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传神一撞
    一声惊咤,如九天神雷一般,轰然降临在戚霞屹的头顶上方。纵横江湖数百载,他不是没怕过,然而像如今这般害怕到打哆嗦的,却从未有过。然而,今日那道雷电快影却令他见识到了真正的恐怖存在。

    “小心宗主!”

    眼见那道电光即将劈中戚霞屹的头顶,一直候在旁边的亲传弟子,此刻表现出舍己救人的高尚精神,纵身一跃,便挡在了对方身前。刹那间,肆意狂暴的紫色天雷如那神兵利器一样,当即将那他一分为二,好端端的一个年轻弟子就这么夭折送命了。

    “不!”

    尸体一斩两半,血水像瀑布一样倾洒在戚霞屹的身体之上。然而,此刻令他为更惊愕的是,电光之中一个无比熟悉的面容赫然出现,那不正是之前惨死在自己五光十色阵中的孙长空吗?

    “你!你为何没死!”

    孙长空的嘴角划出一道死神般的残酷微笑,后劲尚足的他竟是出人意料地折落在戚霞屹面前的空地之上。此刻的孙长空,一身紫电霹雳,由里及外都被一中前所未有的神圣力量所充斥。当那双湛蓝色的眼眸豁然睁开之际,他不禁看到了戚霞屹,还见到了一个崭新的未来。

    “长空!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这时候,一直受制的三胖突然站起身来,用着他那胀大淌血的笑容直对着孙长空。然而不知为何,此刻对方的面孔之上竟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杀气,仿佛已然认不得他这个出生入死的兄弟。

    “你等等,回头再和你说!”

    孙长空回头看着面前战战兢兢的戚霞屹,随即表情轻佻道:“怎么,认不得我了?你以为,我真的死在了那种下三流的阴损阵法之中?”

    戚霞屹猛地摇头,似乎仍不能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他在后退,一步一步地退向霞宗的入口处。

    “这不可能,天下不可能有人可以从五光十色阵之中活过来的。对了,你不是孙长空,你一定不是他。你身上气息与我之前感受过的完全不同。快说你是谁,不要再装神弄鬼了!”

    说话间,戚霞屹摇身一变,手中已然多了一面铜镜。这铜镜与之前组成五光十色阵的圆镜并不一样,不但个头在了数圈,就连上面所沉浸的光芒也是金灿灿的,让人不得不小心眩目。

    “他说的没错,你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早知如此,我就放你走了,何苦再去惹怒你!”

    孙长空微笑道:“这种事情,你早应该在胁持三胖的时候想到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戚霞屹,我敬你是前辈,也愿做出那种斩草除根的事情。你自行了断,从今往后,霞宗就是蓬莱大陆的势力,如何?”

    “休想!”

    气急败坏的戚霞屹紧紧握着手里的铜镜,神色张狂道:“我戚霞屹从始至终都没有失败过,这一次也不例外。你以为能从五光十色之中活下来就能为所欲为了吗?那你得问我手里的镜灵!”

    金光一闪,刚好罩在孙长空的身体之中。而当他想要活动的手脚的时候却惊讶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不听使唤了。

    “这是……”

    “哈哈!孙长空没有想到吧!别人都以为我戚霞屹修为平平,却不知道我手里掌握着当年首任仙宗的贴身法宝摄身镜。凡是被其中金光照到的人,无论修为多么高强,都无法自由行动。所以,你就老老实实的受死吧!”

    说着,手持着摄身镜的戚霞屹小心翼翼地孙长空慢慢接近,而这时候孙长空却是忽然发话道:“我说戚霞屹,你都已经死到临头,为何还执迷不悟?”

    “执迷不悟的是你!”

    说话的不是戚霞屹,而是一个身着暗红色劲装的年轻弟子。却不知怎么了,前者一经

    看见此人,便立即显出一副被吓到魂飞魄散的样子,连忙喝斥道:“昭儿,快离开那里!”

    不等话音落定,那名年轻弟子的长剑已经刺入到了孙长空的胸膛之中,剑尖自后方一直穿到身前,这一剑的凌厉程度,绝不亚于一个使剑五十年的高手。而如今出剑的,居然只是一个不过二十出头的青年人。

    眼见这一幕,戚霞屹不知自己该喜还是该悲。隐忍了二十年,他费尽心血,培养的独子戚昭可以说是当今江湖之上数一数二的新秀高手。然而,在面对孙长空的时候,这种优越感还能继续保持吗?

    “好快的剑!”

    这是孙长空所说的话,不得不说,刚才那一剑的时机角度,以及手法技艺,都已堪称完美,即使自己的身体没有被摄身镜定住,想要完全避开那柄利剑也是极为困难的。然而,话虽如此,敌人就是敌人,而且一经出手孙长空便已知道对方心狠手辣,一心要致自己于死地。一时间,孙长空不禁惨笑了下,想自己还要为霞宗保留命脉,而他们却恨不得自己立即死去。随即,一股忿然杂夹着无限的狂暴闪电涌上心头,并透过那柄利剑传向戚昭的右臂。

    “小心!”

    话虽出口,但为时已晚。说话再快,又怎么赶得上闪电驰掣呢?顷刻间,只见戚昭的手臂立时化为一块焦炭,连同手里的长剑也都变成了废物。眼见那股砰然电光还要继续向上蔓延,身为父亲的戚霞屹再也待不下去,丢下手中的法宝摄身镜,便掠向了自己儿子的身边。

    “闪开!”

    快掌如刀,摧枯拉朽似的将致命的电光阻隔在戚昭的身体之外。然而,正因为这一掌,他也永远失去了自己握倒的右手。

    “啊!”

    随着断臂与长剑双双落地,剧痛之下的戚昭抱着右肩上的巨大创口,倒地嘶叫起来,声音之凄厉,犹如山中魈姥。

    摄身镜一经落地,原本加持在孙长空的身上强大束缚力立即消失无踪,而此刻戚霞屹也似乎将对方忘得一干二净,如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戚昭身上的伤势之上。

    “昭儿,把药吃了,让我为你疗伤。”

    说着,戚霞屹无比迅速地挑出了自己精心炼制的伤药,又坐到对方的背后,挺掌为治疗伤势,顺便将少量进入体内的狂暴闪电导出体外。

    看着对方那般心急的模样,孙长空几乎忘记了自己的胸前还在流血,竟是看着这对父子出了神,久久不能释怀。而这时候,其余的霞宗弟子已经将他团团包围起来,五光十色大阵已然准备就绪,只要宗主戚霞屹一发信号,他们便会义无反顾地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好了,你们不要再打了,都退下吧!”

    “可是高师弟的性命……”一名弟子紧随其后道。

    “小高是因我而死,孙长空的目的只有我一人而已,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再打下去只是徒增伤亡而已。”

    “死就死,我们霞宗门人自打娘胎出来就不怕死,大不了就和他拼个同归于尽。”另一名弟子恶狠狠地叫道。

    戚霞屹长叹了口气,随即缓缓睁开那双沧桑的眼眸,轻声道:“能不能放他们一马,给我霞宗留个根?”

    孙长空看着他,并没有说话,但眼中的寒光已然道明了一切。事已至此,能不能放过他们已不是孙长空一人说了就能算的。就算他答应了,霞宗的门人也未必答应。

    “昭儿,是爹害了你。早知今日,爹宁愿让你去私塾读书,也万万不要你进入这是非之地。”

    戚昭吃力地睁开眼睛,苦笑道:“有您这个霞宗宗主当爹,我这个作儿子怎么可能置身事外。爹,我没有给你丢人吧?”

    这时,孙长空接着道:“我可以替你爹回答你,你没有让霞宗的名声受挫。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实力,再隐忍个三五十载,必能超越你爹。”

    戚昭点了点头,释然道:“能得到孙兄的如此褒奖,我戚昭也算是死而无憾了。爹,我来世还作你的孩子。”

    话音一顿,戚昭身体诸大血道同时迸射出大片鲜血,身体一歪,便栽倒下去。此时,坐在后面的戚霞屹还保持着为对方输送真气的姿势,两只抬起的手臂,久久不愿落下。他是不想承认自己儿子死去的事实。

    许久之后,戚霞屹也合上了双眼,无比悲怆道:“快!动手吧!再晚些,我就追不上昭儿了。”

    孙长空看着那张死气沉沉的灰色面孔,语气平和道:“你儿子已经代你死了,我也不再想追究你对我犯下的罪责。一命换一命,很公平。”

    戚霞屹低头,口气阴森道:“这么说,刚才的你真的死在了五光十色阵之中?”

    孙长空看看周围那些正在盯着自己的霞宗弟子,终于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是的,刚才的孙长空是死了。只不过,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孙长空。”

    “嗯,既然如此,那说明我们霞宗的五光十色阵还是天下无敌,这样我就可以安心去了。”

    语毕,戚霞屹豁然抬掌,直轰自己的头顶。眼见生死呼吸之间,一道宽大的身影忽然自戚霞屹的身后奔了出来,直接将其撞得趴倒在地。

    “三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