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弄巧成拙
    宁州城之中,一片萧条凄凉景象,与如今初春百废俱兴的主旋律格格不入。经过了三天的大规模迁徙之后,硕大的城池之中只剩寥寥数几的人家,而且大部分都还是些老弱病残,行动不便的特殊人群。他们已经将自己的余生都融入了这片土地之中,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然而,就是在这样毫无生机的也方,居然还居住着一群姿色姣好的女子,这倒是为本来已经失去活气的宁州城又平添了几分色彩。

    “掌门师姐,宁州城的百姓已经撤得差不多了,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随着那名女子的话语,好不容易尝到掌门乐趣的萧如吟慵懒地伸展了下双臂,接着漫不经心:“动身?去哪里?”

    “当然是离开宁州城了。据外面谣传,魔族下一个进攻的目标就是这里,如果我们再不尽快离开的话,恐怕是要和那帮等死的人一起下地府了。”

    眼看那名弟子如此心急,萧如吟却是不慌不忙道:“哦,知道了。”

    那名弟子眼看就要发作,但碍于对方掌门的身份,只得继续耐心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快些收拾一下东西吧!这一路不知要逃到什么地方去,把能带的都带上吧!”

    萧如吟忽而转过头来,看着自己那位师妹,冷冷道:“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女弟子立时胆颤,连忙回道:“弟子不敢。”

    萧如吟用鼻孔对着大厅之中的人,一脸不屑地道:“我谅你也不敢,以后说话的时候记得管好自己的情绪,不然本座一不留神误伤了你,那可就不太好了。”

    “是……”

    被萧如吟这一番吓唬,那名弟子立即萎靡下来,本以为飞仙子走了之后,飘渺云巅能迎来一名和蔼可亲的掌门。可谁能想到,小小年纪的萧如吟竟然比当初的飞仙子还要刻薄许多,门中的许多弟子心中颇有怨念,只是不迟发作罢了。

    不等那弟子走出大厅,这时只见另一名女弟子,神色慌张地跌入到门槛之中,嘴里结巴道:“不……不好了,有人带着大部队来了。”

    本来萧如吟是侧卧在躺椅之上,一听到这个震憾人心的消息,身体顿时失控,当即从椅子了摔落下来。旁边两名伺候着的弟子连忙上前搀扶,谁知这时她竟声嘶力竭道:“不要管我,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来报信的女弟子好不容易喘均了气息,接着道:“刚才我在城外巡逻之时,忽然发现宁州城西南五里之外有军队出现,而且规模极大,这个时候恐怕已经来到了宁州城的近郊。掌门,我们……走不了了。”

    “废物!”

    萧如吟“噌”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凶狠的模样道:“都是一群饭桶,让你们看个门都看不住,敌人都到眼皮底下了方才察觉。现在好了,出路被堵住了,难道你要让我们飘渺云巅插翅逃走吗?”

    “我……我也不知道那群人的动作为何如此之快,出现之前根本没有丝毫迹象,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掌门师姐,我们该怎么办?”

    “别叫我师姐,我没有你这种愚蠢的师妹。”

    萧如吟怒而甩袖,接着道:“大军压境,只凭我们势单力薄的飘渺云巅,绝不是魔界的对手。看来,我们只能乖乖投降了……”

    “什么投降?”刚要离开大厅的女弟子,豁然回着,一脸惊愕道。

    “怎么,你又有什么意见?”

    “萧如吟,你是疯了吧?居然要我们向那些心狠手辣的魔头低头。先不说他们能不能放过我们,就算行得通,那今后我们飘渺云巅如何在江湖之上立足,我派的百年基业岂不是毁于一旦,日后成为人们口中的笑柄?”

    “说完了吗?”萧如吟轻声道。

    那名女弟子先是一愣,然后向前又挺进一步,故作坚强道:“说完了,你还能拿我怎么样?”

    “那你可以去死了。”

    手起刀落,薄冰一样的快刀当即抹向了那名女弟子如润玉般的脖颈,血雾一闪而过,瞬间便将她的生机全部带走,留下的只是一具尚有余温的尸体,以及满地的血浆。

    “啊!杀人啦!”

    一见自己的同胞惨杀死在掌门萧如吟的刀下,前来报信以及服侍她的那两名弟子立即调头跑出大厅,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而这时候,萧如吟不紧不慢地将那只染血的刀缓缓举到自己的面前,通过布满血珠的刀身,她看到了一张无比得意的笑脸。

    “将王快看,宁州城到了。”

    随着宇宙宝帅的目光,将王看向丛林尽头的缝隙之中,依稀见到了宁州城的城门。如他所想的一样,被散播谣言之后的城池已经空空如也,绝大部分的房屋已经闲置下来,而他们正好可以趁此机会驻扎进入,将其作为根据地之一。随着脚步临近,众人遥空望去,竟发现有一群人影聚集在通往城中的通道之中,一个个尽是盛装华服,好像马上就要参加一场盛大的仪式一样,脸上尽是肃穆之色。而更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这些人竟全是女子。

    “呵呵,有意思!没想到来宁州城的第一天,便见到了如此景象,看来今晚我们要有艳福了。”周全宝帅诡笑着说道。

    头戴面具的天罗宝帅豁然回首,虽然看不见面容,但周全宝帅已经自她的眼眸之中看见一股异常骇人的神色,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一般。知道自己理亏的他只得咽了下口水,进而装作无辜道:“我只是说说罢了,不要当真啊!”

    将王伸手示意部队停止前进,然后对身旁的宙宇宝帅说道:“你去前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那些女人有意阻拦我们的话,可以将他们一并杀了。我们在路上耽搁了太久,不能再拖下去了。”

    “是!”

    宙宇宝帅转身紧接着凌空一跃,便飞入到了树头之上,然后又用脚尖轻点了一下脚下的树叶,身子便像利箭一般径直射了出去,眨眼的工夫已经落到那群女人的面前。

    “快看,来了!”

    随着提醒,萧如吟抬头一望,只见一道俊俏身姿忽然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刚好站到自己向前的三尺之外。定睛一瞧,这“魔人”长得竟是极为俊美,如女子一般,皮肤白晳,吹弹可破,令见过他的女人都不禁为之艳羡。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那人发话道:“你们是何人,为什么要拦住入城之路?”

    一名女弟子刚要开品说话,谁知萧如吟伸手一掌,便将其推了个趔趄,然后满脸笑容道:“哦,我们听闻各位英雄路过此地,所以专门出来迎接大家。话说,魔皇大人来了吗?”

    “魔皇?”

    宙宇宝帅听得又有些糊涂,所以不禁又问一次。而这时,萧如吟则清了清了嗓子,继续一本正经道:“对,我知道你们魔族大军东征西讨疲惫的很,所以小女子率领着大伙,一起为大人们接风洗尘。我们也没有什么奢求,只希望今后能侍奉在魔皇大人左右,如果能为大人他生个一儿半女的,那就再好不过了。所以……”

    “住嘴!”

    宙宇宝帅再也听不下去,随即勃然大怒道:“你说你要为魔皇生孩子?我说姑娘,你是不是疯了?”

    萧如吟先是一愣,然后才继续贱笑道:“魔官大人你还真能说笑,小女子说的句句属实。而我这些姐妹也是一样的想法。现如今,魔军威武无敌,人间哪里还有我们的对手。我等能拜在魔皇大人的脚下,那是三生修来的福分,所以请魔官大人您成全我们吧?”

    萧如吟的话音里无时无刻不把飘渺云巅的其它女弟子包含在内,可事实上除了她自己之外,其她人自始至终也没有说过半个字,只是会时不时地瞥一眼,一脸的轻蔑与不屑。

    “我总算听明白了,原来你这女人是来迎接魔军爪牙的,枉我以为你们是在列队欢迎将王到来,你们这些人可真是死不足惜。”

    “什么,将王?你刚才说将王?这么说来,你们是……”

    宙宇宝帅意气风发道:“我们不是魔军,我们是蓬莱大军,你们拜错了人,信错了对象。本来,我还想放你们一条生路。便没想到你们居然是一群贪生怕死,黑白不分的小人。看来,今天我宙宇宝帅要大开杀戒了。”

    萧如吟大叫一声,立即向后退出数步,进而道:“快!给我拦住他!”

    宙宇宝帅眼中冷光一闪,口气阴森道:“想逃?做梦!”

    作为四大宝帅之一,汤宙宇,也就是宙宇宝帅,拥有着四人之中最为强大的空间掌握能力,只需一个心念,便能控制方圆百步之内的全部局势,可进可退,可杀可留,全都在他的意念之中。眼见萧如吟撤身欲逃,只见宁州城的城门之上赫然升起一道湛蓝色的光幕。不知死少的萧如吟并没有将其放在眼中,用力一撞,可谁承想一股超乎想象的能量立即从中反射而出,当即便将她掀翻在地,摔得那叫一个狼狈。看到此情此景的众弟子不紧没有为之揪心,反而个个显露出欣喜的神色。

    “太好了,终于遭报应了,老天有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