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霞宗一恸
    三胖虽然是撞人的那个,但他自己摔得也着实不轻,由其霞宗里面的街道全都铺设着整齐的石板,跌上去让人有种碰到了大山一样的感觉。好在,三胖的身体虽然肥硕,但有肉膘作为垫子,削减了冲击时候的力道,这都没有出大问题。而戚霞屹就没那么好运了,三胖的下半身结结实实地砸了在他的身上,当场便压断了三根肋骨,险些刺破了内脏。不过不幸之中的万幸是,他活下来了。

    “宗主!”

    霞宗众门人一拥而上,纷纷上前察看宗主戚霞屹的情况。而因为刚刚救了他性命的原因,大家对面前这个并不招人喜欢的胖子也顿生好感,七手八脚地也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三胖,你没事吧!”

    孙长空窜步上前,伸手一挥,便将捆在对方身上的绳索轻易割断。重获自由的三胖用力活动了下自己的关节,进而慵懒道:“终于能自由行动了,差点把我憋死。”

    说着,他看向迎面走来的孙长空,伸手就是一拳,后者也不躲闪,竟是任那浑圆的拳头打在自己的面颊之上。

    “你……你怎么不躲?”

    孙长空微笑道:“因为我相信,我的兄弟是绝对不会对我下狠手的。”

    “可是你身上剑伤……”

    孙长空不以为然地拍了拍胸脯道:“你以为那种破铜烂铁,真能伤得了我吗?不要忘了,我现在可是仙人,心念一动就能……”

    话未说完,三胖愕然发现孙长空的下半身竟诡异地透明了一下,虽然过程极短,但仍然被他看在眼中。

    “你这是怎么了,难道刚才的你真的已经死在那个该死地阵法,而现在站在这里的,只是你的一道魂魄?”

    二人对视一眼,孙长空不禁放声大笑道:“哈哈,三胖,你这想象力实在太丰富了。你以为我是鬼魂不成?再说是不是鬼,你摸一下我的身体不就知道了。鬼是凉的,人是热的,再好区别不过了。”

    三胖摇了摇头道:“我说是就是吧!我一个堂堂男子汉,伸手摸一下老爷们的身体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要被人误会成有那种恶趣味?算了算了,我相信你了。”

    看着劫后余生的戚霞屹被众门人簇拥着,孙长空忽然沉声道:“刚才你为什么要救他,不要忘了,是谁绑了你作人质的。”

    三胖摸了摸圆润的鼻子,然后才道:“事实我也挺恨这个杂毛老道的,可刚才看他那么担心自己的儿子,我感觉他不是一个坏人。或许他会那么做,只是被逼无奈的选择而已。我三胖虽然嫉恶如仇,但从不错杀好人。况且,你现在平安无事,而他又老而丧子,我实在找不到一个让他去死的理由,所以就情不自禁地冲了过去。怎么,你不会还想杀他吧?”

    孙长空摇了摇头,微笑道:“无论如何,刚刚的戚霞屹已经死了,现在的戚霞屹已经借你之手获得了重生。”

    三胖笑道:“说他重生有些过了,充其量就是从头开始吧!加入蓬莱大陆之后,恐怕霞宗要有许多事情发生改变了。”

    “宗主,你可不能死,我死了我们怎么办!”

    “就是就是,只有宗主在,霞宗才有意义。不然您一旦不在了,我们大家恐怕就要散伙了。”

    看着眼前这些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但却把自己看得比亲生父母还要重要的大伙,戚霞屹心上一片灿然,声音哽咽道:“好好,我向你们保证,以后再也不做傻事了。昭儿还在了,你们就是我的儿女。”

    硕大的霞宗俨然变成了一个家庭,三胖看着这一切,脸上不禁露出灿烂笑容,随即道:“不管属于哪片势力,只要能够驱赶强敌,重归家园,那便值得以命相搏。你说是吧,长空?”

    回首之际,原本站在那里的孙长空已不知去向,就连空气之中也察觉不到半点关于亿他的气息,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

    “长空不会真的是……”

    一个谁也不知道角落之中,孙长空如山石一样站在那里,岿然不动。而他的内心之中,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正在进行着激烈的对话。

    “怎么了孙长空,是不是有些不舍了?从今之后,你要与我身份互换,再也不能以孙长空示人,是不是心有不甘啊?”

    孙长空笑道:“没什么甘心不甘心的,能够重回人间,我就已经相当满意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从今以后要对如音好一些,不然就算拼得魂飞魄散,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遮天皇豪迈的声音再次响起,笑声之剧烈,竟使得身体周围的植被不禁颤抖起来。

    “哈哈,好好好,反正你也看得见。如果我敢做出丝毫有损如音的事情,不用你动手,我自动退出,如何?”

    “好!希望你能记住自己今天说的话。既然这样,那我就睡下了。”

    眼下一黑,孙长空学着遮天皇以往的模样,坠入到识海深处,进入到了一种神奇玄妙的境界之中。他的意识虽然醒着,便却不去思考任何事情,已然进入到了空明之中,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之前黑暗之中那个自称仙宗人性的声音再次响起:“看起来事情进行的不太顺利。”

    孙长空勉强笑道:“没什么,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罢了,没什么顺利不顺利的。”

    黑暗之中的声音又道:“可是你来到了这里,就说明他在外面使用着你的身体与身份。难道你真眼看着自己的心爱之人与别人的意思双宿双栖吗?”

    孙长空沉默,他当然不想那样的事情发生。可既然已经答应了遮天皇的要求,那他又怎能违背之前的誓言?

    “算了,你这孩子心地也是善良,我知道你不想伤害别人。对于那位柳姑娘来讲,灵魂是不是你也许并不重要。但你这样成全了那个遮天皇,对他而言不得不说是一种天大的恩赐。”

    孙长空苦笑道:“其实他的命也是很苦的,大半生的精力都放在了复仇之上,根本就没有好好享受过活着的感觉。”

    “呵呵,听你这口气,似乎十分了结这个天界的问题人物啊0说,你想不想听听他爹的事情。”

    孙长空席地而坐,面露微笑道:“反正待在这里也没事做,你何不现身与我亲身来讲。”

    黑暗之中传来阵阵笑声,随即只听那人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有这样的想法,或者说,你一直都在猜测我的身份。你令我现身只不过是想印证一下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而已。”

    孙长空挠了挠头,略显尴尬道:“果然,同在一片识海之中,我想什么你都一清二楚。怎么,你真的是他吗?”

    黑暗之中,那人幽幽道:“我是不是,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我们注定无缘见面,所以只能以这种方式对话。”

    孙长空道:“可是我却想看看你。”

    “那好,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再继续隐藏下去,似乎也有些不通情理了。不过,你要答应我,无论以后事情如此,千万不能遗忘身为人的本性。”

    孙长空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霞宗的事情已经基本处理完毕,当三胖再次看见孙长空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正在与戚霞屹进行着交接工作:“我们霞宗一共一千六百八十四人,除了之前五光十色阵之中牺牲的五百人,你出手错杀的一人,我亲自杀了一人,还有自戕的昭儿,总共还剩下一千一百八十一人。现在,我把这些人包括我自己的性命都放到了你的手上,希望你们蓬莱大陆不要辜负那么多人的期望,这都是霞宗先烈用性命换来的。”

    “嗯,我知道了。为了保证在魔界进攻之际以最饱满的状态迎接敌人,将王命令霞宗迅速与东面的大部队集合,即日起程。”

    “好的,我这就去吩咐。”

    眼见戚霞屹离开之后,三胖这次凑上跟前道:“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跑到了这里,怪不得如此也寻不得你的踪影。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会儿找个地方喝两杯,我坐东,再让小二炒个你最喜欢的辣子猪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孙长空看着三胖,淡淡道:“我自己去吧!我还有事在身。况且,我根本就不喜欢吃动物的内脏,千万不要记混了。”

    孙长空的几句话令三胖一头雾水,要说天底之下谁最了解孙长空,恐怖就连他的生父生母都不及他。可是这家伙现在居然说自己不喜欢吃猪肝,莫不是他改换了食性不成?

    “哎?你这是要去哪,等等我啊!”

    孙长空头也不回道:“不用管我,你和霞宗众人一同前往蓬莱大部队的地方吧!我有事要先走一步。”

    三胖还要继续说下去,却发现对方已经不见了踪影。站在远原地的他久久不能平静,回想起之前对方发生的异变,他不禁开始为自己这个好兄弟担心起来。

    “孙长空,你没事吧?”

    “柳如音,我来了。”

    终于如愿以孙长空身份现世的遮天皇一出霞宗,便化作一道冲天黑烟,如恶龙出水一般,直奔东方宁州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