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与遮天皇的对话
    现在,孙长空与遮天皇处于湖水的两侧,可望却不可及,正如他们之前的状态一下,身体只能由一个人的灵魂操制,而剩下的那个只能选择待在识海之中沉睡。记得在与白叹生交手之时,他与遮天皇曾经站到过一起,但当时的他身着黑衣长袍,并将五官遮掩起来,所以并不能看到对方的容貌。现在,当如此近距离观察的时候,他发现遮天皇与自己长得竟有些神似,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好像藏着这天下最大的秘密一般,深邃且漆黑。

    稍事缓和之后,孙长空这才直指此行的目的,随即道:“我来的目的你应该也清楚了,帮我把魂魄聚集起来,不然你我都得死。”

    遮天皇倒立在孙长空的脚下,轻笑道:“你这是听谁说的,还有为什么你会肯定我拥有那样的力量?”

    孙长空焦急道:“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婆婆妈妈,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听谁说的不重要,重要我肯定你有那种能力,否则你遮天皇早在万年之前便已经不复存在了。”

    遮天皇道:“我能从仙宗手下逃出来也有很大部分的运气原因,再来那么一次的话,我还真未必能从他手里逃出来。况且,我遮天皇本就是一个该死之人,如果这次能彻底了断尘世恩怨的话,也算是功得圆满,死而无憾了。”

    “嘿,你这家伙怎么说来说去又讲起佛法了。时间不多了,你快点发功。不然,我就是到了阴曹地府也不会放过你的。”

    遮天皇淡笑道:“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我怎么觉得自己像是我的奴隶,非但听你的使唤不成。想我堂堂遮天皇,辉煌一世,哪怕是与仙宗直面的时候也未曾怯懦过,如今却要听从你一个黄毛小子的命令。这样的我就算活下来也早已失去了尊严,与其那样,我宁愿现在就死。”

    “哎,别!有话好好说。”

    一改之前的冷漠表情,孙长空立即一脸赔笑,卑躬屈膝道:“遮天皇大爷,你就是行行好,帮我这一次吧!要不,等活过来,我想办法将你的灵魂转移到别人的身体之中,这样你就能自由自在,不受拘束了,如何?”

    遮天皇漫不经心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辗转于不同人的身体之中,也算是见识到了大半个大千世界的精彩。对于外界的诱惑,我已甚至没有感觉,反倒是你这副身体,虽然长得瘦弱了一些,但好在功能俱全,这段日子使用下来,已是融会贯通,如果再换一个的话定是不会太舒服。所以,就这么将就着用吧!”

    孙长空垂头丧气地看了一眼脚下的遮天皇,然后才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遮天皇扣索着指尖,仍旧不以为然道:“我提的要求,你一定能满足吗?”

    “这个……那得看要求的具体内容了。你要是想让我为你报仇,那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但若要是给你找几个姑娘临幸一下,那还勉强可以。”

    “我不用多了,我只要一个。”遮天皇忽然说道。

    孙长空暗中一笑,心叫这家伙平常看起来正经得狠,没想到也是一个风流浪子,也是喜欢男欢女爱那一套罢了。既然知道了对方心愿,事情就变得好办了许多。

    “呵呵,这个容易,回头等我活过来,我就去临近的城镇里找个ji院青楼,让你好好痛快一下,实在不行你在里面住个十天半个月也没事,反正钱由我掏。”

    “哼哼,你以为本皇是那种龌龊无耻的下三滥吗?随便找的姑娘能入我眼?我要的这个女人,你认识的。”

    不知为何,孙长空的心中忽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但复活之事迫在眉睫,无奈之下他只能先听听看。

    “是谁?”

    “柳如音!”

    “你浑蛋!”

    一言说罢,孙长空首脚颠倒,挥掌用力击向下方的湖水之中。然而,这湖看起来平常无奇,但却是一道永远也跨不过的隔世之墙,无论他有再强大的力量,也休想穿过这里,进到遮天皇所在的地方。

    巨大的拳劲使得整个湖面都不禁沸腾起来,一道道圆形的波纹有条不紊地掠向岸边,进而打湿了岸上的石头。

    “呵呵,我就说嘛,你不可能答应我的。好了,我也不为难你,你还是回去吧!”

    说着,遮天皇倏然背过身去,不再去孙长空。而这时候,孙长空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攥起。作为一个男子,一个丈夫,他从未像今日这般愤怒过。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孙长空语气冰冷道。

    遮天皇背对着他道:“有关系吗?”

    孙长空默默地低下了头,语气无比低沉,就连以往的狂气也随之不见。

    “她是我唯一割舍不掉的牵绊,你不能将他带走。”

    遮天皇道:“既然你是受人指引而来,那他一定告诉过你,你我已经密不可分,几为一人。仔细想想,就算他跟了我,到头来不还是和你孙长空同床共枕吗?所以,你也无需那么大的反应。”

    “胡说!如果事情真如你说的那样,那你何尝不是与我共享着这副身体,难道我与柳如音相拥而眠的时候,你丝毫没有感觉到她的存在吗?”

    遮天皇摇头道:“凡人就是凡人,就算让我拥有了仙人修为,但想法依然是那般的幼稚天真。你以为我要的是柳如音的人吗?我要的是她的心。”

    孙长空当即一愣,不由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从今往后,他柳如音只能爱我遮天皇一个,而你孙长空必须退出。”

    “做梦!”孙长空斩钉截铁道。

    “好!既然你如此坚持,那就做好准备与这个世界,与所有的亲人,对了还有柳如音,一起说再见吧!”

    “你!”

    孙长空的牙齿被咬得“咯咯”作响,几乎破裂,而另一边的遮天皇却是显出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傲然挺立,眉宇之中带着那么一股说不出的喜悦。

    “孙长空,我最好还是清醒一点好。你自己不是说过吗?现在时间紧迫,再不快点,你我的灵魂就要一起被风吹散了。”

    “可……可是,就算我答应,这种事情本就是两厢情愿,如音他不答应你又能如何?”

    遮天皇的眼眸之中忽然寒光一绽,原本直立的身体竟然也蹲了下来,口气阴森道:“柳如音会当然会拒绝遮天皇,但她绝不会拒绝孙长空。”

    孙长空心中大骇,声音颤抖道:“你……你难道想……”

    “哈哈,孙长空啊孙长空,你终于变聪明了。没错,我要与你交换身份。”

    销烟散尽,山坳之中再次恢复到了以往的平静,而那几乎刺瞎眼睛的极光也终于消失无形,将黑夜再次还给了这片大地。

    大敌虽除,但霞宗门人的脸上并没有胜利的喜悦。毕竟,这种胜利的代价实在太大,五百条人命,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同被抹灭了。来之不易的安宁是奢侈的,戚霞屹知道现在要分秒必争,在那几名蓬莱精英将这里的事情透露出去之前,他们必须再找一个安身的好去处。

    “也罢!听说楚家最近在招募各方英雄侠士,我们霞宗的力量虽然不如他们四大家族强大,但至少还可以独当一面。我们去的话,应当会受到欢迎的吧!”

    旁边的一名弟子不禁说道:“可是如果到了楚家,那我们霞宗岂不是要屈居人下,为它人所用了?”

    戚霞屹脸上悲色一闪,接着道:“话虽如此,但为了活命,也只能出此下策了。在这种乱世之中,想要凭借自己弱小的力量活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刚才那个被我们杀死的孙长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再强大的个体,在真正的势力面前也难有还手之力。好了,就这么定了。”

    说完,戚霞屹转身准备回去收拾东西,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中忽然阴云密布,狂风闪电,夹杂着巨大的雨点,一同来到了霞宗的附近。都说祸不单行,刚刚解决了孙长空这个大麻烦,眼下又来了场狂风暴雨,这在早春时节的霞宗是极少见到的。

    “快!马上收拾好了离开这里。不然雨水将出谷的路封死,再想走就来不及了。”

    就在戚霞屹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奔走事情上的时候,忽然有一名弟子抬头仰望夜空,惊声高喊道:“宗主,你快看!”

    顺着那人所指的方向,只见在空中一朵乌云的最高处,一道诡异的雷光伫立云端,久久不肯释放。别人的眼睛碍于修为与天气,在这种情况之下看得极为有限。但戚霞屹却一眼望到了,电光之中有一个人,而且还是能动的大活人。虽然不知对方的来历,但稍感事情不妙的他,立即叫住了所有的弟子,并且命令道:“你们注意上空,如果那人敢对我们下手的话,就用五光十色阵给我把他打下来!”

    “啊?可是刚刚……”

    旁边的弟子刚要说话,戚霞屹抬手就是一掌,当场便将那人击毙,然后表情冷酷道:“不听命令者,杀无赦。”

    “戚宗主,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