眼夺目。而她这招也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一怒屏刃。

    果然,天罗发怒不是开玩笑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抬手动作,便出现了这么一种惊天动地的杀招。一时间,宙宇宝帅的混身上下,被这九柄利刃全部锁定,无论他如何躲避,刀刃都能在第一时间直击要害,似要将他碎尸万段一般。九柄刀刃,宙宇宝帅同样也躲了九次。然而在第十波攻势到来之际,宙宇宝帅不由得轻叹了声,在放下了心中的所有包袱之后,他也决定亮出真本领。

    “疑换乾坤!”

    宙宇宝帅双手一同结印,刹那间于两掌掌心处赫然升起两道法阵,一如天,一如地,天地两阵趁机交换,忽然间立于站场之外的众人只觉得眼前的空间仿佛颠倒了一般,刚刚还一切正常的二者,忽然间便倒转了方向,改而以头朝下,以脚朝上,而此时天罗宝帅的动作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掠向前方的刀刃居然诡异地朝身后狂刺。天罗宝帅虽然早已防备,但无奈对方出手实在太快,自己的刀也委实凌厉,即便也已及时偏过头,锋利的刀刃仍然划破了他的面具,露出一条白玉般的割痕。那不是伤口,而是天罗宝帅的本来面目。

    意识到自己的一怒屏刃失手,天罗宝帅立即收回所有的兵器,摇身一变,那些刀刃便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她与那件宽大的铠甲。

    “汤宙宇,你把我惹火了!”

    宙宇宝帅连忙回道:“我早就说过不要动手,不然受伤的一定是你。”

    “少在那里大言不惭!”

    天罗宝帅说话的同时,宙宇宝帅竟是向后仰倒下去,噗通一声倒跌坐在地。花如欢眼见对方如此诡异的举动,不禁由衷担心起来,然后轻声地叫道:“喂,你没事吧?”

    “我!”

    就在大家的视线全部集中到宙宇宝帅身上的时候,众人之中,一个长相平平,修为也平平的女子忽然跌坐在地。当大家转身看向她的时候,却发现后者的腹部之上,竟是升起了一道血污。

    “好险!”

    躺在地上的宙宇宝帅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血痕,惊魂甫定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